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98章 兵不厌诈,百战不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98章 兵不厌诈,百战不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思虑及此,肃容说道:“帕雅公主,这个问题很严重,我想必已经跟你说过了,我在国内是有未婚妻的,我不可能再做别人的男朋友,就算是做你们泰国王室的附马也不行。”

        诗琳公主并不懂汉语,微笑着问妹妹:“玛茜,他说什么呢?”

        帕雅回答道:“他说很高兴认识你,你比他想象中还要漂亮。”

        诗琳公主做了一个妩媚的表情,高兴的向李毅说了几句泰语。

        帕雅对李毅道:“你要是不跟我合作,你休想见到你那个朋友!”

        李毅道:“什么意思?”

        帕雅道:“你那个朋友已经被我的人找到了。”

        李毅双目一厉,说道:“你把阿酷抓起来了?为什么?”

        帕雅道:“从我得知你要来我国之后,我就猜到你是为了接他回国,于是我就叫人找到了你这个朋友,你放心,他很安全,有我的人保护他。你还要多谢我呢,若不是我的人去的及时,他早就被毒贩们杀死了!我的人找到他时,毒贩也派人找到了那个地方。我的人跟毒贩还发生了枪战,死了四个!”

        “啊!”李毅心想,难怪这两天失去了阿酷的联络,电话也打不通了,原来发生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那你想利用我做什么事?”李毅不由得微微怒恨,这个帕雅,真是叫人又爱又恨。

        “你只要顺从我的意思去做就行了,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帕雅笑道。

        李毅道:“不行,无论如何,在婚姻大事上,我不能通融。”

        帕雅轻轻一哼,说道:“那你就等着给你的朋友收尸吧!怎么了,做我的男朋友很失礼吗?”

        “不,”李毅道:“帕雅公主您美丽又温柔,哪个男子若是得你为妻,必将是十分幸福的,但请恕我不能接受,因为我已经有老婆了!我若是再跟你好,那就是害你了。”李毅坚决地说道。

        “怎么了?”诗琳公主说道:“你们在说什么?看样子很紧张呢!”

        “这个问题我们等一下再谈!”帕雅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端起公主的架子,不给李毅反驳的机会,转头对姐姐说道:“李毅有公务要回酒店处理,我得带他离开了,请代我们向父王和母后告别。”

        说完,帕雅拉着李毅就往外面走,诗琳还在后面喊话,叫帕雅明天带李毅前来王宫玩。

        出了王宫,李毅甩脱帕雅的手,说道:“帕雅公主,我生气了!”

        帕雅道:“你就不能帮帮我的忙吗?我父亲给我相了一门亲,你懂我的意思吧?”

        李毅点点头,心想这种事情在世界各地都是普遍的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向来就是婚姻的不二法门。

        帕雅道:“我不喜欢那个人,所以我就跟他们说,我在留学时,找了一个华人做男朋友,我父亲不相信,我就用计拍了那些相片,寄回国内,让他们相信我已经级了男朋友。”

        李毅道:“你要欺骗你父母,我并不反对,因为我也主张婚烟自主,对这种包办婚姻,我觉得是对人类美好爱情的催残。可是,你寄相片给他们看看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把我带到王宫里去跟你亲人见面?而且是瞒着我的!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在欺骗你亲人的同时,还伤害了我!”

        帕雅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因为父亲不相信照片,他叫我带你回来给他看看。恰好你又要来泰国,我就想趁此机会,带你给亲人见个面。”

        李毅生气的道:“这么说,这一切,你都是有预谋的?”

        帕雅道:“虽是预谋,但也是巧合。若不是你恰好要来泰国,我还真想不出什么办法把你骗过来呢!这看,这是不是天意?”

        李毅道:“你这么做,叫我十分为难,你知道吗?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帕雅道:“既然是未婚妻,那就存在不结婚的可能,难道我还比不上你的那个未婚妻吗?当我国的附马,总好过在你们国家当一个小官吏吧?”

        李毅道:“对不起,她是无可替代的。我也不可能背叛我的国家。”

        帕雅道:“你撒谎!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事情,你口口声声说你有未婚妻,我也见过她一面,但这么久了,你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有多久?你除了这个未婚妻外,还有一个叫郭小玲的情人!你上次还带她到滨海旅游!除了郭小玲之外,你还有其它的情人!”

        李毅怒道:“你调查我?”

        帕雅道:“我这不是调查,我只是在了解我男朋友的私生活!我只是想证明给自己知道,我就算横插一脚,也不算是第三者!因为一个公主当别人的第三者是十分不光彩的!”

        李毅道:“你现在的行为就是十分不光彩的!你不仅破坏我的婚姻,还无耻的调查我!”

        帕雅道:“李毅,我给你的,将远远比你未婚妻和所有情人所能给的还要多,你为什么不就接受做我的男朋友呢?”

        “对不起,我无法接受。我什么都不缺,不需要别人的馈赠。”李毅冷冷地道:“帕雅,如果你还想跟我继续做朋友的话,我希望你尽快跟你的亲人解释清楚,说这是一个误会,否则我就发一个国际公告,宣布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帕雅红了眼睛,说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李毅道:“这不是讨厌不讨厌的问题!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或许有些男人,因为可以当上附马就抛妻弃子,但我不是那种人。”

        帕雅倔强的说道:“你要发通告,尽可以去发,但我也可以发个通告,说你就是我的男朋友,而且我们已经同居过!到时世人只会说你是一个负心汉吧?”

        李毅一时气结,说道:“你到底要做什么啊,帕雅公主!你这般玩法,我真的玩不起。”

        帕雅道:“既然你不愿意,那么,我只要求你当我的临时男朋友,等我抵挡过父亲的这次相亲,我就对他们宣布,说我们已经分手了。反正父亲也不喜欢你,他不会为难你的,怎么样?”

        李毅道:“可是可以,但我希望你谨记一条,那就是不要影响到我的生活。你也不想我成为一个跨国负心汉吧?”

        帕雅破涕为笑:“你就是一个负心汉呢!”

        对这个公主,李毅表示完全捉摸不透她内心的真实想法,谁知道她还会不会使出什么阴谋诡计来对付自己呢?

        “现在,你可以把阿酷交给我了吧?”李毅说道:“他是我的朋友,我想带他回国。”

        帕雅道:“他已经从医院逃走了。”

        李毅道:“你刚才不是说你的人找到了他吗?还说因为他跟毒贩开火,死了四个人。”

        帕雅笑道:“我那是骗你的,做为争取你的砝码。”

        李毅真的快要抓狂了:“帕雅,你是一个公主,你说话做事,能不能靠谱一点啊?”

        帕雅笑道:“你们孙子兵法里不是有一句话,叫做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吗?还有一句话,叫兵不厌诈!我这些,都是在你们国家学来的,怎么了,我学得不对吗?”

        看着她那貌假纯真实则难以猜测的迷人笑容,李毅有一种深深的无语感觉。

        是啊,她万里迢迢跑到江州去留学,学了华夏文明的精粹,然后现学现卖,活学活用,她有错吗?学来这些东西,不就是学来用的吗?

        李毅道:“帕雅,我得承认,你学得很好,你用得也很好,可是,你要明白,这些计谋,是用来对付敌人时才用的,我们是朋友,应该坦承相对,应该是互相信任,而不是欺骗和隐瞒,更不能算计和祸害。”

        帕雅偏着头想了想,说道:“你说的坦承相对,是脱光了衣服,平坦的躺在床上,面对面的相望吗?”

        李毅暴汗,说道:“你跟谁学的成语,完全理解错了。”

        帕雅咯咯笑道:“我逗你玩呢!李毅,你太可爱了,你放心吧,我现在还没有找男朋友或是结婚的打算呢!我只是不想让家里人这么快就给我定亲,我看你又是一个好男人,就算我找你当我的冒牌男友,你也不会欺负我,所以我才找你来当我的挡箭牌,经过今天这场见面会,我相信父亲不会再逼我相亲了。我要谢谢你。”

        李毅拍拍胸脯,这一天下来,就跟坐过山车似的,起起伏伏,惊险不断啊!这个刁蛮公主,实在是叫人防不胜防,吃不准她哪句话说的是真,哪句话说的是假话。

        “行,帕雅,你玩够了吧?那我回酒店了,我还有重要事情要做呢!”李毅无奈的耸耸肩,就算被她耍了半天又能怎么办?谁叫人家是公主呢!公主不就是有刁蛮任性的权力吗?

        “哦,你是想去找那个朋友吧?”帕雅笑道:“你要是找不到,就来找我,我会帮你的。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你既然不当我的男朋友,那你答应我的第二件事情,还没用用掉哦!”

        李毅回到酒店,就拨打阿酷的电话,但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李毅有一种预感,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