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86章 和江北省一较高低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86章 和江北省一较高低

    作品:《官路弯弯

        但温玉溪早就修炼到喜怒不形于色了,别人在他面前装B逞威,他只当别人是在耍宝而已,微微一笑,淡淡地道:“罗昌宏同志,你好,我是江南省委书记温玉溪。”

        罗昌宏这才哈哈大笑道:“原来是温玉溪同志啊,你好。有何贵干?”

        温玉溪道:“罗昌宏同志,关于酒博会一事,我想和你好好谈一谈?”

        罗昌宏道:“酒博会?什么酒博会啊?哦,你们江州要召开第二届酒博会了吧?想邀请我前去参加?”

        温玉溪暗暗自冷笑,心想你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便直接揭穿了他的假面目:“罗书记,我听说你们江北省也在筹备酒博会?”

        罗昌宏说道:“江北省也有筹备酒博会吗?我怎么不知情?你肯定?哦,那一定是下面的同志在搞吧,呵呵,最近你们江南省很火啊,我们下面的同志都说要跑到你们江南省去好好学习呢!听说你们那边,不但有先进的农业技术,还有很多商业经济模式,值得我们江北省的同志大力学习呢!这个酒博会,估计也是他们学回来的吧!温玉溪同志,你要不要来咱们江北省参加开幕式啊?”

        既然被温玉溪点破了玄机,罗昌宏倒也光棍了,随便找了个借口,也就承认了。

        温玉溪道:“罗书记,这个酒博会是咱们江南省的创举,你们这么做,有失厚道啊!这不是摆明了抢咱们江南省的参展商吗?”

        罗昌宏道:“温书记,你言重了,酒博会是从你们那边开始的不假,但这也不是你们的专利啊?你办你们的,我们办我们的,至于谁更能获得成功,那就要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这就跟那车展似的,京城办了车展,海都市还可以办车展啊!”

        温玉溪一听对方的口气,就知道对方的态度十分强硬,今天这事情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便顺着他的话说道:“即便是每个城市都可以开车展,但也不会挤在一起开吧?客商毕竟是一定的,这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罗昌宏道:“既然如此,那就请你们江州市另改时间吧!我们这边已经定了,不可能更改。再则,我们也不敢跟你们的江州市撞车,呵呵,我们有我们的特色啊,不害怕竞争!”

        温玉溪强自按捺下不痛快,说道:“罗书记,我今天打这个电话,是想跟你好好商量一下,如果你们江北省执意要举办酒博会的话,我倒有一个不错的建议,我们两个省合为一股,齐心协力,来办一届酒博会,合两省之力,可以办一届规模空前,精彩绝伦的大展,肯定可以获得双赢!”

        罗昌宏道:“这个主意倒也不赖啊!你们江南省既然这么没有信心,那我们江北省就勉为其难,接受你们前来江北省,跟我们合伙举办这个酒博会吧!有容乃大啊!我们江北人民的胸怀是博大的!”

        如果换成吴东方或者李毅,估计早就摔了电话筒了,但温玉溪却只是淡淡一声冷笑,说道:“罗昌宏同志,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两省合办,自然是以我们江南省为主,主办城市也必须在江州市。你们江北省可以做为协办单位参与我们的筹备组织工作,展位也可以向你们倾斜。”

        罗昌宏哈哈大笑一阵,然后冷声道:“温玉溪同志,你这玩意太冷了,一点都不好笑。对不起,我公务繁忙,日后有机会再跟你闲聊。”

        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杂声,温玉溪暗自冷笑,就凭你这样的态度和胸怀,也能当好一省之家?双赢的建议,你都不接受,偏偏要一意孤行!你当我们江南省委是吃干饭的呢?

        游图恩就坐在温玉溪对面,连猜带蒙,估计也能猜测出罗昌宏所说的话,一见温玉溪缓缓放下听筒,便道:“温书记,对方是不是不同志?”

        温玉溪道:“比我想象中还要顽固啊!图恩同志,这个事情我记下了,我会再找时间跟对方进行交涉的。我们这个酒博会是谁在负责?”

        游图恩道:“是江州市委副书记李毅同志。去年的酒博会,就是他的创意,办得有声有色,吸引了天下的酒客啊!”

        温玉溪点头道:“回头你请李毅同志到我这里来一趟,我有话跟他说。”

        温玉溪之所以没有直接打电话给李毅,而是叫游图恩去转告,就是不想让这些人知道他跟李毅太过亲近的关系。

        游图恩点头答应,见温玉溪端起茶杯,便起身告辞。

        温玉溪并没有喝茶,见他起身,就放下了茶杯,起身跟游图恩握了握手,说道:“图恩同志慢走。”

        李毅接到游图恩的通知,来到温玉溪办公室。

        温玉溪正在抽烟,见到李毅进来,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李毅坐下。

        “温书记,我听游书记说,江北省那边态度强硬啊。”李毅笑道。

        温玉溪冷哼一声,慢慢吸完了一支烟,将烟头掐灭,这才说道:“李毅,我给你一个命令,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把江北省的酒博会压下去!我要让他们看看,咱们江南省的实力!”

        李毅道:“请温书记放心,我已经有了通盘的计划。”

        温玉溪道:“我看过你的那个什么计划,不就是提前三天开幕吗?固然赶在了人家的前面,但没有足够的新意啊,你确定能打败江北省?能吸引参展商们前来?”

        李毅笑道:“参展商只是一个方面,但不是最重要的方面。这就好比一个车展,最重要的,并不在于有多少车企前来参展。对参展商们来说,多一个酒博会,他们还会多一层选择,多派出一个参展团队分赴江北省参展就可以了,对他们来说,这是好事,一方面可以多接触更多的商家,另一方面可以打压我们这边的参展费用。”

        温玉溪道:“你说得有道理,那你的意思是说,江北省搞酒博会,对我们影响并不大?”

        李毅道:“这是一把双刃剑啊,利用好了,对我们还有利!”

        温玉溪道:“你是怎么想的?”

        李毅道:“我敢肯定,就算我们开在江北省后头,我们今年的参展商,比去年不会少,只会更多。就跟车展一样,所有的大小车展,参展商都有那么多,因为他们可以赶场子啊!只要有市场,他们就会趋之若鹜。”

        温玉溪道:“你刚才说参展商并不重要,那什么东西最重要?”

        李毅道:“顾客最重要!也就是市场最重要,哪里顾客有市场,哪里才会有商机,那参展商们,自然就会闻风而来。”

        温玉溪笑道:“这个道理我也懂,可你拿什么去吸引客商前来?就凭你的那个计划,是不是稍嫌落后了?还是你去年搞的那一套嘛!”

        李毅高深莫测的一笑,笑道:“忘记带烟了,讨您一根烟抽吧。”

        温玉溪的临时秘书吴显奇进来给李毅泡茶,正好看到温玉溪递烟给李毅这一幕,心里着实纳闷,心想温书记怎么对一个副厅级干部这么好啊?礼贤下士?以前吴省长来,也不见温玉溪递过烟啊!就算是下面的副部级高官前来汇报工作,温玉溪都是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今天温书记这样子,又是笑意吟吟,又是散烟给李毅抽,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吴显奇虽然很好奇李毅和温玉溪聊天的内容,但他却不敢久留,做完事情就退了出去。

        温玉溪将一个打火机丢过去,说道:“自己点!”

        李毅拿起拿火机,说道:“这个打火机好啊,名牌啊,温书记,你也奢侈了一把啊!”

        温玉溪道:“这是可嘉送给我的,花了他全部的积蓄!不就一个打火的玩意嘛!花这么多钱,太不值当了。”

        李毅笑道:“你要是不喜欢,就送给我得了。我正缺一个称手的打火机呢!”

        “胡扯!你还会缺打火机?休想抢我的东西!”温玉溪瞪眼道。

        李毅笑道:“看来您还是挺宝贝这玩意的啊!儿子买的礼物,还是不一样吧!”

        温玉溪道:“别跟我整虚的,快说说你的那个全盘计划吧!不会对我也要保密吧?”

        李毅道:“我自然信得过您,只不过想保留一点神秘色彩,这样更有惊喜啊。”

        温玉溪抓起烟盒打了过去:“少跟我贫嘴,再不说就给我滚蛋!”

        李毅道:“我说可以啊,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温玉溪猛的一瞪眼,说道:“跟我还讨价还价了?”

        李毅道:“不敢,我只是想请您吃餐饭罢了,您赏个脸呗!”

        温玉溪笑道:“自古宴无好宴,会无好会,你憋着什么坏想谋害我吧?”

        李毅道:“怎么可能啊!我是那样的人吗?再说了,您还怕我?”

        温玉溪道:“你这小子啊!行,我答应你吃你一餐饭!”

        李毅道:“那可就说定了啊,今天晚上,香满楼,我来接您。”

        温玉溪道:“不用接,那地方我知道。现在可以说你那个全盘计划了吧?”

        李毅笑道:“既然都答应我出去吃饭了,那就等到餐桌上,我再向您详细汇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