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74章 解决问题的能力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74章 解决问题的能力

    作品:《官路弯弯

        项青萍等人醒来,到处找不到李毅,还是生态养殖基地里的工作人员告诉她,说一大早就看到李书记一个人在跟那些树啊,兔子啊说话呢!

        项青萍笑道:“李书记在跟树和兔子说话?”

        “是啊,他对着树问‘树啊,树啊,你的树皮哪里去了?是不是被谁偷去了呢?’他又对着那些兔子说‘兔子啊,兔子啊,你们的同伴怎么死的啊,快快告诉我。’这李书记莫不是痴了不成?树和兔子,怎么会回答他呢?”

        项青萍听了,却觉得这个李书记蛮有味的,严肃认真之外,还带着几分童趣呢!

        几个人出来到基地里去找李毅。

        基地这么大,要在里面找个人,还真不容易,好在作物都不高大,大家分散走过去,边走边喊,走了有大半个小时,看到李毅正蹲在一窝兔子面前,跟兔子说话呢。

        柔和的晨曦从东方透过层层云雾散下来,照辉在李毅和那些洁白的小兔子身上,翠绿的树叶层层叠叠,把阳光疏落成无数的金点,在偌大的果园里形成一种美丽的景象。

        项青萍看到这幅和谐的美景,心头的烦闷也为之一空,抿嘴一笑,也在李毅旁边蹲下来,含笑看着那些可爱的兔子,问道:“兔子啊,兔子啊,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的同伴是怎么死的吗?”

        李毅呵呵一笑:“青萍同志,我知道你们这里的问题出在哪里了!”

        项青萍惊喜的问道:“真的啊?李书记,你从哪里看出问题来的?”

        李毅笑道:“就是这些树和这些兔子告诉我的啊!你来看!”带着她,来到一棵果树面前,蹲下身子,指着那树的下面,说道:“你知道这树为什么会死吗?就是因为它没有了皮。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一棵树的树皮若被破坏,有机物便无法通过树皮中的筛管输送到根,根就会死亡,导致整棵树的枯萎。因此,剥树皮剥走的不仅是一棵树的树皮,而是整棵树的生命。”

        项青萍仔细一看,见那棵树靠近根部处,少了一圈皮,有几厘米高,因为脏和痒化等原因,那光滑的树干处变得黑黑的,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呢。

        她点点头,蹙起秀眉道:“人要脸树要皮,说得很有道理,可是这树皮是谁剥走了呢?谁这么无聊,跑到这里来剥这些小树皮?剥了去有什么用啊?山上那么多的大树,他们怎么不去剥呢?”

        李毅道:“大树的皮,他们剥不动啊!他们也就欺负一下小树苗!”

        项青萍讶道:“莫非是附近的小孩子干的?”

        李毅道:“是小东西干的,不过不是孩子们,而这些小兔子们。”

        项青萍不解的问道:“兔子们没事咬树皮做什么啊?我们不是喂了青草和秸杆给它们吃啊,过冬的时候,还准备了很丰盛的过冬食物呢。”

        几个基地的工作人员纷纷说道:“就是啊,那饲料还有剩的呢,这兔子怎么会去咬树皮吃呢?”

        李毅道:“你们过来看,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但这些兔子却专吃窝边树啊,这里,还有这里,都有残留的树皮。你们再看兔子的窝里,还有不少树皮呢。而这些树大都是靠近根部处少了一截,不细心看还不容易发现呢!虽然只是断了一小段,但树就断开了经络,营养和水分无法输送,日子一长,就会枯萎,而冬天又是寒冷季节,天寒地冻之下,最容易冻死。”

        项青萍道:“原来是这些兔子在作怪啊!可是这些兔子为什么要吃树皮呢?我们给它们足够的饲料啊!”

        李毅一手负在背后,一手指点着说道:“兔子喜欢肯吃果树树皮,新种植的果园不能养殖,等到果树长到两年,树干外皮长厚后兔子啃不动就能养殖了。你们啊,太过盲目和激进了,当初建设这个生态养殖基地的时候,就应该多找专家来参详,不要想当然的进行操作。你们对生物和作物的习性都不了解,就盲目的大规模养殖,一搞就是几百亩,这经济损失能不大吗?唉!”

        项青萍知道自己犯的错误在哪里了,低声道:“对不起,李书记,我错了。”

        李毅道:“青萍同志,你也不要急着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

        项青萍的秘书小红便道:“李书记,其实这事真不怪咱们项书记,这都是张市长在主导的项目,我们项书记只是帮他打工而已,我们都没有养过兔子,农户里就算有人养过兔子,也都是在自家进行圈养,不晓得兔子还喜欢咬树皮。我们这个项目要是由李书记在主持就好了,李书记,你真是神人呢!一来就找出问题的症结了。连市农科院的专家都没能找出来呢!”

        市农科院的那个专家就在旁边,正是李毅到市府上任,在电梯里碰到的那个汉子。他红了脸,说道:“我也没有养过兔子啊,你们说果树死了,院里就派我过来看看,我还以为是我们的树种出了问题呢,我是树种专家,又不是养兔专家,我对这些事情,还是头一回听说呢!这事情要怪,就得怪这些农场的工作人员,他们天天跟兔子生活在一起,怎么就没有发现兔子咬树皮呢?”

        工作人员又不干了:“这种工作,我们也是大媳妇上花轿头一回呢!我们只知道遵照上面的吩咐做事情,上级叫我们喂草,我们就割青草来喂,上级叫我们给果树治虫,我们就拿喷雾器来喷几下,这么复杂的东西,连专家都不懂,我们是农民出身,哪里懂得哟?李书记,这事情可不能怪我们啊,这个责任,我们也负担不起。”

        项青萍道:“大家都不要争了,这事都冤我,这个责任,我来负,回头我会向市委自请处分。就算是辙我的职,我也认了!”

        秘书小红听了,就红了眼睛道:“项书记,这也不是你的错啊,这是市里安排下来的项目,连种什么果树,养什么东西,也是市里规定的,你只是起一个监督管理的作用,凭什么由你来担当这么大的责任啊?”她一边说,一边看着李毅。

        这里李毅的官最大,她希望用自己的泪水和申诉能打动李毅,免除项青萍的处罚。所谓主荣仆贵,这个小红秘书,深懂此理啊!

        李毅摆手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既坠之甑,反顾何益;已覆之水,收之亦难。同志们都是好样的,你们都尽到了自己的本份,也做好了自己的工作。生态养殖是个新鲜玩意,在工作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也是在所难免的,出现问题并不可怕,只要我们有信心有耐心,就一定可以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世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李毅的话振奋了众人,项青萍感受到李毅的关心和爱护,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感动,说道:“李书记,我……”

        李毅道:“自责的话,你就不必再说了,感谢的话,你更不用说。现在的任务,就是大家齐心协力,想办法把事情解决好,尽量挽回损失。”

        项青萍抹了抹眼睛,一个女人再坚强,也是一个女人啊!总有脆弱感性的时候,说道:“李书记,你指导我们怎么做吧,我们都听你的。”

        李毅道:“兔子啃树这个事情,其实很好解决。你们马上把基地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召集起来,最好多请一些附近的农民来做帮手,我教给你们一个方法,可以轻易的解决。”

        项青萍听说有解决的办法,精神一振,很快就从刚才的自责和失落中恢复过来,问道:“李书记,人手很好解决,还需要准备东西吗?”

        李毅道:“有!要准备几样东西,一样是铁丝网,一样是薄膜,这两样东西,镇上都有采购的吧?”

        项青萍道:“铁丝网和薄膜,这都是很常见的东西,我打电话给五福镇的同志,叫他们多多采购回来就行了。”

        李毅道:“青萍同志,你等下召集人手后,把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专门找那些还没有被兔子啃坏的树,拿高约50厘米左右的铁丝网,把这些完好的树苗从根部开始包扎起来。”

        项青萍马上就明白了李毅此举的用意,树苗裹上铁丝网后,兔子们就咬不到树皮了!喜道:“李书记,好的,我记下了,我会叫人照办。”

        李毅道:“还有一部分同志,就找那些树皮已经被兔子环啃的树苗,用清水洗净环啃处的脏东西,一定要清洗干净,要跟清洗伤口一样的的细心,然后用宽5厘米左右的塑料薄膜条自下而上螺旋缠绕结实。塑料薄膜透光保湿,可保护形成层,使之分裂渐有树皮生成。当环啃处呈瘤状,手按压新皮无海绵状感觉时,就可以将薄膜去除了……”

        李书记不但有办法解决兔子啃树皮的问题,还有办法让这些已被啃坏的树苗再生树皮!李毅形象,在项青萍等人眼里,一下子变得高大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