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21章 上演狗血情节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21章 上演狗血情节

    作品:《官路弯弯

        郭小玲道:“你有事情就先回去吧,我没事的。”

        李毅想起温玉溪的嘱咐,心想正要找曾庆宁呢,现在他送上门来了,这倒是个好机会,便对郭小玲道:“那我先去工作,中午我再来看你。”

        郭小玲道:“不必了,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我又不是病人,已经感觉好多了。”

        李毅出来吩咐夏菲几句,要她好生照顾郭小玲。

        夏菲抿嘴一笑:“李书记,你还有几个女人需要我的照顾啊?干脆,你请我当你家的专职护士算了,我来负责照顾你所有的女人。”

        李毅白了她一眼,伸手去捏她的鼻子,说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人嫁了!”

        夏菲道:“我还小呢!玩到三十岁再说!”

        李毅道:“那可不行,你爸交待过我,叫我好好看管你,你的婚姻大事我是可以做主的哦!”

        夏菲道:“李书记,那你还有嫁妆打发我是不是?”

        李毅道:“当然有啊,我早就准备好了,到时你一结婚,我就送给你。”

        夏菲忽然生气了,转身就走了。

        李毅喂喂了两句,心想这真是莫名其妙啊,说得好好的,怎么就生气走人了?

        李毅摇了摇头,赶回市委。

        曾庆宁果然还等在办公室里,正跟丁雪松聊天。

        李毅走进去,曾订宁便从座位上站起来,抢毅两步,来握李毅的手。

        李毅道:“曾书记,你好。”心想你可是正儿八百的正厅级市委书记,我虽然也是正厅级别,但只是一个副书记呢!你在我面前表现得跟我下级似的,这是什么用意?表示你礼贤下士,没有官架子,还是想让人觉得我李毅架子很大?

        “呵呵,李书记,我这次来省城,汇报工作还只是一个方面啊,最主要的是想您学习取经来了。”

        李毅道:“不敢当,互相学习吧!”

        曾庆宁道:“李书记过谦了,江北省都派代表团过来学习了,我们这些省里的落后户们,早该过来取经了。”

        李毅道:“曾书记,咱们到里面说话吧。”

        丁雪松开了里间办公室的门,请李毅和曾庆宁进去。

        两人在沙发上落座,丁雪松泡好茶,恭敬的放在两人面前,轻身退出去。

        李毅掏出烟来,问道:“曾书记也抽烟吧?”

        曾庆宁道:“也好这一口,戒不掉。”

        李毅便抽出一支烟来递给他,曾庆宁接过去,闻了闻,说道:“这可是好烟啊!昨天我在温书记家里看过有一条这样的烟。”

        李毅瞄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我这包就是从他那里匀过来的。他那条烟,听说是中央一位首长送的,呵呵,我也搭着享享口福。”

        曾庆宁的神色便变得恭敬不少,说道:“李书记,永通市的情况,估计你也知道一些,咱们永通市,要想摆脱究困落后的面貌,要走的路还很长啊。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在任期内带领永通人民走上一条致富之路。但这几年下来,惭愧得紧啊,殊无建树。反感李书记,来江州不过区区一年时间,就令江州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令我深感敬佩之余,又惭愧得很啊!”

        李毅一边跟他聊天,一边想着怎么样跟他沟通,才能达成温玉溪交给自己的任务。

        按照李毅原来的设想,是想找郭小玲来,给曾庆宁做个专访,然后把永通市的情况在江南早报上做一个披露,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然后就由温玉溪出面,为永通市做主,同时彻查救灾资金的去向。

        现在郭小玲住院了,不能再找她来,一般的人,不是信不过,就是控制不住,写这种新闻,需要春秋笔法,也需要很聪明的控制手法,不能写得太出格,太出格的话,引起太大的负面反应那就不利于江南省的团结和谐。也不能写得太过轻描淡写,太谈的话,没有人重视,引不起足够的目光。

        李毅第二人选是韦宏华,韦宏华文笔不错,又肯听自己调谴,是个合适的人选,上次王媛媛案件,他就为李毅立过功劳。后来韦宏华跟着李毅后,李毅帮忙解决了他老婆的工作问题,他的女儿韦佳琪也不再兼职做家政工作了,李毅已经很久没跟他们联系了。

        但是江南晚报是省里的党报,要在上面发这种文章,难度不小,每篇文章的见报,都要通过好几个人的编审。晚报里面肯定有不少人是吴东方和蔡延边的耳目,估计有些难度。

        当然了,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当初王媛媛案的文章,都能顺利发出来,这次如果稍加运作,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李毅还有另一层顾虑,现在的江南晚报,跟日报一样,是纯党报,阅读对象都是公务员,普通民众很少有看这种纯党报的,受众面积太小,引不起社会广泛的关注。

        说到关注度,李毅又想,这个年代,还有什么媒体有电视这么受欢迎呢?这个黑白电视机还比较吃香的年代里,看电视是人民茶余饭后最好的消谴之一。

        想到电视,李毅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宗颜。

        上次通过李毅的成功运作,把省电视台长给撤换了,又推宗颜上了江南新闻的主播,宗颜之后好几次给李毅打过电话,要请李毅出来吃个饭,但李毅都推拒了。

        如果能在江南省电视台里播出来,那影响力不言自喻,比在江南早报登上出来还要好。

        李毅心里打定主意,跟曾庆宁聊了一会天,便道:“曾书记来到江州,李某忝为地主,想请曾书记吃个便饭,不知道曾书记赏脸吗?”

        曾庆宁笑道:“李书记,你这话我可不爱听,我是来学习的,我是学生,你是老师,世间哪有老师请学生吃饭的道理?要请也该由我来请啊。你放心,永通虽然没有江州富裕,但一餐饭,咱还是请得起的。李书记,这个面子你可一定要给我啊!就这么定了,中午下班后,我们就一起去吃饭。”

        李毅目的达到便行,笑道:“那曾书记不介意我带个朋友一起去吧?”

        曾庆宁道:“这叫什么话啊!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啊!我就怕你不把我当朋友看待呢!”

        李毅呵呵一笑,当即拨通了宗颜的电话,说道:“宗小姐,忙吗?”

        “李书记!你好,你好,我不忙。”宗颜听到李毅那富有磁性的声音,惊喜的低呼了一声。

        李毅从她压抑的说话声音中可以听出来,她这会儿估计说话不太方便,便道:“长话短说,中午有时间吗?出来吃个饭。好,那我下班后去接你。”

        曾庆宁弹了弹烟灰,问道:“是李书记的女朋友吗?”

        李毅道:“有跟自己女朋友这么客气的吗?呵呵,是省电视台的宗颜宗小姐。”

        曾庆宁哎呀一声:“宗小姐啊,那可是省电视台的台花呢!听说还是清纯玉女,花容月貌,能请她来作陪,李书记,你的面子不小啊!”

        李毅道:“不就吃个饭吗?”

        曾庆宁道:“李书记,你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呢!还就吃个饭!我们永通有一次录个节目,请省台的人去,三请四请才动身,到了那边,好酒好饭招待,还摆大腕架子,别提多郁闷了,这省台里的人就是不一样啊,一个个都是大明星的待遇呢!”

        李毅笑道:“呵呵,那是你跟他们不熟,多接触接触就好了。”

        两个人聊了聊天,中间有几个人过来汇报工作,李毅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曾庆宁一直待在李毅办公室里,等到李毅下班。

        出门的时候,碰到季昌泽也正好出门,李毅便请他一道去吃饭,说反正有人买单,不吃白不吃。季昌泽看了看曾庆宁,笑道:“这位莫非就是永通市的曾书记?”

        李毅介绍道:“这位是市委秘书长季昌泽同志。”

        “季秘书长,你好。我是曾庆宁。”曾庆宁笑着伸出手去,跟季昌泽握手。

        三个人寒暄一番,决定去香满楼就餐。因为顺路,就一起乘车前往省电视台去接宗颜。

        到了省电视台外面,李毅打电话给宗颜,宗颜回答说马上就出来。

        等了两分钟,就看到宗颜娉娉袅袅的走了出来,身边还跟着一个男子。男子手里拿着一束大大的玫瑰花,在向宗颜说着什么。

        李毅摸了摸下巴,心想这么狗血的情节,不会又被自己碰到了吧?

        三辆小车一字排开停在马路上,但是车内的人都没有下车。

        宗颜自然认得李毅的车子,挥了挥手,像挥走一只讨厌的苍蝇一般赶走身边的那个家伙,径直走到李毅的车边来。

        李毅并没有下车,只是推开了车门,好让宗颜坐进来。

        宗颜展颜一笑,喊了一声李书记,便欲坐进车里来。

        忽然,那个持花男子,猛的上前两步,伸出胳膊,挡在宗颜前面,说道:“谁这么不开眼啊?居然连我的女人都敢抢!我倒要看看是哪里来的帅哥!”

        宗颜生气的道:“张晓斌,你别这么无奈好不好?这位是江州市委的李书记!”

        张晓斌冷笑道:“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江州副书记吗?老子还没放在眼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