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44章 讨论江州常委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44章 讨论江州常委

    作品:《官路弯弯

        吴东方心想,什么东西啊,搞得这么神秘兮兮?见宋征明说得这般凝重,便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宋征明这才将手中的文件夹递了过去。

        这份东西,就是全德友送给李毅的那张纸。这张纸是全德友在陈君豪以前的厂长办公室里发现的,可能是陈君豪和白冰冰逃走之时太过匆忙,把这张重要的信纸,当成了普通纸张给遗漏了。

        吴东方打开文件夹,一眼就看完了上面的内容,然后睁大了眼睛,再次仔细的看了两遍,重重的合上,递还给宋征明,用一种坚决的口吻说道:“我同意宋书记的意见,对这个陈君同,务必严加审问!绝对不能宽容,袁野同志,你们纪委这次一定要组织精干力量,把这件案子尽快办好办实了!”

        蔡延边实在忍不住好奇之心,仗着跟吴东方交情好,再次问道:“吴省长,这里面是啥子东西啊?我心里痒痒的,跟猫抓一般难受,你就透露一点给我们知道呗!”

        吴东方沉声说道:“延边同志,这份文件,关系重大,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省委一把手和二把手用一样的口吻和语气说出同样的话来,这让蔡延边完全没有了脾气,同时心里对李毅递上去的那个东西更感兴趣了,饶有深意的看向李毅,却见李毅还是那副云淡风清的模样,让人看不穿这个年轻人到底在想什么。

        一个人的官阶,上升到省委一把手二把手这个级别,心里装着的,就不再仅仅是普通的升官发财和权力斗争了,会更多的把国计民生装进自己的心里!到了他们这个级别,手中的项目工程,动辙上千万上亿,钱财真的不是十分重要的东西了,而权势,已经是权倾一方的大人物,封疆大吏,虽然说权力无止境,但在追逐权力的路上,使用的手段,更多的是阳谋,而不是阴谋。

        吴东方刚刚还跟宋征明争得不可开交,但对于那些严重危害到社会的人和事,他们的意见会出奇的一致,抛开一切成见和政见,只为了正义与公道,为了江南省的民生和百姓!

        宋征明对李毅说道:“这个我收下了。”

        李毅点头道:“宋书记,我明白。”

        宋征明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刚才只是用了一个眼神,李毅就明白了他的用意。李毅当然明白他的用意,是叫自己要做好保密工作呢!

        其它人虽然对这个文件怀着无限的好奇心,但都没有办法了,这几个人的嘴巴,一个比一个严实啊,他们不说,谁敢去问?

        最为担心的,莫过于那些跟陈君同有过往来的人,特别是有过利益来往的人,心里担心得不行,心想这文件里肯定是跟陈君同某些犯罪行为有关的证据,里面除了牵扯到陈君同之外,肯定还会有其它人的名字吧?这里面有没有我的名字呢大家都在担心啊!

        李毅坐回自己的座位,旁边的刘云山轻声说道:“李书记,我刚才只是就事论事,照本宣科的读了一遍审讯记录,对你个人并无恶意,对那个陈君同更没有好感。”

        李毅微微一笑,心想这人啊,都是见风使舵的好手,一见陈君同失了势,马上就换了嘴脸,李毅自然不会跟这些人一般见较,一笑置之。

        宋征明扫视全场,沉声问道:“还有谁对这个问题存有异议的吗?”

        全场无声,一把手和二把手都定了调子,谁还会这么不识趣,提出异议来?何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刚才那个文件里,肯定装着陈君同犯事的铁证,谁这个时候还替他说话,岂不是摆明了跟陈君同有同犯之嫌?

        宋征明道:“那个议题就算过了!陈君同被双规,犯有杀人、贪污等多项重罪,不可能再回到领导岗位上来了!那江州市就缺少了一个副书记,江州市纪委也少了一个书记啊!这两个位置,是今天就议一议呢,还是等到以后再说?”

        戴尧臣是江州市委书记,他对这个问题当然最具发言权,宋征明说话的时候,也是看向他的。

        戴尧臣沉吟道:“我们江州已经缺了一个常委啊,现在就缺了两个了!这对咱们江州开展工作,十分不利。另一个常委,本来年前就应该定下来的,结果因为各种事务,把这事情给耽搁了,要不,今天就趁热打铁,把我们江州这两个常委的位置都给议一议,定下来了吧!”

        李毅心想,看来包建安的事情还没有定下来啊?和必达跟包建安两个人谁将最后胜出呢?没想到自己这次有幸来参加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会见识到这么激烈有趣的斗争啊!

        宋征明点头道:“尧臣同志是江州市委书记,他的意见很重要,江州现在缺了两个常委,这对江州市委的工作确实不太有利啊,既然如此,那就今天议议吧!”

        吴东方也没有意见,表示同意。其它人都附合着说:“那就议议吧!这事情拖了有蛮久的呢!”

        宋征明说道:“江州市委报上来的名额有两个,一个是西泽区委书记和必达同志,另一个是东城区委书记包建安同志。嗯,这个事情,我们当初在省委书记办公会上就明确过了,这个名额,就从江州市推荐的人选中产生,因此,省委组织部就不必再另行推荐人选了,我们就这两个人选,议一议吧!”

        这其实是宋征明卖给戴尧臣的一个面子,人选由江州市委推荐,用意再明确不过了,就是由戴尧臣推荐,等于是加强了戴尧臣在江州市委常委会上的话语权,戴尧臣对这个橄榄枝,自然是领情的。而他提出来的和必达,也极有希望当选。

        二个里面选一个,这很考验这两个候选人在省委的人脉关系啊!谁的关系好,获选的可能性就要大上许多。

        吴东方笑道:“我对这两个同志都不是很熟悉啊,但我知道这两个同志都是好同志,在各自的岗位上也都做出了不俗的政绩来,呵呵,这叫我有些难选啊!”

        宋征明道:“那就由组织部先给大家说说这两个人的履历和各自岗位上做出来的成绩,大家听完之后,再做决定!”

        省委组织部长梁国生清咳一声,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材料,照本宣科的念上一番。

        李毅仔细的听了听,和必达和包建安两个都是外省人,来到江南省当官也有一段时间了,和必达以前在江南省的麻州市工作,包建安则在江南省的广安市工作过。这两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都一直在机关待着,没有乡镇工作的经验。

        宋征明等梁国生念完之后,说道:“大家都听清楚了吧?这两个同志的情况,大至如此了,尧臣同志,你是江州市委书记,你先表个态吧,你支持哪个?”

        李毅心里一沉,心想宋征明这是明显的偏袒戴尧臣啊!

        正常的投票和表态顺序,应该是由宋征明先表态,再接着由吴东方表态,然后下面的常委再一一表态。现在,宋征明却不按套路出牌,因为宋征明也不知道戴尧臣心里支持谁,所以他不忙着发表意见,而是叫戴尧臣先表态。这样一来,戴尧臣提出来的人选,肯定就是他自己中的人选,宋征明就知道支持哪个人了!

        而在这个问题上,吴东方似乎对这两个人都没有特别的印象啊!是不是表示他对谁当这个常委都没有意见呢?如果他要是支持戴尧臣的话,既做了顺水人情,又博得了戴尧臣的好感,何乐而不为?这么看来,包建安岂不是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李毅淡定的坐着,但心里却活泛开了,他唯一寄希望的就是自己在宋征明心里种下的那根刺,此刻能不能起作用!上次在市体育馆旁边的酒店里,李毅有意无意的说了走马街的事情,谈到了和必达,不知道宋征明有没有听进去呢?

        走马街那个项目,年前就开始着手准备,各项程序都进行得差不多了,只等择日进行招投标工作。李毅原本想着,在年前就定下来的,但他明显高估了江州市政府各个部门的办事效率,年关将近,人人都想着放假啊,送礼拉关系啊,谁还真心实意的去跑业务做工作呢?所以这工程也就拖到了今年。

        宋佳回老家过完年,便匆匆回到了江州,继续准备走马街项目的投标。

        不过拖上这么一拖也好,有更多的时间准备。

        李毅正思索着呢,戴尧臣开口了:“我选和必达同志!和必达同志在江州市的西泽区任上做出了不菲的成绩,刚才大家也都听到了,他上任之后,把西泽区提升了好几个名次!经济总量翻了一番啊!更重要的是,和必达同志不骄不傲,为人谦虚谨慎,工作认真扎实,对同志团结友爱,对上级礼敬有加。这样的好同志,我绝对支持!”

        宋征明似乎就要表态,李毅料定宋征明不记得走马街一事了,连忙轻咳一声,插嘴说道:“戴书记说得好啊,西泽区的走马街项目,就是和必达同志搞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