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28章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28章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作品:《官路弯弯

        曾绍伟一听那被砸的车子居然是李毅的,便气不打一出来,强硬的说道:“是李毅的怎么了?不就砸了辆车子吗?拖去修理就行了嘛!多大个事,值得抓人这么严重吗?”

        秦楷道:“曾书记,张晓斌已经认罪,对所犯之罪供认不讳,车子是江州市委之物,算是国家的公有财产,张晓斌严重损坏了国有财产,按照刑法的相关规定,是要判刑的。从他损坏的财产物资来看,估计要判两三年。”

        曾绍伟道:“我不管那许多!我只有一个要求,马上给我放人!”

        秦楷当然不会答应他的要求,说道:“曾书记,这就叫我好生为难了,这不是循私情吗?”

        曾绍伟沉声道:“秦楷,你这是什么态度?什么叫循私情了?张晓斌砸了车子,负责把车子修好就可以了,用得着抓人这么严重?你这分明是滥用权力。”

        秦楷心想,我秉公办案,倒成了滥用权力,你叫我循私情放人,那又是什么?

        “对不起,曾书记,我不能放人。这个案子事实清楚,人证物证俱在,我要是放了当事人,李书记追究起来,我不好交待。”

        曾绍伟铁青着脸道:“你怕不能给李毅交待,那你怎么和我交待?我才是省政法委书记!你敢不听我的话?”

        秦楷道:“曾书记言重了,只要是工作上的安排,我一定谨遵您的意思去做,绝对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和敷衍。但这个事情是我亲手在抓,当时除了李书记外,还有很多市委官员和百姓看到了,我要是循了这个私情,马上就会闹得世人皆知啊,到时他们追究起来,我总不能说这是曾书记您的意思吧?”

        曾绍伟为之气结,说道:“秦楷,你也不是头一天当警察了,这些事情,可大可小,还不全凭你们一张嘴巴?你这么一个机灵人,怎么会想不明白呢?张晓斌是张参谋长的独生爱子,你放他一马,张参谋长也会记住你的好。听我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秦楷道:“这算是您的命令吗?如果您正式下文,叫我们江州公安局放人,我自然听您的。我也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同时我也是一个警察,对上级的安排和命令,我只有无条件服从。”

        曾绍伟心想这事情要是能形成文件,我还用得着跟你费这半天唇舌?

        “秦楷,我再说最后一遍,马上把人给我放了,否则后果会很严重,你要做好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曾绍伟完全失去了耐心,语气不善的沉声说道。

        他在张良面前打下了包票,如果连这点小事情都办不妥,张良会怎么看自己?他不会以为自己办不成,肯定会觉得自己没有尽心!

        撕裂一层关系很容易,但要修补那就十分困难了!

        小小的一个市局局长,连市政法委书记都没有当上呢,就敢在省政法委书记面前这么油腔滑调,百般推诿!

        秦楷的行为已经彻底激怒了曾绍伟。

        曾绍伟的语气已经十分的不和善,甚至含有威胁秦楷的意思。

        说实话,秦楷还真有些顶不住了,曾绍伟是省政法委书记啊!他现在叫自己放一个人,自己再三顶嘴不从,这下算是彻底把曾绍伟给得罪了,今后的路怎么走?曾绍伟会不会为难自己?

        但是,官场中的站队就是如此,你选择站在了李毅这一方,就必须要承担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自然也包括得罪曾绍伟在内。

        秦楷从跟上李毅的那天开始,就没有想过退路。

        秦楷以前从来不加入任何派系之间的争斗,也不会自诩是某某领导的人,但自从认识李毅之后,这个想法有了变化。

        李毅的人格魅力,深深的打动了秦楷。李毅的行事风格,那种忧天下之忧而忧的态度,更令秦楷折服。不知不觉中,他就把李毅当成了自己的榜样。

        如果一定要选一个人当自己的后台,那秦楷只会选择李毅。

        既然选择了,就要同甘共苦,一起担当!

        同时,秦楷也是一个原则性十分强的人,张晓斌在这件案子里,明显犯了法,如果连这种人都可以随意放走的话,那秦楷就不叫秦楷了,李毅当初也不会相中他了。

        “对不起,曾书记,除非您能下达行政命令,形诸书面文字,否才,请恕我要按照法律办事了!”秦楷义正词严的说道。

        “行,你有种!你等着!”曾绍伟是真的发火了,哐啷一声就把话筒扔掉。

        秦楷对着话筒苦笑一声,心想暴风雨要来就来得更猛烈些吧!

        此刻的李毅,来到了郭小玲家。

        郭小天和姚海燕两个人并不在,只有郭小玲一个人躺在床上。

        “感觉怎么样?”李毅温柔的问。

        郭小玲道:“好多了,感觉从身体里剜走了一块肉似的,痛了那么一下,现在不那么痛了。”

        李毅握住她的手,问道:“吃饭了没有?”

        郭小玲道:“吃过了,小天他们刚走。”

        李毅嗯了一声,两个人默默的坐着,忽然之间没有话说了。

        “李毅,你真的没有生气吗?”郭小玲将头靠在李毅怀里,轻声问道。

        李毅道:“要说完全不生气,你信吗?这么大的事情,你一个人就做主给打掉了,你起码也要通知我一声啊,让我当上几天的爸爸也好。”

        郭小玲抹了抹眼睛,说道:“我现在也挺后悔的,要是生下来,我一个人带着他,也能长大成人吧!”

        李毅道:“别净说傻话,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你跟林馨不是谈得很好吗?说要做好姐妹的,怎么老是想不开呢?她都不介意,你还这么执着做什么?”

        郭小玲没有说话,只是蹭了蹭李毅的胸口。

        两个人默默的坐了一会,郭小玲在李毅怀里睡去。

        李毅轻轻将她放下来,帮她盖好被子,爱怜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来,李毅连忙掏出来,先摁下接听键,然后走到客厅里去接电话。

        “李毅,我看到新闻了,做得不错!”温玉溪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来。

        “呵呵,幸不辱命吧!接下来就要靠您了。”李毅笑道。

        温玉溪道:“嗯。李毅,我听说你跟老张家的孙子起冲突了?”

        李毅道:“您是从哪里听来的啊?”

        温玉溪道:“新闻里那辆车不就是你的吗?”

        李毅道:“对,是起了一点小冲突啊。”

        温玉溪道:“人被你们抓起来了?”

        李毅心想温玉溪这是要做什么?不会是想替张晓斌那小子求情吧?

        “抓了,损坏国家财产罪,判个两三年吧!”李毅淡淡地道。

        “呵呵,你这家伙,胆子够肥的,连老张家的人你也敢动啊!你知不知道,那小子曾经犯过多少事情?结果还是照样逍遥法外,别人只要一听他家的老子和爷爷的名号,就都恭敬的把他给请出来了。”温玉溪道。

        李毅道:“哼,那我李毅就是软杮子,由得他拿捏不成?他当着那么多的面,把我的车给砸了,我就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温玉溪道:“所以我才说你胆子够肥啊!”

        李毅道:“是不是有人找您说过情了啊?”

        温玉溪道:“不是有人找我说情了,而是有人找我下命令了,叫我马上命令你们江州公安局,即刻放人!”

        李毅心想,能给温玉溪下命令,张家里的人,也只有张大山同志了。

        张大山都亲自出面了?

        看来张良在省里托的关系,并没有办成事情啊,秦楷闷声不响的就把所有的责任和压力一肩担了,连电话都没有给自己打一个,够种!

        李毅说道:“人我是肯定不会放的,不管是谁,只要他在我江州地界犯了事情,我就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我们天天喊法治社会,却又弄出那么多的特权阶级出来,这不是伸手打自个的脸吗?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实现法治社会呢?”

        温玉溪道:“我又没说叫你放人啊!不就一孙子吗?抓了就抓了!在我管辖的江南省里,不论什么人犯法,我也一律照抓不误!”

        李毅讶道:“温伯伯,你真的支持我?”

        温玉溪呵呵一笑:“屁话!你一个小小的市委副书记都知道要坚守原则,难道我堂堂省委一号,连你都不如吗?”

        李毅心头流过一股暖流,可想而知,张大山给温玉溪的那通电话,态度肯定是十分强硬的,任谁碰到自己孙子被抓的事情,都很难淡定吧?更别说是张大山这种强硬派的国家级领导了!

        温玉溪顶住了上面天大的压力,在李毅头顶上撑开一把硕大的保护伞,让李毅感觉到一种无比的安全感。

        我不是孤军在奋战!

        温玉溪道:“有空就多来家里坐坐吧!”

        李毅挂断电话后,心想这场战斗的升级速度大大超过了自己的预期啊!接下来还会有什么狂风暴雨?

        李毅拨通秦楷的电话。

        秦楷道:“李书记,这么晚还没有休息呢?”绝口不提自己受到的巨大压力。

        李毅沉声说道:“秦楷,做得好,你要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