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41章 素手翻云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41章 素手翻云

    作品:《官路弯弯

        众人抢出阳台时,看到蔡延边踩上了放在阳台上的一把椅子上,双手攀住了窗台,微显肥胖的身子用力往上缩。

        温玉溪沉喝道:“蔡延边同志,你这是想做什么?”

        有人喊道:“他想逃!”

        李毅皱眉道:“他想死!”

        这是酒店的十三楼啊!逃命有这么逃的吗?

        徐良益仲开双手,拦住意欲冲过去的人,说道:“别过去,逼急了他真会跳。”

        只见蔡延边回过头来,凄然一笑,冷冽的寒风从窗户外面灌进来,像锋利的小刀般割痛人们的肌肤。

        蔡延边有些苍白的头发,被寒风吹得飘扬起来,在冬天的阳光下是那么的凌乱和无序,更增加了几分荒凉和凄惨。

        李毅心想事情要糟,蔡延边只怕下定决心要以死谢罪了,他这一死,所有的秘密和过错,都将随着他消失!

        问题是,他还只是一个嫌犯!他还没有认罪,而且他心里肯定还有很多秘密,会牵涉到江南官场的很多人,他这一死,这些都将成为难以举证的历史!

        更重要的是,徐良益等人,很可能会被某些人攻击,说蔡延边是被徐良益他们逼死的!

        李毅缓缓靠近窗户边,做好随时出手拉他下来的准备。

        吴东方喊道:“延边同志,你快下来,上面危险。凡事总有解决的办法,你的错误虽然严重,但只要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呢,蔡延边没有丝毫犹豫的纵身跳了下去。

        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或大或小的惊呼。

        李毅早有准备,就在蔡延边纵身而起的刹那,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蔡延边的身子已经离开了窗子,李毅右手只抓住了蔡延边的衣领,左手飞快的从他脖子下面仲过去,卡住了他的脖子,两只手用力往上幸亏李毅平时颇多锻炼·力气大,双手提着蔡延边,尚能承受得起,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蔡延边的身子拉上来半截。

        其它人反应过来,都跑过来帮忙,几个年轻男人一起用力,将蔡延边从窗户外边拖了进来。

        李毅这一下用力过猛,有些虚脱的喘不过气来,指着躺在地上的蔡延边,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徐良益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指挥人将蔡延边控制住,带离现场。

        事情告一段落,众人各自散去。

        临别之时,温玉溪重重的拍了拍李毅的肩膀,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但又似乎说了太多的话。

        李毅下楼上车后,这才打电话给顾知武·叫他下来。

        顾知武下得楼来,看到李毅的车子还停在门口,便拉开车门坐进去·笑道:“你这么谨慎做什么?还怕人家知道我跟你之间的关系啊!”

        李毅道:“现在江南省的局势很复杂,蔡延边这一落马,肯定会牵扯到很多人的神经,这个席位,会有很多大佬来争的。我也是风口浪尖的人啊,不想给你带来诸多麻烦。”

        顾知武道:“今天的戏,够精彩吧?”

        李毅道:“谁是导演啊?”

        顾知武笑道:“我说是我,你信吗?”

        李毅摇头道:“你应该没有这么高明的手段,也没有这种运筹帷幄的能力。”

        顾知武瞪眼道:“你就这么看轻我?”

        李毅笑道:“我也没有这个能耐,这一点·我们都必须承认。”

        顾知武这才笑道:“是啊,我们的确还差那么一点,今天要不是有贵人相助,你和温书记够喝上一壶了!”

        李毅道:“是啊,今天的事情,差点就把我给害惨了。我自以为在官场纵横了好几年·也算是个厉害人物,今天才见识到个中境况,远比自己想中更凶险。”

        顾知武道:“活到老,学到老呗!”

        李毅道:“别卖关子了,到底是谁在暗中帮我?”

        顾知武道:“我不能说。但是我可以带你去。”

        李毅奇道:“那个贵人就在江州?”

        顾知武道:“当然啊。”吩咐钱多开车到西泽湖去。

        李毅心想到底是什么人呢?

        来到西泽湖,顾知武指着前方一处亭子说道:“贵人就在那里等你,你自己过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李毅点点头,迈步走了过去。

        虽是冬季,但西泽湖还是别有一番风韵,清澈的湖水映着天色,远处偶尔有几只候鸟扑楞着翅膀飞过。

        这个亭子有两层,李毅来到下面,并没有看到人,便拾阶而上,来到二楼。

        二楼的亭沿坐椅处,坐着一个靓丽的美女,衬着这湖光山色,相得益彰。

        李毅看得一呆。

        美女飘逸的长发,迎着寒风飞舞,寸寸青丝拂过她白细嫩的脸蛋,出尘若仙子。

        如此佳女,不是林馨更是何人?

        也只有这等奇女子,才能安排下这么巧妙-的局面,让李毅和温玉溪反败为胜!

        也只有这等奇女子,才会在李毅有危难之际出现在他的身后,默默的支持和付出。

        风很冷,李毅的心却是暖和的。

        郭小玲和林馨,都是那种称得上绝世的美女,但郭小玲更像是尘俗中的女子,她会有喜怒哀乐,会生气,会赌气,会任性,会调皮,会使小性子。

        而林馨呢,整个就是一个出凡入圣般的人物,她包容,她聪敏,她豁达,她完美得让李毅需要仰视才能看清她,但当他极目想要看清她时,她又再一次拔高了自己的高度。

        “李毅,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我可是你的未婚妻啊!”林馨调皮的偏头一笑,看着李毅,柔声说道。

        “这么大冷的天,你怎么在这里歇凉呢!小心感冒了。”李毅笑着走过去,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林馨道:“我在等你来给我披上外套啊!我们心有灵犀哦!”

        李毅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怜惜地说道:“你的手好冰,我们快下去吧。这里风大。”

        林馨道:“这里景致不错,我想再多待会。”

        李毅道:“今天的事情,多亏你了。”

        林馨道:“我很生气呐!”

        李毅微微一讶,心想看你笑得这么甜蜜,不像生气的样子啊,但还是顺着她的话,说道:“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林馨道:“就是你啊!”

        李毅心想是不是郭小玲堕胎的事情被她知道了?便问道:“我怎么惹你生气了?”

        林馨道:“李毅,我们马上就要结为夫妻了,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可你不管有什么事情,从来都不跟我谈及,不管多大的困难,你宁愿一个人扛,你就从来没想过我可以成为你最好的商量对象吗?”

        李毅抚摸着她的手,把自己的温暖传递给她,说道:“我怕你烦心,也怕你不喜欢这些争斗之事。”

        林馨道:“李毅,我喜欢你,就会喜欢你所有的一切,包括你选择的事业。我既然选择了你,也就选择了你面临的一切喜乐和悲伤。

        李毅有些感动,伸手揽妯入怀,说道:“谢谢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林馨道:“我听顾知武告诉我的啊,他参加到这个调查小组里,无意间探听到那个刘主任跟蔡延边有很深的旧谊,就怀疑他们之间会有什么勾结。他在查案过程中,发现你跟蔡延边之间有很深的恩怨,又觉察到他们可能会对你不利,就告诉了我。我就插手管管!”

        李毅道:“你办得实在是太漂亮了!”

        林馨抿嘴笑道:“这事情其实很简单,他们可以买通曾庆宁反水,我也可以买通他们身边的人,探知他们所有的内幕消息。”

        李毅道:“总而言之,今天这个事情,你帮了我大忙。我越来越敬服你了。”

        林馨道:“既然如此,以后你若是再遇到什么观解之事,可要向我说哦!”

        李毅道:“一定。眼看就要过年,我们就要结为夫妻了。”

        林馨幽幽一叹,说道:“李毅,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李毅道:“为什么这么说?”

        林馨道:“郭姐姐比我先认识你,也比我先做你的女朋友,她把一切都奉献给了你,你却成了我的丈夫,你说我们是不是欠她太多了?”

        李毅无语的拍拍她的肩膀。

        林馨真聪明啊!她虽然说对不起郭小玲,但却紧紧把李毅和自己栓在一起。证明在这个问题上,她是不会退让的。

        林馨抬起脸,看着李毅的双眼:“她还为你打掉了一个毛毛呢!”

        李毅的手轻轻一抖,说道:“你都知道了?”

        这不废话吗?她连蔡延边跟刘主任见面谈些什么话都能探听来,何况是郭小玲的事情呢!

        林馨轻轻点头:“我觉得郭姐姐好可怜,李毅,你有时间就多陪陪她呗。”

        当着林馨的面,李毅可不敢答应这样的要求,只道:“我工作很忙,最近一段也很少跟她在一起。”

        林馨笑道:“你们今年的酒博会办得有声有色,比去年强多了。”

        李毅道:“你看了?怎么不出来找我?”

        林馨道:“我要在暗中布置今天的这一切啊!还有,就是,我想给你一个惊喜。我要让自己在你心里,永远保持新鲜感,还有甜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