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14章 永通市委书记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14章 永通市委书记

    作品:《官路弯弯

        吃过饭,李毅和温玉溪聊了一通,便起身告辞,陈慧留他道:“李毅,就在这里歇了呗!这么晚了,还跑来跑去的做什么?”

        温可妮笑道:“对啊,李毅哥哥,我唱歌给你听吧!我现在唱的歌可好听了。”

        李毅盛情难却,看向温玉溪时,温玉溪点头道:“那就住下吧!就当是自己家里一样。”

        温玉溪发了话,李毅再无推辞的道理,便笑道:“那就要打扰你们了!”

        陈慧道:“一家人说出两家话来了,我可不欢喜。床铺什么的都是现成的,直接就可以上去睡。”

        几个人坐着聊天。

        门铃响起来,温玉溪道:“小妮,去开门。”

        温可妮应声前去,不一会迎进来一个中年男子,男子一进门,就点头哈腰,向温玉溪躹躬问好,伸出手去要和温玉溪相握。

        温玉溪端坐不动,略微扬了扬下巴,问道:“你是哪位?”

        “温书记,我是永通市委书记曾庆宁啊。”

        曾庆宁见温玉溪没有要跟自己握手的意思,便有些尴尬的收回了双手,在自己裤子边上擦了擦。

        市委书记在市里,那可是一号人物啊!走路时挺直腰杆,抬头挺胸,眼高于顶,那那片地界,他就是老大,谁都要卖他的面子。

        可是,市委书记一旦来到省里,就跟龟孙子差不多了。

        市委书记不就一个正厅级别的干部吗?省里百十个厅局级机构,正厅级干部一抓一大把呢!

        只要能把下面人的官帽子捏在手里的人,就一定可以对下面的人指手划脚,趾高气扬。

        你若是对他客气了,他反而会心里忐忑,不晓得哪里出现了状况。

        因为有客人来到,李毅等人原本欢声笑语的谈论便告一段落。

        听到曾庆宁自报家门后,温玉溪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说道:“曾庆宁同志,这么晚了前来拜访我,可有什么大事要汇报?”

        曾庆宁脸上的堆着笑容,看了坐在一边的陈慧等人一眼,眼珠滴溜溜一转。

        温玉溪道:“都是家里人,你有话但说无妨。”

        曾庆宁便笑道:“温书记,我听说省里有意调整下面市区的领导人?”

        温玉溪道:“这个事情,省里自会有统一的部署,该怎么样调整,省里自会做出详细的计划来,到时会行文下去的,你不必四处打听,安心工作便可。”

        曾庆宁道:“温书记,那我向您汇报一下永通市的各项工作。”

        温玉溪道:“工作方面的事情,还是等明天上我办公室里谈吧!这是家里,诸多不便。”

        曾庆宁道:“温书记,情况是这样的,永通是边界市,离省城很远,路途又坎坷难行,我紧赶慢赶,来到省城时,省委已经下班了。我便寻摸着晚上前来您家里拜访,顺便汇报工作。温书记,请您念在我长途来一趟不容易的份上,就听我汇报一下工作吧。”

        温玉溪道:“你写了汇报材料没有?”

        曾庆宁道:“写了,写了。”从公文包里掏出材料来,双手握着,恭敬的递给温玉溪。

        温玉溪伸手接过来,扔在桌面上,说道:“材料我留下了,你走吧。”

        曾庆宁满心以为,温玉溪至少会看上一眼,但温玉溪却马上打发自己走,心里别说有多么的失落了,他还想说什么,但见到温玉溪那严厉的眼神,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时,陈慧忽然问道:“李毅,你来江州这么久了,知不知道江州哪里有什么灵验一点的寺庙?”

        李毅早就知道陈慧信佛,想起上次去谷山,看到过几座大型寺庙,看那外墙和规模,想来都是有些年头的寺庙了,便道:“谷山上面有几座寺庙,我听说有座白云寺,那里很灵验。”

        温可妮道:“妈妈,那我们明天就去白云寺里玩吧!”

        陈慧轻轻打了女儿一下,说道:“去拜菩萨,要心诚,不可以说去游玩!”

        温可妮便双手合什,说道:“那我们明天就去拜拜菩萨,上上香。”

        李毅呵呵笑了。

        曾庆宁看着他们一家人和和美美的,站在当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看了看李毅,心想这个人不姓温啊,应该不是温书记的儿子,难不成是温书记的女婿?但看那温家小女,年纪不大啊,这么年轻就长对象了?

        也是永通市离省城远,这曾庆宁一直待在那边,很少来省城,居然连李毅都不认识。

        曾庆宁自顾自的笑了笑,说道:“温书记,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我先走了。”

        温玉溪没有表态。

        曾庆宁转身走了几步,忽然又回转头来,说道:“温书记,我大老远的来一趟,真的不容易,若是找省委办公厅安排汇报时间,估计得等上两三天,加上来回的时间,做个汇报就要花上五六天,市里的工作又忙且急,这来来回回几趟拖下来,估计黄花菜都凉了。要不您就给我十分钟时间,听我说说工作?”

        李毅略感惊讶,心想这家伙深夜来访,还真的是来汇报工作的?不是来送礼送钱跑官要官的?

        温玉溪刚才故意冷落曾庆宁,就是怕他是来送钱跑官的。尤其是曾庆宁一进门就问省里人事调动的问题,更另深了温玉溪的戒备心理。

        刚来江南省时,每天晚上,来家里送礼的人那是络绎不绝,温玉溪烦不胜烦,曾经一度在门口贴上了警示语:“凡谈公事者,请上办公室。凡是送礼者,留下乌纱帽!”

        这张警示语还真有用,贴了一个星期后,送礼的人基本上就绝迹了。

        当然了,这送礼也要分人来区别对待的,像刚才那条烟,温玉溪就接下了,因为这条烟是一个非同凡响的人送来的。

        哪些礼可以收,哪些礼不可以收,到了温玉溪这个层次,心里自有一本账。

        像曾庆宁这种人的礼,那是绝对不可以收的。

        温玉溪还是淡淡的坐着,手里夹着一支香烟,偶尔吸上一口,并没有回答曾庆宁。

        曾庆宁脸上闪现深深的失望和无奈,脑袋一耷拉,说道:“温书记,那我走了。”

        李毅从曾庆宁的脸上看出来一种很少见的悲凉,这在厅级干部的脸上,那可是很少见的。再一看曾庆宁的衣着,十分朴素,一双皮鞋上还沾着一圈淡淡的干干的黄土。皮鞋显然经过了它主人的刷洗,但可能是晚上了,也可能是男人比较粗心,还是未能擦拭干净。

        正是这圈黄土,让李毅对曾庆宁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和好感。

        曾庆宁快要走到门口时,李毅忽然喊道:“曾书记,请留步。”

        温玉溪等人都看向李毅,不解他因何要叫回曾庆宁。

        曾庆宁愕然停步,回过身来,说道:“公子这是在喊我吗?”

        李毅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公子。曾书记,请过来说话吧!”

        温玉溪眼神一厉,看向李毅。

        李毅微微点头,示意自己有分寸,不会给温玉溪添麻烦。

        曾庆宁看了看温玉溪,见温玉溪并没有反对,便又走了回来,对李毅说道:“你不是温小姐的男朋友吗?称你一声公子倒也恰当。”

        这句话把几个人都给逗笑了。

        温可妮便挤在李毅身上,攀着李毅的肩膀笑道:“李毅哥哥,你是我男朋友呢!”

        温玉溪也不禁莞尔而笑,心想这个曾庆宁还有几分意思啊!

        李毅道:“曾书记,正式介绍一下吧,我是李毅,江州市委副书记。”

        “哎呀!你就是李书记啊!”曾庆宁一拍脑袋,伸出双手来,抢上前来要跟李毅相握,说道:“李书记,久闻大名啊!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年轻!”

        李毅起身,跟他紧紧相握,然后请他坐下,笑道:“是不是见面不如闻名?很失望啊?”

        曾庆宁道:“哪里,哪里。李书记年轻潇洒,跟温小姐正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呢!”

        “扑哧!”温可妮再度失控,笑得花枝乱颤,整个人都软倒在李毅身上了。

        李毅却有些哭笑不得,伸手扶起温可妮,说道:“小妮儿,你别太粘着我,难怪人家会误会呢!”

        温可妮撒娇道:“我就粘着你!我就粘着你!”

        曾庆宁被众人的笑搞得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便呆呆的坐着,傻傻的陪着笑。

        陈慧止住笑,说道:“李毅是我家外甥女婿,小妮是他的妹妹呢,不过,小妮就喜欢这个李毅哥哥,这不好不没见面了,一见面就粘着他不放。”

        曾庆宁哦哦了两声,心想原来是自己说错话了,难怪人家都笑话呢!

        “对不起,对不起,李书记,温小姐,我不知道,弄错了。”曾庆宁倒也直爽,知错就改。

        李毅问道:“曾书记,你吃过晚饭了没有。”

        曾庆宁道:“还没有,哦,吃过了,吃过了。”

        温可妮似乎觉得这个曾庆宁很好玩,一点都不像以前见过的那些市委领导,便笑道:“你到底是吃过了,还是没吃过啊?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我爸爸又不是老虎,你这么怕他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