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8章 李书记的人!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8章 李书记的人!

    作品:《官路弯弯

        丁雪松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去接电话啊,任由兜里的电话拼命的响着,他只顾着跟婆娘争女儿:“房子是你的,我不要你分毫,银行里的钱,你也可以全部拿走,但女儿是我的命根子,你休想夺走!就算告到法院,我也要把女儿拿回来。”

        “你凭什么去抚养女儿?女儿是我生下来的,你无权拿走!”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婆娘完全无所顾忌的展示出泼辣一面来了,用手指着丁雪松,骂道:“你有什么能力?你就是一个窝囊废物!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落汤鸡有什么区别?你还有什么前途?”

        这些话无不刺痛了丁雪松的神经,他很想扑上去,将这个婆娘摁倒在地,狠狠揍她一顿,出出胸口抑郁着的那口恶气!

        但多年的高等教育告诉他,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那自己跟这两个狗男女,又有何区别?

        都成控制不住自己的畜生了!

        而且,她说的也没有错啊!自己此刻的神情,可不就跟一只落汤鸡没有区别?

        人家当秘书,自己也当秘书,人家当上了县长县委书记,而自己却越当越回去了!

        一股深深的无奈的失望的情绪控制住了他的情感,这一刻,他觉得世界是如此的黑暗,人生是如此的悲观,生活是如此的苦涩……就连活着,也是一桩实在没有意思的事情呐!

        “拿走吧,都拿走吧!你连我的命也拿走吧!”丁雪松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

        而他兜里的手机还在不厌其烦的响着,似乎在为他的悲伤伴奏。

        看着丁雪松这吓人的表情,婆娘有了此许的收敛,畏缩的退了退,人在失控的状态下,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她可不想死在这个窝囊废物的手里,还有大好的人生等着她去享受呢!

        她开始穿衣服,嘴里说道:“你我先冷静冷静吧!”

        钱多制服孙志荣后,就站在外面,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他无从插手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无可奈何之事也!连天王老子都管不了哟。

        丁雪松烦燥的掏出手机,想把这讨人厌的鬼东西扔掉,但他的双眼还是习惯性的看了一眼屏幕,然后接听了电话:“喂,哪个!”

        换作平时,丁雪松接听电话时,都是小心翼翼的,语气平缓而富于礼貌,但今天心情不好,也怪不得他“冲”上一回了。

        “我是季昌泽!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你好大的架子啊!”对方语气比他更冲。

        “啊,季秘书长,您好,您好!我刚才有急事处理,不方便接听电话。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我向您道歉。”丁雪松听到季昌泽的声音后,马上从他的那个小小的悲剧世界里回过神来,他不可能真的去死,既然活着,就得吃饭,可以没有老婆,但却不可以没有工作!得靠工资来养活自己呢!

        “你怎么了?说话怎么都变了声调?”

        “哦,没事,淋了点雨,可能有些感冒。季秘书长有事找我?”

        “嗯,有这么一件事情,刚才我去向李书记汇报工作,随便提到了你,向李书记推荐你,说你是一个做事老稳、文笔出众、知进懂退的好秘书,李书记的秘书苏新亮同志正好要下去当官了,他就同意先叫你过来试试。”

        “啊!”丁雪松的脑子完全不够用了。今天所有的倒霉事情加在一块,被新业的游书记骂,被老婆劈腿,所有这一切带给他精神上的刺激,都不及这通电话这般有震撼力!

        婆娘不知道何事,看着他,习惯性的讥笑道:“怎么了?又挨领导骂了吧?上班时间不去上班,却跑回家来捉奸!哼,你活该!你这一世,也就是这个出息了!我就看死你了,你这一生,休想有出头之日了!我就看扁你了,丁雪松!”

        丁雪松根本不理睬婆娘的讥讽,回答着季昌泽的问话:“没有,没有,是我家那口子,我家里有点急事,我回来处理一下。”

        季昌泽道:“哦——李书记叫我先问问你的意思,你愿意不愿意做李书记的秘书?”

        丁雪松心口一阵剧烈的跳动,当初跟女生第一次偷吻,都没有这么激动呐!

        他用一种颤音回答道:“季秘书长,我愿意!”

        笑话,鬼孙子才不愿意呢!

        像他这种已经打入冷宫,又被宣判死刑的秘书,能够咸鱼翻身,跟着李书记,这是何等美事?

        李书记啊!那可是丁雪松同志最敬爱的李书记!

        能当他的秘书,此生复夫何求呢?

        苏新亮只跟了李书记几个月,就有机会下放当官了!李书记对身边人从来不亏待,自己跟了他,未来就成了可以预期的了!

        所有的乌云,所有的悲哀,所有的伤感,所有的伤口,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不见了!

        被游书记骂算什么?被老婆戴绿帽子算什么?

        只要有李书记的欣赏和支持,那么,一切都会有的!

        “我愿意!”丁雪松再次说了一次。

        婆娘骂道:“你失心疯呢?还是跟哪个**电话成婚呢?老是说我愿意做什么?”

        丁雪松根本当她不存在,只对着电话道:“多谢季秘书长,我知道,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我一定会努力工作,报答季秘书长的推荐,不辜负李书记对我的厚爱。是是是,我一定不会忘记您的大恩。”

        季昌泽笑道:“好啦,李书记说了,你明天就可以上班,你也是当过不少年秘书的老同志了,相关的规矩我就不赘述了。你好自为之吧!”

        丁雪松道:“是是是,我明白,我明天就到李书记那里去报道,我一定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去迎接新的挑战!”

        季昌泽道:“那就这样了,李书记是个十分严谨严肃严格的人,你千万不要让他失望啊!”

        “我明白,多谢季秘书长,改天我去拜访您,专诚感谢您。”丁雪松说道。

        挂了电话,丁雪松整个人立刻变得容光焕发,一扫刚才的失意和疲态,虽然还是一身湿漉漉的,但却变得自信而踌躇满志!

        婆娘也看出不对来了,试探着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李书记的秘书?”

        丁雪松冷笑道:“我的事情,关你何事?”忽然想道,自己刚刚当上李书记的秘书,马上就跟妻子离婚,这对自己的名声会不会有不良影响?李书记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势利小人

        应该不会吧?自己以前一直都是市委书记的秘书呢,何况今天还有钱多在场可以做证明!

        婆娘穿上了衣服,过来拉他的胳膊,问道:“到底什么事情,你给我说清楚了!你是不是要当李书记的秘书了?”

        丁雪松道:“是又如何?”

        婆娘道:“李书记还兼着常务副市长的职务呢!”

        丁雪松道:“不错!就连市委书记,都没有李书记牛逼!戴书记和以前的陈书记,再加上省里的康副省长,都是被李书记拉下马去的!他可是出了名的虎面书记呢!”

        婆娘态度忽然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变,扯着丁雪松道:“哎呀,李书记还分管国土资源工作啊!我们局长去向他汇报过工作!我还跟着去过一次,不过没有进李书记的办公室,只在他的秘书室里等着——你真要当李书记的秘书了?”

        丁雪松道:“是啊!刚才季秘书长电话通知我,明天就正式上班了!这还能有假?”

        婆娘道:“啊!老公,你真棒!李书记分管国土工作,你是他的秘书,你以后就可以照顾我了!”

        丁雪松冷冷的甩开她的手,说道:“你喊错了,你的老公在那边地上躺着呢!我们刚才已经解除婚约了,在你方便的时候,约一起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就行了!”

        他打开衣柜,拿出自己的衣服,换了一套,把其它的打包,装在一个旅行箱里,说道:“其它的东西,都给你吧!我不需要!浅浅我会去接的,我警告你,别打她的主意——她是我丁雪松的女儿!不是那个孙志荣的!”

        婆娘一脸的煞白,孙志荣和自己都是国土局的职工,而现在丁雪松当上了李毅的秘书,今后要是给自己和孙志荣小鞋穿,那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

        “老——雪松,你我夫妻一场,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你能不能原谅我这一次?我真的知道错了!我该死,是我不对,我向你保证,我日后再也不跟这个人来往了……”婆娘扑通一声跪在了丁雪松面前,抱着他的腿大喊大叫。

        丁雪松绝情的挣脱她的手,说道:“别人睡过的老婆,我不想再要!这是我做人的最后底线!也是我这个人仅余的丝余自尊,黄红艳同志,我们两个,从今天起,不再有丝毫关系,你等着去法院办手续吧!钱多同志,多谢你帮忙教训了这小子一顿,我们走吧!”

        钱多向他竖了竖大拇指,说道:“像个爷们,想做李书记的人,就是要提得起放得下!”

        李书记的人!

        对,就是李书记的人!

        这几个字,让丁雪松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而此刻,李毅同志正面临一桩大事——和江州新贵游图恩的第一场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