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58章 政事疑难可问谁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58章 政事疑难可问谁

    作品:《官路弯弯

        众人算是明白李毅的意思了,摆明了,三条路,前两条都是死路,只有第三条是活路,李毅就是要把他们往第三条路上逼。

        李毅继续说道:“产业只有集中了,才有竞争优势,我认为大家把厂子搬到化工产业园区去,并不会亏,你们原来有多大的地,我们政府就给你们多大的地,还给你们三年的税收优惠,搬过去后,有了统一的污水处理,也有了统一的水质检测,你们的工厂可以用最低的价格,获得达标要求,如此一来,你们可以安心经营,不必再担心环保部门前来检查,也不必害怕政府会来关停你们的工厂。而江州也可以用一片洁净的蓝天,换来更大的经济发展。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你们可以回去好好考虑,但有一点,不管你们考虑的结果如何,都不能改变我们江州政府的决心。”

        眼镜男子带头说道:“李书记,不用考虑了,我代表星辰化工厂,支持市里成立化工产业园区,同意搬迁!”

        李毅微微点头,说道:“多谢支持,请问你怎么称呼?”

        眼镜男子道:“李书记,我叫包俊华,星辰化工厂的老板,我从事化工行业也有十多年了,深深了解这个行业对环境的污染,这个问题不解决,我就算是赚多一点钱,心里也不安宁,现在有这么好的解决办法,我同意搬迁!”

        李毅道:“多谢包俊华同志对我们市委工作的支持。其它同志的意见呢?”

        “李书记,我们同意搬迁!”

        “李书记,我们同意搬迁!”

        ……同志们的理解和支持,让李毅的说服工作进行得异常顺利,也给李毅带来了莫大的信心。

        会议结束后,李毅起身,与众位与会同志亲切的握手交谈,再次感谢他们对市委工作的支持。

        这天的工作十分繁忙,麦套稻的试验也进行到了关键时刻,李毅几乎每天都要到试验田里去看看情况,加上市委市政府两头跑,虽然是铁汉子,但也累得够呛。

        下班回家的路上,李毅疲惫的躺在小车后排座位上,还在思索着怎么样跟吴州市那边沟通。

        要不要向省委报告?还是先以江州市委的名义跟吴州市方面沟通一下?

        一旦向省委报告了,那这事情的性质就变了,吴州方面,会以为江州拿省委压人。而对省委而言,手心手背都是肉,照顾江州还是吴州?到时省委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实在难说。

        “毅少,是不是累了?”钱多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都一如既往的称呼李毅为毅少。

        李毅轻轻嗯了一声。

        钱多笑道:“上次我和桑榆去一家酒店吃饭,那里有个消遣的好地方,我带你去瞧瞧吧!”

        李毅道:“又是洗浴按摩那一套吧?”

        钱多笑道:“我知道毅少不喜欢那种地方,我也不敢带你去,我说的这个地方,包管毅少满意。”

        李毅道:“我不是不喜欢那种地方,其实正规的按摩也是挺休闲的事情,但我的身份限制了——你说的是什么地方,真有那么好?”

        钱多嘿嘿一笑,知道毅少是同意去瞧瞧了,便道:“保证不让你失望,那里还可以吃饭喝茶呢!正好可以解决晚饭的问题。”

        “你这鬼灵精啊,知道郭小玲今天晚上有应酬,不在家里吃饭,就想出妙招来了!”李毅用食指点了点他。

        钱多笑道:“我这不是为毅少的身心健康着想吗?工作固然重要,但身体更是革命的本钱呢!”

        李毅嗯了一声,便又闭目养眼。

        钱多的车子开得很稳,李毅坐在后座,几乎感受不到任何的震动。

        到地方后,钱多轻声道:“毅少,到了。”

        李毅睁开眼睛,朝外面看了看,嘿嘿说道:“这里我还真没来过,这应该算是江州最高级的酒店了吧!”

        这是一家喜云酒店。

        喜云国际酒店集团是国际连锁的五星级高档酒店,在全世界的三十多个国家的首都和主要经济城市都建有分店。

        钱多道:“我也是桑榆带我来过一次,就是上次毅少说要赏她一个妇联的工作时,她十分高兴,就带我到这里来吃过一顿饭,贼贵!”

        穿着红色迎宾服的保安小跑着过来,引导小车前往停车场,然后帮着停好车。

        李毅和钱多走进酒店的旋转大门,喜云酒店的装修,并没有显得特别的奢华,也没有用什么大金大银的装饰,但酒店设计匠心独运,从细节处彰显皇室气派。酒店外面广场上有意大利的音乐喷泉,酒店里摆着法国的青铜和水晶吊灯,云白色的高级石材,给人一种洁净平和的安宁感觉。

        来到餐厅,一阵悦耳的音乐传了过来,在酒店餐厅的一侧,摆着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一名琴师正在忘情的演奏。

        听到这久违的钢琴声,李毅忽然间就想到了南方大学王海波老师的女儿王晓月,与她不见也有数年了吧?那个曾经嚷嚷着要坐宝马的小丫头,也该长大许多了吧?不知道她还在学钢琴吗?

        钱多笑道:“我就知道毅少肯定喜欢,这么高雅的艺术,也就毅少能听得懂,对我钱多来说,就是对牛弹琴了。”

        李毅笑道:“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很喜欢弹钢琴,但那个时候家里穷,学不起,每天经过琴行时,我都会十分羡慕的看着里面摆放着的高级钢琴,那个时候,钢琴对我们家来说,是不可想象和高攀的奢侈物品。或许是自己得不到的,就格外觉得珍贵和喜欢吧!”

        钱多道:“那毅少现在可以买上一架好钢琴,在闲暇时候练习啊!我听你说过这么一句话,人生中错过的风景,能追回来的,就尽量要去追回来。现在你已经有了条件,完全可以当成一个业余爱好来学习。”

        李毅点头笑道:“有道理,我似乎还真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呢,就连你都有一门武艺可以用来锻炼身体,打发寂寞时光。”

        钱多嘿嘿一笑:“我是粗人,跟毅少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两人在琴台边的座位上坐下来,叫了西餐,一边吃一边欣赏美妙的钢琴声。

        “好的琴声,可以洗涤人的灵魂。”李毅缓缓说道:“真正的好乐曲,是乐曲作者心灵的反应。”

        钱多搔搔头,说道:“如果林小姐在这里,估计就能和你谈到一块,但我对这些东西,还真的不懂呢!”

        李毅想到林馨,心想以林馨的优雅和端庄,若是弹钢琴,估计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琴声悠悠扬扬,像微风起伏。

        李毅深深的陶醉其中。

        仿佛前世今生,记忆深处所有最静好的时光,那些最灿烂的风霜,而或某些最初的模样,都在眼前集结,像清泉经石,缓缓流淌起来。

        琴声如诉,仿如千帆过尽,任岁月把心迹澄清,身隔沧海,仰望明月,缓缓沉淀一切的波澜壮阔。

        在懂得之后,你会发现,每一个音符下,都埋藏一颗平静而柔韧的心灵。

        钢琴演奏也是有时间限制的,琴师演奏完毕,起身向着餐厅躹躬行礼。

        不管有没有人在聆听她的琴声,也不管有没有人看到她的行礼,但她每次都会用心的弹奏,诚意的行礼。

        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走到琴师面前,递给她一叠小费,说道:“谢谢你的演出,十分精彩。”

        琴声微微行礼,说道:“先生,对不起,我不收小费。您若是真心喜欢我弹的曲子,您可以在心里默默的给我掌声,那是给我最美的小费。”微微一笑,擦身而过。

        李毅愕然,收回手里的钱,看着她苗条的身形慢慢消失在视线里。

        这琴声还真有魔力一般,吃完饭回家的路上,李毅的精神格外的好。

        李毅还真的起了学习钢琴的雅兴。

        学习钢琴,最宜在湖畔小屋里,开一扇临水的窗,面对着天光云影,欣赏着春花冬雪,观柳絮飞舞,鱼跃鹰飞,抚琴一曲,与自然合为一体。

        李毅一边想着,心里就有些痒痒的,很想付诸行动,而他要实现这一切,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然而,当车子经过吴江,空风中飘来一股淡淡的异味时,李毅悠闲的思绪被打断了,马上想到吴江的水质污染问题,双眉又紧紧皱了起来。

        “钱多,掉头,去走马街。”李毅沉声说道。

        “好的,毅少。”钱多见毅少的表情忽然间变得异常严肃,知道他又在操心政事了,问道:“这么晚了,还要去找哪个人?”

        钱多知道,在走马街里,李毅只会去找三个人,一个是四海集团的宋佳,她负责走马街项目,留守在江州。一个是帕雅公主,李毅去找过她几次。还有一个就是聂学贤,李毅去拜访过他几次。这些事情,李毅都没有带秘书,但都带上了钱多。所以钱多才有此一问。

        “去聂府。”李毅的目光投放在车窗外的吴江上,江边五彩的霓虹,把江水也映照得光怪陆离。

        政事疑难可问谁?走马街上聂学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