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56章 软硬兼施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56章 软硬兼施

    作品:《官路弯弯

        “李书记,我还撑得住。”苏建功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离开呢,一个这么大的烂摊子还等着收拾呢!

        苏新亮和方宝瑞等人就在左近,此刻都走到李毅面前,喊了声:“李书记好。”

        李毅沉着的点点头,问道:“对方是什么人?怎么会来围攻厂子?”

        苏建功道:“李书记,这些人都是第一机械厂以前的员工和家属。”

        李毅放下心来,既然是厂里的老员工闹事,那就属于内部矛盾了,比较好解决。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来闹事呢?”

        方宝瑞大声道:“还不是为了钱!这帮人,全都想钱想疯了吧!”

        苏建功嘴角受了伤,说话有些不利索,像含了个橄榄似的,说道:“这事怪我,我没有处理好这些员工。这顿打,我认了。”

        李毅道:“是不是那些没有上班的员工?你们以前没有通知他们吗?”

        苏建功道:“当初我们筹备秘密开工时,就想着只用三分之一的人。当初我们的想法很简单,主要是出于保密性的考虑,并没有想到用这三分之一的人,也可以创造出这么大的效益。所以,我召集这三分之一的工人,跟他们每个人都签署了保密协议。不可以告诉其它人。别说是这些三分之二的工人们,便是现在员工们的家属,很多人都只知道自家男人在外面找到了工作,却不知道他们就是在第一机械厂工作呢!”

        李毅暗道,这就难怪了,这么多的工人,以前不晓得第一机械厂私下开工了还好,现在一旦知道了,肯定会有想法啊!今天消息一传出去,工人们就炸开锅了。

        李毅道:“新亮,扶你父亲到一旁休息,这个事情,我来处理。”转身来到那群工人面前,问道:“哪个是领头的,出来说话!”

        李毅的排场和气场都很大,把这群平素老实巴交的工人都给震住了。

        蛇无头不行,一个群体,总有几个领头羊。这群工人里就有两个组织者,当下互相看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胆怯和退缩。不管怎么样,哪怕你再占理,打人总是犯法的吧?

        一个稍显矮胖的中年男人暗自咬牙,挺胸而出,大声道:“我叫梁威。这里的事情由我做主!”

        李毅冷声道:“很好,有担当,既然是你做主,你可承担得起相关的责任?聚众闹事,危害公共安全,聚众斗殴,致人伤残,妨碍国营企业生产!数罪并罚,你这后半辈子,估计就得在监狱里度过了!”

        梁威愣住了,李毅的话把他吓出一身冷汗,他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但看到背后众人,又停下脚步,硬着脖子,说道:“你别唬我!我可不是吓大的。凡事都要讲个理吧?我没有犯法,犯法是苏建功他们!你们不去抓他们,却来抓我们?这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李毅义正言辞的说道:“王法?你当你穿越到了古代呢?还讲王法?梁威,现在社会里,早就不讲王法了,只**律!法律是什么?是国家制定或认可的,由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以规定当事人权利和义务为内容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社会规范。梁威,你可知道,你们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我国的法律!你们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梁威挥了挥大手,道:“我不管你什么法不法的。我们都没有犯法,犯法的人是苏建功他们!”

        李毅道:“你说他们犯了什么法?”

        梁威叫道:“第一机械厂是咱们所有工人的,他们凭什么私自开工?这两年来,他们赚了这么多的钱,我们却没有分到一分,全被他们给贪污了,他们犯的罪过可大了吧!”

        他这话引起了共鸣,一帮子人跟着起哄:“就是啊,他们赚了两年钱,我们却挨了两年饿,这不公平。厂子是大家的,不能由着他们胡来乱搞!苏建功是罪人,他是大贪污犯!把他抓起来打死!”

        李毅俊眉紧皱,他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今天他给苏建功打电话,叫他下周一上班后就到自己办公室里来,就是想跟他谈谈这个事情。

        苏建功擅自开工,只动用了三分之一的工人,还有三分之二的工人没有得到实惠,这部分人如果得知了实情,他们会怎么想,会怎么做?李毅想到过可能发生的事情,担心他们会到市政府去告状,会给纪委写举报信,会到政府部来闹事,可是,他没有想到,他们的行动来得如此快速,如此迅猛!

        李毅现在怀疑,这些人怎么会集结得如此快?他们的消息有那么灵通吗?

        “梁威,你们谁最先得到的消息?”李毅沉声问道。

        梁威不知是计,张口就答道:“是我最先得到的消息!其它同事,都是我通知他们的!你们要抓,就抓我一个人好了!”

        李毅冷笑道:“你撒谎!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省委常委会议上刚刚开完会议,你从何处得知这个消息?”

        梁威道:“我,我,我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不行啊!我有朋友在省委工作!”

        李毅道:“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说出来,我去问问他,看看是不是他告诉你的!”

        梁威道:“这个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只要把苏建功他们抓起来就行了。”

        李毅摇头道:“你错了,我是市委副书记,这个事情正好归我分管。你口口声声说苏建功他们有错,那好,我现在就跟你分辨分辨,你刚才说江州第一机械厂是谁的?你们所有工人的?你这一点就错了。江州第一机械厂是一家国营企业,他是国家的,是属于江州市政府的,往大了说,它是属于整个江州人民的,它不属于任何个人,也不属于你们工人,你们只是第一机械厂的职工!”

        梁威道:“那我们也有份!我们都是第一机械厂的职工,也是江州百姓!”

        李毅道:“江州市政府出于城市整体规划的考虑,要对第一机械厂进行改革,文件都已经下达了,你们也都清楚吧?”

        梁威道:“这个我们清楚,但苏建功违背了市里的意图,私自开工,他是罪人!”

        李毅大声说道:“我们先说你们的事情,当初,你们所有的工人,都同意了市委的改革意见吧?你们也都领到了工厂倒闭后的谴散费吧?那么,现在这个工厂,跟你们还有什么关系?这个厂子,市里已经收回来了!你们,也已经离开了工厂,不再是江州第一机械厂的工人了!这里面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与你们无关!”

        这些人都是凭着一股热血在行事,李毅必须先把他们的这股热血冷却下来!要让他们看清楚自己的处境。不然,他们抱着法不责众的心理,以工厂的主人翁自居,无法无天的闹事,下一步指不定还会搞出什么大事件来呢!

        “这……”梁威显然理亏了,有些迟疑,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它工人原本高昂的头颅也都低了下去。

        是啊,已经拿了谴散费,领了政府的补偿金,这个厂子也被政府收回去了,那自己跟这个厂子还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另外一个男子说道:“苏建功他们也离开了厂子,他们也没有权力进去生产啊!他们这么做,还是犯法了!”

        李毅道:“接下来,我就要说说苏建功同志和这批工人同志了。不错,他们是犯了错误,擅自进入工厂开工,但是,这个问题,应该由咱们政府部门来讨论,来处理!而不是由你们来闹事,来打人!苏建功和工人们的所作所为,并没有损害到你们的利益!事实上,他们也没有损害到政府的利益。这个事情,今天省委常委会议上,省委宋书记亲自做了批示,他觉得苏建功同志和工人们的所作所为,并没有错,不但没有错,还有功!你们知道吗?苏建功同志带领原厂三分之一的人马,在两年时间里,生产出了原来三倍的产品和利润!这是莫大的功劳!”

        “他还有功了?他可是私自开工呢?你们政府不追究他的责任了?”有人大声喊道。

        李毅道:“他有过,但他的功大于过!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在这里,我要告诉你们,江州第一机械厂,从今天开始,又可以恢复正常生产作业了!我们市委会收回过去的倒闭清算文件!第一机械厂又可以重见天日了,这都是谁的功劳?是苏建功同志和其它同志的功劳!没有他们的努力,这个厂子就只有被拆迁的命运!现在,是他们救了这个厂子!你们自诩为第一机械厂的主人,可是你们做出来的事情,对得起这个厂子,对得起为这个厂子付出了太多太多的苏建功厂长吗?他为了偷偷的办这个厂子,两年里,离了婚,又跟儿女分居,多少个日日夜夜,他都是在这个破厂里度过!”

        李毅的话很有感染力,工人们听了,都脸有愧色。李毅暗自捏了一把汗,软硬兼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总算把这些人给说服了!

        但事情还远远没有解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