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07章 掌掴陆俊,不留情!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07章 掌掴陆俊,不留情!

    作品:《官路弯弯

        陆俊的确是受了张正贵的指使,前来找李毅的茬。

        张正贵主动找到陆俊,约他见面,两个人做了一次长谈,在谈话中,张正贵对陆俊表示了关心,并重提上次陆俊前来拜访他的事情,言语之中表示,自己愿意接受陆俊成为自己圈子里面的人,但要陆俊去做一件事情。

        古代有一个词语,叫做投名状,凡是入伙好汉帮者,都要上交一份投名状,而这份投名状,极有可能是一个人头,用以证明你的胆量和决心,也让你走上一条不归路,无从回头。

        陆俊明白,张正贵要自己做的事情,就是投名状。

        当然,不用杀人那么残酷,但跟真正的杀人也没有两样,一种是用武器杀人,一种是用笔墨和舌头杀人!

        陆俊是纪检委方面的人,他明白自己的价值,就在于调查官员,从而打垮官员,现在张正贵找到自己,证明自己有了用武之地,而且多半是要调查某个官员。调查一个官员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对付他,置之于死地!

        这是张正贵对陆俊的一次利用,但陆俊心甘情愿的接受。

        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大都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只存在程度的大小不同罢了。

        一个人有利用价值,这是一件好事,最怕的就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连被人利用的地方都没有。

        张正贵这么有权势的人,都要来利用自己去做某些事情,反证了自己也是一个人才啊!连市长都办不到的事情,必须要请自己出马去办呢!

        而且利用也是互相作用的,你利用了我,接下来我也可以提出要求和条件,进而利用你,进行一场等价或是稍微廉价的交换,只要各取所需即可。

        在官场打拼多年,陆俊早就不是南大校园中那个有些傲气有些风骨的校学生会主席了,生活和现实,逼他学会了忍耐,也逼他学会了交易!

        交易在现实生活中,是无处不存在的,我们的每一次买卖,每一次的衣食住行,甚至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学习,我们的爱情,我们的婚姻,都是在进行一场或大或小的交易。

        当张正贵缓缓说出要陆俊对付的那个人的姓名时,陆俊偷偷的笑了。

        李毅!

        张正贵要对付的人居然是李毅啊!

        自己到处寻求靠山,不惜忍辱负重,甚至于不惜奴颜婢膝,不就是为了早日升职,早日将李毅踩在脚底下吗?

        有些人靠爱生活,靠爱努力,靠爱上进,有些人却靠仇恨生活,靠仇恨努力,靠仇恨上进!

        陆俊就是属于后者。

        陆俊之于李毅的仇恨,由来已久,早在南大之时,从左晓霞起,这颗可怕的种子就已经种下了。之后,两个人之间摩擦不断,冲突频起,一次又一次的上演对手戏。每次都是陆俊落败,每次落败,陆俊心里的恨意就多上一分!

        这种恨意越积越深,郁结在陆俊心里,让陆俊像一个誓要报仇的剑客一般,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改变这种现状,想要一剑刺穿李毅的心脏!

        这种报仇似的心理,是真实存在的。

        很多人杀人的动机,害的人原因,其实是极其简单的,有时候就是为了一个一个小小的误会,怀恨在心,就致人于死地。

        像陆俊这种从小在蜜罐子里头长大的人,一直以来,成长的路上,都是一帆风顺,从来没有经受过挫折和磨难,心理极端的自尊乃至自恋。忽然之间从李毅那里受到了打击和刺激,自然而然就走上了极端,把李毅当成自己的敌人。

        这个时代,武侠小说大行其道,仗剑江湖,快意恩仇的思想,很容易被年轻人接受。

        陆俊听到张正贵说要对付李毅的话后,舒心的笑了,没有想到,自己跟张市长的目的居然是一致的啊!

        当然,陆俊还是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当即不动声色,说自己愿意听从张市长的指示,张市长手指哪里,我就杀向哪里,不管那边有谁在,都毫不犹豫!

        张正贵对陆俊的表现十分满意,当领导的,自然喜欢听话又会奉承的下属。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道理。

        两个人商量了几个小时,谈论怎么样搞李毅的名堂。

        张正贵说,陆俊同志,你是做纪检工作的,你看怎么办吧?

        陆俊便道,我可以暗中收集一些对李毅不利的证据,直接去双规他!

        张正贵虽然没有纪委工作经验,但对这些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说李毅是正厅级别的干部,你们没有这么权限去抓他审他吧?得由省里的纪检部门出面才行。

        陆俊说,怕什么啊,只要有了证据,先把他双规了再说,我们先审一顿,再送给省里去处理。

        张正贵又说,李毅这个人一向洁身自爱,只怕很难找出他的缺点来。

        陆俊冷笑了一声,说道,李毅这个人就是一个伪君子,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又好色,又无义,外表一派道貌岸然,骨子里头满是男盗女娼,这样的人,要找他的违纪证据,应该不难!

        张正贵心想,反正就是想恶心一下李毅,能扳倒他固然很好,扳不倒再施下一计就行了,便同意陆俊行动。

        陆俊早就想搞李毅的名堂,此刻得到了张正贵的支持,自然是喜出望外。他手头有一些跟李毅有关的材料,这些材料大都是莫须有的,或是匿名举报的,说什么的都有,这种信件,纪检部门向来是低调处理,不会认真的把这些东西当成一回事情。

        但陆俊却是个有心人,把这些跟李毅有关的废弃材料全给收集保存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现在就到了用武之时。

        他翻出这些材料,仔细研究一番,择出几份,自以为很有用处,又比较真实可信的材料,复印了,分装成几个信封,投进几个城区不同的邮箱里,寄往省纪检举报部门。

        省纪检部门的办事效率,比市一级更慢更拖延,这样的信件,多半也是泥牛入海没有回音的,就算被工作人员看到并处理,起码也要一两个月之后才知道结果。

        陆俊等不起啊,便铤而走险,自行带了两个忠实的手下,就硬闯李毅办公室来了。

        没想到李毅的秘书丁雪松,居然是一个油盐不进,很难糊弄的人,根本就不给陆俊等人进去的机会。

        陆俊跟丁雪松对峙一会儿,双方各执己见,一个一定要进去,一个誓死不让寸步。

        陆俊看看时间,拖得越长,对自己越不利,李毅在市委里很有名望,如果不能杀他一个措手不及,被别的人知道了消息,今天就再也休想带走李毅了。

        他向两个手下使眼色,说道:“丁秘书太激动了,你们两个好好陪他聊聊天!”

        那两个家伙嘿嘿一笑,冲上来,一左一右的将丁雪松夹紧了,说道:“丁秘书,我们亲近亲近,来来来,到那边坐下说话!”

        陆俊拍拍手,走到里面办公室门前。

        丁雪松道:“陆俊,你会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陆俊冷笑道:“我等着这份代价的到来,不过,在它来到之前,我一定要将某些伪君子的脸面给撕破了!”连敲门都省了,直接推门进去。

        里面,李毅端着在办公桌后面,专注的看着一份文件,对陆俊的到来不闻不问。

        陆俊心想,你装什么孙子!我们在外面闹开了锅,我就不相信你在里面一点都没有听到?

        “李毅同志……”陆俊板起脸孔,装腔作势的说道。

        “滚出去!”李毅头也不抬,厉声一喝,这声断喝,威严十足,把陆俊的话给你打了回去。

        陆俊的脑袋有刹那的短路,片刻之后才恢复过来,冷笑道:“李毅,你死到临头了,还嘴巴铁硬啊!”

        李毅霍然抬头,冷冷的看着陆俊。

        陆俊看到李毅那双似乎带着无上威严的眼睛,心里居然产生了一丝怯意!

        “李毅,你吼什么吼,我来查案子的!”陆俊扯了扯跑角,强自镇定,挺直了腰杆说道。

        李毅盯着他的眼睛看,脸上的表情,带着三分讥诮,三分冷傲,三分好笑,还有一分可怜!

        陆俊被李毅看得心里一阵发毛,提高声音说道:“李毅,你听到没有,我们纪检组接到很多举报你的材料,请你跟我回去接受调查!”

        李毅再次沉声喝道:“滚出去!”

        陆俊的脸刷的红透了,说道:“李毅,你少跟我装!你犯的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快起来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从现在开始,你被双规了!”

        李毅眉毛一扬,冷笑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再说一遍,滚出去!”

        被李毅连喝三声滚出去,陆俊早就气晕了,心中的火气腾的就上来了,他两步并做两步,冲到李毅的办公桌前,指着李毅说道:“李毅,别以为你很跩!我陆俊照样能把你拉下马去!”

        李毅忽然起身,左手扭住陆俊伸过来的食指,用力一扳,痛得陆俊哎呀直叫。

        李毅抡起右手掌,啪的一声,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甩了过去!打得陆俊眼冒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