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82章 激烈的竞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82章 激烈的竞拍

    作品:《官路弯弯

        拍卖会正式开始,投影仪用幻灯片的形式介绍了即将开拍的土地和几处房产的地理位置和具体情况。

        来这里参加拍卖会的,对各自的标的自然十分清楚,但还是很认真的看着这个官方的介绍。

        介绍完毕,拍卖开始,今天的拍卖会,主要就是那块地,一开始就竞价激烈。

        竞买人不停的举牌,大部分人都是为此地而来,此起彼伏的不间断举牌让土地拍卖现场气氛异常激烈。

        该地块拍卖初始,08号竞拍人、18号竞拍人和58号竞拍人便开始不断加价争抢,让人激动的是,不管其他两位竞拍人中任何一位举牌,58号都果断跟上,毫不犹豫。

        而严希儿一直按兵不动,李毅也只是淡淡的看着,并没有举牌。

        当地价达到一个峰值时,66号竞拍人出现,58号仍然坚持举牌决心拿地,此时,08号和18号竞拍人开始退缩,沉寂下去。

        此时现场变成了66号和58号的激烈对决。

        经过七个回合,身边的高林忽然举牌抢地,两个人的对决变成了三足鼎立。

        随着加价幅度一再上调,58号当仁不让的气势已渐渐消退,偶尔打打电话犹豫后慢慢举起号牌,最后已经几乎放弃。

        此时拍卖现场变成了高林和66号竞买人的竞争。

        终于,66号也摇了摇头,放弃了这场竞争。

        与此同时,严希儿高举素手,举牌竞价。

        高林似乎有意相让,严希儿一举牌,他马上就偃旗息鼓。

        童军捅了捅李毅,低声问道:“老大,出不出手?”

        李毅似乎还在等待什么,缓缓说道:“再等等。”

        严希儿举牌后,现场所有的目光就集中到了她这边,她拿眼瞥瞥李毅和童军,问道:“童总,你们真是来看看的?那就承让了!”

        忽然,前面举起一块牌子,拍卖师报出那牌子的号码,是88号。

        童军心想,老大真是料事如神,大鳄到现在才出现呢!

        真是奇怪了,这么一块不起眼的土地,怎么这么多人抢着要呢?莫非他们全都得到了内部消息?就自己还蒙有鼓里!

        看来今后还得多多加强政府方面的公关和攻坚,要第一时间得到这些内部消息啊!不然,在商海里泛舟,非被风浪打翻不可。

        今天若不是阴差阳错,而李毅又事先得到了内部消息,那四海就要与这块好地擦肩而过了。

        战火依然激烈,严希儿和88号轮流举牌,拍卖师快速的报着号牌和每次举牌后的最新地价。

        其它竞买人成了观众,看着严希儿和88号那位先生此起彼伏的举牌。

        严希儿每次举牌都是毫不犹豫,那个88号也是旗鼓相当,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

        高林在旁边皱眉说道:“怎么蹦出这么个傻瓜啊!这地根本就不值这个价啊!希儿,还是算了吧!跟伯父说说,这地废了!”

        严希儿也有了一丝迟疑,再竞价下去,最大的赢家,就成了政府,而不是开发商们了!

        严希儿一边举牌,一边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高林说道:“这个88号,不会是托吧?哪有这么竞价的啊,早已经超出附近地价了,再竞下去,开发商哪里去找利润?希儿,停手了吧!再拍下去,这地价都能赶上中心地段的地价了!”

        严希儿道:“电话打不通,我爸正在通话中,怎么办啊!”

        就在严希儿再次举牌后,88号忽然放弃了竞价!

        而此时的地价,已经超过底价太多了,直逼滨海市中心地段的地价,这在平时,在这种稍偏地段,同样的价钱,可以多买三分之二的地!

        严希儿的右手还举在空中,左手握着手机。

        这时电话终于通了,严希儿刚刚说完现在的地价,电话里就传来父亲严厉的喝声:“希儿,你怎么这么糊涂啊!这地不值这个价!我虽然说过志在必得,但也必须在可以承受的价格范围之内啊!你被人带笼子了!赶紧放弃了,叫那人去吃闷亏!”

        严希儿有些哭笑不得的回答道:“那人忽然悬涯勒马,不竞拍了!”

        “希儿!唉,叫我说你什么好啊,你素来聪明,怎么就看不透那个带笼子的人呢!那人就是在故意抬价啊!”

        “爸,我判断失误,现在怎么办?”

        “这个价格,不管建什么都没钱赚啊,回头我找人拉拉关系,这地咱们不能要。有这本钱,还不如投到别的地方去赚大钱呢!”

        “对不起啊,爸。”

        “好啦,好啦,吃一堑,长一智,希望你能从中学点知识吧!”

        那个88号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李毅冷笑一声,这个88号看来真是有人安排的托呢!拿着这么牛叉的号码,又是压轴出场,每次举牌毫不犹豫,给人一副战斗到底的假象,其实,那人一直都在留意严希儿的举动,一见严希儿举手打电话,知道火候到了,再拍下去这地就成自个的了,马上就不举牌了。

        于是,严希儿成了这个冤大头。

        挂断电话,严希儿俏脸晕红,手心微微沁出了汗珠。

        而此刻,拍卖师那高亢而兴奋的声音在会场响起来,他打了鸡血似的大喊:“还有没有举牌?地价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我再问一次,还有没有人举牌!……”

        全场鸦雀无声。

        能坐到这里面来的人,哪个不是地产界摸爬打滚过的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块地根本就不值这个价,这也是前面那些竞拍者相继放弃的原因。

        只有那个拍卖师,因为拍出了天价而高兴不已,因为他又可以多拿一笔不菲的提成了!

        看着严希儿的表情,李毅明白了,严家根本就不知晓地铁的事情!

        不知道这个内部消息,居然还敢如此竞价!

        “这场拍卖会,是你第一次来参加的土地竞拍吧?”李毅问。

        严希儿道:“你怎么知道啊?我以前一直在公司里做文秘和财务,最近才说服我爸爸,让我出任开发部的总经理。这些天我一直在研究滨海的地块,我觉得这块地前景不错,就打了报告给董事会,董事会研究之后,同意了我的建议,我父亲更是觉得这地不错,要我一定拿下来……结果,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竞拍,也是爸爸对我的一次测验,我让他失望了。”

        这时,拍卖师环视其他竞买人并问:“现在最高应价为X元,还有人应价吗”

        李毅道:“你的眼光并没有错。”

        严希儿道:“可是,这地价太高了,我爸爸说这个价钱没得赚。我被人带笼子了。”

        拍卖师做最后的第一声报价:“X元,第一次!”稍微停顿,目视全场,看有没有人举牌。

        李毅道:“这么说,你想放弃这块地?”

        严希儿道:“现在都快要落槌了,没办法了!我是不是很笨啊?”

        拍卖师做最后的第二声报价:“X元,第二次!”再次稍微停顿,目视全场,看有没有人举牌。

        “如果你真的觉得这地亏了,我可以帮你。”李毅淡淡说道。

        严希儿虽然巴不得有人把这个烫手山芋抢过去,但她还是好心提醒道:“你帮我?为什么啊?这地价已经虚高了,你再插进来,也是个亏本呢!你懂不懂行啊?你别乱来,这地价可不便宜,真不便宜!”

        李毅笑道:“我当然知道。”

        拍卖师做第三声报价:“X元,06号,第三次!”再次停顿,目视全场。

        全场皆静。

        06号是严希儿的号牌,按道理,拍卖师在最后一次报价时,会报出这个号牌来,以提醒竞得人的注意。

        拍卖师举起了手中的小槌。

        这槌一旦落下,这场拍卖也就成了一槌定音!

        那这个土地标的,就归严希儿竞得了。

        就在小槌快要落下的刹那,拍卖师职业习惯的雪视了一眼全场,忽然,他的双眼放大了,将小槌收起,高兴的指着场子后面,大声喊道:“98号!98号举牌了!”

        98号正是李毅!

        李毅淡定的举着牌,脸上是那种迷死人不赔命的微笑。

        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这个疯子,连那个88号也睁大了眼睛,心想这人是不是真疯了?

        严希儿说道:“你真举牌啊?”

        李毅道:“当然,我言出必践。”

        严希儿道:“你为什么帮我啊?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李毅淡淡地道:“因为你刚才那个道歉电话。”

        严希儿道:“道歉电话?哦,你是指郭小天先生?你认识郭先生?”

        李毅道:“他是我弟弟。我今天来,本来是想为难一下你,为我弟弟出口恶气的,但我跟你接触后,发现你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不堪,所以我决定帮你一把。”

        童军在旁边直喊牙痛,心想老大不愧是老大,把地拍到手了,还把人情做到了十足!这份能耐,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啊!

        拍卖师再一次重复他的陈词滥调,还表演得那么投入和深情!

        “啪!”的一声,一槌定音!

        ……滨海市土地交易中心的停车场里,严希儿微笑着问李毅:“郭先生,能请我坐坐你的宾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