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81章 冤案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81章 冤案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讶道:“这是为何啊?这么好的官员,他的家人为什么要离开他?”

        梁国生道:“为什么?因为他不贪不拿,工资还拿去周济穷人!他家里比一般的处级干部还穷,他的妻子不想跟着他穷苦一世,所以离开了他。他儿子考大学,差两分,要他去说情,他不去,那所学校得知他儿子的身份后,主动录取了他儿子,但他一个电话打过去,把这事给弄黄了!他儿子想不通,离家出走,跟妈妈过去了。”

        李毅默然半晌,再看梁国生时,只见梁国生虽然还在笑,但笑中明显有了泪花。

        李毅端起杯子,说道:“梁部长,来,我敬你一杯,为这位我不知道姓名的好官!”

        梁国生跟李毅碰了一杯,苦笑道:“他病重,在医院里躺着,我去看他,他跟我说,国生啊,人生原来这么短,早知道我就应该把爱分成妻子和儿子一点,就算死了,也能瞑目啊!”

        游图恩道:“梁部长,别太伤感了,人生苦短,有酒喝时且喝酒。来,我们大家一起敬梁部长一杯。”

        宗颜是李毅拉过来陪酒的,此刻也端起杯子,笑道:“梁部长,你也是一个好官,我敬你一杯。”

        梁国生摆手道:“自从我那个同志去世后,我对人生就有了不同的感悟。上班时间,我是工作的,是国家的,下班后,我是家庭的,是自己的。只要我不贪不拿不卡不要,我拿自己的工资出来消费,不管是下馆子,还是去歌厅K歌,只要我不做违法的事情,我还是我,你们说是不是?谁说当官的,就一定要像苦行僧一般自虐呢?”

        “对,梁部长说得好!”宗颜笑道:“梁部长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就证明您真是一个好官。值得我们大家敬你一杯酒。”

        梁国生打开了话匣子,说起话来更无忌讳,几杯酒下肚后,说道:“他不值啊!清廉一辈子,临到死了,还被人诽谤!”

        李毅问道:“被人诽谤?这是怎么回事情?”

        梁国生道:“他这个人嫉恶如仇,见不得别人做坏事,因此得罪了不少人,他死后,有些贪官,就把一些糊涂账推赖到他头上去,说他贪污了很多款子啊!惨!不说了,来来来,宗颜小姐,听说你酒量很好啊,我们拼三杯怎么样?”

        宗颜道:“那可不是,您是大人,我是草民,我可不敢跟您平起平坐,您喝一杯,我半杯。怎么样?”

        梁国生呵呵笑道:“真会说话,中!”

        李毅还是头一回跟梁国生一起喝酒,不知道他的深浅怎么样,但见他如此豪气干云,想必酒量不会差,也就没有拦着他们,任由宗颜跟他拼了三杯酒。

        梁国生酒量果然了得,喝完之后,面不改色,语速也正常。

        陈嘉慧见宗颜跟梁国生拼酒,她也拿了杯子,向李毅笑道:“李书记,你敢不敢学梁部长的豪迈啊?跟小女子对饮三杯如何?”

        李毅笑道:“就你这样的丫头片子,我跟你对饮三百杯也不会醉!”

        陈嘉慧道:“李书记这么有自信,我们打个赌如何?”

        李毅道:“赌就赌啊,你想赌什么?”

        陈嘉慧道:“谁赢了,就可以吻对方一下。”

        李毅失笑道:“你没病吧?算来算去,还是你吃亏呢!”

        陈嘉慧道:“你不敢吗?李书记。”

        李毅道:“这不是敢不敢的事情啊,这……”

        宗颜在旁边笑道:“李书记,你出来玩,连这个都放不开啊?你看看我们嘉慧,多开放啊!她都不介意,你还这么磨叽做什么?太不MAN了吧!”

        陈嘉慧不管李毅同意不同意,拿过他的酒杯,说道:“酒场规矩,大人满杯,小人半杯。”

        倒完杯,她端起自己的半杯酒,一饮而尽。

        李毅心想,自己可是酒经考验的党员干部,还怕她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待会赢了她之后,不亲她便是了,便也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其它人见这边有好戏看,都放下杯子,看着李毅和陈嘉慧。

        梁国生拍了拍手,说道:“够豪爽,再来一杯!”

        宗颜拿过酒瓶道:“我给你们添酒。”给李毅添满了,又给陈嘉慧添上半杯。

        如此数杯下肚,陈嘉慧俏脸红透,能掐出汁来的似的。

        宗颜小声地道:“嘉慧,不要拼了,你看李书记,还跟没事人似的呢!”

        陈嘉慧右手捏了个兰花指,指着李毅道:“李书记,我认输了,你吻我吧!”

        李毅呵呵笑道:“喝酒就是图个乐子,不必当真。”

        陈嘉慧还想说什么,忽然趴在桌子上不动了。

        宗颜道:“她醉了。”

        梁国生笑道:“宗小姐,你带来的姐妹酒量一般啊!”

        宗颜道:“我哪里想得到,你们喝酒比喝水还能喝啊!”

        这顿酒喝得很是尽兴,令李毅大开眼界的是,梁国生真的是海量,几个人轮流敬他的酒,他来者不拒,喝完之后,人还是清醒的!出门的时候,脚步都不带乱的!

        李毅虽然还能撑得住,但走起路来却有些划八字。

        李毅去结账时,前台告之,说蓝小姐已经结账了。

        梁国生上车时,拍拍李毅的肩膀,说道:“不错。”

        李毅也不知道他是夸自己哪里不错,是工作不错?还是酒量不错?

        “梁部长,要不要再去洗个脚,蒸个桑拿什么的?”游图恩笑道。

        梁国生摆手道:“有美女陪着喝几杯酒就不错了,算是享受人生了,那些太过**的场所,我就不去了。走了!”

        看着车子缓缓驶离,李毅摸了摸下巴,对游图恩道:“游书记,我送她们回去,您请自便。”

        游图恩嗯了一声,说道:“李毅同志,刚才出来的时候,你看到蔡副省长那眼神没有?你多小心吧!”

        李毅甩了甩头,酒气当场醒了几分,瞥眼看去,只见蔡延边他们也出门来,正往车子走去。心想游图恩喝的酒不比自己少,居然还能如此清醒,这个人也是深不可测啊!

        尤其从游图恩今天陪梁国生的事情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其实很厉害,善于抓住别人的想法和喜好!

        像今天这个事情,如果是李毅请客的话,估计就是几个大老爷们一块喝酒聊天,绝对不会主动叫美女来陪酒,但游图恩却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说出来了!而梁国生居然没有反对!

        这个事情说明,自己看人识人的本事还没有到家啊!今天的酒宴,如果少了宗颜等美女助阵,的确要逊色不少,梁国生也不可能玩得这么尽兴。

        看来自己还得多学习啊!

        “谢谢你,游书记。”李毅真诚的说道。

        游图恩呵呵一笑,拍拍李毅的肩膀,转身上车走了。

        三个女人,只有陈嘉慧喝多了,宗颜和另外那个美女扶着陈嘉慧,上了李毅的车后座,李毅只得吩咐丁雪松自己回去,然后坐进了副驾驶座,吩咐钱多先送三个女人回家。

        下车后,陈嘉慧忽然醒了过来,对李毅嚷道:“李书记,你记住,你欠我一个吻!”

        李毅被她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四处看看,还好并没有什么人看到,便跟宗颜她们挥了挥手,叫钱多开车走。

        欠我一个吻?李毅摇头微笑,想到了宋佳。

        李毅跟宋佳初遇之时,也是用这个借口吻了宋佳。但对陈嘉慧,李毅却没有那种感情,也没有要吻她的冲动。就算是宋佳,对她的感情也是十分复杂的,更多少只是想圆了前世的一个梦想,并不想跟她在今生发生太多的感情纠葛。

        这也是李毅把宋佳从江州调到滨海去的最主要原因。

        一夜无话。

        江北省的韩万强副省长,还在江州学习麦套稻技术,他想亲自掌握这项技术,再回去教给江北农民。

        韩万强是一个工作认真的人,他说,一个领导人,对自己将要推广的项目完全不懂,那这个项目就很难获得成功。他还举了一个例子:李毅同志懂这个项目,所以这个项目在江州成功了!

        李毅对韩万强很有好感,只要他来问自己技术上的问题,都会毫无保留的告诉他。

        在一次闲聊中,李毅跟韩万强聊到了江北省那个病死的副省长。

        韩万强道:“李毅同志,你说的那个人,是吴副省长吧?”

        李毅道:“我也是听人说过他的事迹,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韩万强道:“他叫吴海东,是我最敬佩的人之一,呵呵,你也是我最敬佩的人之一。”

        李毅道:“我可不敢当。”

        韩万强道:“李毅同志,你不必过谦,以你这种年纪,能做出这么多值得称赞的好项目出来,实在令我敬佩啊!”

        李毅摆摆手,笑道:“我们还是来聊聊吴海东同志吧。”

        韩万强道:“吴海东同志是个冤案啊!但现在他已经死无对症了,任由那些陷害他的人泼污水!哼!我已经向江北省委上书,替吴海东同志平冤,省委要是不翻案,我就写信到中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