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65章 打姜超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65章 打姜超

    作品:《官路弯弯

        蒋亚东还没有缓过劲来,说道:“你就是骂的我们啊!你抵赖不了的!”

        李毅哦了一声,再次问道:“我骂你们什么了?”

        蒋亚东还待回答,被姜超拉扯住了。

        姜超轻声道:“蒋书记,他在玩我们呢!变着法的骂我们是狗呢!”

        蒋亚东这才反应过来,气道:“好啊,李毅,你居然敢调戏我们!”

        李毅道:“对不起,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你,你!”蒋亚东必须得承认,自己打嘴仗完全不是李毅的对手。

        “李毅,你今天不道个歉,你休想出这个门!”蒋亚东气得浑身发抖。

        李毅道:“不可能。你见过人会跟狗道歉的吗?”

        “李毅!”蒋亚东的额头气得发光了。

        李毅伸手摆了摆,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拦住他!”蒋亚东叫道。

        姜超真个跳将出来,三两步窜到门口,伸手去拦李毅。

        李毅厉声道:“让开!”

        姜超被李毅的气势吓到了,情不自禁的退了两步,看向蒋亚东。

        蒋亚东道:“李毅同志,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毅冷哼一声,伸手搭在姜超的肩膀上,用力一推搡,把姜超扯在一边,说道:“好狗不挡道!”

        姜超其实也不矮,但在李毅的气势下,有些心虚,被李毅这么一扯,脚下一虚,两只脚互相交错,整个人仆倒下去,跪倒在地上。

        李毅道:“姜秘书,用不着行这么大的跪送礼!”

        姜超又是气急,又是羞愧,爬将起来,看着李毅,红了双眼,像头要择人而噬的狮子。

        李毅道:“怎么?还想再跪送一次吗?”

        姜超也是条汉子啊,岂能受得了这等激将法,明知道在这里跟李毅打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但此刻一口浊气直冲脑门,又仗着有吴东方撑腰,居然挥起拳头,来打李毅。

        李毅可不是吃素的,如此激怒姜超,就是想引他先出手,想趁这个机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眼看姜超一拳挥过来,李毅冷笑一声,故做惊慌,扯住身边的蒋亚东,叫道:“蒋书记,救命啊!姜超要杀人啦!”

        姜超听到李毅的呼救声,倒是愣了一下,然后还是狠狠的朝李毅掴了过来。

        李毅趁此机会,将蒋亚东推向姜超。

        姜超那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蒋亚东的脸上。

        李毅顺手抓起姜超办公室上的一个笔筒,信手甩了出去,看以随意,实则正对准姜超的脑袋瓜子甩过去的。

        姜超正向蒋亚东道歉呢,脑袋一痛,哎哟一声,伸手摸去,额头居然流出鲜血来了。

        李毅在甩出笔筒的同时,才察觉到那个笔筒是铜的,加上他的一甩之力,打得姜超当场流血。

        李毅却还在大喊大叫:“救命啊,姜超杀人了!”

        蒋亚东不傻,叫道:“李毅,你不只骂人,你还打人,我们要告你!”

        李毅冷声说道:“可以,我等着你去告我。不知道你是报吴州的110呢,还是报江州的110?”

        蒋亚东神情一滞,是啊,上哪里报警呢?吴州的110敢来江州抓李毅?江州的110就更不会抓李毅了,人家是市委副书记呢!

        李毅嘿嘿一笑,看了吴东方的房门一眼,走了出去。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吴东方还是充耳不闻,太不正常了吧?

        蒋亚东和姜超面面相觑,一时之间都觉得很是尴尬和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姜超拿卫生纸擦拭额头,恨恨地道:“我早就听说项青萍那个女人,跟李毅搅和在一起,原先我还不相信,今天我信了。刚才他明显是在给那个臭女人报仇呢!”

        蒋亚东问道:“姜秘书,伤得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姜超摇摇头道:“没事,就破了点皮。”

        此时,吴东方打开房门,沉声说道:“你们两个,给我进来!”

        蒋亚东和姜超连忙应了一声,相跟着走了进去。

        吴东方在大班椅上坐下来。

        蒋亚东和姜超站在办公桌前。

        蒋亚东道:“吴省长,那个李毅十分嚣张啊!刚才在外面,他骂我和姜超是狗呢!”

        吴东方脸色一沉,重重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冷声喝道:“我看你们两个就是头猪!”

        蒋亚东的头马上就耷拉了下去。

        吴东方指着李毅呈交上来的那份化工产业园区的报告,沉声说道:“你们看看这个东西。”

        蒋亚东拿起来翻了翻,说道:“吴省长,这个项目挺好的啊,我觉得我们吴州也可以做这个项目。”

        吴东方冷笑道:“你想做这个项目?你知道李毅怎么说的吗?”

        蒋亚东眨了眨眼,问道:“吴省长,李毅说我什么坏话了?”

        吴东方道:“我向李毅提出来,要把这个项目划归省里,然后我就想叫你来主持这个项目。”

        蒋亚东道:“原来吴省长早就想到这一点了啊,吴省长,请你放心,我一定把这个项目做好。”

        吴东方皱了皱眉头,本想说什么,又转了个弯,问道:“如果交给你来做,你能在一个星期之内招来50个亿的投资吗?”

        蒋亚东吃了一惊,说道:“吴省长,50个亿?50个亿啊?这不太可能吧?”

        吴东方不理他,转问姜超道:“你能拉来吗?如果你有这个自信,我可以把这个项目交给你来做。”

        姜超用手捂着额头,摇头道:“吴省长,一个星期,50个亿,这有些难度吧?我听说省招商局去年一年都没有招来50个亿呢。”

        吴东方道:“对,省招商局的确没有招来50个亿,咱们江南省去年都没有招来50个亿的投资。”

        蒋亚东道:“就是嘛,吴省长,你定的标准也有点太高了。吴省长,5个亿,我一定能做到!”

        吴东方敲击着桌面,说道:“可是!李毅他能做到!”

        蒋亚东忽然哈哈大笑。

        吴东方瞪眼道:“你傻笑什么?”

        蒋亚东道:“吴省长,那个李毅嘛,就是一个牛皮大王,他满嘴里跑火车,说出来的话,没有一句值得相信的。”

        姜超也道:“就是啊,凭他李毅就能招来50个亿的投资?不可能吧!”

        吴东方轻轻一叹,无奈的摸了一把下巴,说道:“问题是,人家李毅同志已经把投资都拉来了,合同都签下来了!李毅还说了,要搞一个百亿元的产业园区,甚至要搞一个千亿元级别的化工产业集群园区!”

        “什么?”

        “真的?”

        蒋亚东和姜超同时惊呆了。

        吴东方道:“所以,当我说要把这个产业园区归省里调度时,李毅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啊,只要我吴东方有这个信心,他可以把这个好项目拱手交出来,甚至是在吴州另外再建一个化工产业园区也行!”

        “好狂的口气!”蒋亚东撇了撇嘴。

        吴东方道:“可是,人家就是有这个狂的本钱啊!你们能拉来50个亿吗?拉不来吧?人家就是能拉来!这就是人家的本钱!他骂你们是狗,我看他骂错了!”

        蒋亚东道:“对啊……”

        吴东方沉声道:“我看你们就是个猪!”

        姜超跟在吴东方身边,经常挨吴东方的骂,早就习惯了,但蒋亚东离开吴东方有些年头了,乍闻骂声,老脸有些挂不住了。

        吴东方见他们脸色不愉,仰头指着他们,说道:“你们两个大男人,一个两个都不矮吧?怎么被李毅治得服服帖帖的?太丢脸了!”

        蒋亚东和姜超相望一叹。

        姜超道:“吴省长,李毅这个人实在可恨啊!”

        蒋亚东道:“就是就是,吴省长,我们得找个机会,把这个过节找回来。”

        吴东方冷笑道:“就凭你们几个?我警告你们,以后见了李毅同志,都给我客客气气的,我跟人家学着点!”

        蒋亚东和姜超见吴东方真的生气了,不似说笑,便道:“好,吴省长,我们记下了。”

        且说李毅出了省政府,心情大好。

        外面还在下雨,钱多将车开到了台阶下,请李毅上车。

        李毅上了车了了,说道:“我今天把姜超给打了。”

        钱多愣了一下,哈哈一笑:“毅少,你太不够朋友了,打架这么精彩的事情,怎么不叫上我呢?”

        李毅道:“我打也就打了,你若打他,性质就不同了。”

        钱多道:“毅少,你不该在省政府动手啊,等那个姓姜的下班后,半路上截着他,你爱怎么打都行呢!”

        李毅道:“我这顿打,不只是打的姜超,更是打给吴东方看的。我要他明白,我李毅真的是一个十分嚣张之人!我今天跟他说的那番话,并不只是说说而已。我希望吴东方能够明白,我敬他,并不是怕他,日后不要再安排这种小把戏来为难我!哼!”

        钱多道:“一个小秘书,毅少打了也就打了,还怕他告你不成?今天辛苦了吧?要不要带你去喜云酒店听听音乐放松一下?”

        李毅道:“不了,回市委,我要找游书记汇报一下工作。”

        钱多道:“毅少,我听游书记的司机说,游书记对你很不待见呢!”

        李毅道:“他再不待见我,但我还得敬他是个书记啊!希望他以工作为重,不会再故意为难我吧!”

        话虽这么说,但李毅心里还是充满了担忧,游图恩也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呢!但江州的工作,又绕不过这个游书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