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02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02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

    作品:《官路弯弯

        回到市区,李毅请客,秦楷等陪同李毅上谷山的一众公安同志俱在邀请之列。

        酒过三巡,秦楷放心不下谷山的案子,打电话过去询问了一下,结果如李毅所料,根本就是一无所获,那边的公安同志也准备收队回来了。

        “李书记,刚才在山上,你说另有安排,是怎么回事?”这是秦楷上任之后碰见的第一桩大案,他自然十分关心,也心有不甘,劳师动众的,结果一无所获。

        李毅知道酒席上的人都是道:“那个摩托车手临死前,说了两个字,本色。你在江州这么多年,知不知道哪里有一家休闲场子含有本色两个字的?”

        秦楷想了想,说道:“江州大大小小的休闲场子,数不胜数,有些是开在居民小区里或是小巷子里头的,我对这些还真不太熟。不过只要知道名字,那就不难查出来,李书记,你放心吧,我今天晚上就回去查,每个片的派出所里喊个人来,一问就知道了!”

        李毅道:“尽快查出来,丘昌那家伙隔三差五就会去这家场子叫小姐玩。我们必须尽快布防。”

        秦楷道:“今天这事情闹得这么大,他还能留在江州?”

        李毅道:“这个倒不必担心,丘昌这个人是个敢于冒险的家伙,在江州地界,他都会跟我玩这么大一把,可见他根本就没有把我,也没有把你们江州公安放在眼里,上次抓了他那么多的人和货,他还不是照样住在江州,还策划了这么精彩的反击战?可见这个人就是一个狂命之徒,也是一个自视甚高的人。今天的事情,我们得胜之后,收手及时,他肯定不会甘心,还会策划下一场反击战。”

        秦楷沉声道:“绝对不能让他再策划下一次阴谋了,谁知道他还会搞出什么名堂来呢!”

        李毅道:“这段时间的沉寂,他可能是去买枪了。你严查枪支买卖方向的嫌疑犯,这也是一条重要的线索。”

        秦楷道:“嗯,我明白了。李书记,今天让你受惊吓了,是我们保护不力,我自罚三杯。”

        李毅道:“同志们今天表现都很出色,不必罚酒。来,我敬大家一杯,接下来还有更重要更艰巨的任务等待大家去做呢!”

        秦楷心里记挂案情,也没有多大心思喝酒,草草吃过饭,便告辞回去查案去了。

        李毅可以说大家都尽力了,但在秦楷心里,却是一万个不满意。

        当着江州公安局长的面,歹徒公然挑衅,连开数枪,第一枪是要刺杀李毅,第二枪误伤丁雪松,第三枪打死巴库。

        这三声枪响,给秦楷敲响了警钟,让他顿感肩头责任重大。今天只要哪个环节稍微出点偏差,他这个公安局长的宝座,还没坐热乎呢,估计就要让位了。

        他回到局里,马上召开会议,召集各片区派出所的同志,通报了今天的案情,连下数道命令,严查招牌含有本色两个字的体闲娱乐场所,市里所有含有这两个字的场所,都必须严格监控起来。提审在押的几个跟贩毒贩枪有关的犯罪分子,深挖枪支交易线索。

        会议过后,秦楷便向李毅汇报了会议内容。

        李毅回到家里后,冲个了凉,正在抽烟休息,门铃响起,李毅起身开门,看到张一山站在门外,讶道:“一山啊,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张一山道:“叔,我才听说你下午遇袭了,哎呀,你怎么不带上我啊!我可以保护你啊!”

        李毅呵呵一笑,说道:“进来坐吧!”转眼看到芮小丹也跟在后边,便笑道:“小丹也来了啊,来来来,都进来坐。”

        芮小丹道:“李书记好。我们来看看你。”

        李毅看她手上还提着水果,笑道:“你们这么客气做什么。我又没出什么事情。”

        张一山和芮小丹走了进来。芮小丹直接提着把水果拿去厨房洗了,端出来吃。

        “叔,我跟小丹商量好了,这几天我们贴身保护你。”张一山拍了拍胸口,说道:“我们两个都是人民警察嘛!为您服务也是应该的。”

        看着张一山这义薄云天的样子,李毅心里一股暖意流淌,心想面前的张一山,还是前世那个跟黑商勾结的流氓警察吗?

        这分明就是一个正义凛然的人民公安啊!

        人都是随着外围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没有人生下来就想当强盗当黑警的,都是后来耳濡目染,各种环境逼迫,走上了各种犯罪道路。

        现在的张一山,事业和爱情都顺利,完全走上了正轨。

        “一山,小丹,我要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很安全,不需要人来保护,你们的职责,是保护江州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你们的岗位,也不在我的身边。”李毅缓缓说道。

        张一山道:“叔,我懂,所以,我跟小丹都调了休,这几天时间,都是我们的休息时间,我们陪您玩玩,总行了吧?”

        李毅哈哈笑道:“你们啊!真拿你们没有办法呐!”

        张一山道:“叔,我们今天晚上就住在您这里了。你不嫌我们吵着您吧?”

        李毅道:“不吵,不吵啊,随便住。”

        芮小丹削了一个苹果递给李毅,说道:“李书记,你少抽点烟,那东西对身体不好。多吃点水果吧!”

        李毅接过来,咬了一口,看了她一眼,忽然想起自己初来江州时,跟她之间发生的几个小小的误会,不由得有些好笑。

        世事就是这般的奇妙!

        莫名其妙的,自己多了一个侄子,而这个侄子居然跟芮小丹走到了一起。

        “叔,我听说您在寻找带本色两个字的休闲场所?”张一山问道。

        李毅道:“嗯,怎么,你有线索?”

        张一山道:“我倒是知道一家,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您要找的那家。”

        李毅道:“在哪里?这家店子很重要,泰国逃到我们江南省的那个丘昌,很可能就藏身在这家本色休闲场所附近,他还经常去这里面喊小姐玩。”

        芮小丹呀了一声:“小姐店啊?张一山,你怎么知道这种场所的?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的去玩过啊?从实招来!”

        张一山吓得不轻,连忙摇手,迭声道:“哪有啊,哪有啊!我根本就没有去过那种地方啊,你冤枉我了!”

        芮小丹凤目圆睁,说道:“你真没去过?”

        张一山道:“真没过去啊!不对,我是过去。”

        芮小丹俏脸一寒,指着张一山道:“你还真去玩过啊?那种脏地方你也敢去玩?咦哎呀,你以后再也休想碰我一根手指头!我怕你有艾滋病!”

        张一山苦笑道:“你听我说完嘛!我是去过,但我不是去玩,我是去办案来着!”

        “办案?办什么案啊?”芮小丹问。

        张一山道:“这家店子就在西泽区,靠近走马街附近,名字就叫做本色休闲。”

        李毅哦了一声:“就在西泽区啊?”

        张一山道:“对啊,就在西泽区。前不久,那里出了一桩小姐失踪案,那边的同志搞不定,就叫我们市局的人去增援,而我就是其中一个。”

        芮小丹这才吁了一口气,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张一山道:“自然是真的啊,比珍珠还要真呢!不信你可以去查案底啊!或者去问老吴,他也去了。”

        芮小丹道:“行,就信你这一次。”

        李毅道:“一山,那次的案子后来破了没有呢?”

        张一山道:“没有,邪门的很啊,那店里的小姐,都是**的,但都只在自己的场所里做,很少有人到外面做点,除非是很熟的客人,又出得起价钱。这个失踪的小姐,就是跟一个熟客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李毅道:“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张一山道:“线索倒是有一点,但很难找到人,店里的人也都认识那个男的,局里还画出了那个嫌疑犯的画像,四处查找,但都没有发现线索。”

        李毅心念一动,说道:“这画像现在还有吗?去拿来我看看。”

        张一山道:“有啊!这个案子现在归我跟进呢,我办公室里就有这画像。”

        李毅道:“那你速去拿过来给我看看!”

        张一山道:“好,我这就去拿。”说完就起身走了。

        李毅见芮小丹还在削苹果,问道:“你都削三个了,你怎么还削啊?也吃一个呗!”

        芮小丹笑道:“我不喜欢吃苹果,但是我喜欢削苹果皮!”

        李毅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说道:“你这个爱好还真是特别呢!不过一山就有口福了!”

        两个人随意聊了聊天,等张一山回来。

        张一山来去很快,很快就把那幅副像拿了过来。

        李毅一看那画像,说道:“这像画得怎么样?见过他的人,说画得像吗?”

        张一山道:“还好吧,她们都说有七八分像!”

        李毅盯着那画像看了一分来钟,忽然一拍大腿,沉声说道:“这个人就是丘昌!我见过他。这画像虽然画得不太像,但我还是认得出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