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93章 尔诈我虞,不择手段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93章 尔诈我虞,不择手段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这种事情你也操心?你不过就去非洲旅游一趟吗?怎么搞得跟临终遗言似的,啰里八嗦!你就放心的去非洲寻梦吧。这里我自有主张。”

        童军哈哈一笑,忽然说道:“小李子,谢谢你。让我的人生多姿多彩,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或是久远的未来,有你这样的朋友,有你这样的友情,我一世无悔。只要有你在,我就算是在沙漠中回望过去的苍凉,也能找到属于我的那片晴空。”

        李毅讶道:“胖子,没看出来,你文采斐然啊!”

        两个人的手紧紧相握在一起。

        世界上,男人间,有一种友情,是任何金钱和权势以及女人所无法代替的。

        当天晚上,市公安局长秦楷同志,就部署了全城拉网式搜捕工作,追缉在逃的毒贩头目和余党。

        接下来,省里召开了省委常委会议,会议上的斗争和激烈程度如何,李毅无从得知,但从结果可以想见,这次常委会议,必定是波折丛生。

        其它的议题李毅都不太关心,跟自己关系不大,但省电视台台长易帅一事,却让李毅看到了省委一号首长温玉溪的政治智慧。

        温玉溪毕竟是当过一届省委一号的人,不是宋征明可以比拟的,在这次常委会议上,他充分利用了各个常委之间的猜忌和顾盼,用他们的犹疑,进行分化瓦解和拉笼,又用其它议题做为等价交易的条件,拉到了几张关键性的票,然后在自己最想下手的议题上,一举获胜,成功的将省台视台台长胡流沙撸了下去,换上了一个新的台长。

        吴东方并不知道温玉溪想对胡流沙下手,而且胡流沙对吴东方来说,实在是不足为重,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跟温玉溪死磕,从而让温玉溪成功的达成了目的。

        当然了,省委宣传部长骆辉同志的意见,起到了很大的推进作用,做为宣传部门的主管,骆辉的意见,基本上就是最后的定论,其它同志一般都会卖她这个面子,毕竟是人家一亩三分田里的事情嘛,不好插手太多。

        每个人都有自己分管的工作,如果自己田里的事情,都不由自己做主的话,那这个主管也当得太过窝囊吧?将心比心,大家也就顺从了骆辉的意见,何况温玉溪对这个人事变更的态度十分坚决,大家权衡利弊之下,自有正确的取舍。

        蔡延边虽然极力的反抗,但获得支持还是少得可怜。尤其当袁野书记也开始支持温玉溪,同意换人时,形热立时一片大好了。

        袁野和骆辉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李毅的夜访,看来李毅夜访就是为了今天的常委会议做铺垫呢!

        温玉溪头炮打响,心情大悦,看看那些支持自己的人,再想想李毅在喜云酒店跟自己说过的话,温玉溪心里对李毅的赞叹再次升级了。这个年轻人的政治敏感十分强烈啊!厉害!

        省电视台长易帅之后,当天晚上,江南新闻节目的主持人就换成了宗颜。

        温玉溪主政江南开了个好头,利用一次主持人的更替事情,成功的树立起他在江南省委里面的威信。

        宗颜做梦也想不到,天上不但掉下了馅饼,而且砸到了她的身上!

        欣喜若狂之下,她也知道,自己的成功,来自于李毅和温玉溪的帮忙,也让她认识到了官场后台的强大能量。她向邀请李毅和温玉溪吃饭以示感谢,但李毅和温玉溪都拒绝了。

        笑话,宗颜现在成了江南省的名人,李毅和温玉溪怎么可能再跟她走得过近呢?除非工作需要,否则私底下能少见面就少见面。

        宗颜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运气好,成了温玉溪权力运作中的一个幸运者罢了!而那个被撸掉的胡流沙和宗颜的前任,运气不好,成了权力运作中的牺牲品。

        江北省来的考察团也圆满的完成了他们的考察任务,准备返程,返程之前,他们强烈要求跟江州市委副书记李毅同志见一次面。

        李毅这段时间忙碌得很,根本无暇顾及这些江北省来的客人,他们待的这几天,就没跟他们见过面。

        游图恩把江北省同志们的热情转告给了李毅,李毅答应跟他们吃个饭。

        游图恩听到李毅的口吻,有那么几秒的怔忡,心想我才是市委一号吧?怎么搞得我在向李毅请示工作似的?

        这小子,太牛逼了啊!不然,江北省那些家伙,也不会吵着闹着要见李毅了。

        正准备去赴午宴时,李毅接到张一帆打来的电话。

        张一帆他们还在江北省,准备回京了,临行之前来跟李毅打声招呼,并且告诉了李毅一件事情:“李毅,我明天就回京了,本想抽空去江州看看你,现在看来是没有时间了,我们京城再聚吧。有一件事情,我听一个朋友无意中说起的,可能对你有用。”

        李毅问道:“什么事情啊?”

        张一帆道:“我听说江北省的酒博会要改期了,提前了五天开幕。我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忽然改期,但其中肯定有什么古怪,不然为什么忽然提前呢?”

        李毅冷笑道:“我知道为什么!”

        张一帆道:“怎么回事?”

        李毅道:“我得知他们也要举办酒博会之后,就从新制订了酒博会的计划,将我们的开幕式提前了三天,想抢个时间差,抢掉他们的锐气和风头。谁知道,他们那边马上就知道了我们的新计划,并且做出了修改!”

        张一帆道:“这么无耻啊!那对你们那边有什么影响不?”

        李毅道:“嘿嘿,狡兔都要三窟呢,我李毅不会连只兔子都比不上吧?哼,我早就料到他们会耍这一手把戏,所以早有提防!”

        张一帆道:“打住,你不必跟我说你的计划了,我怕我晚上说梦话,把你的宝贝计划泄漏了出去。既然你能应付,那就行了。我还有个饭局,就不跟你聊了,过年早些回京,我们聚聚。”

        李毅道:“行啊,那就再见了。”

        放下电话,李毅一掌拍在桌面上,重重的冷哼一声。

        丁雪松不知道发生了啥事,赶紧跑了进来,问道:“李书记,怎么了?我听到异响。”

        李毅摆手道:“没事!你去工作吧。”起身出了房门,径直来到游图恩办公室里。

        “李毅同志,呵呵,不是应该去参加酒宴了吗?”游图恩笑道。

        “游书记,有个事情,我想跟你聊聊。”李毅沉声说道。

        “坐下来说吧。”游图恩收拾起桌面上的文件和材料,准备下班了。

        “游书记,我刚才得到消息,江北省的酒博会提前五天了!”李毅一字一顿的说,生怕游图恩听漏了一个字。

        “什么?哦?”游图恩双手摩擦,说道:“他们提前了五天,岂不是抢在咱们之前幕?”

        李毅道:“不错!游书记,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游图恩道:“是很奇怪啊,这不是针对咱们的新计划来的吗?我们岂不是要开在他们后面了?”

        李毅道:“问题的根本在于,是谁透露了这么重要的消息?江北省的人,怎么知道我们的新计划?”

        游图恩道:“新计划知道的人多不多?”

        李毅道:“这份计划,我只呈递给了游书记和张市长。”

        游图恩表情一滞,说道:“我不可能泄漏消息啊!酒博会筹备组成员呢?他们也应该知情吧?会不会是他们中的某人泄漏的?”

        李毅嘿嘿一声冷笑,说道:“对不起啊,游书记,我多生了一个心眼,因为我怀疑我们几个领导人之中,有人向江北省透露了消息,所以我才做了这份所谓的新计划书。”

        游图恩道:“什么意思?”

        李毅道:“我的意思是说,这份新计划书,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我是不可能泄漏秘密的吧?您也不会吧?”

        游图恩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消化,良久才道:“我不会。我肯定不会了!不是你,不是我,那还能有谁?”

        李毅嘿嘿一笑:“您说呢?”

        游图恩摸了摸头,说道:“你怀疑张市长向江北省告密,透露了咱们新的计划内容?张市长为什么这么做呢?他不是咱们江州的市长吗?太过分了吧?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李毅道:“有些人做某些事,并不图什么好处的,他的目的,只在于打压我!而酒博会是我的得意之作,他自然就想借机搞垮酒博会,从而达到打压我的目的。”

        游图恩生气地说道:“正贵同志这么做,那就太不地道了!酒博会是江州的一张名片!他这么做等于自毁名片!害的是江州人民啊!李毅同志,那你的新计划书,根本就是假的?不会执行的?”

        李毅道:“是的,我们执行的,是一套全新的方案,而且早就已经施行了!这一点,还请游书记体谅我。”

        游图恩道:“我能理解。官场商场,尔诈我虞,不择手段。你多长一个心眼也是对的。找张正贵同志过来对质吧!”

        他嘴上说没关系,但心里却大大的不痛快,心想你李毅连我都不相信?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