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00章 打到你服为止!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300章 打到你服为止!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走到门边,凑在门洞猫眼上往外面看了看,说道:“毅少,就是刚才街角那个人,戴着帽子,低着头,不敢肯定是不是阿酷。”

        李毅想了想,说:“放他进来吧!这里是酒店,就算他想对我不利,也不会在这里乱来的。”

        钱多点点头,拉开门,外门的男子闪身而入,径直走到李毅面前,叫了一声:“李书记,你好。”

        李毅打量了他一眼,说道:“阿酷!坐吧。”

        阿酷应了一声,在沙发上坐下来。

        李毅问道:“你明知道我这两天会过来泰国接你,你怎么反倒躲起来了?”

        阿酷道:“嘿嘿,李书记,我现在被黑帮追杀啊,我能不四处躲藏吗?”

        李毅道:“那你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了?”

        阿酷道:“没钱交话费了,停机了。”

        李毅微微冷笑,说道:“阿酷,你没有必要在我面前说谎。如果我猜测得不错,你这两天根本就是有意在躲着我吧?”

        阿酷眼皮一跳,说道:“李书记,你言重了吧?我盼着你来接我呢,怎么会躲你呢?”

        李毅道:“你的手机只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或是关机状态,我也考虑到你可能没有付话费了,所以给你充了一千泰铢的话费,但是你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啊。”

        钱多站在李毅身侧,预防阿酷突然发难。

        阿酷沉默了,摸出烟来,抽出一支叼在嘴里,又取了下来,情绪十分的不稳定。

        李毅道:“你在芭提雅给我留下一条死鱼,是什么意思?就是为了指点我来华欣找你吗?你这是故意带我绕圈子吧?你有何目的?”

        阿酷点着了烟,狠狠吸了两口,说道:“李书记,不瞒你说,我有些信不过你。”

        李毅讥笑道:“你是一个流氓混混,我都能信得过你,万里迢迢的过来接你回国,你倒好,居然信不过我?”

        阿酷道:“你上次跟我说,我那几个兄弟都给放了?”

        李毅道:“是啊,他们的罪又不重,接受处罚之后自然就给放了。我没想到,你这一查,就查了小半年啊!我原以为,你两三天就能给我答案呢!所以,我在你兄弟的案子上,也使了点力气,轻判他们了。”

        阿酷嘿嘿一笑,说道:“李书记,可是我打电话给阿莲,却一直是关机,后来都成了空号了,其它几个兄弟的电话也打不通。我联系过江州的一些熟人,据他们讲,阿莲进局子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他们了。李书记,我可是在为你做卖命的勾当啊,你就这么着对我?阿莲他们没有放出来不要紧,你用不着这么骗我啊!你做了初一,我就不能做十五吗?我真的无法相信你了。”

        阿酷将腿一抬,搁在茶几上,伸了个舒服的懒腰,说道:“李书记,我没说错吧?这两天我的确是故意晾你的。我一直躲在暗处看着你们的一举一动。”

        李毅双眉一皱,没有说话,拿出烟来点着了,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

        阿酷道:“李书记,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哑口无言了?你既然这么对我,我凭什么相信你呢?我若是贸然出来,被你们抓住了怎么办?”

        李毅冷笑道:“那你现在就敢冒头了?不怕我现在就抓了你?”

        阿酷嘿嘿一笑:“我早就探过你的底了,你这次来,只带了这位黑兄弟,反正,今天我跟了你们一天了,发觉你们确实是在找我,而且很着急的样子,我就权且出来见见你,揭破你的谎言吧!”

        李毅道:“阿酷,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很好玩?你是不是觉得,把我李毅当猴耍很过瘾?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着急吗?早知道你是这样的无赖,我就不该是来泰国接你!”

        阿酷悠闲的道:“你不敢不来啊!你派我来当卧底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找出江州市里有哪里人涉及到跨国贩毒网络吗?现在这些情报全部掌握在我手里,你为了政绩,为了查出这些人来,你敢不来接我吗?哼!”

        李毅眼神一厉,冷冷说道:“阿酷,你错了,我固然很在乎那些情报,但我更在乎的是你的性命安全!你知不知道,为了来泰国接你,我动用了多么大的力量?我们江州为了这次根本没有必要的农业考察,花了多少资金?我们劳师动众,就是为了接你回国!”

        “哟,你不是为了你那些情报吗?”阿酷讥笑道:“要不是因为我手里握有你想要的情报,你会这么劳师动众的来找我?”

        李毅道:“喂,你手里到底有什么情报?”

        阿酷跳将起来,手舞足蹈的哈哈大笑。

        钱多生怕他会突起突击,连忙将右腿稍微一退,摆出一副迎击的架式。

        “啊哈哈!”阿酷哈哈大笑道:“李毅,终于露出你的马脚了吧?你来找我,还不就是为了你的那些情报?”

        李毅看着这个无赖在尽情的表演,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

        阿酷一会儿像个蛤蟆一样蹲在地上哈哈大笑,一会儿像个壁虎一样攀在沙发上捶胸顿足。

        “你他.娘的,就是一个十足十的流氓、混蛋!”李毅忽然一拍桌子,大声骂道:“你就是一个流氓!你看看你那样!”

        阿酷扭着脖子道:“对啊,我就是一个流氓,就是一个混蛋!你呢,你有多么了不起啊?你也是一个衣冠禽兽,你是一个披着官员外衣的混蛋!你说话不算数!”

        “胡说八道!干你直娘贼的,居然敢骂我家毅少!”钱多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阿酷的衣领,用力往后一扯,挥拳往阿酷的脸上砸了过去。

        阿酷也不是吃素的,将头一偏,避开钱多的拳头,身子往沙发下面一矮,双腿飞快的踢出,直击钱多的胸口。

        这个无赖一旦认真打起架来,那可是拳拳见血的。

        钱多胸口一缩,收回双手,格挡住阿酷的攻击,扯住阿酷的双腿,右腿弹跳起来,踢向阿酷的头部。

        阿酷哇哇大叫道:“喂,你来真的啊?黑小子,我可不怕你!”

        钱多冷笑道:“不怕就好,我正要教训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阿酷道:“好啊,黑小子,我就跟你玩儿真格的。”在沙发上一个鲤鱼打挺,跃将起来,一个压头踢直击钱多下阴。

        钱多道:“这么阴险的招数都使得了出来啊?看来你师傅也是惯使下三流手段的人吧?”

        “休得污辱我师傅!”阿酷大叫一声,双拳变抓,交替着快速的抓向钱多,一忽儿抓向脸面,一忽儿抓向胸口,一忽儿蹲下身子直抓钱多的下三盘。

        钱多被阿酷杀了个措手不及,连连后退,连退了数步,直接抵到了墙壁上。

        钱多退无可退,右腿后侧,在墙壁上用力一蹬,身子像离弦之箭一般,飞射而出,跳将到阿酷的背后,一掌切向阿酷的后颈。

        阿酷躲闪不及,后颈被钱多切了个正着,痛得直叫唤。

        钱多嘿嘿一声冷笑:“小子,你得使出吃奶的力气来才行啰!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在泰国玩过太多的人妖,把腰给折了吧?怎么没有一点力气啊?”

        阿酷怒火中烧,指着钱多叫道:“你等着,黑小子,我今天不放你的血,我就给你当孙子!”顺手抄起一把椅子,甩手扔向钱多。

        钱多闪身躲过。

        阿酷继续抓起东西摔向钱多。

        钱多不停的闪躲,又要防着那些东西伤到李毅,大叫道:“喂,你小子是不是有毛病啊?你姓猫的吧,这么喜欢抓挠东西啊?”

        阿酷道:“有本事就来打我啊!”

        钱多抓住阿酷扔过来的两个花瓶,叫道:“喂,这可是泰国人的花瓶,你摔了你赔啊!看我的,接招!”

        阿酷以为钱多会扑过来呢,作势欲闪。

        冷不丁的钱多将手中的两个花瓶对准阿酷的扔了过来。

        阿酷伸手接到了一个,另一个却晚上一秒钟才飞过来,正好击中在他的胸口。

        “哎哟!”阿酷叫道:“你不是说花瓶不能摔吗?你耍赖!”阿酷愤怒的把手中的花瓶扔向钱多。

        钱多一脚踢出去,把那个花瓶踢烂了。

        “阿酷,我警告你,在李书记面前,给我放尊重点!”钱多指着阿酷道:“你要是再敢说李书记的坏话,我见你一次就打一次,打到你服为止!”

        阿酷双拳一比划,跳将过来,嚷道:“黑小子,你死定了!敢打我酷哥!”

        眼见两个人又要打成一团,李毅厉喝一声道:“住手!”

        钱多挡开阿酷的手,连卸阿酷几招杀手,说道:“听见没有,李书记叫你住手呢!”

        阿酷冷笑道:“你是他的走狗,我可不是,你听他的话,我没必要听!看打!”

        钱多道:“哟,你还打啊,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李毅腾的站起身来,厉声喝道:“你们都给我住手!听到没有?钱多,你先住手,阿酷受过枪伤,这场比斗不公平,你不能再伤害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