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32章 省委办公厅的通知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32章 省委办公厅的通知

    作品:《官路弯弯

        里面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是李毅来了吗?”

        温氏兄妹都不敢做声了,温可妮应了一声:“爸,是李毅来了。”

        李毅肃容往里面走去。

        客厅里,温玉溪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个杯子,正在看新闻。李毅溜了一眼电视,电视正在播放一号首长在某个国有大型企业视察的新闻,一号首长正在一组新研发的机器面前,认真的聆听厂里的技术骨干在介绍这台机器的用途。

        “坐吧。”温玉溪很随意的点了点头,身子一动不动,双目转过来看了李毅一眼,说道:“怎么变黑了,也瘦了不少啊?在江州没受人虐待吧?”

        李毅听到温玉溪这么温情的关怀之语,有些心暖,说道:“可能是江南省的饭菜不太合我胃口吧。”

        温可妮笑道:“我倒觉得李毅哥哥黑一点更好看。”

        李毅汗了一个:“我们男人,爷们,不讲究好看。”

        李毅和温可嘉坐下来,温可妮去泡了茶来,笑道:“李毅哥哥,你在京城时,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啊?比方说我爸爸会调到哪里去当官?”

        温玉溪虽然没有问这个问题但显然对女儿发出的这个问题很在意,注意的看着李毅。

        李毅笑道:“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啊。这不还没有开始换届吗?”

        温可妮道:“你耳日灵通啊。怎么?你真没有得到什么消息吗?”

        李毅反问道:“难道你得到什么消息了,知道你爸爸一定会调离?”

        温可妮顿时没话说了,哼哼道:“你就知道欺负小妹妹!”

        李毅心想我几时欺负你了?这话要是被温玉溪误会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李毅,我可能会离开南方省。”温玉溪缓缓说道。

        温玉溪说出来的话,自然可信度高了不少。

        李毅沉吟道:“温书记,你会去哪里?去岭南还是边疆?”

        李毅这么问,是有道理的,同样是省委书记,但在党内的职务其实是不一样的。一般的省委书记,只是中央委员,现在温玉溪便是如此。但岭南省和边疆省的省委书记就要高出一头,是政治局委员,相当于副国级别,跟副总理的行政级别是一样的了。

        温玉溪已经担任了一届省委书记,如果要动的话,去这两个省,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温玉溪轻轻一叹,说道:“上意难测啊!”

        李毅对这个层面的人事调动,完全没有发言权,对林国荣的事情,他都只能尽力的跑跑腿,活动活动,而对于温玉溪,李毅就无能为力了,只能靠温玉溪自己的活动和努力了。

        “你还叫我温书记啊!相隔一久,你我都生分了哦!”温玉溪轻笑道。

        “不敢。”李毅心想,温玉溪是林馨那边的亲戚,如果真的认真叫起来,那就应该称呼一声姨父,当然也可以按照自己的叫法,喊一声伯父。李毅想了想,心想自己还是按照自己的喊法来吧,就喊了声:“温伯伯,我还是觉得这个称呼亲切。”

        温玉溪欣慰的点点头,说道:“李毅啊,以前你在西州,可嘉跟在你后头,捡了两个大西瓜,这才有所寸进,但是现在你跑到江州去了,可嘉就少有进步啰!”

        李毅道:“可嘉的能力还是有的,只不过,您也要适当的提拔一下才行啊。”

        温可嘉道:“李毅,我比起你来,还是有差距的啊,这一点,从我到临沂为官之后,就有了更加深切的体会。你是一个善于开拓创新的领导,而我却只能因循守旧。”

        李毅心想,我比你多活几十年呢!如果连你都比不上,那岂不是白活了?嘴里呵呵笑道:“其实,只要多思考,多实践,总能找到新的发展路子。”

        温可嘉道:“现在临沂还是沿用你的那套方法,在其它乡镇实行乡企改革,问题是,就算有你的珠玉在前,我们做起来,还是达不到你的那种高度。”

        李毅想起上次跟柳若思回莱阳市青山县老家时,就碰到过这种变味的乡企改制,借着改制的名义,大肆敛财!

        国内的事情就是如此,因为所有的制度和法度,都是由官员在执行和把握,这个执行的力度和把握的量度,因为官员本身的个体差异和受教育程度不同,会产生很大的差别。同样的一份文件,在不同地区会有不同的解读,也将有不同的执行方式。

        这就是人治的悲哀之处。但要全面迈进法治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此,李毅能做的,也是尽尽自己的绵力,真要改变整个社会的风气和习惯,那可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啊!

        “可嘉,但求无愧于心就行了,尽了自己的力量,能做到怎么样都行。最怕的就是什么都不做。”李毅笑道:“你也不用过于自谦,我了解过了,临沂县在西州几个区县的排名,现在是第一啊!”

        温可嘉道:“那都是靠了你在临沂时搞出来的成绩呢!尤其是那个煤矸石制砖厂,效益好得不得了啊!”

        温可妮道:“我听来听去,怎么觉得你们两个在互相吹捧呢?”

        几个人相视大笑。

        李毅在温家用过中餐,就告辞离开了,坐下午的班机,赶回江州。

        李毅把钱多先安排在自己的住处,桑榆当天晚上也坐飞机赶到了。

        第二天就是正式上班的日子。

        经过几天的休息,人都玩懒散了,市委机关里到处是睡眠不足的人,打着老大的哈欠。

        李毅为了安排钱多进小车班,跟邢定文通了气,先搞定名额和住房。钱多和桑榆有了住房后,就搬了过去。李毅有了钱多,就用不着王金宝了,但一时之间又不好跟他怎么说,便想叫邢定文或是苏新亮去说。

        苏新亮找到王金宝这么一说,王金宝倒也没有什么表示,找到李毅,说道:“李书记,你也知道,我来市委工作的目的,并不是想找一份悠闲点的工作,而是为了查出媛媛的死因。现在有您在这边帮我,我相信您一定会找出真正的原因,然后还媛媛一个清白的。您连陈君同那样的伪君子都能拉下马来,肯能会为我做主的吧?”

        李毅道:“王叔,这个事情,你但请放心,我自有分寸,不管是谁,只要有了证据,我就会将他绳之以法!”

        王金宝道:“既然如此,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在小车班干得也不算称职,我还是想调回刑警队里去工作,但这个事情有些难度,我斗胆请李书记帮个忙。”

        李毅心想,只要你肯离开,那自然最好,不过你去哪里,我都会帮你安排。问道:“你是回老地方呢?还是到市局去?”

        王金宝笑了:“能进市局,那自然是市局好啊,抓犯人的机会都要多呢!”

        李毅嗯了一声,当场抓起电话,给公安局的赵阳打了过去,电话通了之后,李毅沉声说道:“赵阳同志,有这么个事情,你安排一下……”

        李毅用的完全是下命令的口吻,容不得赵阳拒绝,事实上,赵阳对李毅的这个安排,也不可能拒绝。不但不能拒绝,还得给王金保腾出一个好职位来!

        李毅是分管政法的副书记,而王金宝是李毅的小车司机,以前又是刑警队转业过去的,现在要转回来,无非是要加升一点点的,原来是个警员,来到市公安局,少说也得担任个副科职务了!不然,怎么对得起李毅的这通电话?又怎么对李毅交待?

        王金宝却不懂这些官场上的弯弯绕,直到去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报到时,一看自己的职位,这才知道自己升官了,这可全是托了李毅的福气啊!

        苏新亮对这个新来的司机,倒是有些想法。心想这是什么人啊,还值得李书记从外地带过来?不就是一个开车的吗?小车班里那么多的人,随便挑一个都能胜任呢,李书记为什么要把这个黑炭头从京城弄过来呢?莫非他是李书记的亲戚?那

        司机和秘书,是领导面前最贴身的两个人,至于谁更能得领导的宠,那就要看两个人的本事和造化了。秘书只有上班才跟着领导,但司机却不管上班下班,都跟在领导身边,李毅去办什么私密的事情,都离不开司机,从这点上来说,司机比秘书更重要,也更私密,更容易得到领导的信任和认可。秘书可以马虎一点,但司机却绝对要可靠啊!难怪李毅要从千里之外借调一个黑炭头过来呢!以王金宝那种个性,怎么可能得到领导的信任和认可呢?

        第一天上班,要做的工作反而最少,因为各个部门都刚刚开始上班,各种文件啊,报表啊,批文啊,报告啊,请示啊,都还没有汇总到领导办公室里来。由于是正月里,几个市委领导之间难得的互相串了串门,彼此说了些祝福新春的话。

        李毅正跟市委秘书长季昌泽聊天呢,电话响起来,李毅心想,这个时候,有谁会打电话过来呢?

        “喂,我是李毅。”

        “李毅同志,你好,我是省委办公厅,现在通知你,于本周五下午两点半,准时到省委常委会议室,参加省委常委扩大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