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01章 追杀与逃命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01章 追杀与逃命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道:“哟,看不出来,原来还是个伤病号!中枪算什么,我也中过枪呢!”

        “我不要你可怜,出招!”阿酷道:“今天你我之间,必须有一个倒在此地!中途退缩的是孙子!”

        “好啊,谁退缩谁就是乌龟王八蛋。”钱多亮出手势。

        李毅道:“住手,阿酷,你过来。”

        阿酷迟疑了一下,他刚刚还说不是李毅的走狗,现在李毅随便一句话,他就要走过去,多没面子啊!

        但是李毅握着电话机的话筒,向他示意,说道:“快过来,你的电话。”

        阿酷道:“我的电话?”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接过话筒,放在耳边。

        “李书记,我刚才核对过了,你说的那几个人早就释放了,另外,我也查到了那个女人的现在的住宅电话,请您记一下。”对方说着就报出一串数字。

        阿酷记住了这个电话号码,挂断电话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拨了那个电话,电话响了一通就被接起来了,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喂,哪个?”

        阿酷愣了几秒,听着对方男子一直在喂喂,就试着说了一句:“请问阿莲在吗?”

        “阿莲?哦,你是哪个?找她么子事情?”

        “我是她老乡,找她说点家里的事情。她在吗?”

        “她在,你等一下——阿莲,阿莲,你老乡电话!”

        不一会,里面就传来一个女声:“哪个找我?”

        阿酷握着电话,半晌无语,一直听着里面那个女声在喂喂喂的喊。

        “是我!”阿酷沉着的说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

        “啊,酷哥!你……怎么这么久没有音信啊?我还以为你被抓进去了。”

        “你现在过得好吗?那男的是谁?”

        “我过得很好,我已经结婚了,刚才那人就是我的老公。酷哥,你现在在哪里啊?过得怎么样?”

        阿酷的身子轻轻摇晃,怒眉横目的道:“好啊你,我跟我说过什么来着?你他.娘的居然跟了别人?你心里还有我这个酷哥吗?你信不信我放火烧了你的屋子!捅你全家!”

        “酷哥,对不起,我……你忘了我吧,不要再来找我了,求求你,不要再来打挠我平静的生活!我来世再给你做牛做马吧!再见!”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阿酷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扔下话筒,发狂一般的大喊大叫,指着钱多道:“黑小子,过来打我,来啊!今天你不打死我,你就不是男人!”

        钱多听到他电话里的内容,大概能猜出阿酷的遭遇,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这男人也够可怜的,流落在国外,马子跟人跑了,这种痛苦,是一般男人所无法忍受的啊!

        钱多看了李毅一眼,李毅缓缓点头。

        钱多明白李毅的意思,阿酷现在的情况,急需发泄,与其让他憋在心里,还不如跟他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让他把心里的怨火全部发泄出来。

        “好,阿酷,我们就来一场真实的对打!”钱多十指交叉,指关节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啊!”阿酷跳将过来,挥拳打向钱多的面门,那拳虎虎有力,带着风声。

        钱多也不闪避,举臂格档。

        两个人拳来脚往,在房间大厅里斗个你死我活。

        敲门声响起,李毅走过去一看,见是服务员,心知是这里面的打斗声太过厉害,惊动了酒店的人,便拉开门来。

        服务员礼貌的向李毅行礼,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需不需要报警,然后伸头向里面瞧。

        李毅道:“没事,两个朋友喝醉了,在撒酒疯,打烂的东西,自会照价赔偿。”掏出一张一百块钱的递给他当小费。

        泰国是一个旅游业十分发达的国家,小费也是十分盛行的,不管什么事情,就算是服务员帮你提个行礼,都是要收小费的。

        服务员收了小费后,就点点头离开了。

        里面的打斗根本就没有停止,阿酷出了一身臭汗,打得筋疲力尽,还在用无力的拳头挥来挥去的。

        李毅喝道:“怎么样了?发泄完了没有?还能像个男人一样的站直了吗?”

        钱多知道可以结束了,抓住阿酷的双手,用力一摊搡,将他推倒在沙发上。

        阿酷跟一条死狗般趴在沙发上,伸出舌头来喘息。

        “我骗过你吗?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那个阿莲早就放出去了!现在他已经嫁人了,过上了全新的生活,你现在怎么说呢?”李毅冷笑道:“现在,你明白她的电话为什么打不通了吧?”

        阿酷只顾着喘息,没有回答李毅的话,事实上,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毅摸出烟,扔了一支给他,阿酷伸手抓住,含在嘴里。钱多拿出打火机,帮他点着了火。

        三个男人默默的吸了一支烟。

        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来,钱多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向外一看,回身低声说道:“毅少,来了好几个男人!来者不善。”

        阿酷一跃而起,凑到门口一看,慌忙转身,说道:“是泰国黑帮的人!他们都是贩毒组织的,肯定是盯我的梢,跟了上来。这些天,我从来不敢在一个地方待两天以上!这些家伙的鼻子,比狗还灵呢!”

        钱多道:“门外大概有六七个人,不知道他们在下面还有没有伏兵。”

        阿酷道:“肯定有,他们等了这么久才行动,绝对是在调派人手去了。而且,这些人大都有枪,是极端危险分子。”

        钱多道:“那就完了,我们快跑吧!毅少,这里是三楼,我入住的时候看过后面,踩着窗栏跳下去,不是太难。事不宜迟,快点!从这边窗口下去,就是停车场,下去之后,我们就可以上车逃走了。”

        李毅对钱多的细心和能力自然十分信任,说道:“好,既然不能硬碰硬,那我们就走吧!”

        三个人来到窗户边,钱多推开窗子,向外面张望,说道:“阿酷,你先下去,我怕他们在这后面也安排了人。我可警告你,李书记千万不能出事,你就算是拼了自己的小命,也得保他周全!”

        阿酷道:“你呢?你不是很能打吗?怎么不下去探路?”

        钱多道:“我来断后!要不,你来?”

        阿酷摆摆手道:“还是我下去吧!上面那么多的人,我可应付不来。”

        这时,房门震天价响起来,外面的那些人显然失去了耐心,开始猛烈的撞门。

        服务生跑过来,远远看到这一幕,喊话道:“各位,请问有什么事情?这里是酒店,请不要大声喧哗!”

        “滚开!”一个赤着上身,全是七彩纹身的壮汉子大喝一声,反手从腰间拔出一把消音手枪来,对准了服务生的头。

        服务生连忙举起双手,颤声道:“大哥,您随意,您随意!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七彩纹身男子讥诮的一笑,说道:“滚!”然后压下手,将枪口对准门锁,呯的一声轻响,子弹射进了锁孔里。

        一枪打不开那门锁,七彩纹身男子裂了裂嘴,呯呯呯三枪下去。那门锁马上就松动了。

        且说阿酷身手了得,攀住了窗口,灵巧的一跳,在半空中一个空中翻滚,双腿一蹬,就轻松的落在下面的一辆小车顶上。

        钱多看了,也不得不暗赞一声,心想这家伙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毅少,快下去啊。”钱多听到门口传来的枪声,急道:“快!”

        李毅看了看下面,说道:“钱多,这么高呢,我跳不下去啊,我要是摔断了腿,那就更给你们添乱了!”

        钱多道:“废话,你要是把腿摔断了,我背也要把你背回国!我就算把我的腿换给你我也愿意!”

        李毅看了看三楼的高度,心想吊到窗台上,再跳到小车上,其实也没有多高的距离,可以试上一试。

        这时,门口再次传来连续三声枪响。

        李毅知道不能再耽搁了,攀住窗台,将身子放了下去,双腿在空中晃晃悠悠的,不敢往下跳。

        这叫什么事啊,放着江州市委副书记的官不当,跑到这泰国小镇来,跟黑帮团伙们火并,没准这条小命,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还有多少大事情等着他去做呢,还有多少美女等着他去聊天和拥抱呢!

        毒啊,毒啊!都是为了灭这毒给闹的,但这也应该是公安局的事情啊!奶奶的,都是因为赵阳这小子不给力闹的,我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这笔账还得记得这个赵阳身上。

        希望这一次能把赵阳这家伙给撸了吧!

        “毅少,你倒是跳啊!”钱多急道:“门都被他们打烂了呢!”

        李毅凝神静气,心想不能再等了,双手一松,对准下面的一辆小车顶上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房门正被人用力踹着,那门板晃悠悠的,随时都有可能被踢开来。

        钱多两个箭步冲到餐桌边,抓起一把筷子在手里。

        轰的一声响,门开了,几个人一拥而入。

        “嗖嗖嗖!”十几根筷子从钱多手里一甩而出,像漫天花雨似的洒了过来,带着呼呼的劲气,像飞刀似的打向闯进来的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