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9章 不懂装懂,闹出笑话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9章 不懂装懂,闹出笑话

    作品:《官路弯弯

        窗外雨帘帘,李毅端坐在办公椅上,专注的处理文件。

        邢定文敲门进来,对李毅笑道:“李书记回来了啊!”

        李毅微微嗯了一声,他对邢定文的印象并不算好,尤其在王媛媛案件上,邢定文曾经一再向自己说谎,并一度诱导自己去怀疑裴公良!这种居心,让李毅十分不爽!

        李毅不相信,对王媛媛案,邢定文真的一点都不知情,全是听来的?

        因此,李毅对这个邢副秘书长,也就渐渐的疏远了,刚到江州时,还偶尔跟他出去吃个饭什么的,现在基本上没有在一起进餐了。

        邢定文似乎也明白自己不招李毅待见,但还是走了进来,说道:“李书记,我有些工作向您汇报。”

        李毅还是淡淡的应了一声:“说吧!”

        邢定文苦笑一声,说道:“李书记,关于王媛媛的事情,我以前跟你说的,真的全部是听来的,我对戴书——尧臣跟王媛媛的关系,真的毫不知情,我所知道的,都是有人有意散播出来的言论吧!我知道在这件事情上,你对我有看法,我也自知做得不够好,但我所说的,句句属实,若有一句假话,我愿遭天打五雷轰!”

        李毅终于放下手中笔,抬头道:“邢定文同志,你不必如此。王媛媛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邢定文心想,事情是过去了,但您心里没有过去啊!说道:“是是是,我也知道。嗯,李书记,今天游书记上任,欢迎会上,他问到了你,张市长回答说你不知道因为什么重要事情给耽搁了,是我主动说出来你的去向。”

        这便有些邀功的意味了。

        李毅颔首道:“哦?有这等事情?那就多谢邢秘书长为我解围了。”

        邢定文道:“这个新来的游书记,很有些高傲呢!对张市长似乎也并不待见。”

        李毅道:“白天莫说人,晚上莫说鬼啊!邢定文同志,不必说这些了。”

        邢定文嘿嘿笑道:“我了解。李书记,今天晚上你有空没有?我想请你吃个饭。我们很久没在一起喝过酒了,我至今还记得李书记喝酒的雄风呢!我想再领略领略。”

        李毅道:“今晚我没空,不好意思了,邢定文同志,我们以后再喝,多的是机会嘛!”说完就低头看文件。

        邢定文其实也没有什么要紧事,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也就起身告辞。

        李毅批完要紧的文件之的,寻思道,要不要去游图恩那边一趟,会会这位新来的市委书记呢?

        人家远来是客,自己理应先去拜会,于理于情,都得去一趟啊!

        想到此,李毅起身往东座一号办公室走去。

        看到那座铁门还在,李毅微微摇头,季昌泽看到李毅过来了,走了出来,在走廊上把正在开铁门的李毅截住了,轻声说道:“李书记,我正要去向您汇报呢,丁雪松同志十分高兴能做您的秘书呢!他答应明天就来上班。”

        李毅笑道:“行啊!”

        季昌泽道:“李书记要去找游书记吧?”

        李毅道:“游图恩同志来到江州,我还没去表示过欢迎呢!”

        季昌泽看了看那边,然后低声道:“李书记,游书记正在气头上,你现在过去,要小心一些。”

        李毅道:“为何事生气?不会是为我的缺席吧?”

        季昌泽道:“我也不知道,我刚才送东西过去,又被他说了几句——他隔阵子不说人几句,就浑身不自在似的,总挑人的不是来说道。”

        李毅呵呵笑道:“多谢季秘书长提醒!”打开铁门,迈步进去了。

        游图恩还没有配秘书,李毅径直走到他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进来。”后,李毅推门进去。

        游图恩见到李毅,微微一愣,然后不悦的说道:“有什么事情报告给你们秘书长,由你们秘书长来向我汇报。”

        李毅心想,游图恩把我当成市委办公厅的人了,便道:“游书记,你好。我是李毅,刚刚从麦套稻试验田回来。”

        游图恩哦了一声,说道:“原来是李毅同志啊,你好,快请坐。没想到李毅同志这么年轻啊,呵呵,真是英雄出少年呐!”

        他话里虽然客气,但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丝毫客气的意味来。

        这是一个很倨傲的家伙!

        李毅不露声色,在椅子上坐下来,说道:“今天游书记履新,我恰好不在,未能远迎,特来向游书记报个道。”

        游图恩道:“我听说你在搞什么麦套子工程?”

        李毅道:“不是麦套子,是麦套稻。”

        游图恩道:“麦子套上稻子?那成什么玩意了?”

        李毅一阵恶寒,说道:“游书记都是在城里长大的吧?不知道您有没有见过麦子和稻子?”

        游图恩眼色一厉,说道:“我的确是在京城长大的,只吃过麦子和稻子,但也知道麦子是麦子,稻子是稻子,麦子若是套在稻子身上,那就成了四不象了!”

        李毅摸出烟来,自顾自的点着了一根,也没有要敬给游图恩的意思,待吸了几口,烟身去了一半时,这才恍然想起似的,问道:“游书记吸烟吗?”

        游图恩狠狠抓起桌面上自己的香烟,说道:“我自己有!”

        李毅淡淡地道:“无妨,一支烟,我还是请得起的。”

        这话明明是在讽刺游图恩,你自己也是个烟民,桌面上摆着烟,我进来了,你却连烟都不散一支,未免有些小家子气了。

        “游书记,麦套稻是一项技术……”李毅心想,你是从中央部委里下来的,给你三分薄面,不管你刚才的话是开玩笑的还是真没见过麦子和稻子,但我还是要向你说个明白的。

        游图恩打断李毅道:“技术?把麦子套到稻子上的技术?一棵苗上既长麦子,又长稻子?有这么厉害的技术吗?”

        李毅狠狠吸了一口烟,说道:“游书记,麦套稻技术,指的是麦子灌浆中后期,将稻种处理后直接撒播在麦田内,使水稻与麦子形成一定共生期,收麦时麦子留30厘米以上高茬自然还田。简而言之,就是麦子和稻谷进行套播,在麦子尚未成熟的时熟,就把稻种撒下去,这就是所谓的套播,而不是戴一个套子。”

        游图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的确误解了麦套稻的意思,他虽然虚活了几十岁,但一直在城市里长大,小时候还跟着亲人下过乡,见过稻谷的样子,但既没下过田,也没种过地,也就不知道麦子和稻谷是怎么个种法,以前在部委里还好,谁管你认不认识稻谷和麦子啊?也没有人管你会不会种田,能把本职工作做好就行了,但现在来到地方,当了一市的书记,统管市里的全面工作,如果对农业工作一窍不通,那可能会闹出笑话来的!

        下来之前,长辈们就告诫过他,因为他没有地方工作的经验,下去后要多看多学,少说少指挥,不懂的事情,就不要装懂,宁可藏拙,让人看不清你的深浅。

        然而,刚到江州,就出了这么大一个乌龙事件,让李毅这个后生仔放肆的嘲笑自己!

        李毅并不想跟这个江州新贵闹翻,看人家的笑话固然很开心,但这颗刺一旦种下去,却是十分危险的,便道:“游书记,麦套稻是个新技术,了解它的人并不多,您刚从上面下来,这对个不清楚,也在情理之中,回头我拿些资料给您看看,就明白了。这是一个可以大面积运用,且能大量增产的惠农项目,试验成功后,将在江州进行大面积推广,可以有效的增产增收。”

        游图恩重重的嗯了一声,脸色十分难看。

        李毅道:“游书记,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

        李毅刚刚走到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茶杯碰撞桌面的哐啷声。

        这什么人啊!李毅暗自摇头,此人不但肚量狭小,而且不学无术,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好这个江州市委书记呢?自己好心提醒他的错误,却换来了他的满腔怒火。

        李毅思索着回到自己办公室,苏新亮说道:“李书记,刚才张市长打电话过来了。”

        李毅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苏新亮道:“张市长问你回来了没有,说新书记到任了,通知你一下。”

        李毅心想,张正贵为何巴巴的打这个电话过来呢?自己回来后,肯定会知道游图恩已经上任啊!

        下午上班后,李毅来到市政府大楼,在自己办公室略微坐了一下,就到张正贵办公室去,跟他聊了一会。

        张正贵这个人,对李毅而言,亦敌亦友,有共同利益时,就可以合作,但一旦有更大的利益吸引对方,对方就会毫不犹豫的抛开自己。

        从上午的迎新会就可以看出来,张正贵有意让自己和游图恩互掐,他好从中渔利,这个“利”,就是自己疏离游图恩,和张正贵合作!

        李毅先行汇报工作:“张市长,走马街项目洽谈已毕,我们市跟四海集团达成了协议,共同开发走马街项目,我们以地价入股,其它开发资金由四海集团筹集,不过,他们提出来一个条件。”说完,就紧盯着张正贵的双眼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