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37章 牛气冲天的人物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37章 牛气冲天的人物

    作品:《官路弯弯

        从江州第一机械厂出来,李毅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智慧其实就深藏在这些民间的高手之中啊!一个被宣判了死刑的工厂,因为这帮人的瞎搞,结果摸索出了一条国企改革的好路子!

        李毅上任接管江州市的经济工作以来,无时无刻不在认真的思考江州经济发展的新方向。酒博会是他搞出来的第一个亮点,也取得了成功,但酒博会毕竟只是一个行业性质的博览会,它的影响是有限的,而江州经济却是一盘大棋,涉及到工业、农业、商业等诸多经济领域。如何把这盘棋下活,把整个江州的经济总量提升上去,这才是李毅现在应该思考的。

        要想富靠工业,要想稳靠农业。这是铁的定律,江州是一个旅游业大省,但单靠旅游业来实现省域经济的发展,等于是单条腿跑步,这条腿再长,也跑不过别人两条腿甚至四条腿啊!酒企是一个发展机会,但酒企经济的形成,还没有这么简单,要把江州的酒企打造出名牌和品牌经济来,还有一段漫长的道路要走。而另外一个改善经济状况的快速途径,就是国企改革!

        国有企业的发展与思考,成了每个领导者的必修课,现在中央和省委都在大唱国企改革的高歌,正因为这项举措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国有企业,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

        以前李毅在临沂县时,就曾经思考和探索过国有企业的改革,他在临沂搞出来的乡镇企业改革,也是十分成功的,临沂模式,现在被西州市甚至是别的市县照搬过去在用。

        但那只是乡镇小企业啊!现在要面对的却是国有大中型企业的改革!

        苏建功的某些想法和做法,跟李毅的观点不谋而合,在某种程度上,第一机械厂现在的做法,等于是一个试验田,把李毅的某些想法提前进行了试点!这样一来,李毅要想把自己的改革创想付诸实现,就要少走不少的弯路。

        江州第一机械厂的事情,该怎么跟市委领导们说呢?戴尧臣是一个刚愎自用的领导,表面上看,他很民主,也很随和,实际上,他十分的任性,也容不得别人的不同意见。第一机械厂的处理决定,是戴尧臣主持召开常委会议通过的,现在苏建功等人反过手来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以戴尧臣的肚量,他能容忍这个怪胎的存在?能容许它继续生存下去吗?估计够悬啊!

        这个事情该如何抖出来,才能保住这来之不易的改革果实呢?既要保住第一机械厂,又要保住市委的面子,只有这样,才能两全其美。

        现在还是在农历正月里,各级地方官员纷纷到各位省市领导家里来拜年。

        李毅的家门,这两天就没有断过人,分管工作下面的各个局办一把手要来拜访吧?一把手都来了,二把手三把手就更应该来拜码头了,到时一把手升迁了,他们的机会就来了啊!局领导一个二个都跑来送礼陈见,一般的科级干部为了进步,更要巴结李毅了,那些级别太低的人,虽然很想跟李毅打上交道,但因为相差太大,后而来的人很少,对他们这些人来说,跑跑科级和处级干部,似乎更有用。

        送礼是件奇妙的事情,一般的领导都是会说他不收礼,但你若真的空手去了,多半就会得罪这个领导,哪怕你提过去又提回来,也好过不提东西。谁来了领导不知道,但谁没有来,领导肯定知道。谁送了礼领导不知道,但谁没有送礼,领导肯定知道。基于这个怪理论,所有该来的人都会来一趟,所有来了的人,都会拎着或多或少的礼物。

        对这些下属,李毅是十分理解的,他们人来了,李毅就接待一下,至于应付送来的礼品,李毅还是用以前那套老办法,凡是送来的东西,一律接下来,然后还以价值相当或是超值的礼物。这项工作以前是由花小蕊做的,为此花小蕊没少唠叨过,说你这个样子,还不如直接拒收呢!我仔细一算,你出去的比进来的还要多!你收礼的名声反正是有了,但却没有赚到钱啊!费钱费力不讨好,何苦呢?

        今天这个收礼还礼的人,就收苏新亮代替了,苏新亮的感受比花小蕊更加强烈,心想给李书记这样的领导送礼的话,绝对送得过啊,一百块钱出去,起码能收回来一百二十呢!李书记这不是赔本了吗?

        李毅的算法却跟他的不同,礼尚往来,有来就有往,有往才有来嘛!既然不能拒收人家的礼物,那就用回礼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按照正常的做法,这个礼是要收礼人亲自登门去还的,但李毅身为市委副书记,不可能去跟这些属下拜年吧?这么多的人,他就算去拜,也拜不过来啊!当然了,下属们是巴不得他去的,他真去了谁家,那这家人估计能乐上半个月吧?

        九八年的农历正月初十,阳历二月六号,这是一个多雨的星期五,似乎在预示着今天是个多雨多水的年份。

        工作渐渐多了起来,过年期间积累下来的文件全都汇总到了各个领导的案头,虽然批阅的文件,在案头堆积如山,这种情况,似乎只有中考和高考之时经历过。

        市里跟县里相比,就是不一般啊!一个副书记,要处理的文件,比他在临沂县当常务副县长那会多多了。

        李毅忽然想起第一机械厂的那些电脑,心想无纸化办公就是好啊,但在政府办公楼里,真要实现这一目标,还需要很长时间吧?其实很多工作和文件,只需要李毅看看,签个名字而已,李毅是个认真负责的人,每个签名之前,都要仔细的看一遍文件内容,有时候还要再三琢磨,翻查资料,甚至询问写报告的人,认真的态度达到了不厌其烦的地步。

        批阅文件其实是件劳心费神的事情,当然,那些马虎了事,胡乱瞄上两眼就批字盖章的人,不在此列。真正的脑力劳动,比体力劳动更加辛苦。

        李毅忙了一个上午,全都在批阅文件,幸好人年轻,久坐不动也还熬得住,在食堂吃过中饭,就在办公室里面的小房间里睡了一觉,养足精神。

        下午一点五十,苏新亮就把李毅喊醒了。李毅起床洗了把脸,把准备好的公文装好,然后叫钱多备车。

        “李书记,要不要我去那边帮你跑跑腿什么的?”苏新亮见李毅没有叫自己跟随,便主动提了一句。

        “唔,不用了,不就是开个会嘛,一天到晚都坐在会议室里,用不着你,你就在办公室里吧,现在正是多事之秋,若是有人来,你先接待一下吧!”李毅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然后提着公文包走了。

        苏新亮应了一声,送李毅进了电梯,心里不安的滋味更浓了,暗道,李书记这是怎么了?自从钱多一来,去哪里都只带着他,都不带我了?这是怎么回事?李书记对我有意见了?还是我的工作做得不够好?

        李毅一心想着省委常委扩大会议的事情,根本没有留意到苏新亮的落寞情绪。

        去省委的路上,李毅翻开那些材料,看看有无遗漏的,同时想象着待会就要召开的会议。

        省委常委会议,李毅并不是头一次参加,在南方省时,曾经受温玉溪的安排,参加过一次省委常委会议,但那一次他只是一个看客,顶多也只是发个言,照本宣科的念上一段文字罢了,而且事先都安排好了,没有过多的枝节。

        但今天这场会议,李毅不但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想借这个机会,说出自己的一些建言!会顺利吗?

        车子缓缓滑入省委大院的停车场,省委大院也是一幢老式的建筑,停车坪并不大,今天来的车子特别多,车位就显得少了。

        同时还有好几辆车子赶过来,都在观望找停车位置,钱多看准了一个车位,然后很快的开了过去,抢先占了那个车位。

        李毅说道:“钱多,你先到外面去逛逛吧,这个会议可能有蛮长的。”

        钱多笑道:“没什么好逛的呢,我就在省委下面休息室里等你吧,差不多的时候,你打我电话响一下我就过来了。”

        李毅嗯了一声,钱多推门下车,去给李毅开门的时候,冷不丁一辆小车上跳下来一个司机,指着钱多道:“喂,你会不会停车啊!”

        钱多莫或其妙的道:“我这车不是停得挺好的吗?碍你什么事了?”

        “这个车位是我先看中的!你快把车子倒出来,让我来停!”那个司机是个大胖子,个子也高大,虎头虎脑的,一看就是个退伍老兵,说起话来牛气冲天。

        钱多不齿的一笑,说道:“岂有此理!我先停的车,你反倒说是你先看中的车位?你当哥是被忽悠大的呢?”

        “你晓得这是谁的车不?区区一个市委车司机,也敢跟进我顶牛!我警告你,快快让出车位,否则有你好看的!”胖高个呼呼生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