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99章 山道激战,李毅遇险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99章 山道激战,李毅遇险

    作品:《官路弯弯

        谷山虽然颇有几处名胜古迹,但管理很松散,没有统一的管理处,几个景点也是各自收门票赚钱。

        李毅来江州这么久,真正去过的旅游景点并不多,谷山也是头一回来。

        小车缓缓驶入山道,秦楷坐在李毅的车子里,跟李毅并排坐在后座,指着外面说道:“李书记,你看,到处都是小路。因为景区缺乏统一的管理,附近农民和游客们,贪图路近,从各处攀爬上山,因此这山上的道路都是四通八达的,对方如果有摩托车,随时可能逃走。”

        李毅看了看车外的山景,说道:“这景区是不是缺乏管理啊,你看那路边的树木,很多都被人砍伐了,这可是景区啊,这样下去,到时成了秃头山,谁还来看风景?”

        秦楷道:“我对旅游这一块不熟,不好妄置评论。”

        盘山公路弯弯曲曲的,很少开这种路的司机,多半会头晕,还好钱多素质过硬,一路上都将车开得稳稳的。

        两辆警车,一辆在前带路,一辆在后边压阵,李毅乘坐的小车行驶在中间。

        一路来到山顶,中间有几间古旧的诗庙,还有一个观日台。

        观日台是一座平台,一面是陡峭的悬崖,正好面向东方,凌晨之时,站在台上,可以尽览江州城的风光,也可以看到初升的太阳。听说古代的江州官员们,都喜欢爬到谷山的这块平台上看日出。

        李毅他们到的时候,什么景色都没有,太阳早就跑到西边去了。

        大致看了一下地形,驱车下车。

        李毅说道:“这山很凶险,毒贩在这里设局,目的肯定是想对付我。明天的比赛,我不能参加,不过,我们还是可以设局抓捕他们的。他们既然想搞我的名堂,估计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他们约的是下午五点半。这个时间段,山上人少。我刚才看了看观日台的地形,那里有适合设伏。我明天开车进山,把他们引到观日台那边,你带人在那里设伏,将他们擒获。”

        秦楷道:“为了保证您的安全,我建议用替身。反正是坐在车子里,对方也看不清楚是不是你本人。”

        钱多马上接口说道:“李书记,就由我来当这个替身吧!我车技好,身手高,由我来当替身,绝对可以胜任。”

        李毅正要回答,前面三岔路口处,一辆摩托车忽然从上面的小道口子里冲了出来,对着李毅的座车撞过来。

        钱多眼疾手快,急剧的刹车,轮胎跟地面摩擦的尖锐声音刺得人耳膜发痛。

        那辆摩托车停在小车的前方,车手转过头,看向小车里面,忽然抬起右手,手里居然有一把手枪!

        后面那辆公安越野车,挨着小车停了下来,上面几个公安同志反应也很快,马上就跳将下来,冲到了小车的两侧。

        钱多大叫一声:“趴下!”将身子一矮,踩油门对准摩托车冲过去。

        李毅等人同时将身子隐藏在座椅下面。

        摩托车手恨恨的收起手枪,驾车往前面跑,前面那辆公安小车,这时候才停下来,几个公安同志要开门下车的时候,摩托车正好冲过来。

        一个高大的公安同志伸手去抓摩托车手的胳膊,那车手抬手想要开枪,另外一个比较肥胖的公安同志掏出手枪来,对准了那车手,大喊一声:“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否则我就开枪了!”

        但那个车手毫不迟疑的扣下了扳机。

        呯的一声响,子弹擦着高大公安同志的面门飞了过去,噗的一声射进了一棵抱围大小的大树里面。

        高大公安十分英勇,一把抓住那个摩托车手的胳膊肘儿,用力一拉扯,将他拉了下来。

        与此同时,肥胖公安也扣下了扳机,那子弹打了个空,射进了土里。

        越野车的公安同志护在李毅的小车旁边,并没有上前帮忙,防止他们还有同伙前来。

        前面那辆公安小车里,一共坐了四个同志,此刻一起扑过去,去抓那个摩托车手。

        摩托车手手中有枪,但胳膊被高大公安死死扭住了,不能自由挥动手臂,也就无从瞄准,正在拼命的跟高大公安进行扭打。

        其它三个公安同志,怕被摩托车手开枪伤到自己,不敢靠近去,更不敢参加扭打。各自掏出手枪,瞄准那个摩托车手,但因为摩托车手跟高大公安老是扭来扭去,变换体形,不好瞄准,三个人都不敢随便开枪。

        整个事件发生得很快,很快动作都是同一时间内发生的。

        李毅等人抬起头来时,看到的场面十分紧张而激烈。

        那个摩托车手是个会家子,左手一掌切向高大公安的手腕处,想逼他放手。但高大公安也是受过擒拿格斗训练的,右手扭住摩托车手的右胳膊,往自己腋下一夹,左手格挡开摩托车手的左手,然后伸手去夺他的手枪。

        那个摩托车手奋起一脚踢向高大公安,那腿抬得极高,直接踢向高大公安的面门。

        高大公安双手都在夺他的枪,腾不出手来招架,只得将头一偏,想躲过那凌厉的一腿。

        摩托车手没能踢中高大公安的头部,便顺势向下击倒,正好打在高大公安的胸口。这家伙的劲道奇大,打得高大公安一个趔趄。摩托车手右手用力挣脱了高大公安的扭力,顺势倒地,在地上一个翻滚,一脚将高大公安放倒在地,飞快的扑过去,捏住了高大公安的脖子。

        旁边三个公安手中握枪,随着两个人的位置不停的变化,但就是不敢开枪,刚才有几秒钟的开枪良机,可惜他们都没有把握住,现在高大公安落下了摩托车手手里,投鼠忌器,都不敢乱开枪了。

        钱多本不想下车,但是看到那个摩托车手的身手后,对李毅说道:“那个家伙是个厉害人物,使的是泰拳。”

        李毅道:“很厉害吗?”

        钱多道:“我以前训练时,跟泰国的几个拳手交过手,懂他们的套路。这个人实力不错,看来是个职业拳手!”

        李毅道:“难怪那公安同志不是他的对手!”

        钱多道:“李书记,我下去看看。”

        李毅道:“小心!不要逞强。”

        钱多明白李毅的关心,笑着点点头:“放心吧,这么多的人呢,还怕他能吃了我不成?”便推门下车。

        秦楷说道:“李书记,不是明天比赛吗?他们今天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好像是专门等着我们一样!”

        李毅道:“我估计他们料到我们今天会来查看地形,所以在这里设了埋伏,想杀我一个措手不及。也是巧了,有你们公安的同志陪我前来,不然,今天之事十分凶险。”

        秦楷道:“李书记,如果他们是有准备而来,那么绝对不只他这一个人,只怕还有其它的同党!你说他们会不会早就知道你不会参加明天的比赛,所以故意在你前来查看地形的时候设伏?想在这里设局害您?”

        李毅道:“不排除这种可能啊!你去叫同志们小心一些,安全第一。”

        秦楷应了一声,说道:“李书记,你就坐在车子上,不要下来,我怕他们安排了狙击手,专门等你下车。”

        李毅心想这个秦楷心思还算思密,对事情的分析也是条理清晰,句句在理,看来自己当初没有选错人。

        钱多下车后,从马路边上拾起两块尖锐的石头,一手握了一块。

        摩托车手掐住高大公安之后,拿枪顶住了他的头,大喊了几句泰国话,众人虽然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但都明白他的意思,估计是要众人退后,否则就开枪爆头了。

        摩托车手要挟着高大公安,快速的退到山崖边,将后背对着山涯,用高大公安的身体掩护自己的要害部位。

        秦楷下车后,大喊道:“千万别开枪!不能伤了人质!”

        双方就这么对峙着,都没有动作。

        摩托车手翻来覆去的就是喊那几个泰语单词,声色越来越严厉,显然是在警告公安们,如果不想让同伴付出血的代价,最后放他离开。

        持枪悍匪,意图伤害市委领导,这情节要多严重就有多严重,公安同志们自然明白这一节,哪个敢轻易放下手中的枪?都恨不得扑上前将这家伙抓起来呢!

        钱多缓缓靠近摩托车手,右手握石头的手轻轻抬了起来。

        钱多的眼睛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射向摩托车手,他在计算自己跟悍匪之间的距离,以及最佳的投掷时机和击打点。

        李毅沉着的坐在车里,丁雪松紧张地道:“李书记,要不要打电话回去,请市公安局派人前来支援?”

        李毅看了看外面的情况,心想如果只有这一个歹徒的话,这些人足够收拾他们了,但怕他们还有别的帮凶,便道:“嗯,多调警力过来,一定要抓住活口,问出毒贩头子的下落!此人不除,终究是江州的心腹大患。”

        丁雪松应了一声,便推门下车,去跟秦楷传达李毅的指示。

        就在这时,山上的树林里嗖的一声射出一发子弹来,子弹呼啸着破风而来,直射丁雪松的脑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