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01章 江州亮剑第二弹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01章 江州亮剑第二弹

    作品:《官路弯弯

        戴尧臣抓起书桌上的一本书,对准对面座椅上的刘玉林甩了过去,厉声道:“滚!”

        刘玉林躲闪不及,那本书正好摔在他的左脸上,厚重尖锐的书角,刮擦在他的脸皮上,生痛生痛的。

        “姐夫!”刘玉林怯怯的缩了缩身子,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个姐夫,因为他能从一个街头混混,坐上今天这把交椅,全凭有这个当大官的姐夫,不只是他,便是他刘家人,见了戴尧臣这个女婿,都是毕恭毕敬的。

        “滚!”戴尧臣气愤的指着他,说道:“你这风流毛病,再不改改,迟早有一天,我都要连累在你手上!”

        刘玉林吓得不轻,认识姐夫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这么大的火气。戴尧臣是一个心机很重的人,不管有什么心事,都隐藏得很深,在家人面前,就算再气愤,他也不会如此失态。

        “姐夫,我滚,我这就滚。”刘玉林不敢再问为什么,哧溜一声下了地,猫着身子就往门外走去。

        “站住!”戴尧臣忽然冷喝道。

        刘玉林果然就站稳了,回头谄笑道:“姐夫。”

        戴尧臣沉吟了一会,抓起电话拨了一个内部号码,电话响了几下,就被接起。

        戴尧臣道:“新亮同志,李毅同志在吗?在啊,好,我这就过去。”

        苏新亮挂了电话,愣了一秒,然后起身,敲门进去,说道:“李书记,戴书记刚才打电话来,说要过来。”

        李毅刚送郭小玲和何静殊到家里,才回到办公室坐定,戴尧臣就打电话说要过来,看来戴尧臣已经知道在机场发生的事情了,他过来是个什么意思呢?

        “嗯!”李毅淡淡的应了一声。

        苏新亮心想,戴尧臣说要过来,李书记怎么没有一点表示?他也不敢多问,退了出来,没多一会,戴尧臣就过来了,后来还跟着一个鼻青脸肿的青年人。

        苏新亮起身,喊了一声:“戴书记好!”

        戴尧臣从鼻子里嗯了一声,推开李毅的门走了进去。

        李毅端坐在椅子上,看到戴尧臣和刘玉林走进来,并没有起身,而是嘿嘿一笑:“戴书记有事情,叫我过去商量就行了嘛!何必劳烦自己亲自跑过来呢?”

        戴尧臣冷哼一声,说道:“李毅同志,不敢当啊,连我小舅子你都敢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戴书记吗?”

        李毅做作惊讶地道:“戴书记,何出此言哪?你的小舅子?是哪位?我不认识吧?你也从来没给我们做过介绍啊。”

        戴尧臣强忍下心头的怒火,说道:“李毅同志,何必惺惺作态?打了人还不敢承认吗?”

        李毅装作这才看到刘玉林的样子,讶道:“咦,这不是在机场调戏我朋友然后还想杀我的那个流氓吗?你怎么在这里?”

        戴尧臣一滞。

        刚才他确实光火,想把刘玉林赶走了事,自己跟李毅的关系本就紧张,他不想在换届选举的紧要关头,跟李毅彻底闹僵。可是,当他看到刘玉林那畏畏缩缩的样子,他又有些于心不忍。自己堂堂省委常委,江州市委书记,小舅子被人打了,真的就这么忍气吞声,屁都不放一个就算了?

        刘玉林要是回家去跟他姐姐哭诉,他姐姐肯定会打电话来找自己,到时还得出面,一念及此,他就喊住了刘玉林,气势汹汹的过来找李毅理论,心想你李毅再牛叉,打了我的人,你总要赔个礼道个歉吧?

        谁知道一过来,就听到李毅拿话堵他。

        李毅身为副手,见到自己前来,不敢不起身相迎,反而大摇大摆的坐着不动!这搁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戴尧臣的火气腾的就上来了,高声质问道:“李毅同志,什么流氓,他是我小舅子刘玉林!”

        李毅道:“戴书记,失敬了。原来这个流氓就是你小舅子啊,啊,不,我说错了,原来你小舅子是个流氓啊——这意思怎么都一个样啊,呵呵,戴书记,我书读得少,这个话不会说啊,见谅。”

        戴尧臣道:“李毅同志,刘玉林不就是跟你女朋友说了两句话吗?值得你大动干戈,动手把他打成这个样子?你下手未免也太狠了点吧?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就不开我的面子?”

        李毅道:“我也知道打狗看主人的道理,问题是,我事先真不知道这臭流氓是你的小舅子,我要是知道他是你的小舅子,他就算再流氓一点,估计我也能忍下来的——谁会跟一条狗一般见较呢?是吧,戴书记?”

        戴尧臣顿时气结!

        李毅道:“嗯,戴书记,你带这个流氓过来,哦,不,带你小舅子过来,是来向我道歉的吧?呵呵,不必了,既然他是你的小舅子,这个事情,就算了,反正我朋友也没受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我已经安慰了她,她也说过不计较了。”

        戴尧臣不怒反笑:“李毅同志,你真是霸道啊!打了人,还想让我们给你道歉?你受得起吗?今天是你打了人,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李毅淡淡的道:“给你一个说法?我打了你吗?刘玉林,我打了你吗?”

        刘玉林道:“你司机打了我!”

        李毅呵呵笑道:“戴书记,你听见没有,我的司机和他起了一点冲突,未必你以为,我们两个可以表替他们两个来次谈判吧?”

        戴尧臣狠狠瞪了刘玉林一眼,说道:“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司机,这个事情,你都必须负责到底。既然是你司机动的手,这样的同志不再适合在市委小车班工作了,我建议将他开除!”

        李毅冷冷地道:“不可能!”

        戴尧臣蜡黄的脸上布满了愠怒,两侧的鬓发斑白而凌乱,额头上隐隐有青筋显露。他心想,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不要你赔不是,而是开除你的司机,一个小小的司机,在他省委常委眼里,的确是可有可无,说开除就能开除的。

        但钱多对李毅的意义,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你有事情冲着我来可以,但要冲着钱多去,那就不行了!

        “李毅同志,你的司机打了人,就应该开除出党的队伍!”戴尧臣大手一挥,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李毅再次坚决的答道:“不可能!戴尧臣同志,打人也分很多种的,战场上打鬼子,那叫爱国英雄,大街上抓流氓,那叫见义勇为,我觉得我的司机不但无过,反而有功,一个打了流氓的英雄,一个保护了自己领导不受侵害的英雄!他不但无罪,反而有功!我觉得应该通报表扬!”

        戴尧臣逼视着李毅,李毅傲然相对,俊眉星眼,坚毅如铁。

        戴尧臣道:“李毅同志,我想你应该明白,刘玉林在我心里的份量,现在我只要求处分一个小小的司机,已经给了你莫大的面子,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

        李毅道:“面子是自己挣得,不需要别人来给。如果你真心爱护你的晚辈,就应该教他学好,而不是一味的护短,那会害了他。说到重要性,嘿嘿,我的司机在我眼里,跟我是同等重要的!他今天打人的举动,我完全认同,你有什么事情,就冲我来吧!我接招就是。”

        戴尧臣冷声道:“这个辙职命令我下定了!你这个司机打人犯法,我非辙他的职不可!”

        李毅嘿嘿一笑:“戴尧臣同志,那你就试试看吧!你能辙了他的职,我就真的服了你——其实吧,我奉劝你一句,现在这个时候,你不在家里好好为自己谋划,却在为一个小流氓激辩,实在是有失水准呢!”

        “你什么意思?”戴尧臣心头一震,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没什么意思。”李毅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要辙钱多的职,你尽管去辙。”

        戴尧臣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跟李毅闹僵到如此地步,这个年轻人,虽然有些桀骜不驯,但在工作能力上,确实是一把好手呢,这样的人,他一直有心收归己用,谁想到和解不成,反而日增嫌隙!

        今天两个人都说出了过火的话头,这样一来,要想再修好,就很难了。

        戴尧臣今天发这么大的火气,并不完全是因为刘玉林的事情,而是良久以来积聚而成的各种火气和对李毅的不满,在今天达到了一个爆发的临界点。

        他原以为,自己发了这么大的火,却只处罚一个小小的司机,李毅应该感恩戴德,同时也对他这个一把手表示服服帖帖了吧?谁料李毅的冷静和反弹,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我就不信了,我连一个小小的司机都辙不了?”戴尧臣冷笑道。

        李毅道:“你是一把手,你想怎么样就怎么吧!”

        戴尧臣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他回到办公室,把省委办公厅人事处处长叫了来,直接下达命令:“把李书记的司机钱多给我开了!”

        人事处长愣了一下,说道:“戴书记,钱多同志不归咱们管啊,我们开不了人家。”

        戴尧臣瞪眼道:“什么意思?我还开不了一个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