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27章 谁的面子都不卖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27章 谁的面子都不卖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淡淡地道:“大有来头?有什么来头啊?”

        秦楷道:“我老听他说我爸是张良,我爷爷是张大山,一直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乱嚷一气。刚才我看到他爸爸派过来的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爸爸居然是省军区的参谋长啊!他爷爷就更加了不得了,是京城军委的那个张大山啊!”

        秦楷的后半段话是压低声音说的,显然生怕旁边有人偷听了去。

        李毅沉着的问道:“你怕了吗?”

        秦楷见李毅完全没有惊讶的表示,稍微一愣之后,说道:“有李书记支持,我啥都不怕!”

        李毅道:“你是江州市的公安局局长,有人在你地盘犯了法,你该不该抓他?该不该审他?”

        秦楷道:“该!我早就说过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别说他爷爷是张大山,便是再高级别的领导,只要他在江州犯了法,我就抓他!”

        李毅道:“这就对了,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明白吗?”

        秦楷道:“我明白!但是,李书记,我们公安局这边可以负责侦查、拘留、执行逮捕,但批准逮捕和提起公诉由检察院那边负责,审判权更在法院那边,他们家里权势这么大,就算我不卖他这个面子,检察院和法院那边也难保不会网开一面呢!”

        李毅道:“你先管住你这边,把案子坐实了,人证物证俱在,后续程序我自有办法。”

        秦楷道:“张晓斌打砸市委车辆,此事很多人都看到了,证据确凿,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张晓斌根本无从抵赖。”

        李毅道:“拿到口供没有?”

        秦楷道:“拿到了,张晓斌很嚣张,就算进了局子里,还是一副惟我独大的少爷架子,完全不把我们这些公安干警放在眼里。我们问什么,他就承认什么,对他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用他的话说,就是我们明知道他砸了车犯了罪,也拿他无可奈何!”

        李毅道:“这种人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一路走来一帆风顺,不管他如何任性,也不管他犯下怎么样的坏事情,都有人替他擦屁股保他出来,因此他根本不知道这世间还有法律这两个字!”

        秦楷道:“我看他就跟外星人一般,跟我们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李毅笑道:“在他看来,你才是外星人呢!他这么大的来头,你还敢不卖他面子,他一定在想,你这家伙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秦楷道:“张良同志派了两个属下来要人,那两个家伙也是眼高于顶啊,穿着军装,一个个跩得跟二五八万似的,粗着大嗓门,进门就问张晓斌在哪里,见了面就要带走。就当我们公安局是他们营房的后勤部似的。”

        李毅道:“不用理他们,张晓斌不是军人,不归他们部队管,在江州犯的法,就该你们江州公安局来管,就算张大山同志亲自来了,我们也有理讲!”

        秦楷道:“我已打发那两个人走了,但他们明显不服气,其中一个高个子还想动粗,我们这边兄弟多,把他们给镇住了。我直接轰他们出去了。”

        李毅道:“嗯,保持下去,不管是谁来说情,一律用律法压住他们!有什么事情,随时跟我联系。”

        秦楷道:“好的,李书记。”

        事情正如李毅所说的,这仅仅只是开了个头而已。

        张晓斌的父亲张良参谋长此刻正铁青着脸,重重一拳砸在自家的沙发上,怒目圆瞪,看着那两个灰溜溜滚回来的属下,暴吼道:“没用的饭桶,叫你们去要个人都要不回来?”

        这两个人都是张良的亲信,其中那个高个子军人,就是秦楷说的那个要动粗的人。

        “张参谋长,我们尽力了,就差动手了。我们只有两个人啊,他们人多势众,否则我们真动手抢人了。”高个子委屈地道:“要不您再给我们一个连的人,我们再杀回去!”

        “杀你个屁!”张良冷喝道:“你们没有报上我的名号吗?”

        高个子道:“报了,还说了张少的爷爷就是军委的张大山同志,但江州公安局那帮人油盐不进,死活不肯放人,说张少犯了罪,就应该接受法律的惩罚。”

        张良道:“他这次到底犯了哪门子的法?”

        高个子道:“我打听了,听说是砸了一辆车子。”

        张良道:“不就砸了一辆车子吗?能有多大事?大不了赔他们就是了!”

        高个子道:“张参谋长,这辆车子不普通,不是赔就可以的。”

        张良道:“怎么个不普通法?”

        高个子道:“听说是江州市委某个领导的座驾。”

        张良神色一动,说道:“打听到具体是哪个领导的车子吗?”

        高个子道:“好像是一个叫李毅的副书记。官其实并不大,但那人脾气很冲,听说谁的面子都不卖。”

        张良思索道:“李毅?江州市委有这么一号人物吗?”他向来只在军队里活动,对地方上的政务并不是很清楚,省里面的人事异动他还有所了解,但江州市里面的官员,还是一个副书记,张良就未必清楚了。

        高个子军人可能知道自己没有办成事情,回来不好交差,把功课做得很足,说道:“我查过了,的确有这么一号人物,而且年纪还不大。”

        张良道:“小斌因为什么事情要去砸人家的车子?”

        高个子道:“好像是起了一点小冲突。”

        他当然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他不能说出来,因为张晓斌是为了骚扰一个省电视台的女人才跟李毅结的怨。

        张良眼色一厉,沉声喝问道:“高强,到底因为何事?不准隐瞒!”

        高强见张良生气了,不敢再有隐瞒,啪的一个立正,说道:“参谋长,是为了一个女人,那个女的是省电视台的,就是江南新闻的那个女主持人。”

        “哦?”张良平素只看中央台的新闻联播,对江南新闻并不怎么关注,因为来来回回,就是江南省里那些领导在视察工作或是进行会议报告,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那个女的既然能当上江南新闻的主持人,想必姿色必定是不会错的,不然儿子也不会喜欢上人家。

        “是争风吃醋吗?”张良继续问。

        “具体情节不太清楚。”高强回答,他是真的说不清楚。

        张良沉吟一番,走到电话机旁边,抓起话筒,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他呵呵一笑,说道:“曾书记,在忙呢?我老张啊!”

        张良自重身份,当然不会轻易去找江州方面沟通,他自有沟通的对象。

        这个人就是省政法委书记曾绍伟同志。

        张良和曾绍伟有些交情,政法和军队之间偶尔会有合作的机会,两个人之间打过几次交道,曾绍伟了解到张良的背景后,也是着意结交,私人来往颇多。

        曾绍伟听出是张良的声音,哈哈笑道:“参谋长,有什么指教啊?”

        张良道:“曾书记,有个事情,想麻烦你一下。”

        曾绍伟道:“哎,参谋长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们之间不用诸多客套,有事请直说吧!”

        张良道:“犬子被江州公安局给扣押了,我派人去要人,人家不给我这个面子啊!”

        曾绍伟道:“晓斌被江州公安局扣了?有这种事情?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我还真不知情。”

        张良道:“就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我也是一直联系不上他,这才派人去找,才发现他被江州公安局的人给扣押了。说是砸了江州市委的一辆车,情节严重,反正我这老脸是不管用了,没有办法啊,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只得拉下面子来求你了。”

        曾绍伟暗自沉吟,心想张晓斌是个纨绔少爷啊,这次居然把江州市委领导的车子都给砸了,这祸惹得不小,当然了,祸要是不大,张良也不会求到自己头上来。

        听说张良很快就有机会前进一步,依张良的家族背景,封将那是迟早的事情,下一步很有可能当上军分区的司令员啊!司令员那可是省委常委,手中握有重要的一票。

        这个人情得送!结交张良,对自己将来的发展是极为有利的。

        曾绍伟转念间便已思虑完毕,笑道:“哎呀,既然是晓斌侄子的事情,我自然要保他一保啊,你放心吧,我这就打电话叫江州公安局放人。”

        张良道:“那就有劳曾书记了。”

        曾绍伟在张良面前大包大揽,夸下了海口。

        在他想来,自己堂堂省政法委书记,叫下面放个把人,还不是小菜一碟?

        下面的人见了他曾绍伟,哪个不是毕恭毕敬的?

        曾绍伟当即给江州公安局的秦楷同志打去电话,电话接通之后,直接说道:“秦楷同志,你是怎么回事?怎么把军区张参谋长的公子给抓了?”

        秦楷一听是曾书记的电话,心想来得好快啊!那两个人离开才多久,曾书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当即说道:“曾书记,张晓斌砸毁了市委李书记的车子,李书记说了,要严惩凶手,谁的面子都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