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99章 天助我也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99章 天助我也

    作品:《官路弯弯

        逢人且说三分话,逢人且信三分话。

        李毅淡淡地道:“你送了几瓶酒几条烟,他们就把工程给你做了?这可不能吧,市里有那么多的建筑公司呢,别说省里的建筑公司了,就是市里那里具有相关资质的建筑队伍,也比你们这种野鸡队伍强一百陪吧?你们之间到底达成了怎样的协议?你不说清楚,我是不可能帮你什么的。”

        胡力锋道:“李书记,都说你是火眼金睛,真是一点不假。我虽然只带了这点东西去送礼,但对他们提出来的苛刻条件,我全部同意了。而且,我们承包的,并不是主体项目,只是几幢副楼工程。主体工程是由市建工集团承建的。就连我们这几幢副楼的工程,还是从市建工集团手里转包过来的。”

        李毅对市建工集团有所了解,公司的前身是由原江州市建设集团公司,后来和江州市第三建筑安装公司合并后,兼并江州市工程建设公司,三家公司资产重组合并而成,隶属于江州市建设委员会领导的国家一级总承包施工企业。

        市建工集团是新近才成立的,建市府大楼时,三家公司还没有合并呢!那个时候,还叫做市建设集团。便问:“他们提出了什么条件?”

        胡力锋道:“条件就是我们在市建工集团手里转包工程,但要自己垫付一部分资金,而且,还要返回工程造价的五个点,而且要求先返点。”

        李毅听到五个点的返回额,吃惊不小,说道:“那就是近百万吧?你们连买材料的钱都没有,这返点钱从哪里来?”

        胡力锋苦笑道:“市面上都是这个行情,我们为了拿下这个项目,把所有的现金全部用来返点了。拆东墙补西墙呗!只想着这个工程完工,就能赚到一笔工程款,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啊!狠狠心也就干了。”

        李毅道:“你们这五个点,返回给了谁?”

        胡力锋道:“我们返回给了市建工集团,当时是老总刘玉林收的钱。不过,我后来听说了,这个刘总,其实是戴尧臣的妻弟。我这返点钱,最后进了谁的腰包,那就不晓得了。”

        李毅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将门掩上,说道:“你起来吧,这一套早就过时了,你这次来,不单纯是想拿回你的钱吧?”

        胡力锋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阴沉地说道:“李书记,不瞒你说,我除了想拿回我的钱,还想把刘玉林那家伙抓起来!这几年,他拖我的款子不结,把我们兄弟都给害惨了。上次我去找他催要工程款,他叫我请客,我知道这客请了,也不一定能结到款,但这客又不得不请,我身上确实没多少钱了,就请他到家里来吃饭,叫我老婆弄了几个好菜招待他,不料这畜生,支使我出去买酒,然后把我老婆给强.奸了!我回来后,看到家里乱七八糟的,老婆在旁边哭哭涕涕,而刘玉林却坐在椅子上,还在悠然自得的夹菜吃!”

        李毅看到他眼神的射出来的火苗,心想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这种事情吧?

        胡力锋恶狠狠的道:“我当时很想冲进厨房,拿刀出来一刀结果了这小子的命,但想想几百个兄弟还指望着我讨回工程款呢,只得忍气吞气。刘玉林这小子还慢条斯理的说,胡总,我们以往出去酒店里吃喝,哪回不叫上几个小姐来侍候?我还以为这是你给我叫的鸡呢!干完了才知道这是你家婆娘,对不起啦!兄弟,你艳福不浅呢,看你黑不溜秋的,你老婆可是又白又嫩啊!”

        胡力锋复述这段话时,双拳紧握,青筋暴突,似乎能捏出血来。

        李毅虽然没有见过那个刘玉林的面,但听胡力锋的描述,就知道这是一个阴险狡诈、贪财好色的小人。

        李毅抽了根烟,沉声说道:“你所说的,全部属实?”

        胡力锋道:“句句属实,若有一句假话,我愿遭天打雷劈!李书记,这江州城里,也就您能给我做主,给救我一命了!现在债主们给我下了最后的通知,三天之内不还钱,就要我的命。我这命死不足惜,但白白便宜了刘玉林那王八蛋,我却死不瞑目!”

        李毅心想,自己正要搞戴尧臣呢,马上就有人来举报他小舅子犯案,这是巧合呢?还是天助我也?

        李毅想了想,说道:“你这事情是民事纠纷,至于强暴你老婆一节,你当时没有报警,也没有留下证据,此时也是空口白话,无人相信。我就算想帮你,顶多也只能帮你拿回应得的款子,你要想扳倒刘玉林,那可有些困难。你返点给他的钱,他开了收据给你没有?”

        “没有,他不肯开。”胡力锋道:“他肯定也防着我呢!”

        李毅道:“要想搞倒刘玉林,除非你能找出有力的证据来,或者,”李毅顿了顿,说道:“你能不能搞出点什么轰动一点的新闻来?让媒体来关注这件事情,然后你再把相关的情况全部捅出来!让一切在阳光之下无所遁形!”

        “搞出点轰动的新闻来?”胡力锋思索道:“这个,李书记,我要怎么做?”

        李毅眼神一厉,说道:“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但我需要一些轰动的新闻来为你说话。嗯,后天,中纪委将有人下来,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就看你的了。”

        胡力锋道:“我明白了,李书记,那我先走了。”

        李毅摆了摆手,看着胡力锋走出去,心想戴尧臣虽然隐蔽得很深,但最终还是露出了马脚!

        走到窗前,李毅看着市委外面沉静的院落,院落的一角,种着几棵四季常青的柏树,苍翠的树叶,在三月的春风里轻轻摆动。

        这种难得的好天气,持续不了多久吧?梅雨季节马上就要汹涌而至。而今年的梅雨季节,将一直连绵到夏季,直至整条长江让洪水肆虐!

        而在江州这片古老的大地上,一场急风骤雨,也正在酝酿之中。

        下面乡镇和县里的换届工作,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马上就轮到市里的换届选举,再往后,就是省一级的大轮换!

        省市县乡四级政府,五年一次的换届选举,几人欢喜几人愁?

        而前不久,在南方省西州市临沂县的换届选举中,温可嘉同志如愿以偿的当选为临沂县县委书记,孙薇同志当选为临沂开发区副主任,姚鹏程同志还是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朱枫同志当选为副县长……李毅的思绪飘渺无踪,一忽儿想到临沂,一忽儿想到柳林,一忽儿想到西州,一忽儿飘到了京城,这些地方,都有他难以忘怀和割舍的人儿啊!

        此时,离地面数千英尺的高空,一架飞机正从南方省向江州飞来。

        “郭小姐,你好,还记得我吗?”苏樱俯下身子,在郭小玲身边轻轻说道。

        郭小玲正跟何静殊低声谈话,听到这个甜美的空姐声音,微扬起头,眨着妙眸说道:“很眼熟呢,你是……”

        苏樱笑道:“我是苏樱啊,去年酒博会,你来江州时,我们见过面的,我哥哥是李书记的秘书啊。”

        郭小玲笑道:“哦,我记起来了,苏小姐,你好,真巧啊。”

        苏樱道:“郭小姐,你是去看望李书记吧?”

        郭小玲的公开身份,是李毅的朋友,并没有承认过是李毅的女朋友。她笑道:“嗯,我们这次去江州,可能要长住了。”

        苏樱笑道:“那正好呢,我们可以常来往啊。”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离开。

        坐在旁边的一个青年男子,转过头来看了看郭小玲,说道:“冒昧问一句,你是南方晚报的郭记者吧?”

        郭小玲点点头,有些疑惑的问道:“请问你是哪位?恕我眼拙,没认出来。”

        男子高兴的笑了笑,掏出名片递给郭小玲:“我跟贵社有些业务往来,郭记者还到我们公司来采访过,不过,采访对象不是我。”

        郭小玲看了一眼名片,轻轻念道:“乐居地产集团董事长高天翔。哦,高先生,我记得你,我的确去你们公司采访过,你们公司在我们报社投放了很多广告。高先生,你这是去江州谈生意吧?”

        高天翔微笑道:“我在江州跟人合伙开发一个高档住宅小区,今天去谈点业务。郭记者,你呢,是去探亲,还是访友?”

        “我辞职了,去江州找新工作呢!”郭小玲道。

        “哦,不知道郭小姐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公司来工作?”

        “对不起,我对房地产工作没兴趣。”郭小玲礼貌的笑了笑,便扭过头,跟何静殊聊天。

        一个多小时后,飞机抵达江州机场,高天翔跟着郭小玲她们出来,想邀请她们一起去吃个饭,但被郭小玲拒绝了。

        来到外面,一辆高级宝马轿车驶过来,停在旁边,高天翔说道:“郭小姐,坐我的车走吧。”

        郭小玲道:“不必了,我有人来接。”

        宝马车里下来一个男人,哈哈笑道:“高董,这一路上收获颇丰啊!”

        高天翔道:“刘总说笑了,江州谁人不知刘总玉树临风啊!”

        刘总道:“高董又拿我名字开玩笑了,我叫刘玉林,就是玉树临风啊?那你高董岂不是高天翱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