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33章 金小姐,你想太多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33章 金小姐,你想太多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解释道:“信阳同志,麦套稻技术是不需要怀疑的,当然了,我们还要请来专家和学者,在具体施行前,要多加试验,对田地的选择,撒种的密度,麦茬留下来的长度,肥料和水量的多少,秸秆还田方法,肥料运筹,水浆管理,防治病虫雀鼠害等等专业数据,要进行周密的测试和研究。”

        胡信阳听李毅说得头头是道,不由得信了几成,说道:“李书记,听你这么说,这个什么麦戴套有搞头?”

        李毅一愕,笑道:“是麦套稻,意思就是在麦子还没有成熟之前,就把经过特殊处理的稻种撒下去,套播的意思!”

        胡信阳哦了一声,说道:“种子撒下去,还不被麻雀吃了?”

        李毅暗道,这个胡信阳,怎么这么啰嗦啊!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麻雀吃走的只会是一小部分,我们在计算种子密度的时候,就会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另外,我们的种子是经过特殊处理的,麻雀能吃走的,只是小部分,这才作物的间隙,反而是比较有利的。”

        胡信阳挠了挠头,说道:“李书记,我还是有些担忧,可能是我对这个新技术刚刚接触的原因,不过,只要李书记有信心,我们自然全力配合。”

        李毅淡淡的道:“我这个麦套稻的试验田,放在哪个区县,还不一定呢!”

        项青萍就理怨的看了胡信阳一眼,心想你不懂不会闭嘴啊,把李书记惹毛了,这么好的试验项目,他不放到咱们宜安来,那就是咱们宜安的损失了。

        胡信阳也知道自己质疑得太过了,身为下属,对上级领导提出来的项目一再提出怀疑,肯定会引起反感,面对项青萍埋怨的目光,他只能抱以歉然一笑。

        项青萍举起杯子,笑道:“李书记,你都到咱们宜安来过多次了,咱们这边的田地土壤的脾性,你也了解了,我们宜安班子长执行力和战斗力也是江州最好的,这么个项目,我代表宜安市委市政府,向你争取一下,请你一定要把这个项目落在咱们宜安,这杯酒算我敬你的,你随意就行了。”

        李毅按住她的手腕,说道:“你刚扭了脚,不易喝酒。我这个项目,花落谁家,现在还没有确定呢,你喝再多的酒也不管用。”

        项青萍的手腕处传来一阵电流击打般的感觉,红了脸庞,说道:“李书记,我并不是想为自己谋求什么政绩,而是想为宜安的穷困老百姓们多争取一些好的项目。”

        李毅看到她红了脸,便松开了手。

        胡信阳连连点头,配合着说:“是啊,李书记,我刚才之所以提那么多的问题,就是觉得这是一个好项目,所以想多了解一点。”

        项青萍道:“不错,我一听李书记说出这个项目,就觉得这是一个能让老百姓真正从传统的田地里解放出来的好办法,也是让农民们增收致富的好点子,大棚和生态养殖,只能让一部分村民致富,但这个麦套稻,却可以让所有的百姓获得福利。”

        胡信阳道:“李书记,项书记崴了脚,不能喝酒,我可以喝啊,只要李书记能将项目落在我们宜安,我今天连喝三杯,不,连喝五杯!”

        李毅哦了一声,淡淡的注视着他。

        胡信阳知道李毅是要看他的行动和表现呢,把自己的杯子倒满了酒,然后一口喝干了,又满上,再一口喝干了。

        如是反复,连喝了五杯。

        这杯子是一两的大杯,五杯下去就是半斤,加上刚才敬的酒,起码上斤数了。

        胡信阳五杯酒下肚,脚下发软,伸手撑住了桌面,抹了一下嘴唇,说道:“李书记,你看够不够?”

        李毅嘿嘿笑道:“看不出来啊,信阳同志还是海量,你要是能再喝五杯的话,这项目就落在你们宜安了。”

        项青萍脸色微变,说道:“李书记,信阳同志已经有醉意了,再喝五杯,怕是要醉倒了。这五杯,我来喝吧!”

        胡信阳感激的看了项青萍一眼,心想这女人平常不乍的,但关键时刻愣是扛得起来呢!自己以前老跟她做对,看来是自己太过小气呐!

        “项书记,你是女人,又受了伤,我一个大老爷们,岂能让你来替我喝酒?不就五杯酒吗?”胡信阳豪爽的说道:“诗成斩将奇难敌,酒熟封侯快未如。”

        吟罢诗,胡信阳再次连喝了五杯酒!

        “好!”桌上众人都轰然叫了一声。

        “不错,是条汉子。”李毅拍拍胡信阳的胳膊,对这个有些真性情的汉子,着实有了几分好感。

        胡信阳嘿嘿一笑:“这么说,李书记是同意项目落在咱们宜安了?”

        “那是当然。有胡信阳同志在宜当家,我十分放心!”李毅拍拍他的肩膀。

        不想胡信阳嘿嘿一笑,就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胡信阳的秘书和司机赶过来,扶起胡信阳,秘书说:“胡市长醉了。”

        胡信阳吧唧着嘴巴,嘣出来一句:“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哈哈!”李毅等人俱各大笑。

        李毅吩咐道:“扶胡信阳同志到乔山南同志家里休息吧。”

        新湖镇委书记、镇长等镇领导也闻讯赶了过来,他们也不敢上桌子跟李毅等人并排坐,只是带了几瓶好酒过来,要向李毅等人敬酒。

        李毅也是混过乡镇的,知道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海量,这么轮流敬下去,不用多久,自己也会跟胡信阳一样躺到床上去了。便端起市委副书记的架子来,不管他们如何敬酒,他只是轻轻抿上一口。

        镇领导敬完了,村里的干部也不能落后啊,一个个端起杯子来跟李毅等人敬酒。

        饶是李毅留了酒量不喝,这么敬下来,也喝了大半斤酒呢!

        好在他酒量大,半斤酒下去,也就跟吃了半边西瓜似的,上两次茅厕也就解决了。

        这边正热闹着呢,门外传来一阵汽车的嘟嘟声。

        不一会,一阵浓郁的香气飘进堂屋里来,一个漂亮苗条的高挑美女,甩着长长的秀发,蹬着高高的高脚鞋,走了进来。

        此人正是金泰熙。

        “李书记,叫我找得好苦啊。”金泰熙看了看热闹非凡的酒场,心想还以为你在忙什么要紧的事情呢,原来是在这里吃大餐。

        酒也喝完了,李毅宣布散场,稍事休息。

        金泰熙跟着李毅,说道:“李书记,我想救你一件事情。”

        李毅淡淡地道:“金秘书手眼通天,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去做的呢?我人微言轻,只怕帮不上你什么忙呢!”

        金泰熙道:“李书记,事情是这样的,我父亲因为和两个朋友在酒店嬉闹,被你们江州警方抓了起来,要判他一个有伤风化罪,要坐牢呢!”

        李毅走到外面,看着房外栽着的几棵桃树,此时正当季节,桃树上结满了粉红色的花骨朵,再过一阵子,这满树都是粉色的桃花了。

        点着了一根香烟,缓缓吸了两口,李毅淡淡说道:“金秘书不是挺有本事的吗?你可以动用你们领事馆及至大使馆的关系啊,从中央到省委,再到江州,层层施压,相信我们江州那些公安,还是会卖你们大使这个薄面的。”

        “李书记,我知道,上次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对,不该私自通过自己的手段,把我父亲捞出来,逃避了你们法律的制裁。”金泰熙有求于人,头自然就低了,说话声音不但温柔,而且妩媚。

        李毅抽烟,赏花,不理她。

        “李书记。”金泰熙轻轻咬咬嘴唇,说道:“我只有这么一个父亲,我一定要救他,他不可以坐牢……”

        李毅微笑道:“难不成谁有多个父亲不成?金秘书,你来找我,若是为了令尊之事,我很遗憾的告诉你,我无能为力,因为每个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我也不能例外。”

        金泰熙道:“李书记,只要你能说句话,把我父亲放出来,我们马上就在你们江州投资建立第三个厂和第四个厂,这笔投资总额将近五千万。这对你们江州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投资哦!”

        李毅道:“金小姐,你这是以金大株女儿的身份在跟我谈交易呢,还是以商务秘书的身份在跟我谈合作?”

        金泰熙道:“这有什么区别吗?反正就是投资在你们江州。”

        李毅道:“区别很大啊,如果是合作呢,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这两个厂的合作项目,如果是交易,你请回去吧!我这个人,从来不受任何人的威胁。你们的投资对我们来说,的确是很需要的一笔外资。但是,如果要让我们江州牺牲法律的公正来迎合你们的资金投入,对不起,这笔买卖,我不能答应,因为不划算!区区五千万,就能换来一个城市的法律优待?就能换来我们这个民族的尊严?金小姐,你想太多了。”

        金泰熙银牙轻咬,说道:“李书记,你就不能法外开次恩?不就是你一句话的事情吗?你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答应我的要求,放过我父亲?不管你提出多么过分的要求,我都同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