•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55章 斗纨绔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55章 斗纨绔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冷笑道:“京城怎么了?京城是你的地盘吗?”

        张晓斌抖了抖腿,说道:“不错,京城就是我的地盘!之前在江州,被你们把在局子里关了半个月!这个仇,我一直记在心里。我张晓斌发了毒誓,这个过节,我一定要找你算回来!”

        李毅淡淡地道:“那我随时奉陪。”

        张晓斌道:“择日不如撞日啊,我没想到你也来到了京城,现在就是老子找你算账的时候!”

        李毅轻蔑的瞄了他一眼,说道:“就凭你吗?是想单打独斗的单挑呢,还是跟我比试什么项目?”

        陈博明等人全部起身,站到了李毅身后,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向张晓斌。

        张晓斌经常来天华大酒店,因为天华有军方的背景,而他张晓斌恰恰又是军方的少爷。这个大酒店安全又好玩,他每次来,都是和几个朋友一道前来,或者只身而来。

        近来他偶尔到天华大酒店的咖啡馆里消谴,看到了楚怜心,立马惊为天人,展开了近乎疯狂的追求,但楚怜心却态度冷淡,从来不假辞色,更别说想约她一起出去吃饭喝酒了。

        但张晓斌是个纨绔少爷,对看上眼的猎物,自然要穷追不舍,充当起花花公子,使开浑身解数,追求楚怜心,送花送礼,还送她回家,但楚怜心就是不上道,连正眼都不看他。

        张晓斌是那种不见黄河心不死的人,还有一种臭男人的劣根性,越是难得手的猎物,猎起来才更加有趣,越舍得花心思去琢磨和追逐。

        这种劣根性,用女人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字:“贱!”

        人至贱则无敌啊!

        张晓斌自信可以用自己的这种无敌贱法,来征服楚怜心。

        这段时间为了泡妞,张晓斌都是一个人前来,没有带任何朋友和跟班。

        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嚣张和自负。

        因为这是天华大酒店,而天华大酒店是他的地盘!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张晓斌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他对着李毅嘿嘿一声冷笑。看到李毅那种云淡风轻,什么都不在乎的淡定表情,他就来气,说道:“不管你比试什么,我张晓斌都奉陪到底!”

        李毅轻轻抚摸钢琴的琴键,发出一连串悦耳动听的音符。

        “那就比三场如何?”李毅的手指忽然停止,说道:“这第一局,就比弹钢琴吧!”

        “什么?”张晓斌瞪大了双眼,说道:“比弹钢琴?”

        李毅道:“我说得很清楚了,没必要再说第二遍吧?如果你不会弹的话,那就认输。”

        张晓斌看看李毅的手指,说道:“比就比,我就不信你会弹这么高雅的玩意!”

        李毅淡然道:“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张晓斌道:“你先来!这里楚小姐是钢琴高手,就请她做裁判!楚小姐,你可不能偏帮谁。”

        楚怜心则是一脸的惊喜,看着李毅问道:“李先生,你还会弹钢琴呀?”

        李毅笑道:“略通皮毛。”

        楚怜心道:“来,你弹来听听。”

        温可嘉拉了李毅一下,问道:“你真会弹还是吹牛的?乱弹琴那可就丢人了!”

        李毅笑道:“我们认识这么久,你什么时候见我说过谎话,吹过大牛吗?”

        温可嘉道:“可是,我认识你这么久,也从来没听你弹过钢琴啊!”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呢!以后你会慢慢得知的。“张晓斌道:“到底会不会弹啊?尽耍嘴皮子呢!”

        李毅在琴凳上坐下来,双手自然的搭上钢琴键盘,说道:“一曲命运,送给楚怜心小姐。我们不能选择命运,但我们可以选择面对命运的心境。”

        楚怜心感激的点了点头。

        高亢的琴音在咖啡馆里响起来。

        李毅在江州学钢琴之时,专门练习的就是这一曲,他能弹得好听的,也就这么一曲而已。

        时而激越时而低沉的琴音,就像人生的命运一般起伏不定,人在低谷时,应该勇敢的面对不公平的一切,努力闯出一条活路!

        楚怜心不止一次听过这首名曲,但今天的感受绝对与众不同,因为李毅是在用心演奏,也演奏出了她的心声。

        原本美好的家庭,因为父亲的离世,而变得穷困潦倒,若不是因为李毅的慷慨相助,楚怜心不敢想象自己和母亲会得到怎么样的待遇,那些债主们真的会把她们母女卖掉或是逼她们出卖**!

        安葬完父亲之后,楚怜心随母亲回了一趟外婆家,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随后就回京城寻找工作,拼命的赚钱,想早日还给欠李毅的钱。

        但几千万的巨款啊!对一个从小生活在温室里的弱女子和一个生活在丈夫庇护之下的妇女来说,巨大得无法想象!她们拼命的工作,但离这个数字却还是异常的遥远。

        楚怜心一边工作,一边寻找李毅的下落,但这个时候的李毅,已经在国家重要部门工作,因为工作的关系,他换了电话,深居简出,执行任务时又要四处奔波。京城这么大,两个人可以天天擦肩而过,也可以遍寻不见。

        听着这么感动人心的音乐,楚怜心的内心被深深的震撼了。

        她痴痴的看着李毅,他是那么的投入,微闭着双眼,任由双手凭借记忆在琴键上跳舞,演奏出美妙的音符。他的背影挺拔而坚毅!

        他在台上的表现,跟那些世界级的钢琴名家相比,简直不遑多让!

        一曲终罢,咖啡厅里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

        李毅双手猛然停止,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楚怜心关切而动情的双眼,便微微一笑,说道:“楚小姐,我今天真是班门弄斧了。”

        楚怜心道:“李先生,你弹得真好!我从小就学钢琴呢,但我弹命运时,都弹不出你的味道和感觉来。你真棒!”

        李毅对张晓斌道:“轮到你了!”

        张晓斌虽然不懂钢琴,更不懂音韵,但曲子的好坏多少还是听得出来的,他脸色一变,说道:“我不会!这盘不算!”

        李毅冷笑道:“你输了!”

        张晓斌根本就没有想到,李毅这个年轻人,又是当官的,居然还会弹钢琴,这在他认识的人里面,简直就是一个异数啊!

        “不行,我不会的东西,怎么能算一盘呢!要比就比大家都会的!”

        无赖是无赖者的通行者!

        李毅并没有生气,而是淡然说道:“这一局我赢了,下面还有两局,那就由你来定比赛项目吧!我奉陪!”

        大将之风!这种风度就能折服人了!尤其是在美女面前,更比无赖们要得分高得多。

        张晓斌咬牙道:“比唱歌!”

        李毅微微一笑:“你确定肯定以及一定吗?”

        张晓斌道:“少啰嗦!跟我走,楼上有KTV!哼,我从小就混迹KTV,是京城有名的K歌之王!小子,你敢跟我比歌,你输定了!”

        李毅道:“我说过了,赌局由你来定,我奉陪!”

        张晓斌嘿嘿冷笑:“我认识不少乐师,他们会吹拉弹,可惜都不会唱!会唱的不会弹,会弹的不会唱!我就不相信你小子是个全才!”

        李毅道“我长这么大,还只去过一次KTV,还是大学毕业时候的事情。”

        张晓斌愈加得意,说道:“那你就直接认输吧!”

        李毅道:“在我的字典里,没有认输两个字!”

        张晓斌讥笑一声,和李毅等人一起来到楼上的KTV。

        楚怜心走在李毅身侧,轻声道:“李先生,你会唱歌吗?”

        李毅道:“不就是歌吗?谁不会唱啊?人从一生下来,就会唱《哇哇歌》呢!”

        楚怜心扑哧笑了。

        李毅问道:“你母亲还好吗?她也在京城吗?”

        楚怜心道:“托你的福,她身体很好。我们这两年来,也积攒了一些钱,本想找到你后还给你的,但一直都找不到你的人,于是我妈妈就拿这些钱开了一家服装店,她在经营店面,生意还凑合,但要还你的钱,只怕还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李毅道:“我早就说过了,钱不是问题。你们不必太过在意。”

        楚怜心道:“李先生,钱我们一定会还的,只是需要一些时日。”

        李毅道:“这个事情,我们以后再谈。先赢了这个垃圾再说。”

        楚怜心道:“垃圾?嗯,很形象的比喻哩。”

        进入KTV,开了包间,进去比赛歌喉。

        还别说,张晓斌这小子,说话声音不中听,有些像鸭公嗓子,但吼起流行歌曲来,那嗓子就跟变了个样似的,唱起来蛮有那么回事情。

        KTV里有陪唱的小姐,俗称DJ公主,张晓斌说这些小姐天天唱歌,最能判别歌声的优劣,于是就挑选出五个小姐来当评委。

        张晓斌唱了一曲别安乐队的《再见理想》,唱得蛮有味道,一边唱还一边用挑衅的眼神看李毅。

        轮到李毅唱时,也不甘示弱,直接挑战,唱了一首别安乐队的《喜欢你》,赢得了满堂喝彩。

        那五个评委,都是张晓斌平素经常来点钟的小姐,但她们这一次并没有偏帮,而是一致裁定李毅获胜。

        张晓斌气得哇哇大叫:“下一盘比赛项目为: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