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48章 怪怪的电话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48章 怪怪的电话

    作品:《官路弯弯

        常委会议过后,张正贵向吴东方汇报工作,谈到了这次会议的一些细节。

        会议之前,吴东方曾经要求张正贵,要他阻击李毅,在这次常委会议上,只要是李毅提出来的议题或是人选,都要反对或是为难他!

        吴东方猜测,这次江州有几个大的人事异动,李毅一定要死揪不放,会提出他自己的人选出来,可是结果出乎意料。

        夏坤的副书记继任人选,是由夏坤自己提出来的,李毅只是符议。而市公安局长人选,更是由季昌泽提出来的,李毅也只是符议!

        李毅自己没有提出一个人来,全部只是同意别人的人选!

        吴东方听完张正贵的汇报后,很是费解,以李毅的个性,不可能这么顺从别的常委吧?他真的没有合适人选?

        等到李毅抛出来的那份防汛预案后,吴东方有些恍然,以为李毅如此做,是为了这份预案做准备,目的就是为了示好一众常委,要让大家都觉得李毅一直在让步,那么对他提出来的议案,大家自然就会附议了。

        结果也表明,李毅的这个预案,除张正贵外,其它常委全都同意了!

        李毅这是在收买人心啊!所有的常委,都被李毅收买了!

        不在乎一城一地之得失,目光放长远,先拉拢人心,徐徐后图!

        这才是枭雄的做法!

        呵呵,如果李毅能知道吴东方对他是这般看法,估计会笑晕过去。

        不管是副书记人选祝文,还是公安局长人选秦楷,都是李毅自己要提名的人选啊!看来,有些时候,迂回政策还能收到意想不能的效果呢!

        “吴省长,李毅做的这个预案,事先并没有给我看过,也没有在政府那边拿出来讨论过,他一抛出来,我就直觉其中有问题。一听他读下去,果然问题很大啊,预算是以往年份的十倍!我们以前都是按照十年一遇的标准预算,他却按照百年难遇的标准来算!这不是乱弹琴吗?”张正贵给李毅上眼药了。

        吴东方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来,扔在桌面上,说道:“你看看,这是李毅呈递上来的报告,也是一份防汛应急预案。”

        张正贵道:“哦?他居然向省里做了报告?却不向我这个市长报告!”

        吴东方道:“这不是你们市里的预案,而是整个江南省的防汛应急预案,也是按照百年一遇的标准来做的预算!”

        张正贵拿过去翻看了看,忍俊不住的笑道:“吴省长,这个李毅也太猖狂了吧?连省里的工作他也要指手划脚啊?我们市里的防汛抗旱工作,本就不归他分管,不过他身为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适当的管管倒也不算出格。可是,省里的防汛工作,呵呵,他管得着吗?”

        吴东方道:“是啊,李毅的手伸得太长了。可是,李毅不像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他不会闲来无聊,写这么一份长长的预案来招人嫌讨人骂吧?你说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张正贵道:“这个,我还真的猜不透他。如果说他想贪污那些工程款吧,也不可能,他虽然是总指挥,但他规定了,所有的款项,全部打到各个部门的账户上,而且必须专款专用,如果有一笔款子用途不对,他就要追究这个部门的负责人责任。而省里的钱,他更贪不到了啊。他所求的是什么呢?”

        吴东方道:“不为求财,便为求名,也许,什么都不求吧!谁知道他怎么想的呢!”

        张正贵道:“他为省里做的这份预案,也是按照百年一遇的标准来的,呵呵,这个预算就更加吓人了!吴省长,你会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吗?”

        吴东方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说我会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吗?”

        张正贵这才发现自己失言了,连忙说道:“对不起,吴省长,我口误了。您当然不会听李毅的话了。”

        吴东方没有回答,却将目光投到了李毅的那份报告上面。

        这天下班后,李毅刚刚回到家里,电话响起来,李毅接听之后,里面传来一个十分甜美的女声:“李书记,你好,我是宗颜。”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宗颜同志啊,哎呀,我一直都想跟你联系来着,就是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呵呵,上次在星域,是我失态了,我要向你说声对不起啊。”

        宗颜幽幽地道:“李书记,一句对不起就打发我了啊?那天晚上,我献给你的,可是我的初吻呢!”

        李毅一阵暴寒,最怕的就是女人拿初吻啊初次啊什么的做借口来缠人和压人的了。

        项青萍就很懂事,那天激情过后,李毅不主动联系她,她就当那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两个人偶尔在市政府里碰面,也跟往常一样,绝口不提那天的事情,一度让李毅怀疑那天晚上事件的真实性呢!

        兴许,那天自己真的只是做了一个旖旎的春梦?

        宗颜的声音响起来:“李书记,要不,你请我喝杯咖啡吧!我今天晚上正好有时间。”

        李毅推搪道:“对不起啊,我今天晚上有事,没有时间出去陪你。”

        宗颜道:“那我请你喝杯咖啡吧!”

        李毅失笑道:“这有什么分别啊?问题是我真的抽不出时间来。”

        宗颜道:“你有应酬啊?”

        李毅道:“是啊,是啊,我正在应酬。”

        宗颜道:“那我去找你吧?我给你挡酒。你就说我是你的朋友,或是表妹都可以啦,我不介意的啦。”

        李毅翻了翻白眼,心想你不介意,我介意呢!说道:“对不起,我这里很忙,先挂了。”

        李毅说完就赶紧挂断了电话,他现在自感情孽深重,可不想再招惹什么桃花。

        郭小玲这些天一直忙着江南早报的事情,忙得脱不开身。

        郭小玲原以为,只要早报开了市,那自己这个社长就可以轻松了,谁料到开市只是忙碌的开始,江南早报成立伊始,工作千头万绪,郭小玲是社长,又是没有经验的新社长,工作中难免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新问题。她又是个喜欢亲力亲为的人,很多事情都不放心交给下属去做,所以就显得格外的忙碌。

        江南早报是一份都市类的市场报,是要自负盈亏的,这么大的报社,这么多的员工,郭小玲要负总责啊,她连日来压力巨大,因为报社还没有接到一桩广告!

        报纸单靠发行量,连勉强糊口都难,要想在报业林立的市场中脱颖而出,独立风头,必须创新求变,用质量带动销量,用销量招来广告,用广告收入发展壮大报社。市场经济的规律里,讲究的就是质量求生存。

        李毅对郭小玲一直是十分支持的,她都不认名分的跟着自己了,自己还能强求她什么?她唯一的爱好和理想,就是当记者,做媒体人,那就让她去实现自己的价值吧!

        李毅看看时间,忽然想到那天跟钢琴师约好了,要去她任职的学校学习钢琴的,这些天事务繁忙,把这事情给耽搁了,今天难得有空,何不趁此机会,偷得浮生半日闲呢?

        翻出那个钢琴老师的电话号码,李毅直接拨打过去。

        “是朱老师吗?你好,我是那天在喜云酒店想向您学钢琴的李先生。”

        “哦,你好。”

        “朱老师,您下班了吗?”

        “我刚刚下班。正准备回家。”

        “那我去接你吧,我今天晚上有空,想请你教我一节课。”

        “嗯,行啊,你来吧,我在喜云酒店门口等你。”

        李毅驱车前往,来到喜云外面,接到朱老师打来电话,说叫他先等等,她因为有事情耽搁了一下,五分钟后就出来。

        李毅将车停在马路边上,没有下车,就坐在车上,点着支香烟,慢慢吸着,忽然看到一辆黑色奥迪驶了过来,李毅认得那是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察延边的。

        那辆奥迪在喜云大酒店门口停下,门童跑过来欢迎,拉开了后面的车门。

        蔡延边跨步走了出来,里面紧接着走出来一个窈窕的女人。

        李毅看到那个女子,蹙了蹙眉头,这不是刚刚还给自己打电话的宗颜吗?她怎么跟蔡延边在一起?她给自己打电话时,应该就跟蔡延边在一起了吧?那她为什么还要给我打这个电话呢?

        回想起刚才宗颜的那个电话,可不就是怪怪的吗?先是叫李毅请她喝咖啡,后来又说自己请李毅喝咖啡,难道她急于摆脱什么?莫非是蔡延边的纠缠?

        李毅一念及此,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宗颜的电话,笑问道:“宗小姐,你刚才不是说要请我喝杯咖啡吗?我现在有空了。”

        透过车窗,李毅可以清晰的看到宗颜跟蔡延边道了声歉,向旁边走开两步,对着手机说道:“李书记啊,现在不行了,我被别人拉出来喝酒了。哎呀,烦死了啊,怎么你们当领导的,都那么喜欢喝酒呢?”

        李毅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宗颜道:“是啊,我不想陪酒,但又不得不陪,我刚才故意向你求救,可是你不理我啊!”

        李毅想了想,说道:“我有办法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