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43章 你不够资格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43章 你不够资格

    作品:《官路弯弯

        刘云山一再被李毅抢白,心下恼火,硬声说道:“李毅同志,请你注意文明用语!这个供词,不是我个人胡诌出来的!而是我们三室诸多同志共同审理的结果,我不该如实向省委常委会说明吗?至于真相,你怎么知道,我们审问出来的供词,不是真相呢?”

        李毅道:“当时除了我在场,还有很多同志都在,110的医生护士,还有市公安局的法医,都可以作证,据法医所讲,陈君豪和白冰冰是被人灌了迷药,在昏迷之中,然后被人割腕杀死的!当时现场的诸多证据都可以指证这一疑点!陈君同分明就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刘云山道:“就算陈君豪和白冰冰是被人下了迷药然后才被人杀死,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一切就是陈君同所为啊!”

        李毅心想,这算哪门子事情啊?陈君同那天差不多都要认罪了的,现在怎么又出现了反复?是哪个高人在背后指点他,想要保全他呢?脑海里迅速的组织了一下材料和语言,准备在省委常委会上把这个案子定下性来,不然,时间拖久了,只怕还不知道怎么变化呢!

        官字两个口,左说有理,右说也有理,黑白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全凭领导者的喜恶而定!死刑犯可以无罪开脱,无罪的人也可以锒铛入狱。这种黑白颠倒的事情,不是没有,只是普通民众不知道罢了!陈君同能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可想而知肯定是有些背景的,如果有人要保他的话,稍微做些手脚就可以蒙混过那些不知情的公众的视野。

        李毅沉声道:“当时陈家陈了死者之外,只有三个人,陈君同和他的妻子还有儿子。他十岁大的儿子不可能做出这一切吧?那么就只有陈君同和他的妻子两个人了。他妻子是个本分老实的妇人,手无缚鸡之力,更没有杀害两个死者的动机,最大的嫌犯,就是陈君同!”

        刘云山道:“你刚才说陈夫人没有杀人动机,那陈君同更加没有杀人动机啊?他身为政府高官,有着美好的前程,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前程毁于一旦呢?陈君豪贪污公款,是他个人的行为,就算被抓住了,也与他陈君同无关,有一点影响吧,那也是很微小的吧?比起杀人来,罪责还是要轻得多!”

        李毅冷笑道:“你们纪委审案,就是这么轻率吗?”

        刘云山道:“李毅同志,我们现在是就事论事啊,你不要进行部门攻击!”

        蔡延边忽然说道:“李毅同志,你口口声声咬定陈君同是杀人凶手,你有证据吗?你在省委常委会上,又是拍桌子又是指责别人,你当这是你的家里吗?”

        李毅心想,自己跟蔡延边殊无往来,他为什么处处针对我呢?是为了陈君同呢,还是因为刚才在楼下争车位的事情?“证据?我刚才说了那么多,都白说了吗?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陈君同是杀人凶手啊!至于他为什么要杀人,怎么样杀的人,我觉得,这应该是纪委和政法部门的事情,当然了,如果他们实在查不出什么,而陈君同又死鸭子嘴硬,这两个部门的人想请我帮忙查一下的话,我不介意提供帮助!”

        “你这是什么意思?”刘云山微微变了脸色:“你这是怪我们工作不得力吗?”

        李毅淡淡的道:“不敢。我可不敢对省纪委的工作指手画脚。不过,陈君同杀人的动机是肯定有的!就看你们愿不愿意去查,能不能查出来!”

        吴东方沉声道:“李毅同志,你这话说得太过了吧?什么叫愿意不愿意查?纪委就是办案的,现在陈君同已经被双规了,省纪委的同志也辛苦的查了案子,只不过结果出来后,证明陈君同同志是清白的!人家无罪,你不能赖上人家有罪吧?”

        李毅道:“吴省长,我没有火眼金晴,我也没有照妖镜,我不可能一眼就看出来,谁有罪,谁无罪,谁是披着羊皮的狼,谁是披着狼皮的羊。”

        吴东方微愠道:“你这是在讽刺我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吗?”

        李毅道:“不敢。但是,我既然来参加这个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对涉及到我的事情,我都做过了精心的准备。关于陈君同有没有杀人动机这个问题,我心里是有肯定答案的,不瞒各位首长,我手里还有一些证据,可以证明陈君同不但有杀人动机,还跟陈君豪贪腐案,有着密切的联系!”

        省纪委书记袁野重重敲了一下桌子,说道:“李毅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你既然有证据,为什么不早拿出来呢?非要等到现在才拿出来?你这是存心想看我们省纪委的笑话不成?”

        李毅微微冷笑,这几个人都是吴东方一边的,个个都在替陈君同说话,而宋征明那边的人,既不帮陈君同说话,也不帮我说话,打定主意,坐山观虎斗呢!只可惜,人家都是省委常委,个个位高权重,称得上是猛虎。而我李毅,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厅级干部啊,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头狼吧?狼能斗得赢这么多的虎吗?

        看来,得想办法把宋征明这头猛虎拉下山来才行,自己就算想把陈君同这件案子办实,孤家寡人的力量也是有限的,必须依靠宋征明这头大老虎的虎威才行啊!

        李毅想了想,说道:“这么多的省委大佬一齐来质问我,让我顿感觉压力山大啊!呵呵,还好我心进素质过硬,从小最不怕的,就是质问和威胁!”

        袁野道:“好一张利嘴啊!我们几时威胁过你了?你不要血口喷人了,你有什么证据,拿出来瞧瞧吧!”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袁书记莫急,我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吧!你刚才问我,我的这些证据,之前为什么不拿出来?我的回答很简单:因为这些证据是我最近才发现的,之前我怎么拿出来呢?”

        “呵呵!”会议室里传来一阵偷笑声。

        几个省委常委同时责问李毅,李毅不但不怕,反而牵着众人的鼻子走,主导着谈话的节奏。谈话节奏是一个人领导能力的最佳体现,一般来说,一个会议只有一个主持人,会议的进程和谈话的节奏以及全场的焦点,都集中在这个人身上。像今天的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宋征明就是这个主导节奏的人,也是全场的焦点。

        袁野摸了一把脸,说道:“少耍嘴皮子了,有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

        李毅嘿嘿一笑:“对不起,袁书记,不是我不想拿出来给你看,只不过,这份证据关系重大,我只能给宋书记一个人看。”

        袁野双眼里闪出一丝怒色,李毅这话摆明了在说,你袁野想看啊?还不够资格呢!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重重的一顿,铁青着脸,说道:“那你就拿给宋书记看吧!”

        李毅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走到宋征明面前,双手递过去,说道:“宋书记,里面的内容很有料,我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拿出来,原本想吧,陈君同已经犯了杀人重罪,我这份东西拿不拿出来都无所谓了,但纪委的同志办案的方式太过特殊,连这么明显的案子都办不严实,我只好把这份证据拿出来了。请您过目。”

        李毅这话说得绵里藏针,又神秘兮兮的,所有人都被他吸引住了,看着他手里的那个文件夹,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呢?

        宋征明也很好奇,接过来打开,文件夹里只有一封信,信上面的内容也很短,但这廖廖数行字,却让宋征明整个人都呆住了!

        宋征明的脸色变得异常严肃,他重重的一拳砸在桌面上,冷声说道:“这个陈君同,罪大恶极,绝无可恕!袁野同志,我责成你们省纪委,使用雷霆手段,对这个陈君同进行突审!如果你们能力有限查不出来的话,我会考虑从中纪委派人下来协同调查!”

        袁野神情一凛,心想宋征明这话说得好重啊!话里满是责备省纪委办事不得力的意思呢!怎么回事?李毅在搞什么名堂?这份文件里有什么秘密东西?

        “宋书记,这个里面是什么东西?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啊!”蔡延边说道:“什么证据这么厉害?直接就能证明陈君同有罪?”

        宋征明严肃的说道:“延边同志,这个东西很重要,我现在还不能给你看。”

        蔡延边顿时闹了个满脸绯红,以他堂堂常务副省长之尊,要一份文件来看,居然被省委书记直接拒绝,理由还是因为他不够资格!这叫他情何以堪?

        而这份文件,还是李毅这个小小的副厅级副书记呈递上去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众人的好奇心更加重了。

        吴东方沉吟道:“宋书记,是什么?有这么严重吗?”

        宋征明看着他,说道:“东方同志,你的为人,我是信得过的,这份材料,你可以过目,但请你一定要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