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94章 酒桌上的争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94章 酒桌上的争斗

    作品:《官路弯弯

        游图恩提出来要找张正贵来对质,李毅虽然巴不得马上就指责质骂张正贵,但仔细一想之后,说道:“现在找张市长前来对质,我觉得不妥。”

        游图恩道:“为什么?他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找他来对质,一定要好好的跟他说道说道!”

        李毅慢条斯理地道:“游书记,这个计划,我只交给你和张市长两个人,不知道你有没有拿给别的人看呢?”

        游图恩道:“这个,我上次到省委汇报工作,向温书记提过这个事情。当时因为谈到了酒博会的事项,我就把这份计划交给温书记看了。”

        李毅道:“只给温书记看了?”

        游图恩蹙额道:“什么意思?你还怀疑我不成?”

        李毅笑道:“不是这个意思,因为我跟温书记谈工作时,温书记向我谈到了这个计划,我当时就很好奇,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游图恩道:“哦!是我交给温书记看的,温书记当时还说了,这计划比较平实,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

        李毅道:“呵呵,那是肯定的啊,这是我放出来的烟幕弹,当然不会用心做了。”

        游图恩道:“你刚才说不能找张正贵同志前来对质,是什么意思?”

        李毅道:“如果我们现在找他来对质,那岂不是在告诉他,我们的这个计划是假的,他又会通知江北省方面,那我们的真计划多半就藏不住了,他现在是不起疑心,他若是起了疑心,很容易就能探知我们的真计划啊!”

        游图恩道:“你说得对,还是你考虑得全面啊。嗯那就听你的吧!”

        李毅道:“这个事情性质恶劣,我来告诉你,就是想提醒市委留意。”

        游图恩看了看时间,说道:“李毅同志,时间差不多了,江北省的同志们还在等着呢。”

        李毅道:“那我们就一起走吧。”

        两个人边说边出来,**和丁雪松两个秘书跟上来。

        宴会在喜云大酒店的宴会厅举行,江南省和江北省的政要们共济一堂。

        江北省此次带队的是常务副省长毛可立同志。

        毛可立听到游图恩介绍完李毅后,哈哈大笑道:“李毅同志,要见你一面,真是难啊!真是想不到,你居然是这么年轻的同志啊!真是英雄出少年呢!”

        他话虽然是恭维李毅的,但他那腔调语气,却明显带着几分傲慢和不满情绪。

        李毅自然听得出来,但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淡淡的跟江北省众人握手,对毛可立说道:“毛副省长,你们江北人厉害啊,我们这边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你们那边立马就得到消息了!”

        毛可立道:“李毅同志这话好像意有所指吧?”

        李毅道:“呵呵,相信毛副省长听得明白吧?”

        毛可立深深一蹙眉头,没有说话了。

        李毅一句试探就试出来这些人的真相了,李毅心想,以张正贵的身份地位,主动向江北省方面透露情况,应该是不可能的,多半是这些人来到江南省之后,跟张正贵喝酒聊天之时,张正贵或有意或无意之间透露出来的。

        从毛可立的表情可以证明这一点。

        毛可立也是个人物,几秒钟的尴尬之后,就哈哈大笑道:“李毅同志可真会说笑话,呵呵,来来来,今天是我们江北省请江南省诸位领导的客,感谢你们这几天对我们的款待,更要感谢你们这些独创的项目啊,让我们学到了很多知识。”

        游图恩道:“这怎么可以呢,你们远来是客,理应我们尽地主之谊。”

        李毅心想,推个什么劲啊!推来推去的有意思吗?不管是花江南省的钱,还是花江北省的钱,都是公款消费,花的都是国家的钱,是纳税人的钱呐!

        但毛可立和游图恩却推让得有板有眼,经过一番推让之后,还是毛可立占了上风。

        于是,大家排座次落座,这个座次,都是按照职位高低来排的,虽然没有一定的规矩,也没有人来安排,但所有的人都清楚自己应该坐哪个位置,绝对不会坐错了。

        但毛可立和游图恩为了主位,又来了一番推让,大家都是有素质的人,对主位虽然眼馋,但必要的礼让还是要的。两个人都是省委常委,一个是常务副省长,一个江州市委一把手,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谦让一番之后,还是毛可立坐了主位。

        坐定之后,服务员上菜,菜一下来,李毅便觉得好笑,心想这是谁点了菜啊,有中餐有西餐,乱七八糟的,但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异样,李毅也就将就了。

        一般来说,有大领导在场,场面都会比较安静,不会有人扯着破锣嗓子轮流敬酒,更不会有人起哄逼人喝酒。

        但今天情况又自不同,这里有两个省的同志啊!相互之间难免要较劲儿,拼拼酒量,就算是高官之间,也要彼此互敬,以示待客之礼。

        所以,酒宴气氛从一开始就很嗨,江南省和江北省的同志分成两派,彼此之间互相敬酒。

        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客客气气的,一杯一杯的来,敬完一杯之后还要休息一下,吃点菜填填肚子,后来不知谁说了一句江北人才是真正的酒汉子,江南人马上就不服气了,说江南汉子才是真正的酒中豪杰,不然怎么江南有酒博会,而江北却没有呢?去年的酒博会,酒香醉倒一条街呢!

        江北人也不甘示弱,马上回应说江北汉子都是喝酒长大的,连三岁毛毛都能喝二两酒呢!酒博会算什么啊,我们江北今年搞出一个酒运会出来!明年就能搞出一个酒奥会出来。

        毛可立和游图恩两个大佬,只是微微含笑,看着手下人吹牛打嗝。

        不知道谁大喊一声:“逞嘴皮子算什么英雄好汉,要来就来真格的,喝酒论英雄!”

        江南人喊:“对啊,江南省对江北省,喝酒大赛!谁赢了谁就是真正的酒中英豪!”

        江北人喊:“这不公平吧,这里是江南省啊,你们是主场,我们是客场,你们人多势众啊!”

        又有江北人道:“那就各选出一个人来当代表,一对一!公平对决!”

        两省的同志达成一致意见后,就看向主位的毛可立和游图恩两个大佬,这场酒宴,毛、游两人是最大的官,当然得由他们说了算。

        毛可立呵呵笑道:“游书记,你看这场面?你觉得如何啊?你们这次出席的人中间,有没有喝酒的好手啊?要不要应战?还是要请外援来?”

        游图恩自然不甘认输,心想不就是比喝酒吗?谁怕谁啊!

        党员干部,别的本事不敢说,这酒精考验的本事,还是人人都有的,特别是能坐到这桌上来的人,哪个不是酒场高手?

        游图恩说道:“既然江北省的客人们这么有兴致,那我们就奉陪到底吧!怎么着也要让客人们尽兴才行啊!”

        双方达成一致意见之后,便各自推荐人选。

        江南省的同志凑在一块商量,大家自然意见一致,推荐了游图恩,游图恩呵呵一笑,摇手道:“不瞒诸位啊,叫我冲锋陷阵容易,但要打这酒仗,我要自认不行啊!这关系到咱们江南省的名誉呢,同志们还是另外举荐一个酒量好的人选吧!”

        省工业厅的一个同志笑道:“去年酒博会时,我见识过李书记的酒量,那可是真正的海量呢!要不就请李书记代表咱们江南省出战吧!”

        游图恩笑道:“我看也行啊,李毅同志,你年轻,身体好,也能多顶几轮啊!”

        李毅谦虚地道:“这里有这么多的前辈和领导在场,我一个末学后进,怎么好意思出场呢?还是选一个酒场老将出马吧!胜负并不重要,重在参与嘛!”

        省农业厅的一个同志道:“我酒量尚可,像这种高度白酒,一顿喝下两瓶也不上头,但我刚刚已经贪杯,喝了五六杯了,再比拼的话,就亏了。”

        游图恩道:“李毅同志,你就不要再推辞了,我们这些人中,你最年轻,酒量肯定也公认的好,那就你出战吧!过分的谦虚等于虚伪哦!”

        李毅心想,这些人真够坏的,起哄把战端挑了起来,事到临头又一个个撂挑子,一看这些人的嘴脸和圆鼓鼓的将军肚,就知道都是些酒精考验的酒场老将,但他们却一致推举自己这个年轻人出马,真是太不地道了!

        李毅的酒量还算可以,经过这些年的考验,也算是出师了,但这种拼酒,短时间内要喝下这么多的酒,完全就是比胃大啊!同时也是极为伤身的。李毅很不愿意参加这种无聊的比拼。

        这时,江北省已经选出人来了,就是毛可立同志!

        毛可立一副当仁不让的架式,挽了挽衣袖,笑道:“游书记,你们是不是选的你啊?我们两个来对饮一场?”

        游图恩眼珠一转,笑道:“我得服老啊!我不行,我们选的是李毅同志。”

        说完,游图恩便笑吟吟的看向李毅。

        李毅心想,这游图恩也是个笑面虎啊!明显的居心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