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00章 你不配问!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200章 你不配问!

    作品:《官路弯弯

        何静殊不悦的轻声道:“小玲,这两个家伙,不是什么好人。拿我们当猎物呢!”

        郭小玲道:“嗯,不理他们就行了。”

        但刘玉林却不想放过这两个大美女,对高天翔嬉笑道:“高董,这两个美女怎么称呼啊?也不给兄弟介绍一下?”

        高天翔为了面子,也显得自己泡妞的本事有多大似的,说道:“这位是郭小玲小姐,那位是她的同事。郭小姐,这位是江州建工集团的刘总。”

        刘玉林笑道:“叫我刘玉林就行了,两位美女,赏个脸,一起吃个饭吧?”

        郭小玲淡淡的道:“对不起,我没空。”

        刘玉林伸出手要跟郭小玲相握,郭小玲视而不见。

        刘玉林微微恼火,阴阳怪气地说道:“哟,郭小姐,在江州地头上,敢不给我刘玉林面子的人,只怕还没有出生呢!你知道我姐夫是谁吗?”

        何静殊嘴快,也没有郭小玲那么好说话,冷笑道:“你姐夫是谁都不知道?你几岁了?你家人放心让你大白天的出来吓人?”

        “扑哧!”郭小玲抿嘴一笑,挽着何静殊的手,说道:“你啊,没点口德。”

        何静殊道:“本来就是嘛,连自家姐夫都不知道是谁,他姐不是白疼他了吗?找不到自家姐夫了?快打110报警吧!”

        郭小玲笑得花枝乱颤,说道:“静殊,别玩了,笑死我了!”

        两个美女在机场出口大笑,这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呢!

        刘玉林的脸马上就垮了下来,指着何静殊道:“你笑谁呢?你知道我是谁吗?”

        何静殊当了多年记者,走南闯北,什么人没见过,胆子早就磨练出来了,才不怕他呢,笑道:“这人的傻劲越来越厉害了,刚才不记得自家姐夫是哪个,现在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不得了,还记得120的电话不?要不要我帮你拨一个?”

        刘玉林大怒,扬起手掌,就要打何静殊,口中嚷嚷道:“在江州地界上,还敢有人对我不敬,真是反了,我让你知道我刘玉林的厉害!”

        扬起的手掌还没有甩下来,就被一只大手凌空抓住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来:“是吗?原来江州最厉害的人是你刘玉林吗?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刘玉林手腕一痛,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真称得上玉树临风的男子站在自己面前,比自己高了半个头,正用一种冷凛的眼神俯视自己。

        “你是哪个,敢抓我的手!快放开!”刘玉林盛怒道:“迟一秒钟,我就叫你后悔莫及!”

        “是吗?那我就迟上十秒钟看看,你刘玉林能不能叫我十倍的后悔莫及呢?”

        “哎哟!”刘玉林痛苦的叫唤。

        “你来了!”郭小玲松开了何静殊,站到李毅身侧,笑道:“我还以为你忙,不来接我呢。”

        李毅道:“我再忙也得来接你们啊!”

        何静殊听到他说“你们”,心里一甜,笑道:“这个刘玉林,太得瑟了,连自己姐夫和自己姓名都给忘了,哼,这样的家伙,就该教训教训。”

        李毅淡淡的道:“嗯,一个人的尾巴翘上了天,摔下来的时候,也会摔得特别惨!”手一扯一送,将刘玉林推搡开去,冷笑道:“刘玉林,死到临头了,还敢在外面如此张狂!”

        刘玉林看看李毅无形的威势,甩着疼痛的手臂,问道:“你到底是谁?”

        李毅道:“你不配问!”扶着郭小玲的小蛮腰,微笑道:“走吧!”

        高天翔叫道:“喂,郭记者,这人是谁啊?也不给我介绍介绍?”

        郭小玲无可奉告的一笑,跟李毅亲密的走开了。

        刘玉林怨恨的冷哼一声,转身拉开车门,俯身拿出一根长长的铁棍。

        高天翔拉住他道:“刘总,那个男的来者不善,不是一般人物,我看还是算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将来有的是机会报这仇。”

        刘玉林用力一甩,甩开高天翔的手腕,眼睛里似能放出火来,怒道:“妈了个隔壁的,老子今天不给他放放血,他不晓得马王眼长几只眼!”大喊一声,跑了过去,举起铁棍,朝李毅的后脑勺狠狠的砸了下去,嘴里大喊道:“去死啊!”

        “嘭!”的一声巨响,倒地的不是李毅,而是刘玉林。

        站在不远处的高天翔看得清楚,李毅感觉到脑后生风时,并没有慌张,甚至连躲闪和回头看的动作都没有,一直就是这么不紧不慢的往前走!

        就在刘玉林猛力砸下去的刹那,一直跟在李毅身边不说话的影子人——黑黑瘦瘦的小个子,忽然发难,后发先至,右腿从地面踢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速的跨越从地面到刘玉林手腕的距离,精确无误的踢在刘玉林的手腕处,同时右手一抄,将刘玉林手中的铁棍抄在手中。

        刘玉林手腕断了似的疼痛,杀猪一般的嚎叫出声。

        钱多更不容他有反抗的机会,右手铁棍在手,指东打西,在刘玉林眼前一晃,打在他右腿膝盖处。

        这一下力气巨大,刘玉林受到大力冲击,哇的一声,扑倒在地上,双眼惊恐的看向冷峻的钱多。

        钱多面无表情,举起手中的铁棍,还要打他的腿。

        这时李毅发话了:“住手!”

        钱多的手在半空中停下来,刘玉林微微松了口气,还好李毅及时制止住了钱多,不然,自己这条腿非得断了不可。

        不料,李毅忽然说道:“打断一条腿就行了,总要留他一条狗腿踮着脚走回家吧?”

        钱多嘿嘿一笑,奋力举起手中的铁棍,狠狠砸下。

        “啊!”刘玉林顿时面无血色,尖叫道:“饶命啊!”

        “哈哈哈!”

        腿上并没有传来剧痛,却只听得一阵哄堂大笑。

        刘玉林缓缓睁开眼睛,却见李毅和钱多正哈哈大笑,看着躺在地上的自己,他这才明白,刚才李毅不过是开了个玩笑罢了,但他却着实吓得不轻,连尿都吓出来了,地上一片湿,他们笑的,就是这个吧?

        一股难言的羞辱涌上心头,刘玉林愤懑的看向李毅。

        钱多手中铁棍忽然举起来,吓得刘玉林连忙低下头去。

        钱多并没有打他,而是用力一甩,将铁棍甩了出去,只听嘭的一声响,正击中那辆宝马轿车的车前窗,玻璃被击碎,哗啦啦散了一地。吓得旁边的高天翔连忙用手挡住头部,跑开了十几岁。

        李毅道:“这车是公家的,你砸了它做什么?将来收回来,还能卖不能钱的呢!”

        钱多嘿嘿一笑:“失手了。”

        李毅缓缓摇头,再也不看地上的刘玉林一眼,径直走了。

        刘玉林气愤的用拳头砸向地面,但他的拳头是肉做的啊,砸在地面上,痛得他直叫唤。

        高天翔跑过来扶起他,说道:“刘总,这个人不好惹!”

        刘玉林恨恨地道:“哼!奶奶的,今天被他钻了空子,我没带人手在身边,下次别被我撞见,撞见一次打死一次!”

        高天翔很想告诉他,人只有一条命,只能死一次,但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说这个话,只道:“伤势如何?要不要去医院?”

        “不必了!”刘玉林挣扎着爬起来,说道:“我们走吧!高董,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高天翔道:“我们是朋友嘛,我扶你走吧。”

        刘玉林看着李毅等人上了一辆丰田小车,看到那辆车的车牌号码,他的瞳孔急速的收缩。

        这个车牌,只有一个地方的人配有!

        那就是市委!看这号码的号段,肯定是市委哪个领导的座驾!

        刘玉林当即打电话查询,很快就得到了答案,这辆车子,是市委副书记李毅的!

        李毅!

        刘玉林惊诧之下,想起姐夫曾经跟自己说起过的这个人名,好像就是刚才那个年轻人啊!

        刘玉林表情复杂的看着李毅的车子缓缓驶离,对高天翔道:“高董,我今天有点要事办,就不接待你了,我们的合作,改天再谈。”

        高天翔道:“无妨,你还是先去医院处理一下吧!”

        刘玉林径直来到戴尧臣办公室里,往椅子上一躺,不停的呻吟。

        戴尧臣问道:“怎么回事?”

        刘玉林扯着嘴角说道:“姐夫,我被人打了!”

        戴尧臣道:“不用问我也知道你被人打了啊!谁打的?”

        刘玉林道:“李毅。”

        “李毅?哪个李毅?”

        “就是你隔壁那个李毅啊!姐夫,你可是市委书记,他只是一个副书记,这个仇,你无论如何得给我报!”

        “李书记?”戴尧臣皱眉道:“他为什么打你?”

        刘玉林道:“我去机场接一个朋友,他也恰好在接机,他看了我一眼,就打起来了。”

        “他看你一眼就打起来了?他又不是疯子,他为什么打你?说清楚!”

        刘玉林迟疑道:“我跟他马子聊了几句天,他就过来打我了。”

        “马子?”

        “就是他女人。”

        “哼!”戴尧臣重重一拳砸在桌面上。

        “姐夫,”刘玉林见戴尧臣生气了,就得意起来,说道:“这个李毅太不给你面子了,你该好好教训他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