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17章 可资利用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17章 可资利用

    作品:《官路弯弯

        温玉溪对这些官场里面的太极功夫,自己是深知的,你推我,我推他,他再推给你,皮球踢来踢去,转来转去,最终还是不知道该由谁来负责。

        李毅说道:“据我所知,我省的灾后重建款,省财政里是肯定有这笔钱的,光是省里各界的捐款,就足够支付这笔重建款了。而且这笔钱应该是专款专用,当初捐款的时候,省里还对各捐款企业做出过承诺。”

        曾庆宁道:“可是我们永通市真的没有拿到一分钱啊!”

        温玉溪缓缓说道:“这些事情,都是在我来江南省之前就发生了,具体的工作,也全部由吴东方同志在负责,这个事情,我要先调查清楚,才好处理。”

        曾庆宁道:“现在也只有请温书记给我们做主了。”

        温玉溪问道:“这个事情只有你们永通一家有呢?还是别的市也存在这个问题?”

        曾庆宁道:“这个,我倒不清楚,我没有跟其它市的领导沟通过。”

        温玉溪便看向李毅:“你们江州市里的拨款到账没有?”

        李毅道:“我们江州受灾轻,这笔款子很小,早就到账了。”

        温玉溪右手在沙发上很有节奏的敲击着,显然在思索什么问题。

        曾庆宁道:“温书记,再有一桩事情,就是酒博会参展企业的问题。我们永通市里,为什么只有两家企业合格呢?”

        温玉溪道:“这个事情不归省里管,我也没管过。你还是去找江州市里的领导吧!酒博会有专门的组委会,你去问问他们就行了。”

        曾庆宁道:“问过了,他们说规矩是他们定的,我们只要遵守就行了。我们去找过蔡副省长,想请他出面协调,但蔡副省长说这个事情不归省里管。我无奈之下,只好前来向温书记求救,请您出面协调。”

        温玉溪道:“你没有去找过江州的分管领导?酒博会不是有个组委会吗?你去找他们组长呗!”

        曾庆宁道:“下面的同志去找过,但见不到人。”

        李毅听了,不由得好笑,心想谁不知道我李毅就是酒博会的主管领导啊?曾庆宁当着我的面,却把我给告了!这家伙,真是不念情呢!

        温玉溪看向李毅,说道:“李毅,这不是你们江州的事情吗?你就是酒博会的主管领导吧?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李毅沉吟道:“这个事情我的确知情。”

        曾庆宁装作才知情的样子,说道:“原来李书记就是酒博会组委会的组长啊,呵呵,那就请李书记高抬贵手,多给我们永通市几个参展名额吧!”

        李毅心想,这个曾庆宁,看上去挺老实的一个人,没想到也这么会演戏。

        好家伙,今天他不会是故意装穷酸博取同情,装好官博取好感吧?

        李毅自然不会捅破他,只道:“曾书记,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本届酒博会,要推出精品,因此提高了准入门槛。永通市的几家酒企,只有两家是符合我们标准的。我们选择这个参展企业,根本就不分地域,也不分省市,只看酒企本身的实力和品质。这一点还请曾书记理解。”

        曾庆宁道:“李书记,你就不能通融通融?要不多给我们两上指标也好啊。”

        李毅道:“这个资格的验证,我们有专门的人在做这个事情,我是不能打破这个规矩的啊。不过,曾书记,这些没有参展的企业,并非没有去处,我们另外还有一个好地方,可以容纳他们前去参展。”

        曾庆宁道:“你说的是年货博览会吧?”

        李毅笑道:“正是!今年,我们江州在搞酒博会的同时,还会搞一个年博会!两个会一起搞,可以极大的带动消费和内需。年博会的参展资格相对比较低,因为是年货市场嘛,品种越多越好。”

        温玉溪道:“李毅,这就是你所谓的杀手锏吧?呵呵!”

        李毅道:“除了这个,我们还有很多精彩的活动呢!到时你们一看就知道了。我们打出来的广告口号,就是‘酒博会,年博会,会会精彩,朋友们,来江州吧,比春晚更精彩的节目在等着你们前来观赏!’呵,怎么样?够煽情吧?”

        温玉溪道:“听上去还不错的样子。曾庆宁同志,你觉得李毅同志的处理意见怎么样?”

        曾庆宁道:“这个事情,主要是那些酒企在闹,现在李书记既然为他们做出了安排,我也能给他们一个交待了,也算是不虚此行吧!谢谢你,李书记。”

        李毅笑道:“不必客气。”

        曾庆宁这次来省城,主要是为了灾后重建款来的,便再次说道:“温书记,您看是不是可以跟省财政厅打声招呼,叫他们多少先拨一部分款子下去,我们也好先安置那些重灾区的群众。”

        温玉溪道:“这个事情,容我调查清楚之后再答复你。”

        今天毕竟只是曾庆宁的一面之辞,温玉溪自然不会轻信。

        谁知道吴东方那边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曾庆宁这家伙在撒谎?

        温玉溪早就过了冲动的年纪,不会一听到什么阴暗的东西,就大发雷霆,不问青红皂白的就乱发一通脾气。在全面了解事情的真相之前,他是不会轻易表态的。

        曾庆宁知道自己该告辞了,便起身说道:“温书记,那我就等您的消息。永通受灾的老百姓,也在等您的好消息。我代表他们先谢谢您了。”

        温玉溪道:“你的百姓,也是我的百姓,我自然会放在心里,你也不必谢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做呢!”

        李毅问道:“曾书记,你们永通的冬小麦播种工作完成了吧?”

        曾庆宁一愣,没想到李毅会忽然间问起这个问题,便点头道:“是啊,已经完成了。对了,李书记,改天我还得专程去拜访你,学习麦套稻的播种技术。”

        李毅道:“这个好说,麦套稻迟早在要全省范围内进行推广的,明年估计会推广到全省一半以上的地区。”

        曾庆宁道:“那我先跟你约好了,明天我就去拜访你。”然后再三道谢之后离去。

        温玉溪并没有起身相送,李毅也只是起了起身子,曾庆宁走后,便又坐下来。

        温玉溪缓缓吸了两口烟,问道:“你觉得曾庆宁这个同志怎么样?”

        李毅道:“颇具心计,但又不失厚道,在这个物欲横流,尔虞我诈的社会里,算是中上人选。”

        温玉溪道:“我很好奇啊,他脑海里那些数据,是照着这报告书上背下来的呢,还是真正的装在心里?”

        李毅道:“看得出来,他是个实在人,为永通百姓也做过不少实事。偶尔使些小聪明,玩些小手段,我觉得也无可厚非。这个社会里,真正的老实人,是无法生存的。曾庆宁同志能在永通市委书记的宝座上坐下去,就足以证明他是个聪明人。”

        温玉溪缓缓点头道:“你的分析比较中肯。”

        李毅笑道:“其实您看得比我还透彻吧?呵呵,对我们来说,不管他本质如何,也不用理会他是好官还是坏官,只要能利用他来做一件事情,便足够了。”

        温玉溪道:“你想利用他来做什么?”

        李毅道:“我舍下这么大的面子,留他在您家里吃了一餐饭,这餐饭可不是白吃的。”

        温玉溪道:“我还以为你觉得他是个人才,想拉拢他呢!”

        李毅呵呵笑道:“不瞒温伯伯,我起初的确有这个念头。但后来我发现此人有些假模假式,便觉得不堪重用了。不过,留下来吃了这顿饭,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温玉溪道:“我怎么没觉得有什么好处?”

        李毅道:“最起码,我们知道了永通还没有拿到灾后重建款!”

        温玉溪粗浓的双眉微微一扬,说道:“这个消息有什么含金量吗?”

        李毅心想,我就不信你没起到这一层去,你这分明是在考较我呢!便道:“这是对付蔡延边和吴东方两个坐山雕的最佳切入点!”

        温玉溪微笑道:“这个事情里,曾庆宁又有什么用处呢?”

        李毅笑道:“我叫他把秘书和司机都喊过来吃饭,用意就是为了把今天晚上的事情散播开去!曾庆宁的嘴巴或许很严,不会到处说他在您家吃饭这件事情,但秘书和司机,这两个人一定会守不住这个秘密,肯定会向人炫耀,我所料不错的话,他们离开您家,估计就给自家婆娘们打电话报喜去了,婆娘们的嘴那就是谣言的传声筒啊!明天,这个消息就会传遍江南官场!”

        温玉溪有心考较李毅,问道:“那又如何?”

        李毅道:“吴东方和蔡延边两位同志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有何反响?曾庆宁在他们两个那里都碰了壁,却在您这里受到了礼遇。这对那些受到吴、蔡两人排挤的官员来说,实在是一个投靠您的千载良机,明天开始,将是您收拢江南省江南人心的大好时机。”

        温玉溪道:“呵呵,听上去像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