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83章 一面之辞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83章 一面之辞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笑道:“你好,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

        项青萍道:“李书记,我现在省城呢。”

        李毅道:“呵呵,是来办什么事情吗?”

        项青萍道:“是啊,上次的苗种不是死了好多吗,我们准备买些新的种上,今天约了市农科院的同志一起谈事情,想着您帮我们宜安做了不少工作,同志们叫我出面,代表大家请您吃个饭。”

        李毅正好有事情跟她谈,便道:“行啊,你们有几个人?六个?行,你们一起到市公安局附近的‘闻香下马’饭店去吧,我正要到那里赴一个饭局,那就一起吧。”

        项青萍道:“行,那我们在那里见面,再见。”

        邵鹭坐在副驾驶位,张一山这个以李毅侄子自居的家伙,则跟李毅一起,坐在后座上,听完李毅的电话后,苦笑道:“叔,侄子我刚来江州工作,手头拮据啊,你这一请就是六个,我怕付不起饭钱啊!”

        李毅瞪眼道:“付不起?那好办,把你抵押在那里,刷盘子洗碗打零工还饭钱呗!”

        钱多在前面惊讶的问道:“李书记,你什么时候有这么个侄子了?”

        李毅道:“你信他胡说呢!这是张一帆的本家侄子呢,乱攀关系的。”

        钱多便嘿嘿一笑。

        到了地头,李毅等人下车,抬眼一打量,这所“闻香下马”的饭店,名字取得那叫一个好,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饭馆子,就开在市公安局的旁边,公安局里很多人都在这里用餐,生意倒也十分火爆。

        李毅平素对吃的方面并没有讲究,但今天不是要故意为难这位张一山同志吗?他便皱起眉头,说道:“张一山,你请我的客,就在这么个破地方?你这请客的钱,还不够我这小车开过来的油钱吧?”

        钱多挺会来事,笑道:“就是啊,咱们李书记啥时候进过这种档次的餐馆吃饭啊!”

        邵鹭道:“这饭店名字都取错了呢,现代社会,谁还骑马啊,应该与时俱进,改名叫做闻香下车!”

        几个人一通猛贬,把个张一山整得连连叫苦,打恭作揖地说道:“叔,你就将就一点,饶过我吧,我这不是才来江州吗?等我哪天发达了,有了钱,我再请你们吃大餐去!”

        李毅听到这话,说道:“张一山,你这小子,是不是憋着心眼想学坏呢?”

        “没有啊,”张一山道:“我怎么可能学坏呢?我张一山可是党员干部呢!”

        李毅声色俱厉的道:“不想?那你刚才还说想着哪天发达的事情?当公务员的人,能怎么个发达法?张一山,我警告你,如果你胆敢学坏,跟那些商人勾结做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我李毅头一个不会饶你,就算是你表叔张一帆来说情,我都不会给他面子!”

        张一山实在想不通,李书记好端端的,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气?自己哪里做错了吗?赔着笑脸道:“叔,我知道您是为我好,给我上紧箍咒呢,您放心,我要是真的有一天变成了您眼中的坏蛋,你尽管收拾我!”

        李毅看得出来,这个张一山是个很会钻营的家伙,而张一帆又是在中组部工作,他日高升之后,肯定会适当的照顾这个表侄子,这家伙升官发财,肯定指日可待,别看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民警,但十几年后,就能当上一个分局的局长,日后也有很大的升迁空间。李毅这番话,算是给他敲响了一记警钟吧,希望这小子,今生因为有自己的参与,命运能发生不同的改变吧!倘能如此,也算是重生的一项无量功德呢!

        店里有包厢,但张一山这小子并没有订包厢——跟自家叔叔吃个家常便饭,还用得着订什么包厢啊?

        在大厅里就坐,他所谓的“早就订好了的饭菜”也并没有上来,服务员压根就不认识他,拿了菜单来请几个人点菜。

        李毅心想,这小子,还真有几手,愣把我给诓来了!

        张一山接过菜单,让李毅点菜。

        李毅摆摆手道:“等等吧,还有人来。”

        四个人便坐着聊天等人。

        “李书记,你好,今天怎么来这里吃饭啊?”一个声音响起来。

        李毅正跟钱多聊天,想让钱多想法子整整这个张一山。闻言抬头一看,却是芮小丹,笑道:“巧啊,芮小丹同志。”

        芮小丹今天穿了一身得体的警服,显得英姿焕发,一张俏脸,笑起来又不失青春活泼。她甜甜的一笑,说道:“我经常在这里吃饭呢。”说着,就看了邵鹭一眼。

        李毅道:“坐下来吧,一起吃。”

        芮小丹道:“多谢李书记。”

        李毅哈哈大笑:“不用谢我,是这位小兄弟请客,他是你们局里来的新人。张一山,这位是芮小丹同志,是刑警队的,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她帮忙。”扭过头,却见张一山这家伙看着芮小丹,眼睛都直了,哈喇子在嘴里打转转,就快要流下来了。

        芮小丹感觉到张一山那色色的目光,便瞪了他一眼,不理他。

        李毅略微一皱眉,心想这个张一山,为人机灵,又会钻营,看这样子,还是个色鬼,这样的人,十分危险,最容易**变质了!对芮小丹道:“他这个人有些顽劣,你以后多管管他,如果他胆敢犯错误,你只管来告诉我,我绝对饶不了他!”

        张一山苦瓜着脸道:“叔,在美女面前,给我留一点面子好不好?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喜欢过如个女孩子呢,这位师姐,是我头一次动心呢!”

        “啐!胡说八道!我有男朋友了,你想都别想啊!”芮小丹妙眸一转,指着邵鹭道:“这里不是有一个比我还漂亮的女人吗?你去对她流口水吧!”

        邵鹭红了脸道:“我也有男朋友了,你别打我的主意。”

        张一山道:“我来江州之前,之前的同事们都说,一山啊,听说江州美女多多啊,你去了之后,首要任务,是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次要任务,是把我们这帮兄弟解决终身大事。怎么回事啊,我认识的漂亮美女,都是名花有主呢!”

        几个人知道他是在故意说笑话,俱都大笑。

        不一会,项青萍和宜安市里的几个同志一起来到。除项青萍外,其它几个人都是宜安市各个部门的同志,李毅在五福蹲点时,跟他们都见过面了。当即握手叙旧。

        “情况怎么样?”李毅问道。

        “李书记,已经好多了,兔子没有再死了,树苗发育得很好。”项青萍笑道:“五福镇的百姓们,都在传说李书记是个有真本事的好书记呢!”

        李毅笑道:“那就好了。嗯,新苗的事情办妥了没有?”

        项青萍道:“已经谈妥了,过几天他们派人给我们送过去。还没有点菜吧?服务员,拿菜单过来。”

        一时点了菜,大家一边渴酒一边谈话。

        张一山那小子的眼睛,又不老实了,老往项青萍身上瞟。

        李毅抽空敲了他一筷子,训斥道:“你看看你,都是些什么鬼心思!你就不能想点正经事情?”

        张一山道:“冤枉啊,叔,我是觉得这女人很面熟啊。”

        李毅道:“你知道她是谁吗?”

        张一山低声道:“我们那里以前有一个大学生,谈了一个女朋友,还带回家来过,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小,但我对她印象特别深,因为她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她笑的时候,左边脸上有一个酒窝,而右脸上没有,这个特征我记得很清楚,肯定是她。”

        大厅里人多嘈杂,在这里吃饭喝酒的,大都是公安局里的粗鲁汉子,吆喝声和猜拳声,此起彼伏,喧闹不堪。两个人说话,还要靠近了才能听得清楚,张一山说这番话的时候,项青萍并没有听到。

        李毅哦了一声,便向项青萍看过去,项青萍感受到李毅的关注,也看了过来,向他微微一笑。这次面对面的看真切了,这才发现项青萍真的只有一个酒窝,便也报以一笑。

        张一山继续道:“叔,我听说这个女人傍上了省里一个大官,把我家乡的那个大学生男朋友给甩了,结果那个男的闹翻天,捅到省纪委去了,但人家只是他的女朋友,又不是他的老婆,他能管人家自由恋爱啊?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李毅眉头微皱,心想自己只听信项青萍一面之词,就盲目的相信她是个好女人,只不过被流言所伤而已。但听到张一山这番话后,李毅对项萍又有了新的看法,这个女人,或许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吧?空穴不来风啊!省委这么多的领导对她有意见,不可能事出无因吧?

        那自己一力主张推荐她当副市长,会不会是个错误的决定?

        李毅心事重重,这餐饭也就吃得没有胃口。

        散席之后,张一山去结账,却被告知已经有人结账了,心想多半是那个风流女人结的账吧?得了,跟着这个书记叔叔,以后有的是白吃白喝了!

        出了酒店,李毅沉声对项青萍道:“项青萍同志,你上我的车,我有事跟你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