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39章 龙争虎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39章 龙争虎斗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留意到,省长吴东方拉长着脸,沉静的听着宋征明说话。莫非,宋征明刚才话里说的某些同志,指的是吴东方?吴东方不太同意宋征明把这些问题抖露出来吗?到底是什么问题?包括陈君同一事吗?

        不管底下人怎么想,宋征明还是继续说道:“为什么说是丑事臭事呢?因为这些事情对咱们纯洁的革命队伍来说,实在是不堪入目!就在春节期间,我正在京城朋友家里拜年的时候,接到了省委办公厅打来的电话,说咱们江南省出大丑事了!不知道在座的诸位有没有听说过呢?”

        李毅略微放下心来,春节期间发生的事情,那就不是说的陈君同事件,同时感到十分惊讶,春节期间出了什么丑事,居然连宋征明都给惊动了呢?

        会议室里还是安安静静的,并没有人搭腔,就算有人知道这个情况,此时也不会显摆的。

        宋征明也没有等人附合的意思,语气一厉,说道:“咱们江南省吴州市了不得啊!出名出到京城去了!丢人也丢了全国去了!”

        李毅看到当场有好几个人将身子软了软,耷拉了脑袋,看来这几个人就是吴州市的领导干部了,心下好奇,吴州人民搞出了什么大事情,值得宋征明如此大动肝火?

        宋征明打住了,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呯的一声扔在桌面上,摔得杯盖跟杯子哐啷作响,那几个吴州的领导吓得不轻,软绵绵的身子又坐端正了。

        吴东方道:“宋书记,这事情虽然令人恼火,但你也不必如此生气,没必要拿别人的错误来为难自己嘛!”

        宋征明道:“东方同志说得对!谁犯下的错误,就该由谁来承担后果!玉骐同志,你来说说具体的事情经过吧!”

        彭玉骐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头顶全秃了,右边的头发留了很长,梳向中心集拢,稀稀的挡在额前。他清了一下嗓子,说道:“我说一下这个事情啊,正月初四那天,吴州市十几个厅处级干部,利用公款,集体到京城旅游……”

        李毅心想,不就是旅个游嘛!值得这么小题大做?公款旅游又不是什么新鲜事情,厅处级干部啊,每年的旅游资金不会少吧?何况只是到京城玩了一圈,这钱还是被京城人民赚了去啊,值得省委如此震怒?莫非江南省对公款使用情况抓得特别严重?这样的话,那些出国考察啊,港澳台十日游的官员岂不是全得下课了?

        只听得彭玉骐说道:“当天晚上,这十几个厅处级干部,在京城某酒店住宿时,集中容纳失妇女过夜……”

        李毅抽了抽嘴,心想这话说得好婉约啊,不就是嫖.娼吗?这么多的领导干部一起上阵,真够壮观的啊!这些吴州市的领导干部,真能折腾!

        彭玉骐道:“情节尤为恶劣的是,这些女人之中,还有尚未成年的少女!这些人在行快活之时,正好遭遇到京城方面大规模的扫黄打非运动,就十几个厅局级干部当场全都逮住了,公安局的同志冲进去时,个个都是光着身子,跟那些失足妇女啊,失足少女啊,搂抱一起,有的交合正欢……”

        “咳!”宋征明轻轻顿了一下杯子,说道:“玉骐同志,不用太过具体,细节方面就不用叙述了。”

        彭玉骐应了一声,说道:“这些人被抓之后,一个个都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公然抬出自己的身份来,企图利用公职身份,获得从轻发落的机会。但京城警方大公无私,一定要按规章办事,不但要处以罚款,还要进行拘留,嫖宿未成年少女的,还要追究刑责。这些人顶不住了,跟京城警方起了冲突。京城警方上报给京城市政法部门,京城政法委书记都被惊动了,亲自打电话到咱们省委值班室,通报了这个事情。当时正好是我值班啊!心想这么重大的事情,不能不通知宋书记,我知道宋书记此时还在京城探亲访友,就把这件事情向宋书记做了汇报。”

        宋征明接着说道:“玉骐同志的意思,是想叫我出面把这些同志保回来,就算要处理,也应该在咱们江南省内部进行,若是在京城被拘被罚,那丢的可是咱们江南省官场的脸面。我意以为,不然!”

        宋征明的眼袋很大,松松垮垮的,吊在两颗略微发黄的眼球下边,他双眼横瞪时,眼袋会有明显的颤动,配着他的脸相,颇有威严,不然两个字是咬着牙重重说出口的。

        “我并没有去京城警局,我觉得我丢不起这个人啊!我是江南省委书记,是管官的官,现在治下的官员因为这样的丑事,进了局子,却叫我去保他们出来,我这老脸,没地方搁啊!我给京城政法委书记打过了电话,表明了我对此事的态度,该怎么判,就怎么判,该罚的罚!该拘留的一律拘留,要负刑责的,一律负相关责任!有人说我绝情啊,自己的手下,你都不保,没有人情味。我说,这样的人还配做我的手下吗?我宋征明手下,没有这样的官!”

        宋征明的话掷地有声,久久在会场回荡。

        难怪宋征明如此生气,换作李毅自己,估计做法比他还要激烈呢!吴州这一次糗大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很多官员的位置只怕很悬了!

        李毅心想,究其深层次的原因,宋征明这是借力打力,借这次京城的事情,大力调整吴州市的班子成员吧?

        因为李毅听说过了,吴州那可是吴东方的老窝!

        吴东方当省领导之前,一直是在吴州当官,当过一任县委书记,一任副市长,一任市委副书记,一任市长,一任市委书记,一步一个脚印,虽然没有得到特别的快速提拔,但每次换届,他都得到了提升!

        这几任官职轮流走下来,把吴州市的主要领导岗位全干了个遍,这么长时间经营下来,可想而知,吴州的官员,基本上全是他提拔起来啊!吴州帮,也就这么形成了。

        中央有中央的用人原则和平衡政策,一般来讲,一个省不会同时搞两个本土派,吴东方既然是强势的地头蛇,中央就会空降一个手段强硬的省委书记来压他一头。宋征明就是从上面空降下来,担任江南省委书记。

        宋征明在江南省的工作,还算挺顺利的,吴东方也深知中央的用意,对宋征明的工作予以了相当的配合,但在吴州市的问题上,吴东方却是寸步不让的,只要是涉及到吴州的人事调整和工作安排,吴东方都要争个赢面,而且每次都争赢了!

        这就让宋征明心里觉得老大不痛快。在他想来,既然吴东方具有跟自己一较雌雄的能力,但偏偏在有些事情上故意相让,倒显得他吴东方的落落大方,尊重省委的领导,但实际上,却让人觉得宋征明不过是仰仗吴东方的鼻息在发号施令。下面的同志会这么想:“其实宋书记也没什么了不起,常委会上之所以厉害,那都是吴省长让着他的,不信你们瞧瞧,只要是吴省长想争的利益,就没有争不赢的!宋书记能争赢的那部分,都是吴省长故意相让,或是看不上眼的呢!”

        这些风言风语,不知怎么的就传到了宋征明耳朵里,宋征明听了之后,只是淡淡一笑,置之不理,但心里却跟长了一根刺一般,只要一想起这话,就觉得浑身不舒坦。

        今年春节,碰到了这码子事情,宋征明气恼之余,心底隐隐有丝喜悦,心想趁着这个良机,可以有力的打击吴州班子的根基!因此,在开春第一场常委扩大会议上,就使出了这个杀手锏。

        宋征明一副怒其不争的愤恨表情,说道:“这个事情发生之后,给咱们江南省脸上抹黑了!这样的官员,必须严肃处理!我的意见是,所有涉案的官员,一律开除公职,留党察看,个别情节恶劣的,直接开除党籍!”

        这个处分不可谓不严厉!

        会议里马上就弥漫开一股浓浓的杀气,宋征明高举尖刀,一刀下去,十几个吴州厅处级干部就落马倒地了!

        宋征明很满意会场众人的反应,这种杀伐决断的快感,是普通民众无法体会和理解的,只有身居高位的领导者,才有这种权力和能力!

        李毅清楚的感受到了宋征明身上散发出来的王霸之气,心想这场常委会,看来有一番龙争虎斗啊!

        宋征明并不满足于刚才的杀伐,继续举起刀子乱砍:“吴州市的主要领导,对这个事件也要负相当的责任,依我看,现在的吴州班子,是该调整调整了!”

        吴东方阴沉着脸,一直都是在听着,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这时沉声说道:“我基本上赞同省委的处理意见,但应该实事求是,就事论事,按照法律党纪来处理问题,不能一味的严厉,更不能搞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那一套!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交给纪检和政法部门去量刑处理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