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6章 车子和人哪个更重要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6章 车子和人哪个更重要

    作品:《官路弯弯

        张正贵道:“不错,我们市委还有一位副书记,正是李毅同志。”

        游图恩沉声道:“他人呢?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他怎么不来参加?”

        张正贵道:“李毅同志有事不在。”

        游图恩脸色不悦地说道:“今天这么大的雨,还能有什么事情要做?不会是敷衍我吧?”

        张正贵心想,你虽然是来当书记的,但如此说话未免也太过了吧?李毅同志也是一块硬铁板,何不叫这两个人强强相掐呢?我这个市长居中渔利。

        心念及此,张正贵说道:“李毅同志一向谨慎守时,今天肯定是有要事分不开身吧!游书记,等他回来,我会通知他,要他来向你报个道。”

        游图恩轻轻冷哼一声,摆了摆手,显然很不高兴。

        张正贵嘿嘿一笑,其实李毅向他说明过原委,但他就是不讲出来,好在游图恩和李毅之间制造误会。

        邢定文身为副秘书长,他知道李毅的做什么事情了,眼见张正贵给李毅下了个大绊子,连忙说道:“游书记,李书记到下面检查工作去了。”

        游图恩道:“什么工作这么重要?还要冒雨前去?”

        邢定文道:“是麦套稻的试验田出了点问题,李书记是这个项目的主管,他不辞辛苦冒雨赶了下去。”

        游图恩道:“什么麦套稻啊?是什么项目?我以前听都没有听说过。”

        邢定文道:“是一个农业项目,这个项目是李书记……”

        “哧!”游图恩笑道:“农业项目,李毅同志是农业专家吗?出了问题还要请他前去?哈哈!”

        张正贵道:“李毅同志同时还兼了常务副市长一职,分管农业和工业工作,他比我们都要忙一些呢!”

        游图恩冷冷一笑,继续和其它同志见面。

        见面仪式后,梁国生就离开了,游图恩等人送梁国生上车。

        游图恩在季昌泽的引领下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他们是坐东边的电梯上去的,季昌泽指着走廊中间的铁门说道:“游书记,这个铁门是戴书记在位时加装的,你看是继续保留呢?还是拆了?”

        游图恩看了看那扇铁门,又看了看五楼的布局,说道:“先留着吧!”

        进入办公室,看到一个男子在里面整理东西。游图恩瞪着他,季昌泽见了,便道:“这位是丁雪松同志,是戴尧臣同志的秘书。”

        丁雪松微笑着向游图恩道:“游书记,您好。”

        游图恩道:“嗯,你在这里做什么?”

        季昌泽笑道:“游书记,丁雪松同志是一个挺不错的秘书,您现在还没有秘书,可以留丁雪松同志在这里帮帮忙。”

        游图恩眼色一厉,说道:“丁雪松同志,你先出去。”

        丁雪松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

        游图恩厉声道:“季昌泽同志,我很不喜欢别人替我安排!戴尧臣的秘书,你凭什么又把他推给我?戴尧臣已经被双规在案,我继续用他的秘书,那我成了什么人?拾人牙慧吗?收人垃圾吗?”

        季昌泽红了脸,说道:“游书记,丁雪松同志真是一个不错的秘书,戴尧臣案并没有牵涉到他,他反而举报有报呢!”

        “举报?”游图恩冷笑道:“一个连自己的主人都敢举报的秘书,你还期望我能重用他吗?荒唐!市委秘书处没有人了吗?只有他这么一个秘书了?”

        季昌泽见游图恩真的生气了,连声道:“不是,不是,市委办还有很多秘书,个个都很优秀!”

        他是市委秘书长,日后还得跟这个游图恩相处好几年呢!对这个新来的老板,他在摸不清楚脾气的情况下,哪里还敢跟他顶牛?原本想讨好一下新来的书记,特意做出安排,叫丁雪松暂时为游图恩服务,这对丁雪松也算是做出了一个很好的安排。

        季昌泽还是比较欣赏丁雪松的,这个同志工作努力,学识广博,又是江州人,对江州的政坛布局很清楚,这样的人,当秘书还算是屈才了,只要再当上两年秘书,就可以放出去担当一地主官了,可惜的是,这个戴尧臣不争气啊,半路上被撸了下去,连带着把丁雪松也给害了。

        丁雪松前去求季昌泽救命,送了一点礼品。季昌泽拿人手短,就答应丁雪松,帮他安排一下,谁知道这个游图恩生这么大的气,把他剋了一顿,杀了他一个下马威。

        游图恩道:“那就行了,你先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

        季昌泽应了一声,退出门来,见到丁雪松站在秘书室,便道:“丁雪松同志……”

        丁雪松道:“季秘书长,我都听到了,我没事。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得谢谢你。”

        季昌泽轻轻一叹,拍了拍他的肩膀,背着手走了。

        丁雪松强忍着眼泪,不让泪水不争气的流下来,他轻轻走到门口,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这间坐了几年的办公室,或许,这就是永别了吧!自己再无机会坐到这间办公室里来了!

        丁雪松失神的乘坐电梯下楼,失神让他错过了楼层,或许他根本就不想回到市委秘书处那个大办公间里去。

        还有什么人比他现在更加失意呢?前老板犯案被捕,他无端受到牵连。他鼓起勇气做好人,揭发了戴尧臣的罪行,被人冠以叛徒的名号!

        今后,他在秘书界还怎么混?哪个人还敢起用他呢?

        一个秘书不能当秘书了,那他还有前途可言吗?

        想起父母的期望,想起家中妻孩的企盼,丁雪松心里涌上一股苦涩味道。

        他茫然出了大楼,任由雨水像刀子一般打在自己的脸上。

        嘎!一声急剧的刹车声响起来,把丁雪松从茫然状态中拉了回来。

        “喂,小子,你找死啊?找死也别在这里啊!另外换块地方!”车窗摇下去,探出一个黑黑的人头来,对着丁雪松大喊。

        丁雪松看了一眼,认出这是李毅书记的司机钱多,连声道:“对不起,钱多同志,我不是故意的。”

        这时,小车的后门打了开来,李毅那张亲切的脸探出来,问道:“这不是丁雪松同志吗?你怎么淋着雨在这里走路呢?”

        丁雪松道:“李书记好,我……”

        李毅招手道:“快上车来,别淋出个好歹来。”

        丁雪松迟疑道:“李书记,我身上湿,怕弄脏了你的车子。”

        李毅道:“傻瓜,车子重要还是人重要?快上来吧!”

        丁雪松眼睛一酸,久忍不落的眼泪终于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混和着雨水,让人看不清楚,他脸上的是泪水呢还是雨水。

        车子重要还是人重要?

        这个问题得看是什么人呢!如果换成戴尧臣,估计就是车子重要呢!

        有一次,丁雪松跟戴尧臣到乡下去视察工作,看到公路旁边有一丘瓜田,里面结满了美味的草莓,戴尧臣就吩咐停车,然后叫丁雪松到瓜田地里找瓜农买些来吃。

        丁雪松下车去买,这里买草莓的瓜农说,你提个篮子,自个去摘吧!完了来过下称就行了,还叮嘱丁松雪,叫他小心,因为刚刚下过大雨,地里很滑很湿。

        丁雪松已经十分小心了,但还是不小心滑了一跤,摔得不轻,衣服裤子全弄脏了,当他在水塘边把身上的泥巴洗干净,把洗了的草莓端给戴尧臣后,戴尧臣看了他一眼,说你怎么这么湿啊?先别上车了,别把车子弄脏了,等会你坐班车回市区吧!

        想起这些往事,再看看李毅对他的礼遇,丁雪松有一种两世为人的感觉。

        李毅再次招招手,叫他上车。

        丁雪松用力的点点头,坐了上来。

        李毅叫钱多拿来一块毛巾,递给丁雪松:“快擦擦吧!你这是要去哪里?办公室里有衣服换没有?别感冒了。”

        丁雪松道:“我不碍事呢,李书记,谢谢你。”

        李毅道:“钱多,送我到市委大楼后,你送丁雪松同志回家把衣服换了,这样子怎么上班呢?”

        李毅的话虽然很轻,但透着一股隐隐的威严,让丁雪松无从拒绝。

        钱多应了一声:“好的,李书记。”

        丁雪松道:“李书记,今天新书记上任呢。”

        李毅嗯了一声。

        车子很快就到了大楼底下,苏新亮下车撑开雨伞,护着李毅下车。

        李毅挥挥手,叫钱多开车走。

        李毅来到办公室里,刚刚坐定,季昌泽就踅了进来,说道:“李书记,麦套稻的事情处理好了?”

        他刚才一直在窗口看着下面,李毅的车子一进院门,他就看到了,踩着时间点过来的。

        李毅道:“季秘书长啊,呵呵,都处理好了,请坐吧。”

        季昌泽在李毅对面坐下,说道:“游书记上任了,你刚好不在,他有些生气呢!”

        李毅淡淡地道:“是吗?丁雪松是怎么回事?”

        季昌泽道:“丁雪松?哦,我原本想安排他当游书记的秘书,但游书记嫌弃他是戴尧臣的秘书,又曾经举报过戴尧臣的错误,所以不肯用他。”

        李毅道:“是不是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

        季昌泽道:“李书记英明,是的。其实丁雪松同志真的是一个好秘书呢!可惜了。”

        李毅道:“你去问问丁雪松同志,看他愿不愿意屈就当我的秘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