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30章 什么是政绩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30章 什么是政绩

    作品:《官路弯弯

        那边田垄上,李毅正和一个农民装束的老头子席地而坐。

        李毅坐在一方石头上,而农民正拿扁担放在地上,就坐在那条扁担上。

        苏新亮和钱多两个人站在旁边。

        项青萍道:“那人就是铁老实?”

        村长道:“可不就是他嘛!”不等项青萍等人提醒呢,他已经扯起脖子喊了起来:“铁老实,铁老实,有大官找你呢!”

        胡信阳连忙拉了村长道:“你别瞎嚷嚷啊,这样吧,你先回去,回头我再找你。”

        村长道:“你们不是要我找铁老实谈分田的事情吗?我这就跟他去谈。”

        胡信阳瞪眼道:“回去!”

        村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胡信阳发了话,他不能不听,应了一声便往回走。

        那边李毅看到项青萍和胡信阳,抬头说道:“既然来了,就过来吧。”

        铁老实看到村长,也喊道:“老材长,你喊我做什么?”

        村长只得回头应道:“找你谈谈分田的事情。”

        李毅对铁老实道:“大爷,你有事就先去吧,我们自己再走走,麻烦你了啊!”

        铁老实嘿嘿一笑,摆手道:“不用谢!你还想找我唠嗑的话,去我家找我就行,我叫铁老实,村子里一问,就能找到我了。”

        项青萍和胡信阳走到李毅面前,弯腰笑道:“李书记,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李毅道:“我下来看看农业生产情况,没想过惊动你们,没想到你们还是找来了。”

        项青萍和胡信阳都舒了口气,放下心来。

        “李书记,你要做农业方面的调研工作啊,我陪你一起吧。”项青萍道:“要不要我从市里调几个农业局的人跟着?”

        李毅道:“你去搞你的农业经济发展规划,我搞我的农业调研工作,你们都不必跟着我。”

        项青萍道:“李书记,这个新湖镇是咱们宜安比较落后的地区,你在这里做农业调研工作,可能不太合适呢。”

        李毅微微一皱眉头,说道:“项青萍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地方穷,我们就可以不管这里的百姓了?正因为这里穷,我才更要选择在这里进行调研工作!只有把最穷的地方变成了最富有的地方,我们的方针政策才是正确的!”

        项青萍道:“李书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个地方没有针对性,也没有代表性。”

        李毅道:“好吧,那你在那些有代表性的地方,调研出什么好东西来没有?眼瞅着就要召开第二次农业工作会议了,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项青萍这个那个了一番,却说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来。

        李毅生气地道:“你都做了些什么?嗯?”

        项青萍见李毅生气了,连忙说道:“李书记,五福生态养殖基地正在跟蓝天集团商谈合作事宜,我这些天一直忙这个事情去了,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我虚心接受李书记的批评,请李书记放心,我一定合理安排时间,抽空做农业工作的调研。”

        李毅语气一缓,说道:“你是一把手,不必凡事都要亲力亲为嘛,谈判的事情,你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行了。农业调研工作,你也可以交给下面的人去做!”

        项青萍道:“那李书记你还不是亲自下来调研……”

        李毅摆手道:“我不同啊,我现在分管了农业这一块,又在省委立下过誓言,一定要把农业工作做起来,我必须上紧了发条。你是宜安的一把手,不是专管农业工作的,要学会安排工作嘛!”

        项青萍道:“李书记,我懂了,我回去后,一定合理安排人员和工作。”

        李毅嗯了一声,负手往前面走去。

        项青萍平白受了李毅一顿剋,有些心灰意冷,不知道是跟上去呢,还是打道回府。

        钱多走到她身边,轻声说道:“项书记,我了解李书记,对一般人,他是不理不睬的,他越说你,越骂你,证明他心里真的想重用你,快跟上去吧!李书记对农业工作有了新的想法呢!”

        项青萍这才恍然大悟,感激的看了钱多一眼,心想这人不过是李毅的司机,但对李毅的性格却摸得很准啊。多亏了有他的提醒,不然自己还以为李书记冷落自己了呢!

        那边铁老实兴奋的唱起了山歌,因为村长刚刚答应他,把欠他的那两分田分给他了,而且是最好的水田!

        铁老实不知道,他拖了多年未曾解决的问题,多次上访都无果的难题,因为一个陌生人跟他聊了一会儿天,就得到了最好最快的解决。

        其实李毅跟他聊的,全是农业耕作相关的琐事,至于分田的事情,铁老实还以为李毅只是一个过路人呢,怎么可能跟李毅去聊这种事情?

        项青萍和胡信阳跟上李毅,一左一右走在李毅的身后。

        李毅说道:“你们两个既然来了,那我们就聊聊吧,宜安的经济在江州算是很发达的,但我这一路看来,农民的生活还是很贫困啊!肉类食品尤其缺乏,村里就靠那个杀猪的屠夫杀猪卖肉,大部分农家,一个星期才吃上一餐肉呢!”

        项青萍和胡信阳相视一眼,他们虽然也是父母官,但他们对农民的真实生活还真的不了解,也不知道农民们一个星期吃几餐肉。

        一个星期吃上一餐肉?

        这是个什么概念?

        这对生活在城市里,出门就有菜市场的城里人来说,有些难以想象,对那些朱门酒肉臭的高官们来说,也是不可想象的。

        那跟当和尚又有什么区别呢?

        但对当时的农村人来说,赶个集要走一二十里路才能到镇上,村里的买卖,基本上靠货郎们走村串户,物质极度贫乏,收入低下,一个星期吃上一餐肉的人家,还是大有人在的!

        除非过大年过大节,家里杀了猪,那就另当别论。

        但就算是杀了猪,大部分猪肉是要卖钱的,肥肉要留着煎油,以备够半年或是数月的煮菜油。

        能卖钱的都拿去卖钱了,真正能吃进自己嘴里的,也就一些杂碎和油渣。

        李毅表情沉重的说着这些农家的现状,宜安的两位父母官,有一种想找地缝钻进去的感觉。

        人家是年轻有为的江州市委副书记啊,对民情还这么了解,这些老资格的宜安领导们,又对治下百姓的生活了解多少?

        官员每天都是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可是治下的百姓们,他们每天的餐桌上摆着什么好吃的?

        有多少人真正的关心过百姓餐桌上的吃食?

        李毅沉声说道:“同志们哪,我们当官的政绩,不是写在文件上的组织评语,也不是报纸上记者们写的那些个领导赞歌!政绩是什么?是百姓的口碑!是农民们餐桌上的大鱼大肉!是娃娃们背着书包去上学的灿烂笑容!是治下百姓们安居乐业的和谐景色,是病有所治、老有所养!”

        项青萍和胡信阳默默的跟着李毅,亦步亦趋,李毅说一句,他们就跟着点头应一声是。

        李毅忽然顿住脚步,说道:“胡信阳同志,你在宜安工作也有些年头了,据我对你的了解,你是从宜安市委组织部组工干部干起的,经过了近二十年的奋斗,才坐上现在这把交椅……”

        胡信阳愣住了,他没想到,李毅对他如此了解!

        “是,”胡信阳说道:“我当年就是干的组工干部,在宜安工作正好二十年了。”

        李毅道:“你在宜安工作了这么久,你可知道,你治下的百姓,有多少人吃不饱、穿不暖?你可知道,这些村子里,有多少娃娃因为穷,交不起学费,或是因为离学校太远而上不起学?”

        胡信阳紧皱眉头,半晌无语。

        他真的回答不上来。

        李毅道:“你回答不了,我也回答不了。但我知道,这村子里,肯定有不少学龄儿童,因为各种原因而上不起学。你们看看,那边就有一群放牛羊的孩子,我们去问问他们吧!”

        胡信阳应了一声,拿衣袖擦了擦汗,心里在埋怨项青萍,两个人来这里做什么呢?如果把下面那干局委办的头头脑脑都带上的话,不管李书记指责什么,都可以立马拉出替罪羊来呢!

        现在倒好,只有两个人,不是一把手就是二把手,李毅骂完一把手,就骂二把手,轮流挨训!

        李毅走到那群孩子面前,笑呵呵地问道:“小朋友们,你们多大了?”

        “八岁!”

        “九岁!”

        “我七岁了!”

        “我十一岁了!”

        李毅摸着那个最少的七岁的小朋友的头,亲切地说道:“你们怎么都没有去上学啊?今天不是星期天吧?”

        十一岁的说:“上学有什么好啊?我爷爷、我爸爸都没有上过学,不照样把田种好了?”

        八岁的说:“我家里穷,我爸不让我上学。”

        九岁的说:“学校太远了,我干完活,就走不到学校了,老迟到,被老师开除了。”

        七岁的说:“我要放牛啊,我不放牛,家里就没有人放牛了,牛要是饿死了,我们拿什么来犁田啊?牛犁不了田,我们都得饿死呢!”

        项青萍鼻子一酸,双眼一阵刺痛,隐隐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