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73章 作法自毙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73章 作法自毙

    作品:《官路弯弯

        电话响起来,李毅接听,却是项青萍打过来的:“李书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省环保局外面的工人越聚越多了!”

        李毅讶道:“这都晚上了,那事情还没有搞定?”心想吴东方不可能完全不顾这事对他的影响吧?

        项青萍道:“我也是才得到消息,现在省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全被困在办公楼里出不来。”

        李毅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这都一天的时间了啊,怎么还没有解决?

        这事情毕竟是因为李毅要搞化工产业园区引起的,李毅觉得自己对这个事件多少要负点责任,挂了电话,便对郭小玲道:“工人闹事,我去看看。”

        郭小玲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李毅道:“不必了,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吧,这种事件,你们记者去了也不用,省里根本就不会准许报道。”

        郭小玲点点头,说道:“我搬出去的事情……”

        李毅道:“回头我叫人买套房子,你再搬过去。你出去住也好,我们保持联系就行了。”

        郭小玲一边帮李毅穿衣服,一边问道:“你生气了?”

        “傻瓜,我怜你痛你都来不及,怎么可以生你的气呢?”李毅搂过她的脖子,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穿戴整齐,赶往省环保局。

        此时,雨已经停了,天地间一片清凉爽快。

        省环保局门外,围堵了三四百个工人,还有成百上千的看热闹的群众。

        交警和警察都在努力维持秩序,但不管他们如何努力,既赶不走看热闹的群众,也收拾不了那些闹事的工人。

        这种事情,省委主要领导是不会出面的,现场也就几个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在进行规劝工作。

        李毅看到吴州市委书记蒋亚东也在现场。

        蒋亚东正在跟工人代表们谈话,一脸的焦虑之色,原来就有些谢顶的头发,经过雨水和汗水的双层浸泡,显得更是稀松落魄。

        李毅走过去,嘿嘿一笑:“蒋书记,贵市的工人,怎么全跑到咱们江州来了?”

        蒋亚东怨恨的盯了李毅一眼,没有理睬。

        祝文也在现场,他过来跟李毅握手,低声道:“李书记,借一步说话。”

        李毅点点头,跟祝文来到一边,问道:“祝秘书,怎么回事?”

        祝文道:“我听宋书记说,头先那批工人,的确是蒋亚东派过来的,也被他们一个电话就给召回去了,但是这个工人上访的消息不知怎么的就透露了,吴州很多的化工厂工人闻听这个消息后,就全部往江州跑来,想通过这种手段,争回应属于他们的工作。现在蒋亚东也控制不住局面了。吴省长给他下了死命令,今天晚上必须把这件事情摆平,否则就提头来见!”

        李毅有些哭笑不得。

        哼,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蒋亚东原本是想恶心一下李毅,谁能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不受他的控制了呢!

        祝文道:“宋书记怕事态扩大,叫我在这里盯着,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他。”

        李毅道:“这么着也不是个办法啊!影响太不好了。”

        祝文道:“是啊,李书记,你看看能不能想出一个好一点的办法出来,尽快把这事情解决了。里面的同志一天都没出来过呢,那些工人根本就不放行,除非省环保局答应让他们的工厂复工。”

        李毅道:“这样的条件,那是肯定不可能答应的。妈了个隔壁的,蒋亚东闯下来的祸事,却要老子来帮他擦屁股?真恨不得把这家伙撕碎了!”

        祝文还是头一回见到李毅爆粗口,先是一愣,继而一想,李毅肯在自己面前爆粗口,证明他没有把自己当外人,便笑道:“就是啊,好好的市委书记不当,偏偏要搞三搞四的,哼,这一回宋书记对他意见大发了,这家伙的前程,估计够呛。”

        李毅沉吟一会,说道:“我去试试看吧,若不是为了让省环保局的同志早点出来,我才懒得管蒋亚东这摊子烂事!”

        祝文笑道:“李书记,能者多劳嘛,今天的事情经过,我会向宋书记做一个汇报的。”

        李毅嘿嘿一笑,点头道:“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那边的工人忽然发出一声大大的起哄声,愤怒的声讨着什么。

        李毅紧走几步,赶到蒋亚东身边,听到蒋亚东正在沉声说道:“我警告你们,再不回家的话,我就叫公安局的把你们全抓回去!我可不是开玩笑的!”

        说出这么过激的话来,岂有不激怒工人们的道理?

        工人们起哄道:“还我工作,还我工作!”

        蒋亚东道:“关停化工厂的决议,是省委省政府做出来的决策,你们再反对也是没有用的!大家都是有家有室的人,无谓在这里胡闹!到头来害的还是你们家人,吃亏的是你们自己!有什么事情,回去再商量吧!”

        李毅道:“蒋书记,你这种规劝法,不太妥当啊,这不是更加激怒了大家?”

        蒋亚东眼珠一转,用嘶哑的嗓音道:“李毅,你别说风凉话,若不是你搞出这关停化工厂的事情来,我今天用得着这么辛苦吗?我用得着挨吴省长的批评吗?”

        李毅冷笑道:“蒋书记,若不是某些人别有用心,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可惜啊,某些人有心无力,搬起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害不到人,反倒把自己给害惨了。”

        “李毅!你别太嚣张!”蒋亚东沉声道。

        李毅逼视他道:“蒋亚东同志,你还是先想办法,把这屁股擦干净了吧!”

        蒋亚东眼神里闪出一丝阴谋的味道,他忽然大喊道:“各位工人同志们,知道咱们吴州的化工厂为什么会被关停吗?就是因为这个人,就是他向省委建议,要关停咱们吴州市的化工厂!是他,让你们失去了工作!”

        工人们的注意力,被蒋亚东吸引到了李毅身上。

        这种群情激愤的场面,是十分恐怖的。李毅从工人们眼神里射出来的怒火可以看出来,他们对自己这个罪魁祸首,是何其的深恶痛绝!一个让他们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收入来源的人,岂有不痛恨之理?

        “李毅,现在轮到你来解释了!”蒋亚东阴沉的嘿嘿一笑,为自己的小聪明明手段而自鸣得意。

        已经有工人在起哄:“为什么关停我们的工厂?你凭什么夺走我们的工作?还我工作!还我工作!”

        群情汹涌,若不是被民警们拼拿拦住了,这些人估计能冲过来饱揍李毅一顿。

        张一山和芮小丹也在其中,他们两个早就注意到了李毅,只是宥于职守,没敢过来招呼,此刻见李毅成了风暴的中心,便凑了过来。

        张一山道:“叔,这里太乱了,你还是快离开吧!”

        芮小丹道:“是啊,李书记,这些人发起疯来,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我们护送你离开吧!”

        李毅沉声道:“胡说!我是来解决问题的,怎么可能退走?在我李毅的字典里,还没有临阵退缩这个成语!”

        张一山道:“叔,刚才这些人还向省环保局大楼里扔了石头呢!还好没有打到人。我怕他们激动起来,会伤害到你。”

        李毅道:“没事,你们去执勤吧!”

        芮小丹道:“李书记,我们就保护在你身边。怎么说我们也是警察,他们还是要怕上三分的。”

        张一山道:“叔,要依我的主意,直接把这闹事的人全部抓起来,带回去审理两个小时,他们就会老实了。”

        李毅沉声喝道:“胡闹!你忘记你是什么人了?你还得过表彰呢!什么素质!”

        张一山搔搔头,笑道:“叔,我也就这么一说,倒挨了你一通骂。”

        李毅不再理他,看向蒋亚东,冷声说:“这么说来,蒋书记是搞不定自己的手下了?”

        蒋亚东道:“什么叫我的手下?这些人是工人!”

        李毅嘿嘿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情,你我心知肚明!用不着说得太过直白吧?”

        蒋亚东冷哼一声:“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李毅沉声说道:“蒋亚东同志,这一次,我可以帮你摆平这些人。但我要让你记往一件事情,想跟我玩,你还不够资格呢!你要是识相的话,今后别再搞三搞四了,这种幼稚把戏都玩不好,唉,你还有什么本事来跟我斗呢?其实吧,你在吴州当你的一把手,我在江州过我的独木桥,咱们大可井水不犯河水嘛!”

        蒋亚东道:“李毅,你说的比唱得还好听啊!你抢走了我们那么多的化工厂,我没冤枉你吧?”

        李毅厉声道:“那是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部署,也是你们吴州的化工厂严重不达标,这些厂子不关停,对不起喝这条吴江水长大的广大江南百姓!你却利用这件事情来做文章,想对我使坏,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不但不知悔改,还在这里不言不惭的大放厥词,真是不知廉耻!”

        蒋亚东表情一滞,一时之间无言以对,一张脸气成了猪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