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52章 常委会上燃战火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52章 常委会上燃战火

    作品:《官路弯弯

        当天晚上,李毅回到家里时,郭小玲已经在家,身边就摆着那张报纸,她双眼似乎在盯着电视看,但心神明显不属。

        李毅放下公文包,走过去,坐在她身边,伸手揽过她的肩膀,柔声道:“怎么了?是为照片的事情生气吗?那个女的是帕雅公主,你去年见过一面的,我求她帮忙办一件事情,谁知道她精灵古怪的,叫我吻一下她,我那时急着救人,也没想太多,就吻了一下她,没成想她还叫人暗中拍了下来,还给发表到了报纸上……”

        “救人?救什么人?她是医生吗?我看她倒像个救火员,你起火了,叫她来灭火的吧!”郭小玲语气里明显含有一丝讥诮之意。

        李毅为了解除她的顾虑,只得把阿酷的事情说了一遍。

        “真的?”郭小玲讶异地问。

        “当然是真的啊,现在人还在帕雅公主手上呢!”李毅道:“阿酷是我派过去的,他现在还有江州某些官员参与贩毒的证据,无论如何,我都得保他平安回到国内。”

        郭小玲是记者出身,自然明白涉毒问题非比寻常,说道:“那怎么办?帕雅答应把阿酷送回国内吗?”

        李毅道:“暂时还不确定,她这个人喜怒无常,一忽儿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一忽儿高傲精明得像个公主。我还不知道她还会耍什么诡计呢!”

        郭小玲道:“她是不是对你有兴趣呢?”

        李毅笑道:“人家是公主呢!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啊?你以为你的李毅天底下独一无二,花见花开啊!也只有你把我当宝贝一般的紧张呢!”

        郭小玲嫣然一笑,云开天霁,将头埋在李毅怀里,说道:“李毅,在我心里,你就是独一无二的啊!我也并不是吃醋……我只是生气你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而我却一无所知。”

        李毅轻抚她的背部,笑道:“好啦,现在说开了,你就不要再生气了,生气令人老哦。今天跟朱光常同志谈得怎么样了?”

        郭小玲道:“还好吧,商谈了成立江南早报的一些细节问题,不出意外的话,下月初就可以正式成立咱们的报社,定在五月一号发行第一份报纸。”

        李毅笑道:“好啊,你现在也在自己的事业了,这份报纸,你要把它当成自己的小孩一般去经营,一个人的成就,不在于当多大的官,也不在于赚多少钱,而在于是否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你的理想就是想当一个媒体人,从现在开始,你离你的理想越来越近了。”

        “嗯。”郭小玲的声音变得异常温柔,轻声说道:“谢谢你,李毅,这片天空,是你替我打开的。”

        李毅用手托起她的下巴,对准红唇吻了下去,此刻,一切尽在不言中。

        第二天的常委会,是游图恩来江州后召开的第一次江州市常委会议。

        李毅等常委走进常委会议室时,看到游图恩居然早就坐在了他的主位上。

        李毅和夏坤同时进来的,看到此景,便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默默进来坐下。

        游图恩端正的坐在那把象征江州市最高权位的椅子上,他这个位置,可以看到门口,每个进来的人,都首先映入他的眼帘。

        每个常委进来时,都要跟游图恩四目相对。游图恩用一种十分平静的目光打量每一个走进来的人,他那严肃的表情,搞得众人十分紧张,都不知道有什么大事发生。

        常委们坐定后,免不了要交头接耳,询问附近的人,是否知道这次常委会的主题。

        全部人员到齐后,游图恩轻轻咳嗽一声,说道:“同志们都到齐了啊,今天召开这个会议,主要是想讨论几个重要的问题。”

        他目光一扫众位常委,说道:“大家都认识我了吧?不需要我再做自我介绍了吧?”见众人都不回答,便自顾自的呵呵一笑,说道:“那就正式开始会议。这几天,我看了一下各位副书记和常委的分工……”

        众人听到分工两个字,都神情一凛,把身子坐端正了一些。

        李毅心想,副书记的分工,你也不应该拿到常委会上来讨论吧?在书记办公会上讨论一下就行了啊!

        一来就调整下面副手的分工,这可是大忌讳,但也是杀手锏,就看一把手怎么运用。

        领导智慧,有时就体现在对副手的分工上。

        游图恩满意的一笑,沉声说道:“我觉得分工还是挺合理的,暂时就不进行调整了。”

        这话一出,众人都松了口气。

        李毅暗道,这个游图恩,高高举起棒子,轻轻放下,既叫人见识到了他这个市委书记的权力和厉害之处,又让人体会到他的怀柔政策。

        这一招使得很妙啊!

        众人都看着游图恩,听他说下去。

        游图恩道:“有一件事情啊,我翻阅过往文件时,看到有这么一份文件,是关于江州盛世化工厂的,不知道大家知不知情?”

        张正贵道:“盛世化工厂?那是一家国营企业,厂子在东新区郊区,去年底吧,有村民举报,说盛世化工厂有废液外流,严重影响到了当地农民的耕作和生活。”

        李毅对这件事情从未听说过,便没有发言,只是用心聆听。

        东新区委书记包建安道:“这家工厂我知道,去年的一次常委会议上已经通过了对这个工厂的处理意见,但因为种种原因,又给搁置起来了,未能执行。”

        市宣传部长屈柔道:“我也知晓这个事情,当时村民们闹得很大,我们宣传部门出动了大量人力,进行相关舆论的控制,才阻止了事情的进一步恶化。当时常委会上,我们通过的决议是勒令盛世化工厂进行限期整改。”

        包建安道:“是,当时市委的意见是限令整改,但盛世化工厂反映,如果要进行整套污水处理系统的改造的话,成本太高,要想达到国家排放标准,以他们这家小厂的能力和盈利能力,是不可能达到的,当时我把相关材料报告给了市委,但市委并没有再有进一步的指示。”

        屈柔道:“当时村民们闹事,要求取缔这家化工厂,因为化工厂的污染严重影响到了附近居民的日常生产和生活。但常委会上的讨论结果,考虑到盛世化工厂是咱们江州最大的化工企业之一,之前为江州的经济发展做出过贡献,因此,只是勒令盛世化工厂进行改造。”

        李毅心想,这就是体制管理企业的悲剧,上面已经做出了决策,但在具体实行时,却没有相应的监督和管理,正确的决策能不能得到实行?这个化工厂有没有整改?官员们并不关心。

        游图恩道:“我翻看了一下盛世化工厂的污水检测报告,如果说这份报告是权威的话,那我以为,这家化工厂必须马上停产进行整改,如果整改不成功的话,就必须取缔!”

        张正贵皱眉道:“游书记,这样的处罚未免太重了吧?我们上次已经提出建议,叫他们进行整改了,现实是他们存在很大的资金缺口,而化工厂的污水处理整改工程,耗资巨大,盛世化工厂根本无力承担。我不赞成停产,更加反对取缔!”

        常委员个个精神一振,大家都没有想到,火药这么快就被点燃了!

        一把手跟二把手之间的争端,因为盛世化工厂的问题,在游图恩上任后的第一个常委会上,就燃起了战火!

        李毅一直没有发言,静观其变。

        面对张正贵这个二把手的反对,游图恩并没有表现得很生气,而是平静的说道:“张正贵同志,村民们的反响很大,这家工厂既然无力进行技改,为了平息村民的怒火,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家工厂暂时停产,如果实在无力改造的话,我们就只能遵照村民的意愿,进行取缔!”

        张正贵道:“游书记,盛世化工厂生产的产品,占据了江南省整个同类产品的一半市场,也给咱们江州财政提供了不菲的收入,如果贸然取缔,会给市财政带来很大的困扰,今年的财政本就吃紧,少了这一块收入,那我们更加捉襟见肘了!同时,如果关停盛世化工厂,那这个厂子里的上千工人,如何安排?这又将引发新的问题,农民的意见固然重要,但咱们市财政和工人们也同样重要啊!”

        游图恩道:“李毅同志,你是主管经济的副书记,同时又是分管工业的副市长,你的意见十分重要,你谈谈你的想法吧!”

        张正贵也道:“对,李毅同志,你的意见十分重要,你说说你的看法吧。”

        一把手和二把手同时向李毅伸出求援之手,这在以前的常委会议上,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张正贵看向李毅的眼神里,明显有希冀之色,心想自己跟李毅刚刚结为盟友,他一定会帮自己吧?

        李毅看也不看张正贵,缓缓说道:“在这个问题上,我支持游书记的意见。”

        “什么?”张正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李毅,怎么偏帮游图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