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86章 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86章 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点了支烟,慢慢吸着,心想这一次项青萍所说的,应该接近真实了吧?但她肯定还隐瞒了什么东西。

        “欲知世味须尝胆,不识人情只看花。”李毅道:“你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心智变得成熟了,所以就能看明白当年的事情。我基本上相信你所说的故事。”

        项青萍道:“我连最隐秘的东西都说出来了,你还只是基本上相信啊?我上次之所以没跟你说得这么详细,主要是因为吴东方省长现在还在位上,我在背后论人是非,是不对的,而你听了之后,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啊。”

        李毅问道:“那你说的那个男人,他是谁?”

        项青萍明显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他现在是吴东方省长的秘书。”

        李毅见过吴东方的秘书,名叫姜超,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但又斯文有礼,李毅对他的印象还挺好的。若不是项青萍说出这段往事来,谁能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是如此上位的?

        “他已经跟他的那个表妹结婚了!”项青萍幽幽的说道:“听说连孩子都生了,是个男孩,发育得很完全。”

        李毅道:“这么说来,那女的,不是他表妹?”

        项青萍道:“当然不是啦。我怀疑他当初接近我,就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是吴东方安排下来的一着棋,一到关键的时刻,就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李毅说道:“你说的官斗情节,我基本上是认同的。但你在这个事件里,真的就没有,没有……”李毅一时不好说出这个词来,斟酌着用语。

        项青萍讥诮的一笑:“李书记,你是怀疑我在郭达和姜超两个男人之间周旋,使用了什么手段吧?譬如说色诱?对不对?”

        李毅缓缓点头,他的确有这个怀疑,而且她有没有以色事人,以色谋权,这直接关系到自己对她的看法,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李书记,我要如何才能证明呢?要不,你去问问郭达或者姜超?看看当年他们有没有得到过我?我有没有在他们面前卖弄过风骚?”

        李毅尴尬的一笑:“不必了。你走吧,我明白了。”

        项青萍还是不走,她说道:“李书记,我现在还是不能走,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欣赏我的领导,我不为别的,就算只是为了您的这份信任和帮助,我也必须证明我是一个清白的女人。您的眼光并没有错。”

        她已经隐约的感觉得,李毅是她人生和仕途的一个转折点,能不能得到李毅的信任和支持,关系到自己今后大半生的幸福。今天如果不消除李毅的疑惑,自己在李毅心里,就会变成一个荡妇,今后休想再得到李毅的青睐。这么多年来,她一直生活在阴暗面,不管她如何努力,领导都不会看重她,就算她在宜安做出的成绩再好,上级领导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

        这种生活她过够了,而现在李毅成了改变这种生活状态的唯一可能。聪明的她,自然要抓住了。

        李毅微讶道:“你还有什么证据不成?”

        项青萍的脸忽然变得绯红,她低下头,迟疑了半晌,然后又坚决的抬起头来,说道:“我有一个办法。但是要请李书记配合我一下。”

        李毅很好奇,她用什么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便道:“行,你要我怎么配合你?”

        项青萍羞涩的忸怩的像一个刚刚发育的少女,她伸出双手,缓慢而坚决的解自己的衣服扣子。

        现在天气还较冷,她外面穿了一件黑色的棉外套,她把外套脱了后,里面只穿着一件紫色的贴身保暖内衣,立时把傲人的身材展露无遗,紫色内衣紧紧包裹她玲珑曼妙的身体,高耸的双峰像山峦般起伏有致,一条深深的沟壑,像幽深的狭谷般诱人注目。

        李毅看了一眼,然后撇开头去,说道:“你这是做什么?房间里也没有这么热吧?”

        项青萍没有回答。

        李毅扭过头,这一下怔住了,她居然把那件紧身内衣也给脱了。露出白花花的肉身来,平坦深凹的小腹,紧致有弹性的肌肤。

        粉红的胸罩,衬着洁白的肌肤,像白雪地里盛开的一朵红梅。两个半圆形的圆球,在胸前晃动,像两块磁石般,把李毅的目光牢牢的吸引住了。

        这一幕来得太过突然,李毅愣住了,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哦,不对,他的某个地方还是起了生理反应的。

        已经有一段时间不曾品尝男欢女爱的李毅同志,某个部位第一时间里不听使唤的坚硬如铁了。

        还好他是坐着的,不至于太过难堪。

        就在李毅与自身思想和身体作斗争的当口,项青萍居然把裤子也给脱了。而她只穿了一条比较厚的裤子!

        刚才还只是半遮半掩的身体,像一朵盛开的花儿,绽放在李毅面前。

        她修长而匀称的双腿,泛着圣洁的荧光,跟内衣成套的粉红三角内裤,包裹出一个黄金三角地带,隐隐绰绰的可以看到里面的风光,透过内裤可以看到一团黑黑的阴影,不用想都知道那里是什么诱人的好东西啊!

        李毅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感到口干舌躁,这具完美的**,激发他体内那种原始的男性冲动。

        他尽力克制住自己,沉声问道:“项青萍同志,你这是何意?”

        项青萍道不说话,双手放到了背后。

        李毅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她要解开身上最后两点防线!

        一种深深的渴望让李毅很想见到接下来的风景,但多年的励炼,却让他不敢顺从自己内心的意志。

        人跟动物最本质的区别就在于,人可以理性的控制自己的**,而动物却不能。

        他站起身,想去阻止她。但一起身,自己的下身就跟撑帐篷似的撑起了一座小山。

        项青萍看到了他的变化,又是害羞,又是惊慌,但隐隐的还有一丝兴奋吧!看来自己的身体,还是能吸引男人的呢!只是一个解衣脱衣的动作,就把李书记的欲火勾引起来了呢!

        李毅发现了自己的尴尬之处,只得又坐下来,伸手摆了摆,说道:“项青萍同志,我命令你,快把衣服穿上!”

        项青萍不理他,两下就把内衣给解了,一双活蹦乱跳的大白兔踊跃在李毅的双眼里,让他想移动眼球都移不动。

        项青萍缓缓走过来,挨着李毅坐下来,磨蹭着李毅的手臂,说道:“李书记,你不是想让我证明自己的清白吗?你来吧,等你做完之后,你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

        李毅喉咙一阵发紧,伸手去推她,因为他不敢看她那散发着肉香的身体,这手推过去,就失了准头,正好摸在她高耸的胸脯上。

        触手之处,柔软而富有弹性,温热而软绵,让李毅心神一荡,肾上腺素急速分泌,一股巨大的渴望,让他恨不能扑上去,把这具柔软美丽的躯体压在身体下面,恣意的揉搓。

        项青萍发出一声发情般的轻轻呻.吟,是那么的绵长而幽怨,像一个深闺少女在呼唤户外的情郎快快进门。

        李毅刚抽回手,但项青萍却抓紧了他的手,任他在自己身上抚摸。

        “李书记,我心甘情愿的,你不必担心什么,我的目的很单纯,就是让你让明白,我没有骗过你,我的身子是清白的。”项青萍喃喃而语:“李书记,你尽管爱我一次,我过后绝不纠缠你,只要你心里明白,我是一个干净女子,那我就知足了。”

        李毅脑子还算清醒,飞速的判断着,心想项青萍怎么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止?她真是为了证明她的清白?还是说另有所图?

        如果她以前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那今天这场美丽风光,无疑就是一场桃色陷阱!问题是,今天是自己带她回来的啊,这一切,她事先不可能知情,她又有什么理由对自己使这个美人计?

        报恩?感谢自己帮助了她?这也太臆测了吧!帮了这么一点小忙,她就以身相许,那以前的郭达岂不是帮了她更多,那她岂不是更要粉身以报了?她又何来的清白可言?

        清白?做一次就能证明她的清白?

        难道说——她还是第一次不成?

        这么大的女人了,又有着这么多的流言蜚语,她怎么可能还是第一次呢?

        李毅飞快的思索,想到了各种可能。

        软玉温香在怀,居然还能如此镇定的思考者,我们的李毅同志,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但身体的欲火,却不是想想就能熄灭的,久未受过阴阳调和的下体,**的,傲然欲出。

        李毅并没有马上拒绝项青萍,问道:“这么说来,你还是第一次?”

        项青萍轻轻嗯了一声,羞涩让她放开了李毅的手,但却用更热切的目光看着李毅,说道:“李书记,我跟你说过了,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因为各种原因,阴差阳错的,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男朋友,所以这身子,一直保留了下来。你是我的偶像,那天在五福镇,我见到你后,就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思想……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我还在乎一个人在意我是否清白的话,那这个人,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