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37章 巧妙安排,反败为胜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37章 巧妙安排,反败为胜

    作品:《官路弯弯

        付清华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敦实汉子,穿着朴素,皮肤黝黑,一眼看上去,跟一个农民伯伯差不多。

        他为人十人谦恭,在一众领导面前显得有些拘谨而严肃。

        一番简短的介绍之后,顾知武问道:“付市长,中央和省里的领导都在这里,你有什么话,就请说吧。”

        付清华点点头,说道:“各位首长,各位领导,我今天来,主要是想向诸位说明一下永通市洪灾赈灾款的事情。”

        温玉溪沉声道:“嗯,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凡事都有省委为你做主。不必害怕,也不必隐瞒。”

        付清华道:“我一生为官,不图名不图利,就图一个心安理得,我没什么好害怕的,有什么我就说什么,就算我现在说了,下午就撸了我的职务,我也认命!”

        此话一出,在座之人表情各异。

        曾庆宁说道:“清华同志,永通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好商量,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你可不能胡说!”

        付清华冷笑道:“我虚活四十有五,从来就没有胡说过什么话!这一点不劳曾书记为我担心。”

        刘主任道:“清华同志,你说话之前,可要摸着自己的良心,这里有这么多的领导同志,你可不能信口开河!”

        付清华大手一挥,说道:“从小,我妈妈就教育我,说谎的孩子,会被月亮公公割去耳朵,大家看看,我的耳朵在不在?两只耳朵都完好无缺吧?由此可见,我这个人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说过谎!”

        李毅不由得嘿嘿一笑,心想这个付清华真是有意思,是个性情中人!

        想到这一切是顾知武的安排,不由得对他投去感激的一瞥。

        顾知武似乎知道李毅在看自己,不动声色的眨了眨眼睛。

        温玉溪摆了摆手,铁青着脸,响亮的说道:“大家安静,听付清华同志说话。付清华同志,你要你说的话句句属实,我温玉溪拍着胸脯担保,在江南省里,无人敢动你一根毫毛!”

        大家顿时安静下来,都看着付清华。

        付清华轻咳一声,说道:“洪灾发生在夏天,我市受灾严重,经济损失惨重,洪峰结束之后,中央和省里下了文件,说有灾后重建资金拨付下来,我们都很高兴,盼望着这笔资金下来后,可以为受灾群众重建家园。在这里,我要向省委做深刻的检讨。我身为永通市长,没有尽到一个市长的职任,在我任上,未能有效的防止洪水袭击,也未能带领广大永通人民走上富裕之路,甚至连帮他们重建家园的钱都没有,只能等待省里的救济。我有罪!”

        李毅看到付清华的双眼有些湿润,看来他是真的动了情,伤了心了。

        相比起曾庆宁,付清华显得更加真诚,也更加真实。

        李毅在想,曾庆宁是从一开始就欺骗我和温书记呢,还是后来被人诱导改变了想法?

        如果他从一开始就是在演戏,想引我和温书记入毂,那自己的眼光也太差劲了吧!连这么虚伪的人都看不穿?

        温玉溪道:“这场洪水,百年难遇,南方省做了那么多的准备,还是有很多市区受到严重损失。这是自然灾害,虽然有很多官员不作为的因素在里面,但现在不是追究这个责任的时候,你不必自责,且说你想说的话!”

        温玉溪不是不想清算这笔账,只是时机不成熟,自己刚才江南省,如果大力清算旧账的话,势必会引发一轮江南官场的地震。

        温玉溪现在希望看到一个稳定和谐的江南官场,而不是一个动荡自危的江南官场。

        付清华道:“省里的文件早就下达到了咱们市,但这笔钱款却迟迟不见到来啊!我和曾书记轮流跑省里,前前后后不下十余次,这招待费差旅费花了不少,但这钱款却还是没能要下来!”

        曾庆宁低下了头,嘿了一声,有一种大势已去的感叹。

        吴东方静坐若素,表情始终是平淡的,李毅进来这么久,就没见他说过几句话。

        蔡延边倒是很想反驳几句,但有温玉溪这个省委一把手在旁边坐镇,他张了几次嘴,那些话还是未能说出来。只拿眼睛去看那个刘主任,希望刘主任能打破这个不利的局面。

        刘主任阴沉着脸,没有做声。

        温玉溪道:“付清华同志,照你这么说,这笔款子,你们永通市还是没有要到手里?”

        付清华道:“从我动身来江州之前,这笔款子还没有到手。”

        温玉溪重重一拳砸在沙发上,冷哼了一声,厉声喝道:“曾庆宁同志,你刚才是怎么说的?”

        曾庆宁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急得额头上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两只眼睛不停地在蔡延边身上望。

        蔡延边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无精打采,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气焰。

        温玉溪冷笑道:“蔡延边同志,你刚才口口声声说,你早就把款子打了下去?还拿出了相关的证据!那些证据呢?”

        蔡延边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嘴角抖了抖,半晌憋不出一个字来。

        温玉溪扭头对刘主任道:“刘主任,你刚才说你们调查组早两天就来到了江州,并在暗地里调查走访,已经调查清楚,还查看过省财政厅的划款记录?那我要请问了,你们是怎么调查的?你们真的查清楚了吗?”

        刘主任道:“温书记,我们调查组有自己的一套程序,我们的调查过程并没有任何过错,只不过。”他淡定的看了蔡延边一眼,缓缓说道:“我没有想到,江南省里会有人做出假的拨款证据来糊弄我们!我们也是被人欺骗了。”

        蔡延边见刘主任说出这番话来,急得不行,脱口说道:“刘主任,你要为我做主啊!”

        刘主任道:“蔡延边同志,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伪造单据来欺骗我们!我很是不解啊,你为什么不给永通市拨款呢?”

        蔡延边张了张嘴,刘主任严厉的盯了过来,蔡延边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这时付清华说道:“温书记,据我所知,没有拿到钱款的,不只永通一市。”

        温玉溪动容道:“你说什么?不只永通一市?”

        付清华道:“我跟几个市的领导都有私人来往,我听他们说,省里也只给他们打过白条,钱款却一分钱都没有看到。还有几个市,只拿到了部分赈灾款,还有一大半还没有着落。”

        温玉溪指着蔡延边道:“这个事情,是由你在负责,现在,你能给省委一个解释吗?”

        蔡延边毕竟是老姜了,惊惶过后,很快镇定下来,说道:“事情归我管是不错,但具体的工作却是下面的同志在做,该批的我都批下去了,我也不知道下面的同志没有把款划过去啊!这个事情是我失职,我回去后一定彻查到底!”

        温玉溪冷笑道:“你先是欺骗,再是推诿,你觉得我还能相信你说的话吗?”

        刘主任道:“我没想到事情这么复杂啊!看来我们调查组得重新调查了。”

        温玉溪道:“这一次,我希望刘主任能认真仔细的调查清楚,给江南省人民一个交待。”

        刘主任道:“这个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我们自然会做到最好。”

        温玉溪看向吴东方,问道:“东方同志,你有什么看法?”

        吴东方面无表情地道:“我因为信任延边同志,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他去做,没有想到啊,他会出现这么大的失误,我希望他能戴罪立功,尽快查明这件事情的真相,把那些胆敢私扣赈灾款的蛀虫揪出来!还江南人民一个公道。”

        蔡延边发现,一旦事败,自己居然成了所有事情的替罪羊,不管是吴东方,还是刘主任,都无一例外的将自己抛弃,选择了明哲保身。

        所幸的是,吴东方还给了自己一条退路!

        吴东方刚才的话说得再直白不过了,就是叫蔡延边找几个背黑锅的出来顶罪!

        “依我看,这个事情,只怕没这么简单!”李毅忽然大声说道:“这么大一笔款子,存在省财政厅里,做为主管领导,蔡副省长不可能毫不知情。这个事情,个中猫腻,不难想象!”

        蔡延边双眼圆睁,说道:“李毅同志,你这是何意?”

        李毅道:“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笔巨大的赈灾款,是被某些人贪污了!如果现在不突击检查的话,假以时日,贪官们肯定会东挪西借,填补上这个窟窿。打换要趁热,我觉得省里应该马上成立专案组,对此事进行彻查!”

        不等蔡延边有反应,温玉溪马上声援道:“李毅同志的话说得有道理!我建议成立专案组,即刻展开对此案的调查。”

        刘主任道:“温书记,这个事情有我们联合调查组在查,你们就不必再另外成立什么专案组了,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温玉溪道:“你们查你们的,我们查我们的,可以互相配合嘛!”

        刘主任皱眉道:“温书记,你这是不相信我吗?”

        温玉溪淡淡地道:“我还就不相信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