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36章 权力的游戏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36章 权力的游戏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想,温玉溪这么正式的跟李毅说话,肯定是因为身边有什么特殊的人物在场,联系到上午蔡延边的反应,便想到极有可能是为了江南省的赈灾款。

        这种事情,温玉溪为什么要通知自己前去呢?这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啊!

        难道出了什么状况不成?

        李毅一边想,一边给柳若思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临时有紧要事情,要她先去吃饭,不用等自己了。

        来到地方,李毅敲了敲门,开门的居然是顾知武!

        李毅正要开口说话,顾知武使了个眼色,然后很严肃的说道:“你是李毅同志吧?”

        李毅心想顾知琥如此做,必有他的原因,便道:“我是李毅,温书记叫我过来的。”

        顾知武道:“请进来说话。”

        李毅走进门,看到厅里或站或坐,约有十五六个人。

        温玉溪、吴东方和蔡延边等省里领导都在,而永通市的曾庆宁书记也在场!这一点大大出乎李毅的意料之外。

        李毅不再一一问候,直接说道:“首长们好,各位同志好,我是江州市委副书记李毅。”

        温玉溪沉声说道:“李毅同志,这几位同志是中央来的,调查一些事情。今天喊你过来,是有几件事情要向你证实,请你如实回答。”

        李毅道:“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实。”

        温玉溪看向旁边一个穿着蓝色夹克衫的中年男人,说道:“刘主任,这位就是李毅同志,你有什么话,请问吧。”

        那个刘主任缓缓点头,沉声说道:“李毅同志,永通市委书记曾庆宁同志,你认识吗?”

        李毅点头道:“认识,上次他来江州出差,我们还一起喝过酒。”

        刘主任道:“曾庆宁同志跟你说过什么话没有?”

        李毅多长了一个心眼,小心地说道:“当时大家都喝了不少酒,说了很多话,具体说过什么话,倒有些模糊了。”

        刘主任道:“当时还有什么人在场?”

        李毅道:“江州市委秘书长季昌泽同志和省电视台的宗颜小姐两个人在场。”

        刘主任道:“那么江南新闻里播出来的那则短讯,是谁指使的?”

        李毅道:“短讯?什么知讯啊?”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刘主任老是问我这个问题呢?

        刘主任道:“宗颜小姐在播放新闻时,报过一则短汛,说永通市还有灾民没有得到安置,永通市政府相关部门正在努力筹钱解决这些问题。”

        李毅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温玉溪一眼,温玉溪表情平淡,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我很少看江南新闻,不过听人说起过这个消息,怎么了?这个消息有什么问题吗?”

        刘主任道:“据我们调查,江南省所有的赈灾款,已经全部划拨下去了,这则消息根本就是造成谣!”

        李毅浑身一震,心想事情怎么演变成这样了?

        看看吴东方和蔡延边,却见吴东方脸色如常,而蔡延边却是一脸得意的奸笑。

        李毅手心握了一把冷汗,暗道糟糕了,自己和温玉溪自以为得计,要算计吴东方和蔡延边,没想到反遭到他们的算计了!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曾庆宁说谎了?他们永通其实早就领到了所有的赈灾款?却故意误导温玉溪和李毅等人?

        有这种可能吗?曾庆宁那样的人,会说这么的谎话吗?

        如果曾庆宁没有说谎,那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调查组说没有查出什么问题来,那就是说江南省的赈灾款已经全部发放下去了?

        李毅想到上次跟吴东方提的那个醒,会不会是自己好心办了坏事?吴东方跟蔡延边串通一气,然后将所有的漏洞全部补上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这个局面对自己和宗颜极为不利。

        蔡延边等人完全可以倒打一耙,说宗颜那则新闻是在诋毁省里。

        于今之计,自己应该怎么样破除这个局面?

        当初温玉溪叫自己来做这些事情,是不是料到有这种后果?姜还是老的辣啊!

        现在温玉溪完全可以置身事外,而自己和宗颜反倒成了局中人。

        如果要明哲保身的话,李毅完全可以说自己毫不知情,一切都是宗颜的的主观行为,与自己无关。

        可是,这样一来,估计宗颜就难逃厄运了!

        怎么办?

        李毅脑子急速的运转,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缓缓说道:“刘主任,我刚才听你复述了一遍宗颜小姐的话,我感觉那话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啊?当时我们跟曾书记在一起吃饭喝酒,曾书记的确有说过这样的话,宗颜小姐是个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她有这种捕捉新闻的敏感。堂堂市委书记说的话,还能有假吗?在新闻里顺嘴提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的。”

        蔡延边冷笑道:“我看没这么简单吧?一个小小的主持人,她会懂得这种恶意的政治攻击?”

        李毅道:“蔡副省长此话过于严重了吧?一则这么短的新闻,何谈政治攻击啊?诚如你所言,宗颜小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主持人,他连政治是什么都不懂,怎么会进行所谓的政治攻击呢?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蔡延边道:“她不懂,自然有懂的人啊,那天就你们几个人在一起吃饭,你说还会有谁教唆她呢?”

        李毅眼神一厉,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蔡延边道:“我的意思是明显,李毅同志,是不是你教唆她在新闻里这么说的?”

        李毅冷笑道:“永通市有没有领到赈灾款,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叫宗颜小姐在电视里说话?蔡副省长,你的联想能力也太强大了。”

        蔡延边道:“温书记就是看了她的节目,这才觉得省里扣下了永通市的赈灾款没有发下去,所以才责问于我!刘主任等人,也是因为有人举报,这才来江南省调查!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则新闻!所以我说,那则新闻,分明就是有人特意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别有用心!”

        李毅道:“这个事情,我觉得永通市的曾书记应该比我们所有人都清楚吧?曾书记,你们永通市的赈灾款,到底有没有领到手里?”

        曾庆宁微微低垂着头,不敢看李毅和温玉溪等人的眼睛,说道:“领到了,领到了。”

        李毅飞快的瞥了温玉溪一眼,从温玉溪的脸上看到了一丝隐藏得很深的愤怒表情。

        曾庆宁翻供了!

        他这什么意思?

        是从一开头就摆了温玉溪一道,还是最近受到什么威胁或是交易,改变了他原来的想法?

        李毅道:“曾书记,我清楚的记得,你曾经当着不只一个人的面说过,你们永通市还没有领到赈灾款,你上次来省里,就是专程跑这个事情的!你现在出尔反尔,是何用意?”

        曾庆宁脸更低了,说道:“李书记,我想你一定记错了,我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

        蔡延边嘿嘿冷笑两声,说道:“刘主任,现在问题很明白了,分明就是有人居心不良,别有用心!我们江南省的赈灾款,早就拨付下去了。”

        李毅心想,永通市里如果真的没有得到赈灾款,知道的人,绝对不只曾庆宁一个人,就算今天蔡延边能收买曾庆宁,糊弄过中央的联合调查小组,他日还是可以轻松的查出事实真相来!

        但今天这一局,显然是要被蔡延边占据上风了。

        刘主任道:“看来事实很清楚了,江南省赈灾款没有任何问题,至于有人诽谤造谣,这是另案处理了,你们江南省委看着办吧!我们只管调查赈灾款一事。”

        这就要结案了吗?

        这个刘主任,分明就是在袒护蔡延边等人啊!莫非就是他在从中搞鬼?是他通知了蔡延边等人,事先做好了应急措施?

        李毅轻轻一叹,还是怪自己太过年轻啊,自以为得计,就疏忽大意了,没有想到蔡延边等人也会走上层路线呢!

        刘主任是此次调查组的关键人物,只要他袒护蔡延边等人,这个调查就没有意义了。

        而自己辛苦布的局,也就完全没有了任何意义!

        李毅双眉紧蹙,苦思破局之策。

        温玉溪也跟李毅一样,对今天这个局面有些始料未及,事先准备太少,被蔡延边打了个措手不及。

        顾知武忽然轻咳一声,说道:“刘主任,我刚才接到电话,永通市的付市长过来了。”

        刘主任道:“哪个副市长?”

        顾知武道:“是付清华付市长。”

        刘主任这才哦了一声,看看蔡延边,说道:“他来做什么?”

        蔡延边明显皱起了眉头,而曾庆宁更是神色慌张,有些手足无措。

        李毅微微一讶,却见顾知武在向自己使眼色。心想这难道是顾知武安排的?

        顾知武道:“他有一些情况,要向咱们调查组反映。”

        刘主任道:“他怎么得知我们来江南省了?”

        顾知武道:“他是我的老乡,我跟他联系过。”

        这时敲门声响起。顾知武道:“应该是他来了。”

        刘主任脸有愠色,但也只得沉声说道:“那就请付市长进来吧!”

        李毅和温玉溪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喜和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