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88章 征服的境界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88章 征服的境界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拉开房门,看到外面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李毅认识,是蓝天集团的蓝诗语,而那个男的,是个五十开外的男人,气宇不凡。

        那个男人主动说道:“李书记,您好,我是蓝天啸。”

        李毅笑着伸出手去:“蓝老板,你好,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请进来。”

        蓝天啸道:“听小女说,李书记有话跟我谈,故擅自冒昧前来打挠。”

        李毅的确跟蓝诗语提过,要去拜访蓝天啸,而蓝天啸居然主动前来,还挑了这么个时候,倒让李毅有些意外,请他们进来,倒了两杯茶端给他们。

        蓝诗语起身接过,笑道:“劳累李书记亲自泡茶,不敢当啊,李书记家里怎么连个端茶倒水的都没有吗?”

        李毅道:“初来江州,家眷未至。”

        蓝诗语道:“怎么不请个保姆呢?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

        李毅笑道:“蓝小姐,你们也是初来江州吧?哪来的保姆介绍给我呢?”

        蓝诗语道:“我有一个妹妹,跟我长得差不多,尚算乖巧……”

        李毅呵呵笑道:“蓝小姐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蓝老板,我一直想去拜会尊容,奈何俗务缠身啊。”

        蓝天啸的表情很严肃,对女儿的玩笑也不置可否,说道:“李书记,我今天来,是向您道歉的。”

        李毅讶道:“蓝老板,你我初次见面,可来道歉之说啊?”瞥眼看见蓝诗语有些尴尬的表情,心想蓝诗语跟自己虽然有些许不愉快,但也不值得蓝天啸亲临致歉吧?

        蓝天啸道:“李书记,上回在江州大酒店,乔副市长之公子乔秋,曾冒犯到贵朋友,此事还记得吧?”

        李毅点点头,乔秋那家伙的嘴脸,李毅当然记得,这小子回家后不敢明说发生了什么事,但一定会憋着坏在乔步龙面前告自己的刁状吧?这也间接激发了自己和乔步龙之间的矛盾。

        “那是一个误会,跟蓝老板无关吧?”李毅轻轻笑道,敬了一支烟给蓝天啸。

        蓝天啸接过来,并没有抽,轻轻放在桌面上,严肃的说道:“李书记,我也是刚刚才得知,原来这件事情,居然是我侄子蓝少帅所为,是蓝少帅伙同我义子蓝龙,唆使乔秋前去骚扰李书记的朋友。”

        蓝天啸这话说得大义凛然,一边说一边观看李毅的表情,但李毅却是面不改色。心想这年轻书记好沉稳的性格啊!

        李毅虽然修炼到了面不改色的地步,但心里却敲开了鼓,暗道,蓝天啸主动前来道歉,承认那年事情是他家弟子所为,挑的时间又是召开走马街招标会议之前,看来他今天来的目的不会简单。便摆了摆右手,说道:“此许误会,不必挂怀,既然是小孩子们胡闹,那就算了吧!事情早就过去了。”

        蓝天啸道:“李书记大人大量,让蓝某佩服啊!李书记,关于走马街项目,我想跟您谈谈。”

        李毅笑道:“蓝天集团是国内有名的投资商和开发商,我代表江州市委市政府和江州人民,热烈欢迎您来咱们江州投资,走马街是一片古老的街道,我们江州市委达成了一致意见,打算把这片街区在保持现有风貌的前提下,进行开发。这一点跟集天集团的开发理念相冲突,对此,我只能表示遗憾,但是,蓝老板,我们江州还有很多好项目,值得您进行投资。”

        蓝天啸道:“李书记,我们蓝天集团,对走马街志在必得,只有先拿下了这个项目,我才有信心跟你们谈别的项目。”

        李毅心想,这是一个有些古板,又有些固执的商人。这样的人在过年几十年里能获得成功,但在现今世道,只怕有些步履维艰吧?从宋佳和童军处得到的消息,这个蓝天集团一直在走下坡路,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若不是资金雄厚,只怕早就撑不下去了吧?便道:“蓝老板,如果贵公司还是坚持以前的开发方案的话,对不起,请恕我无法接受,我给您介绍一下别的项目吧,我们现在有两个主打项目,在我看来,前景比起走马街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蓝天啸道:“李书记,我们还是先谈谈走马街的项目,这个项目不拿下来,我对在江州的任何投资都没有兴趣。”

        “这个……”李毅对蓝天啸的固执深感头痛,转而看向蓝诗语,说道:“蓝小姐,令尊的态度实在强硬啊!”

        蓝诗语笑道:“李书记,你不知道,我爸爸对走马街是有感情的,所以他才一定要拿下这块地。”

        李毅道:“蓝老板,那我更好奇了,既然你对这这片街有感情,你为什么还要将它拆除呢?”

        蓝天啸微微从鼻子里重重的冷哼一声,沉着脸不说话。

        李毅摸了摸鼻子,心想自己若不是想替江州多拉一点投资,我才懒得鸟你呢!谁叫自己是政府官员呢,没有办法,只得看向蓝诗语,希望能从她那里听到解答。

        蓝诗语道:“李书记,事情是这样的,我祖家也是江州人,我爷爷那辈就住在走马街里。”

        李毅哦了一声:“原来蓝老板也是走马街人,那算是回家乡投资了。”

        蓝诗语道:“当年,我爷爷为了躲避战乱,远走他乡,在外地结婚生子,安家乐业,解放后,我爷爷想重回故土,落叶归根,谁知道回来之后,家乡人都不认他,连祖屋也被人霸占了,房产证上也写上了别人的名字。我爷爷十分气愤,后来郁郁而终,临终之前,给我爸爸留下一个遗愿,有朝一日,把走马街这片房子给拆了,把这帮狼心狗肺的走马街人,全部赶出走马街!”

        李毅心想,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啊,这个蓝老爷子,也真是怨气冲天啊,临终前一个遗言,却把走马街人全部给害了。

        “走马街的人为什么不让蓝老爷子回家?他的房子被谁人所侵?”李毅问道。

        蓝诗语道:“我爷爷离开走马街之前,在这里有过一门亲事,虽然还没有过门,但却是指腹为婚,就差过门这道程序了。我爷爷离开之前,女方不肯走,爷爷就把祖屋托给她家人照料。现在这祖屋就是被这女方家给霸占了。”

        李毅道:“你们可以出钱买回祖屋啊!这点钱对你们蓝天集团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就当是投资多买了一套房产呗,走马街大开发后,这里的房产一定会升值的。”

        “我们找过他们多次,想买回祖屋,但他们就是不从,说我们蓝家当初做了胆小鬼,已经逃离了走马街,怎么还没脸回来住?他们联合街坊邻居,拒绝接待我们,一见我们蓝家人的面,就喊我们是汉奸走狗。李书记,这样的人,你说我们气不气?人生在世,不就争一口气吗?所以,不管这个项目好不好,赚不赚钱,我父亲都铁了心,要把这片街给拆了!”

        李毅默然不语,心想还有这样的事情,也难怪蓝家人这么大的火气,憋着劲一定要把这片街区给拆了呢!

        “蓝老板,上代人之间的恩怨,早就随风而逝了,何必为了令尊的遗言,而成为走马街的罪人呢?”李毅说道。

        蓝天啸道:“李书记,这是我父亲的遗言,也是我们蓝家人必须要争的一口气,这口气不争下来,我难以心安,将来百年之后,也无颜下去见已故的父母。李书记,你开个价钱吧,这个项目,你要多少钱才能交给我们来做?”

        李毅脸色不悦,心想就你财大气粗呢!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拿钱来砸人啊?

        蓝诗语道:“李书记,你误会我爸的意思了,他说的钱,是指这个项目的工程款,你们市里只管开口,我们蓝天集团只要觉得值,就不还价!”

        李毅哦了一声,脸色一缓,说道:“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们身为当政者,必须为百姓负责,也要对这座城市的历史和未来负责任。拆除走马街很简单,开个会,大家举个手表决通过就可以,但是,这片街道就毁了,江州的历史也毁了,江州子弟了解后,会指着我们的脊梁骨骂我们的!”

        蓝诗语似乎很理解李毅的话,无奈的看向父亲,现在的蓝天集团,是由蓝天啸说了算,一切得看他的意思行事。

        李毅见蓝天啸虽然还是板着脸的,但神色似乎有些松动了,便道:“蓝老板,我去跟那家人谈谈吧,如果能帮你谈拢,帮你买回以前的祖屋,你是不是可以考虑接受我们市里的意见?重新制定对走马街的开发策略?或是接受我们别的开发项目?”

        蓝天啸皱着眉头,没有回答,看来这人虽然上了年纪,但心气头还很足。

        李毅道:“蓝老板,我认为,真正要打败一个对手,并不是将他杀死或是踩在脚底下,而是征服他,让他变成你的朋友,让他的人和心都对你臣服,那才是最高的境界。你如果把走马街拆了,你跟对方的矛盾没有解决,而且,你得罪了整个走马街的人,他们如果联合起来对付你们蓝家,你们怎么办?就算他们现在加在一起实力也不如你,但你能保证他们的后代子孙,不出几个像你这般的厉害人物?那时就怨怨相报何时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