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96章 把住张正贵的脉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96章 把住张正贵的脉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平生不做愧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啊。说吧,他们在信上都说我什么了呢?”

        张一帆道:“说你……我还是去你办公室吧,这个事情我们得好好商量商量了。”

        “那行,我等你。”李毅道。

        张一帆很快就来了,这小子居然把举报信的原件都给带了过来,递给李毅看。

        李毅并没有接,说道:“你们也有组织纪律,这个东西,我看了不好。”

        张一帆笑道:“行,组织纪律这个东西,确实是最要紧的。”当即把举报信的内容说了一遍,无非都是些捕风捉影的莫须有之罪。

        “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李毅沉声问。

        张一帆道:“我们是管组干工作的,又不是中纪委,不接受这些举报信件,因此,这个不在我们受管的范围。每次下去考察干部,我们都会收到一些举报,一般来讲,我们也有了一套分辨是非的方法,觉得严重的,我们可以转给纪委,大多数举报信,我们都是付之一炬。其实,这种举报信,就算是转到了纪委,大多数也是不予理睬的。”

        李毅听了,沉吟道:“如此处理不好,既然人家举报了,你们就应该转交给纪委嘛!这种事情,该由纪委来处置。”

        张一帆愣道:“李毅,我没听错吧?交给纪委啊?他们真要调查起来,你能受得住吗?”

        李毅眼神里闪过一抹精光,沉声说道:“真理越辨越明,真金不怕火来炼,我怕什么?该怕的,应该是那些心里有鬼的人吧!”

        张一帆道:“李毅,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总要说给我听听吧?不然,我要是做了这事情,把你给害了,那叫我良心何安?”

        李毅嘿嘿笑道:“我本不想这么快挑起战端,但他们既然如此步步紧逼,我若是不还击的话,别人还以为我李毅好欺负呢!”

        张一帆精实一振,问道:“要对付谁?”

        李毅道:“你问得太多了,这对你没有好处。”

        张一帆撇嘴道:“你不是想在这个精彩的时候,把我撇开吧?那可没门!”

        李毅道:“你要参加,可以,但现在还不到向你透露的时候。你只管把这两封举报信,移交给纪委,我只有安排。”

        张一帆道:“交给你们市纪委还是省纪委?”

        李毅道:“你们是中组部,跟你们相对应的部门,自然应该是中纪委吧?”

        张一帆笑了:“李毅,这样的信件,就算去了中纪委,只怕也是泥牛入海,不可能有回音啊。”

        李毅淡淡的道:“这个我比你清楚,我以前就在中纪委待过,中纪委每年收到这样的举报信,堆起来能有座小房子那么多呢!但事情都是人在办理啊,查不查,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张一帆道:“别怪我多嘴啊,项青萍只是一个处级干部,你也只是一个副厅干部,中纪委未必放在眼里呢!就算你打招呼,叫人下来查,这也算是越级办案,不合规矩呢!”

        李毅道:“规矩都是人定的嘛!你们中组部还不是被我拉了下来?中组部能下来,中纪委当然也能下来了——我自有拉他们下来的手段!”

        张一帆思索道:“李毅,你不会憋着坏,想搞哪个人吧?”

        李毅的眼神忽尔一厉,说道:“不是我想搞坏哪个人,而是某个人憋坏了,我不搞他不行了!”

        张一帆从李毅眼里看到了一种猎人般的兴奋,心想不用说了,肯定有哪个倒霉蛋被李毅看中了。

        张一帆道:“这两封举报信,就算由我转交给中纪委,中纪委的同志未秘就重视了,要不我找找我们部里的领导,由他们转过去。”

        李毅道:“这两封举报信,只是一个由头,好把中纪委的同志拉下来。至于后续的动作,我自有安排。”

        张一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自去工作。

        李毅收拾一下,来到张正贵办公室。

        张正贵笑道:“李毅同志,招标会搞得很成功,我看学校改造项目还可以搞一个二期招标嘛,把那些比较差的学校也拿出来,仿照这次的动作,改善一下学校的环境。”

        李毅道:“张市长,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情,最近有很多学校的领导都来找我,肯定也找过你吧?要求把他们学校也列入重建名单。我觉得这个事情不能操之过急,更不能盲目上马。”

        张正贵道:“这想法是你鼓捣出来的,很有创意啊,既可以有效的拉动咱们市的经济发展,又为市里的教育工作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我认为应该多搞几次,最好把全市所有的学校都翻新一遍,那就更好了。”

        李毅听了,心想你只看到了其中的甜头,却没有想到这中间可能存在的恶果啊!

        “张市长,我们这次的招标会之所以能获得成功,主要是这十七所学校地段都还不错,本身的土地存在一定的经济开发潜力,开发商们不是傻子,更不是慈善家,他们若不是看到了这些土地开发的优势,根本不可能答应我们的条件。”李毅说道:“而我们市里其它的学校,现在还没有必要搞重建工作,我觉得还是不要冒进为好。”

        张正贵心想,凭什么你说能搞就能搞,你说不能搞就不搞?略含不悦地说道:“我这里有个名单,你看看,这些学校的土地,比起那十七所学校来,毫不逊色,有些学校的地段,比之前十七所学校的都要好!我觉得可以搞!”

        李毅道:“张市长,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当然知道这些学校可以搞,地段也很好,卖出去的价钱,肯定比之前十七所学校要高许多。但正因为如此,这些学校就不能卖,至少现在不能卖,现在卖的话,一则会影响到那些差地段学校的卖价,商人们看到有好的地段,当然会放弃差的地段。第二,房地产只会不断的增值,现在把这些好地段的学校给卖了,对我们政府来说,实际上是亏了。现在这些学校尚算完好,又何必急着在这个时候卖掉呢?”

        张正贵道:“李毅同志,想必你也知道,这马上就到换届选举了,下一届是谁来当这个班,还是个未知数,你我还能在江州任上再待上几年呢?到时候地价是涨了,可那个时候,跟我们还有什么关系呢?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毅何尝不明白张正贵的意思?一朝天子一朝臣,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我们现在还在江州任上,就应该为自己的政绩着想,这些学校在我们手里卖了,赚了钱是我们这届政府在花,学校教育搞好了,成绩也是我们这届政府班子的,等上几年,谁知道我们还在不在这个江州市工作?

        “张市长,我们的眼光,应该放长远一些,未来几年里,就算我们不在任上了,但江州百姓还生活在这里,江州的学子们还生活在这里,我们为他们留下这么大一笔财富,相信他们会善加利用的。何况,张市长难道就不想在江州更上一层楼吗?”李毅玩味的看着张正贵,含有深意的说道。

        张正贵摩挲着脑部,嘿嘿一笑,不无落寞的道:“李毅同志,想必你也听说了吧,戴书记还可能干上一任呢!”

        李毅哦了一声:“我怎么听说他要离任了呢?”

        张正贵道:“先前的确有小道消息,说戴书记成绩卓著,要调任它省任职,但我最近从省委得到的消息,听说戴书记这一届不会挪窝了,他在等一个好职位呢!”

        李毅心道,比戴尧臣现在还好的职位,起码得是省委排名靠前的几个要职,省委里面,谁会离开吗?

        李毅听出张正贵话里的苦闷,李毅对张正贵是有所了解的,张正贵今年应该有四十六岁了,四十六岁在正厅级位置上,算是比较年轻的。如果这一届继续蹉跎岁月,原地踏步,再拖上五年,那他的年纪就到了五十一岁,五十一岁能坐上副部级宝座,其实也是大有可为的,干上几年,若是顺风顺水,在六十岁左右,或许能上到正部级,成为封疆大吏。可是,如果他这一届能顺利上位,升到副部级别,那他的前程,就不可估量,不会止步于正部级这个层次了,很有可能进入中央序列!

        人的野心都是很大的,李毅能猜测到张正贵这声闷叹背后的雄心壮志。

        “张市长,不管戴书记离不离开,你我的利益其实都是一致的。张市长和我,就好比船和水。水涨船自高,船高了,水也就涨上来了,因此,你我应该携手同心才对。你说对吗?”李毅沉吟半晌,缓缓说出这番话。

        张正贵道:“李毅同志,你的意思是想我们两个联手?我们联手又有什么用呢?省一级的人事安排,轮不到我们来操心呢!”

        李毅笑道:“谁说不可以操心呢?我今天来找张市长,就是有一桩大事,要与你商量。”

        张正贵似乎料到了几分,很感兴趣,将身子略微前倾,问道:“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