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1章 鹿死谁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41章 鹿死谁手

    作品:《官路弯弯

        令李毅难过的是,这么大的事情,温玉溪事先没有通知自己,甚至没有任何的风声飘进自己的耳朵,温玉溪是不信任自己吗?

        市里领导的反应,跟李毅差不多,这个副市长的推荐人选,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了,先是陈胜利,再是项青萍,但是,什么时候来了一个温可嘉?

        温可嘉又是何人?

        而且是报在第一位,也就是说,这个温可嘉,才是真正的副市长竞选人,其它两人,不过是陪衬罢了。

        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台下那些代表们自然也明白。

        按照流程,竞选人会上台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就跟拉票宣言一般,幼儿园选班长还要上台发个言呢!

        那么,温可嘉已经来到江州?什么时候来的?

        李毅的目光在会场缓缓睃巡,但并没有看到温可嘉的身影,直到会议主持人宣布,请三位竞选人上台时,李毅才看到温可嘉跟陈胜利和项青萍一起走了上来。

        李毅的眉毛微微一蹙,他解不懂,温玉溪和温可嘉两父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如果温家人事先通知李毅的话,李毅肯定会帮温可嘉谋划,支持他上位,跟项青萍比起来,温可嘉更适合做自己的盟友和朋友。

        就算温玉溪想低调,不想让外人知晓温可嘉的身世,难不成连我李毅也要瞒着吗?

        还是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来不及通知我。

        还是他们知道我在力荐项青萍,怕我为难,所以不通知我?

        不管怎么说,温可嘉都已经站到台上来了!他刚刚当选为县委书记不久,就被家族成功的谋求上位,把他推到了江州副市长的竞选位置上!

        这是一个幸运儿,也是一个弄潮儿!

        温玉溪为什么要把温可嘉放到江州来呢?因为我在这边?还想叫他过来摘我的桃子不成?

        温可嘉等三人迈着踌躇满志的稳定步伐,走向台前,温可嘉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向李毅看了过来,李毅对他颔首示意。

        温可嘉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

        接下来就是三个人的简短演讲,无非是自我介绍和政绩宣扬,向代表们拉票。

        最后就是代表们的投票。

        温可嘉率先演讲,他中规中矩的说了一遍自己的履历,以及在以往任上做出的成绩。

        南方离江南有些远,西州离江州更是遥远,江州市的人大代表们,很多人只听说过江州,至于下面有些什么县,县里有些什么镇,他们一概不清楚,因此对温可嘉说的话,并没有多大兴趣。

        然而,他们感不感兴趣,并不妨碍他们做出符合组织意图的正确选择,因为他们能从这个提名的顺序,就可以看出谁才是组织上要推荐的人选。

        李毅心道,看来项青萍的事情很悬呢!

        又思:如果把温可嘉给刷下去了,项青萍上了位,会有什么后果?

        温可嘉是上层斗争的结果吗?

        陈胜利那带有浓厚江州口音的普通话响了起来,他做了一番长篇大论,从他高中毕业开始讲起,讲他在官路上的发展史。

        李毅目视前方,坐在他旁边的夏坤微微探过头来,问道:“李书记,这个温可嘉是什么来头?”

        李毅缓缓摇了摇头,温可嘉的身份,还是不要公开的好。

        夏坤道:“谁能想到,最后会是这个人夺魁呢?莫非是上面派下来的?”

        李毅道:“不管是谁安排下来的,最后的结果还得看代表们的投票。”

        夏坤嗯了一声:“陈胜利是本地人,工作时间长,还是很有可能胜出的。看来难免一番龙争虎斗呢。”

        李毅心想,看来真的没有人看好项青萍同志呢!转移话题道:“夏书记,上次我送小菲回家……”

        夏坤摆手道:“我都听小谈跟我说过了,那是个误会。还要多谢你,那天晚上我一气之下打了她一耳光,她就离家出走,多亏你保护她。”

        李毅道:“小菲回家了吗?”

        “没有。”夏坤苦笑道:“她一定恨上我这个当爹的了,不过,有件事情很奇怪,小谈跟她之间的芥蒂反而淡了,现在小谈一直陪在她身边呢,在你那套房里陪她住着,照料她的生活起居。”

        李毅哦了一声,心想这个谈静宜还真有三分本事呢!沉吟道:“夏书记,那个陆俊不是什么好鸟,你跟他来往,尽量多长一个心眼。”

        上次陆俊主动向李毅示好,李毅虚与委蛇应付他,但心里却对他留了意。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陆俊这种人会变好吗?那连狗都改不了吃屎了。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连外国的帕雅公主都知晓这个道理,李毅岂能不明白?

        陆俊如此交好李毅,可见他所谋非小!

        同理,陆俊如此讨好夏坤,连谈静宜的事情都可以当作没发现过,由此可知,他对夏坤的图谋有多大。

        “呵呵,我自有分寸,正所谓谁比谁傻啊?”夏坤微微一笑。

        李毅便放下心来,以夏坤的政治智慧,相信他一定会处理好同陆俊之间的关系。

        前台上,陈胜利已经演讲完毕,赢得了响亮的掌声。

        接下来轮到项青萍,她优雅的上前两步,微笑着说道:“各位领导、各位代表,大家好。我叫项青萍,是江州市宜安市委书记。我很荣幸今天能站在这个讲台上,向大家汇报我们宜安近段时间的工作,我先说说我们宜安的工业经济,我主持宜安工作以来,谈成了两个大型外资企业落户宜安,让宜安的工业经济,一举跃升为江州区县第一……”

        世事如棋,在于一个争字!

        现在这个时候,都要大胆的说自己的政绩,让代表们认识到你这个人的能力。

        君子之智,该藏拙时就藏拙,该张扬时就要张扬!

        项青萍从企业开始说起,讲到了五福生态养殖基地,说到跟蓝天集团的合作,千亩杂果林和万亩生态园,最后谈到了麦套稻技术……下面坐着的代表们,大都到过五福生态养殖基地,吃过项青萍端上来的瓜果,又参观过麦套稻试验田,对这些都有着最直观的感受,听得格外认真,时不时的有掌声响起来。

        等项青萍演讲完毕时,赢得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该做的工作都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把命运交给这些代表手里吧!

        投票开始,每个代表认真的填写手中的票,然后按顺序上前投票。

        三位候选人紧张的等待着结果。

        李毅也在等待结果,自己来江州后,真正的亮剑,算不算成功,就在此一举。

        亮剑的成功与否,不是扳倒几个对手,也不在于打倒几个敌人,而在于达成自己的目的。

        李毅前面的所有铺垫,都在于推举项青萍上位,这次运作,不只是一个位置之争,更是自己第一次独自运作这么高级的职位,这是对自己政治能力和权术运作能力的最好证明!

        投票完毕,大会工作人员正在进行票数的统计,结果马上就可以出来了!

        主席台上,市领导们还在交头接耳,还在议论这个温可嘉的由来。

        夏坤忽然问道:“李书记,这个温可嘉,不就是在你以前工作的县城吗?”

        李毅点点头,心想夏坤还是想到这一节了。

        夏坤道:“那你们以前认识吧?”

        李毅道:“认识。”

        夏坤见李毅并不透露太多,也只是轻轻哦了一声,心想多半这个温可嘉跟李毅以前并不对付吧?奇怪了,西州市下面的一个小县城,怎么突然这么出人才了?先是李毅调来当了副书记,又是这个温可嘉调过来当副市长!

        在夏坤看来,温可嘉当副市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很多同志都在想,陈胜利受到了戴尧臣的影响,而项青萍又有以前那些不好的传言,这两个候选人,都不太适合副市长一职,而省委又不好直接否掉他们两人,只好另外安排一个人来当这个副市长。

        投票结果出来了,负责统计的工作人员并没有马上宣布,而是猫着身子,走到张正贵面前,低声说道:“张书记,结果有些出人意料啊!”

        张正贵现在还是主持工作的书记,今天的选举大会,由他坐镇指挥。

        “什么?”张正贵皱眉问道。

        “投票结果违反了上级组织意图啊,那个温可嘉同志的得票数排第二!”工作人员如实回答。

        “排第二?怎么可能?这些代表怎么回事?连组织意图都弄不清楚了吗?这事情关系到省委脸面,更关系到咱们江州人大选举的公正性,不可儿戏,你们可统计清楚了?”张正贵沉声道。

        “统计清楚了,我们反复统计了三次,绝对不会出错的。”工作人员说。

        “陈胜利这家伙,是本土干部,他的得票数是不是有水分啊?”张正贵皱眉,轻轻哼了一声。

        陈胜利是戴尧臣线上的人,张正贵对他并没有好感。

        “张书记,胜出的人,并不是陈胜利同志。”工作人员把票数统计表交给张正贵看。

        张正贵接过来一看,讶道:“项青萍胜出!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