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85章 什么玩意儿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85章 什么玩意儿

    作品:《官路弯弯

        蔡延边有点小肚鸡肠,还睚眦必报,李毅跟他的交往中早就看出来了,因此他对这个人是敬而远之,然而世事如戏啊,你越是躲着一个人,偏偏总能惹上他。

        李毅当然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当下权衡了一下轻重,沉声问道:“宗颜小姐,台里有没有说,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停播?”

        宗颜道:“无缘无故的啊,跟我说是节目调整,组织上的安排,叫我暂时休息一段时间,甚么时候恢复我的工作岗位,还要看上面的安排。”

        李毅道:“这些都是官话套话,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有人在整你。有人给省电视台打过招呼了,要给你一点颜色瞧瞧。”

        宗颜道:“我猜测也是这样的原因,所以才能找你求救啊,李书记,你能不能帮帮我的忙?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份工作,更加艰难才当上这档节目的主持。我真的不想就此被停播了。”

        李毅沉吟道:“上次容容小姐能找你出去陪酒,证明你跟她的关系不错,你怎么不去找她呢?她背后有吴省长的支持啊。”

        宗颜道:“哎呀,别提了,上次因为没有陪好你的酒,容容对我意见挺大的,说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说吴省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都怀疑这次的停播,就是容容打的小报告,要么就是吴省长在背后使坏呢!”

        李毅道:“吴省长应该不会这么无聊。他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虽然有些脾气,爱使手腕,但对付一个弱女子,他可能不屑于亲自出手吧!”

        宗颜撅嘴道:“那是怎么回事嘛!我现在都快急死了呢!李书记,你最好啦,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帮帮我啊。”

        李毅笑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江州副书记啊,我怎么能帮上你的大忙啊!”

        宗颜道:“你认识那么多的高官大人啊,你帮我求求他们呗?”

        李毅道:“你知道是谁在背后搞你的鬼吗?”

        宗颜道:“如果不是吴省长和容容他们,那只可能是蔡副省长了,蔡副省长请我去喝酒,我喝了两杯就借机跑了,后来被你拉去陪梁部长的酒,也被蔡副省长撞破了,他还看到我们喝得酩酊大醉才出来的,估计他心里不好受了。有一次我碰到他,他看我的眼神,好像能吃了我呢!”

        李毅道:“如果是蔡副省长,你反倒不用着急了。”

        宗颜道:“还不着急呢!蔡副省长是常务副省长,管得到我们省电视台呢!只要他发了话,估计我永远都别想恢复主持了。”

        李毅道:“蔡副省长八成是看上你了,他既然看上了你,怎么可能会让你永远上不了台呢?不会的,相信我。”

        宗颜道:“李书记,你调戏我啊?蔡副省长若是真看上我了,那就是我的灾难来了。只要我一天不答应他的无理要求,我就再也休想主持节目了。”

        李毅道:“如查我所料不错的话,用不了多久,迟则半天,多则一两天,他就会跟你联系,提出他的要求。”

        宗颜道:“他的要求都是些肮脏事情,我才不会答应他呢!我是正经女孩,又不是那种乱来的人。”

        李毅道:“那你上次在星域,你还跟我亲过嘴呢!这怎么解释?我还以为你也跟容容一样,想找个官员当情人呢!”

        宗颜微恼道:“李书记,你再这么说我,我真生气了啊!那不是你嘛!跟你那个,我是心甘情愿的。可是,跟蔡副省长那样的人上床,那我宁可停播算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啊,凭本姑娘的姿色,还怕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吗?你不帮我就算了,没必要贬低我。”

        李毅也不过是试探一下她的心,这个世界上什么女人没有啊?李毅之前还差点吃过女人的亏呢。

        对付男人,最厉害的武器就是女人,美人计使用了数千年,还有人在不断的使用,而且屡试不爽,令多少英雄好汉中招落马。

        连陆俊那样的人,都知道使用这招美人计,用谈静宜来对付自己,还隐藏得那么深!若不是自己定力足够,经受住了诱惑,那次就栽了!

        现在李毅较之以前,更要成熟稳定,对美女人抵抗力,更上了一个层次,一般的女人,在李毅看来,也就是一幅优美的风景罢了,偶尔看上几眼,欣赏一下就行,没有必要要将这片风景带回家里,据为己有。

        蔡延边是有些好色,不然他也不会刚丧妻就娶了乔步龙的妹妹,蔡延边这种人,看到美女,除了欣赏之外,还想带回家里据为己为。

        李毅在心里推敲,宗颜的事情,看上去没有什么破绽,从认识她,到她与蔡延边之间产生摩擦,自己都是参与其中的,不似有诈。

        看来宗颜是真的遇到麻烦来求救,并不是跟某些人串通一气来搞我的名堂!

        李毅还在沉吟之间,宗颜已经挂断了电话。

        李毅嘿嘿一笑,没有再打过去。对这样的美丽女人,还是多长一个心眼的好。虽然李毅自诩风流倜傥,魅力十足,吸引女人的条件也很好,但像宗颜这种美女,主动示好结交,他还是有很强的防备心理的。

        现在江南省里,想看他李毅笑话的,可不只一个两个呢!

        且说温玉溪听完游图恩的汇报之后,表情十分淡定,甚至比吴东方还淡定!吴东方听了之后,起码还有些激动,骂了那些江北佬几句,但温玉溪自始至终脸色如常,没有一丝分毫的变化,令游图恩完全捉摸不透他心里的想法。

        深不可测啊!游图恩心想,难怪李毅如此推崇温玉溪呢,单从这份养气功夫来看,温玉溪比起吴东方,就要高出一两个档次!

        “温书记,我们江州市委的讨论结果是,想请省委出面跟江北省方面提出严正交涉意见,要求他们停止模仿偷学我们办什么酒博会!”游图恩一边说话,一边观察温玉溪的脸色。

        温玉溪缓缓说道:“这个事情,提出交涉意见是可以的,但作用不大。两国之间一出现问题和摩擦,就会提出严正的交涉意见,但是这种声明或是交涉,有多大意义呢?两省之间也是如此啊!江南江北两省,互为兄弟省份,经济往来颇多,我们若是态度太过强硬,就会损伤彼此的情谊。依我之见,是不是可以跟江北省方面商量一下,两个省一起举起一次酒博会呢?当然了,这个会议地点,一定要选在咱们江州!他们江北省可以协助主办的身份参与进来。”

        游图恩微微一愣,还可以这样?这样也行吗?

        “温书记,这,他们会答应吗?”游图恩道:“江北省之所以也搞一个酒博会,就是想推出他们自己的酒类产品,缔造一个全新的经济产业类别,跟我们江南省一样,去年酒博会之后,咱们的酒类经济快速发展,获得了可喜的成绩。他们眼红了,就有样学样,也想发展酒类经济呢!”

        温玉溪道:“我们的利益和他们江北省的利益并不冲突,两省合办,声势更大,影响力也更加强,这是一个合则双赢的局面啊!展台方面,可以适当的向他们江北省的酒类企业倾斜嘛!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游图恩心想,这也可行啊!看来还是温书记有办法,想出来的主意也很高明。

        “那就请省委跟江北省方面沟通一下,这事情得抓紧时间办了。”游图恩说道。

        温玉溪道:“行,我亲自跟江北省取得联系,和他们洽谈此事。”

        温玉溪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想到什么马上就会去做,当即找到江北省委的联系电话,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温玉溪道:“请找江北省委书记罗昌宏同志说话。”

        那边的电话是罗昌宏的秘书接的,这是一部对外半公开的电话,也就是说,这部电话,是外界跟江北省委书记联系的一道桥梁,外面的人要想通过电话找到罗昌宏,先得通过秘书这一关。

        温玉溪其实可以查到罗昌宏办公室里的电话,但他还是很打给秘书,由秘书去转告,这样一来,也给了罗昌宏一个思考的时间,不会显得太过突兀,也显示对他罗昌宏的尊重。

        那边秘书问:“请问您是哪里?”

        温玉溪道:“我是江南省委书记温玉溪。”

        温玉溪向来是自报家门,以免造成不必要误会,大多数秘书,都有些势利眼,你要是级别不够,人家都懒得理你呢!

        那边秘书果然恭敬起来,说道:“温书记,您好,请您稍等,我请示一下罗书记。”

        温玉溪嗯了一声。

        足足三分钟后,电话才被转入罗昌宏办公室里,紧接着传来一个不疾不徐的男声:“喂,我是罗昌宏,你哪位?”

        温玉溪心想,我刚才明明自报家门了,你还如此明知故问,秘书跟领导只有一墙之隔,提个示就用了三分钟之久!

        这分明就是目中无人,故意冷处理我嘛!

        哼,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