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34章 和蔡延边的赌约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34章 和蔡延边的赌约

    作品:《官路弯弯

        蔡延边看到李毅在场,明显一滞,还是走了过来,嘿嘿笑道:“李毅同志,怎么什么女人你都要跟我抢啊?我看中的未必就那么好?”

        李毅俊眉一扬,冷笑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蔡副省长,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回去把自己屁股擦干净了?还有时间在这里闲逛!”

        蔡延边冷哼了一声,说道:“什么意思?”

        李毅道:“据我所知,中央派下来的调查小组,就快到江州了吧!”

        蔡延边沉着脸道:“什么调查小组?你危言耸听什么呢!”

        李毅淡淡一笑:“听不懂人话就算了,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不陪蔡副省长了,您请自便吧。”

        蔡延边伸手指着李毅道:“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说个明白!”

        李毅故作惊讶地道:“你不会还不知情吧?中央派调查小组下来,调查各地赈灾款的落实情况呢!我上次看新闻,听说永通市还有赈灾款不到位啊!而这个事情由你在分管,调查小组下来后,头一个要调查的人就是你吧!”

        蔡延边垮下脸来,说道:“有这种事?我怎么没听到什么风声?”

        李毅道:“吴省长没有告诉你吗?我还以为他会告诉你呢!现在知道算不算晚呢?”

        蔡延边本想来找李毅晦气的,顺便再次邀请柳若思共进午餐,听到李毅说的这个消息,一时间半信半疑,有些难以置信。

        看他表情,李毅便知道他确实不知情,心想这人也够悲哀的,跟吴东方一条阵线,结果大事临头,却被吴东方抛在一边!

        蔡延边看到柳若思就在旁边,便阴冷的一笑,说道:“李毅,你这招使得也太阴险了!哼,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就算中央下来调整小组,我也不怕!倒是这位柳小姐,”他打了个哈哈,看着柳若思说道:“听说你架子不小啊,我请你吃个便饭,你也不肯赏脸?”

        柳若思轻声道:“对不起,我很忙,不能接受您的宴请。”

        蔡延边道:“你也不看看,这是在谁的地盘上,来江南的明星,还没有谁推拒过我蔡某人的宴请!除非他不会在江南省混了!”

        李毅双眉一轩,沉声道:“蔡副省长,你这是在威胁柳小姐吗?”

        蔡延边道:“我请柳小姐吃饭,干你何事?”

        李毅道:“柳小姐是我朋友,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我李毅在,就没有人敢强迫她做她不喜欢的事情!”

        蔡延边道:“这么说来,好像她是你的禁脔似的?嘿嘿,我怎么看着不像啊?李毅,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但这面子,也要靠自己去挣回来的,你别以为你在江州市里搞风搞雨,就可以胡作非为,在江南省里,我给你脸,你就有脸,我若不给……”

        李毅打断他的话,冷笑道:“说到脸面,我想起了一件大事情。蔡副省长,我没有记错的话,蔡副省长跟我之间还有一个赌约吧?江州的工业和农业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你是不是应该践约你的赌注了?”

        蔡延边一脸的茫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毅道:“看来蔡副省长真是贵人多忘事呢。那么,我就提醒你一下吧。在某次省委常委会议上,讨论到我兼任江州市常务副市长一职,你极力反对,并跟我打下赌约。你可还记得?”

        蔡延边当时只不过是一时意气用事,说出了那番话,此刻时过境迁,的确将那件事情给忘记了,此刻听到李毅提起来,这才认真思索,心想果真有那么一回事情呢!当时自己硬逼李毅立军令状,逼他发毒誓,如果李毅在兼任一届常务副市长的任上,江州市的工业经济和农业经济若不能翻一倍,李毅就要引咎辞职!

        李毅见他沉思,便知道这个人坏事做得太多,成天都在算计女人和钱财,只怕早就不记得当初的赌约了,便道:“我再提醒你一句话吧。我们俩个当时打赌说,只要我在兼任一届常务副市长的任上,江州市的工业经济和农业经济不能翻一倍,我就引咎辞职!我如果做到了你说的要求,我只需要你到我的办公室来,当着我的面说一声:李毅同志,我服了你!蔡副省长,可否记起来了?”

        蔡延边老脸阴沉,冷冷地道:“怎么,你做到了吗?”

        李毅道:“看来蔡副小长很少关注我们江州的工农业经济发展大局啊?我们的年终总结里,已经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回去可以好好看看,仔细研究一番,看看我是否做到了!”

        蔡延边心头一震,心想他还真的做到了?

        李毅道:“我希望蔡副省长不要失言,我随时会在办公室里恭候您的大驾光临!呵呵,到时,我一定会请省电视台的同志来录下这难忘的一幕,好让蔡副省长信守承诺的光辉形象,在全省范围内得到有利的宣传。”

        蔡延边道:“你就吹牛皮吧!”

        李毅道:“吹没有吹牛皮,你看过我们的报告就知道了,同时,我们江州也欢迎省里前来检查核实各项工作。报告上若有半句假话,我都甘愿认输!”

        蔡延边道:“这是另外一件事情,你别想扯远了,那么久远的事情了,谁还记得这么清楚啊!我当时真的跟你打这样的赌?笑话,我蔡某人是什么人物,会跟你一般见识吗?你别拿着鸡毛就当令箭!”

        李毅心想,早知道你会耍赖,冷笑道:“当时有那么多的同志都看到了,他们可以作证,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请一大堆证人出来,吴省长等一干常委领导都是证人啊。你健忘,不代表他们也健忘吧?”

        蔡延边大手一挥,说道:“你少啰嗦,我今天来,不是跟你扯皮的,我是来请柳小姐共进午餐的!柳小姐,今天中午在香满楼,我订了一个包间,请你勿必到席!”

        柳若思道:“对不起,我不会去,也没有时间去。”

        蔡延边道:“柳小姐,别给脸不要脸!”

        李毅沉声道:“她是真的去不了,因为今天中午,她已经跟我有约了!”

        蔡延边阴沉着脸,隐隐就要发作,这时他的秘书拿着手机上前两步,说道:“蔡省长,您的电话。”

        蔡延边接过电话,刚听了几句,就脸色大变,连声道:“对对对,我就是蔡延边,您好,我不知道您会来江州,好好好,我这就赶去您下塌的宾馆。”

        李毅发现蔡延边十分的紧张,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蔡延边挂了电话,饶有深意的看向李毅,说道:“李毅,你怎么知道中央调查组会下来?”

        李毅心想,原来是中央调查组的人已经下来了,真是来得巧啊!淡淡地道:“我也只是听上面的朋友偶尔说到了这个事情。怎么?已经到省里了?”

        蔡延边没有回答,而是拂袖而去。

        李毅知道,这个调查组,是由中办国办以及纪检等多部门联合组成的督查组,为的就是全面调查相关赈灾款的落实情况。

        因为几个最大的捐款企业,向中办和国办同时投递了投诉信,说自己捐出来的款子,根本没有进入灾民的手里,很多地方的灾民,没有得到或是没有全额得到应该有的补助和赈济。

        这几个企业,自然是以四海集团为首。

        四海集团在今年的洪灾时,向国家捐款高达数百亿,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关注,这些企业的投诉,自然也引起了高层领导的关注。

        江兆南成功的任升共和国的二号首长,成为了人民政府的总理。

        江总理看到企业联名具递的投诉信之后,大为震怒,当即向一号首长汇报了工作,随即雷厉风行的成立了这个调查组。

        这个调查组的行动是十分隐蔽的,就是为了防止各地政府补救填仓。

        这个事情是李毅在背后做的推手,他对这个事情自然相当清楚。

        这也是李毅跟温玉溪商量好的,用来对付蔡延边甚至是吴东方的一记妙招。

        而今天,这个调查组已经进入江州了!

        从蔡延边跟对方通话的口气可以看出来,对方的来头极大!

        要调查省一级的钱款用途,派下来的人员,自然也不会太次,起码是要镇得住省里这帮大佬的人物。

        蔡延边接完电话之后,再也顾不住柳若思和李毅了,一门心思全放到了怎么样应付调查组上,他心急如焚,头也不回的匆匆离开。

        李毅嘿嘿一笑,对柳若思点了点头,示意安全了,然后前往各工作场地检查工作。丁雪松和钱多一左一右的跟在他身后。

        酒博会组委会的工作人员,正在各个重要岗位上执勤,见到李毅走过来,都恭敬的向他问候。

        进入酒博会展场后,忽然看到前面人声鼎沸,很多人围在过道里,堵得水泄不通,吵吵嚷嚷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毅皱了皱眉头,停住脚步,对丁雪松道:“去看看什么情况。”

        丁雪松点点头,快步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