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44章 自有办法整治你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44章 自有办法整治你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想,林馨的法子是最好的,既不直接得罪这些人,又可以很好的惩罚他们。

        开幕式结束后,各电视台的前来江州的摄录小组并没有离开,只是回去吃饭休息了,酒博会组委会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各电视台的小组负责人,请他们过来一趟,说有重要的新闻。

        新闻就是记者们追逐的对象,听说有重要的新闻,各摄录小组的同志们都赶了过来。

        那些小鬼子都喝高了,一个个丑态百出,用鸟语乱七八糟的说着什么。

        所有的参展商们对这群无良的日本鬼子,个个侧目而视,但又不敢轻易开罪他们,只用自己的家乡话骂着各种经典的国骂,把小日本鬼子的十八代祖宗一一问候了一遍。

        只有不明真相的群众,一边跟着人群涌动,一边指着日本人说笑。

        李毅听得懂一些日语,听到那些小鬼子一边喝着国人的酒,一边还在大骂华人是猪,说举办这么一个酒博会,分明就是免费送酒给别人喝,还说明天要把家乡的小鬼子都喊过来免费喝这里的酒,喝穷这些支那猪。

        李毅的双拳紧紧握了起来,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将这些狠K一顿,但理智却告诉他,不能这么冲动。

        几个电视台的同志们都赶了过来,摄影师扛着摄像机,主持人开始解说。把那些小鬼子的行径和话语都录了下来。

        中央台那个扛摄像机的也懂日语,听到那些鬼子的话后,恨得牙根痒痒,愤怒地说道:“这些小鬼子,真不是东西!跟狗似的!”

        李毅在旁边听到了,便道:“同志,你这是在污辱狗啊!哪只狗有他们这么不堪了?狗吃了人家东西,起码还要帮人看门啊,还要摇摇尾巴讨人好啊!”

        扛摄影机的一般都长得牛高马大,不然也扛不动那笨重的家伙,此人便长得很是高大,他看了看李毅,说道:“你是江州的李书记吧?你也懂日语啊?”

        李毅淡淡地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中央台的主持人是个女的,留着短发,声音甜美,听到李毅和摄影师的对话后,说道:“这段太过低俗,恐怕不能上荧屏。”

        李毅道:“先拍下来再说,上不了中央台,上咱们江南省台总是可以的。”

        主持人道:“上新闻很难,怕影响到中日双边关系,但做为酒博会的花絮播出去应该还是可以的。”

        这时,那边的日本人看到了这边的摄影机,有几个人抢将过来,伸手就来夺摄影机,口里喷着酒气,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大吼道:“滚开!不能拍!打烂你们的头!”

        中央台和省台以及市台的几个摄影师都比较高大,看到有人来抢夺自己手里的摄影机,哪里肯让他们得逞?伸手一推,就将那三个人小鬼子推开了。

        会场的保安的便衣警察围上来,分开众人,叫大家冷静不要吵。

        那三个小鬼子看样子是带头的人,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应该是有些身分的人,被摄影师们推搡之后,一个个都暴跳如雷,指使身边那些或肥胖或精瘦的小鬼子上来报仇。

        那些小鬼子冲上前来,想打三个摄影师,保安和便衣警察们大声喝阻,用人墙隔开两边的人。

        小鬼子喊道:“把录像删了!把录像删了!”

        三个录像机把这一切真实的记录了下来。

        小鬼子们见保安和便衣公安人多势众,也不敢当众打人了,只是不停的叫嚣,然后骂骂咧咧的离开。

        记者们在保安的护卫下,跟上去拍摄。

        李毅等人在旁边看到这一幕,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钱多恨恨的甩手道:“李书记,不教训他们一顿,我心里恨难消!”

        李毅冷冷地道:“教训他们,不是在耍嘴皮子上,这么多群众看着呢,我们要是把他们给打了,这事情肯定会闹大。”

        钱多道:“这些小鬼子太嚣张了!我真恨自己晚生了几十年,不然就能扛着大刀往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了!”

        李毅道:“你刚才不说是,他们很可能是来参加一个比武大会的吗?嘿嘿,你要是真有能耐,就跑到擂台上去,狠揍那帮孙子,而且是光明正大的揍,他们大老远的,飘洋过海来到江州送给你揍,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

        钱多双拳互握,用力一按,指节关放鞭炮似的响了一阵,说道:“李书记说得对,不把他们好好羞辱一番,就不能放他们回岛!”

        李毅道:“你觉得你有把握打赢他们吗?”

        钱多冷哼道:“我学的是制敌和杀人伎俩,这种比赛格斗,我未必是他们对手。但是,这一仗,打不赢也要打!”

        李毅摸着下巴,思索着说道:“既然要打,就一定要打赢!我以前对这方面的信息关注不够,你知不知道以往的各种比赛,我们赢的多还是输得多呢?”

        钱多道:“这个很难说,每届参加比赛的人素质都不一样,有时我们赢,有时泰国选手赢,小鬼子偶尔也会赢几场的。”

        李毅缓缓点头:“这又不是国家性质的比赛,真正的高手未必肯出场,而在外国人看来,凡是我国举办的比赛,就是国际竞寒,他们就会派出厉害的阵容前来参战。”

        钱多道:“正是这个道理,国内的高手们,一个个讲究修身养性,不太注重这种名利争斗。”

        李毅沉思一会,说道:“我记得顾老曾经带我去见过一个世外高人,此人想必武功了得。”

        钱多道:“世外高人?住在哪座名山啊?”

        李毅笑道:“大隐隐于市,懂吗?他就住在京城的某座四合院里,名叫上官正清!你可否认识?”

        钱多神情一凛,说道:“上官正清?我当然听说过,但没有见过他本人。”

        李毅道:“我看上官老先生一定是个武道中的高手,若是能请他前来,那就能稳操胜券了。”

        钱多道:“像这种比赛,多是竞技性质的,真正的高手一般都不会出来献技,以上官老先生的名望,只怕不会轻易出山。”

        李毅点头道:“你说得很对,我也只能求求顾老,看看他能不能想想办法,把上官老先生请出来。”

        钱多道:“那就最好了,如果上官正清能出赛,那咱们赢面肯定大增。”

        李毅道:“回头你去一趟省体育局,看看我国这次参赛队员的整体实力如何,如果觉得不怎么样的话,就请省体育局的同志帮个忙,多报两个人的名。”

        钱多道:“我是肯定要上的!李书记,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想错过。打鬼子,人人有责!”

        李毅笑道:“行!我答应你。”

        钱多喜道:“事不宜迟,我这就去报名参赛。”

        林馨和温可妮一左一右的站在李毅身边。

        林馨笑道:“可惜我是女儿身,又不会武功,否则,我也想去擂台狠揍那些小鬼子!”

        温可妮道:“我最讨厌小鬼子了,今天看了他们,我中午吃的饭都要呕出来了。”

        李毅摆手道:“林馨,你带小妮四处去逛逛,我要召开组委会成员会议,有些细节问题还得商讨一下。”

        林馨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李毅肯定有得忙,便拉了温可妮的手去玩。

        李毅对柳若思道:“柳小姐,你也回去休息吧,晚上你还要演出呢!”

        柳若思道:“李书记,我看那些小鬼子凶神恶煞的,你要小心些。”

        李毅微笑道:“你放心吧,他们也就是有些恶心,并不敢真正闹事的。”

        柳若思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李毅当即召开会议,对相关安保问题进行了布置,参展商的免费试饮还是得保留,但一定要跟顾客说清楚,只提供少量试饮。

        一场闹剧终于收场。

        紧张而繁忙的一天,随着太阳的西下,而告一段落。

        酒博会开幕的日子,终于收尾。

        李毅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看到林馨已经回来了,并且亲手做了几个家常小炒,等着李毅回来吃饭。

        李毅抱着林馨,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笑道:“有老婆的感觉就是好。”

        林馨抿嘴笑道:“那我们结婚后,你调到京城来工作吧!我们住在一起,我天天做饭给你吃。”

        李毅道:“这个问题,容后再议,我们先吃饭。”

        两个人温温馨馨的吃完饭,林馨道:“我约了郭姐姐,要去看望她,你去不去?”

        李毅连忙摇手道:“我还有工作,你去吧!”

        林馨也懂李毅的心思,自己跟郭小玲在一起,尚有话题可聊,要是多上一个李毅,那就要爆发三国大战了。她挥了挥手,便出去了。

        李毅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记起下午的事情来。

        钱多去省体育局问过之后,回来告诉过李毅,说今年的比赛,只是一场小规模的比武赛,很多名家都没有邀请前来。江南省参加比赛的,也就是省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下属的训竞科、社会武术科、省武术运动学校、省武术优秀运动队(套路队、散打队)等单位里选拔出来的武术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