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16章 引君入瓮,再将一军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16章 引君入瓮,再将一军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这次下去,是视察农业工作去了,重点当然就是麦套稻的试验基地,这可是江南省农业振兴的希望所在,出不得半点差错。

        这个视察,李毅早就定下了的,并不是因为吴东方的召见,他才故意躲到乡下去。

        现在乡下的农田状况令李毅十分担忧,他下乡后,先到麦套稻试验田看了看,试验田里的稻谷长势喜人,大棚已经辙了,稻谷经受住了风雨的考验,粗壮的稻杆,在雨水里茁壮成长。

        苏新亮外放之后,分管东新区的农业工作,李毅叫他亲自管理麦套稻试验田。

        此刻,苏新亮跟在李毅身后,和丁雪松一起,帮李毅撑着伞,挡着风雨,说道:“李书记,还是您搞出来的这个项目好使啊,我觉得应该尽快在全市进行推广,有了这种抵抗能力超强的水稻,咱们市今年就不怕这多雨季节了。不然,这样下去,我们市的农业都要歉收了。”

        李毅表情严肃,问道:“你去下面看过没有?情况有多严重?”

        苏新亮忧虑地道:“李书记,情况不容乐观呐,我们东新区,有好几个村的农田不同程度被淹,冬小麦又没到收成季节,这样下去,农民们今年会很艰苦。”

        李毅看了他一眼,这个昔日的“小白脸”,现在已经满脸的风霜,皮肤也黝黑粗糙了许多,看来他下来之后,真正的融入到了新的工作当中去,也时刻在为辖下的人民着想。

        李毅脸色一缓,拍拍苏新亮的肩膀,说道:“不错。”

        苏新亮急道:“还不错呢?李书记,农民兄弟们都快没口粮吃了!”

        李毅见他着急的样子,欣慰的点点头,说道:“办法总会有的,困难也只是暂时的。麦套稻不就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吗?”

        苏新亮道:“嗯,说的也是,有李书记带领我们,我相信江州人民一定可以走出困境来。”

        李毅的手机铃声突然高亢的响起来,李毅拿出来,递给丁雪松,说道:“如果是省长办公室甘秘书打过来的,就说我在乡下指导农业工作,情况十分紧急,正在召开重要会议。”

        丁雪松点点头,摁下接听键。

        “哦,甘秘书啊,你好,李书记啊,他正在开会,十分紧急的会议,今年雨水太多,农田毁损严重,李书记正在乡下指导抗涝工作呢。叫他接电话啊?哦,他正在开会,我……”

        这时,李毅勾了勾手指,示意丁雪松把电话传给他。

        丁雪松马上话锋一转,说道:“行,那我请示一下领导,请甘秘书稍等啊。”然后将电话递给李毅。

        李毅晾了一分钟,然后再放在耳边,喂了一声。

        甘明杰十分不愉快的说:“李毅同志,你怎么回事?现在都几点钟了,你怎么还没有来?”

        李毅假装懵懂的道:“甘秘书,来?来哪里?”

        甘明杰急道:“来面见吴省长啊,我之前不是打过电话给你,吴省长要找你谈话吗?叫你下午四点前来,现在都过了四点钟了!怎么还不见你的踪影?”

        李毅哎呀一声:“甘秘书,不是明天下午四点钟吗?怎么改成今天了?”

        甘明杰翻了翻白眼,说:“李毅同志,我可跟你说得清清楚楚,是今天下午四点钟!你听错了吧!”

        李毅道:“哎呀呀,真是不好意思,瞧我这什么耳神啊,甘秘书,可能是我一心想着农田被淹的事情了,一时走神听错了,因为以前省委首长召见我们下面的人,都会提前一天通知,所以,我就想当然的认为,吴省长的这次召见,也是明天下午四点钟呢!这可如何是好,我现在赶回去也来不及了啊!要不这样吧,你把电话给吴省长,我当面跟他道歉,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甘秘书你为难的。”

        甘明杰蛋疼的抽了抽嘴角,没有办法,这个事情真要追究起来,自己也是有责任的,谁叫你通知不到位呢?

        “好,那你稍等,我把电话转给吴省长,你自己去跟吴省长解释吧!”甘明杰把电话转给里面,然后飞快跑到门口,敲门进去。

        吴东方正好伸手去抓响铃的电话,见到甘明杰进来,问道:“李毅来了没有?”

        甘明杰道:“吴省长,这个电话就是李毅同志打过来的,他有事情向您解释。”

        吴东方浓眉一扬,抓起话筒放在耳边,重重的喂了一声。

        “吴省长,你好,我是李毅。”李毅说道:“哎呀,真是对不起啊,吴省长,甘秘书打电话通知我时,我正好在想农田被雨水毁损一事,听成了明天下午四点,因为之前省委省政府办公厅通知我们前去汇报工作时,都是提前通知的,我就习惯性的以为是明天了。现在我正在乡下指导抗涝救灾工作,如果吴省长有什么紧张事情的话,我这就赶回去。”

        吴东方本想狠狠数落李毅一顿,杀杀他的威风,此刻听了李毅的辩解,反而不好说什么狠话了,只道:“还是农业工作要紧,你先处理好工作吧!你明天下午四点再来找我。嗯,今年雨水很多啊,下面农田情况怎么样?”

        李毅道:“不容乐观。吴省长,再不想办法,咱们江南鱼米之乡,就要变成雨水之乡了!今年农民的收成肯定锐减,农民的负担就更为严重,您看是不是可以酌情考虑,减免农业税和统筹提留?”

        吴东方道:“这个问题,可以再研究研究。”

        李毅道:“吴省长,今年情势十分严峻啊,您一向是爱民若子的江南省领导,对江南人民感情深厚,现在江南省遇到了难处,相信您一定会在省委常委会议上争取一下的。”

        吴东方微微哂笑,这个李毅,居然将我的军了!

        “呵呵,这个事情,还得再讨论讨论。”吴东方可不会轻易上李毅的当,太极推手玩得何其漂亮。

        李毅道:“吴省长,现在您可是江南省的一把手啊,主持省委省政府全面工作,那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情?这事情只要您首肯了,哪个还敢反对啊?当初宋书记在时,我都见识过您在常委会上威风八面了,现在宋书记调走了,江南省里,还不是您说了算?”

        这马屁拍得很对味,吴东方哈哈大笑:“莫这么讲,莫这么讲,还是民主政府嘛!”

        李毅道:“减免一点受灾农民的农业税,这只是小事一桩嘛,又是惠民之举,可以帮您吴省长赢得广大江南人民的人心啊!”

        吴东方微微心动,但还是说道:“容我再考虑考虑,这个事情,总要跟同志们议一议再好做决定嘛!”

        李毅见他语气松动了,便道:“吴省长,现在正当其时啊!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啊,中央另外委派一个书记过来,他抢先施行仁政,或是到时您再施行这项惠民政策,那就算是您的功劳,也会被人抢走一半呢!”

        吴东方双眉一扬,李毅这话点中了他的死穴了。

        吴东方现在是春风得意了,挤走了宋征明,整个江南省尽归吴东方掌管,权倾一方啊。

        可是,他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这种状态可以延续多久呢?一把手的交椅,能坐热乎吗?能一直坐下去吗?

        如果中央另外派人前来呢?

        吴东方左手拿着话筒,右手摸了摸头顶,再三思虑之下,说:“李毅同志,这个事情我记下了,容我考虑考虑。”

        李毅见他沉吟,知他心动,但又犹疑不决,这个人看起来强大和专横,其实骨子里头很保守很怕事!

        “我也知道吴省长颇多顾虑,农业收入占省财政收入的比重很大,贸然在全省范围内施行,可能会引起某些人的反对。要不这样吧,我们江州先做着试试看,看看效果和反应怎么样,根据情况,吴省长再决定怎么做,行不行?回头我拟一个细则,明天下午正好送呈吴省长批示,到时请吴省长签个字同意就行了。”

        李毅这一着厉害啊,先绕了一个大大的弯子,把吴东方绕进来之后,再说出自己的实际想法来,让吴东方就算明知李毅是计,也不得不跳进去。

        “嗯,这个,咱们明天再说吧!”吴东方先给自己留下退路,没有一口答应李毅,他主动找李毅谈话,自然是有重要事情,同不同意李毅的这个请求,得看明天的谈话成效如何。

        吴东方也是狡猾狡猾的呢!

        李毅也没指望他当场同意,能得到他的这句承诺,也算不错了,明天见面之时,再跟他好好磨磨就行了。便道:“行,吴省长,那您忙,我再去四邻八乡里转转,看看能不能想出解决这水涝的好办法。”

        挂了电话,吴东方思索一下,一拍桌子,说道:“这个李毅,又被他给算计了!他是江州的官,自然最担心他江州那摊子事情,却把我也绕了进来!不过,他说的事情,未尝没有道理啊!减免农业税?”

        这时,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坐在办公室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