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30章 钱多归来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130章 钱多归来

    作品:《官路弯弯

        时间像颗顽皮的小水珠,蹦跳着,蹦跳着,摔进水里,就不见了。

        忙碌而充实的春节假期,看上去很长,真正过起来,却是那么的短暂。

        时间不够用啊!这是李毅春节期间最大的感慨。

        跟李家有来往的人家,都要去走动走动,新朋好友,要一起聚聚,李毅在商场上用的那些人,也要联络一下感情。童胖子早就嚷着要李毅带他去打一次靶,这个春节,他特意抽出时间来到京城,让李毅满足了他的愿望。

        完事之后,李毅带着童军,到疗养院去看钱多。

        林馨和郭小玲,是李毅心目中最重要的两个女性朋友,而童军和钱多,则是李毅最重要的两个男性朋友。

        钱多基本上已经康复,春节一过就可以出院了。桑榆从西川赶过来,在病房里陪着他。两人见到李毅到来,十分高兴,忙着请李毅和童军坐。

        童军向钱多竖起大拇指,呵呵笑道:“钱多兄弟,以前,我最佩服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李毅,现在我最佩服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李毅,另一个就是你。”

        钱多连连摆手说道:“我可不敢跟毅少相提并论啊!”

        童军道:“敢用身体替李毅挡子弹,这还不厉害啊?还不值得我佩服啊?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我就不敢,我要是碰见那情景,估计能吓尿裤子呢!”

        钱多道:“我受过专业训练,知道怎么样挡子弹,才能保住小命。这种危险活,你可不要去试。”

        桑榆在旁边说道:“钱多,你不是有话要跟李毅讲吗?”

        李毅哦了一声:“钱多,你有什么事情?只管开口,只要我做得到,我就一定帮你。”

        钱多道:“毅少,我跟桑榆商量过了,跟你一起回江州。”

        李毅道:“这个不妥,桑榆不是在西州有事业吗?”

        桑榆笑道:“那点小买卖,交给我表哥打理就可以了。李书记,我现在是嫁鸡随鸡,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李毅瞄了她肚子一眼,呵呵笑道:“你们两个,不会是有小宝宝了吧?”

        桑榆立即露出羞涩的表情,点了点头。

        童军笑道:“好家伙,这孩子的干爹,我做定了!”

        李毅推了他一把,说道:“别跟我争,这干爹的名额,我早就内定了的。”

        钱多和桑榆相视大笑,说道:“毅少,这么说,你还是愿意用我?”

        李毅道:“那可不一定,我要先看看,你能在几招之内放倒我,如果三招内放不倒我,证明你退化了,我可不会要你。”

        钱多嘿嘿一笑:“一点小伤,休息这么久了,早就没什么大碍了,要不是那些医生一定要留我住院,我早就跑到江州找你去了。毅少,我也没有别的本事,到那边后,还当你的司机吧,你现在用的司机,应该没有这么厉害吧?”

        听到钱多要回归的消息,李毅还是挺高兴的。王金宝这个同志,虽然也不错,但用起来就是不顺手,还是钱多跟自己心意相通,办事开车什么的,都很放心,更重要的一点是,钱多不但是一个司机,更是自己的良师益友,他可以帮李毅做很多自己不方便做的事情。而自己那几个或暧昧或亲密的女性朋友,钱多也都知情,在他面前,自己根本不需要隐瞒什么。

        见李毅沉吟不答,钱多道:“怎么了?毅少,你不欢迎我回去了?”

        李毅笑道:“怎么可能啊!嗯,既然如此,那就来江州吧,我还是喜欢你做我的搭档。”说着,伸出手来,搁在半空中,钱多也嘿嘿一笑,伸出手跟李毅紧紧相握。

        这个假期里,李毅和林馨双双对对出现的时间很多,原因无它,就是为即将到来的换届选举而忙碌。林国荣这一届能不能进常委,关系到李林两家将来的命运。李毅还特地留了半天时间,去了一趟江兆南副总理府邸,拜访了江兆南。

        江兆南对李毅一直都比较欣赏,而李毅对江兆南那种杀伐果断的作风也十分钦佩。一老一少两个人,谈得十分投缘。两个人都对国家的经济建设有很多的见解,谈的最多的,就是未来五到十年间国家经济发展的走向。

        近几年来,国家经济实现了持续高增长的发展,通货膨胀率低,基本实现了经济“软着陆”,这是国家宏观调控的成效。

        李毅在谈话中,还提到了一个敏感觉的词,政府机构改革。说道:“江总理,我们国家的公务员比例超编严重,政府机构里,领导过多,很多都是重复设置,可以做一些必要的精简。”李毅对这种问题也是点到即止,不会做深入讨论。江兆南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在他任期内,将对政府机构进行精简,李毅现在提前点出来,主要是投其所好,引起他对自己的注意力。

        江兆南对李毅提出来的许多观点都持同意态度,对李毅的所作所为也做了一个评点,令李毅受益菲浅。

        假期快结束时,李毅提前一天回到南方省,钱多跟着李毅一起回来的,至于桑榆,则直接从京城坐飞机到江州去。

        李毅到三江重工去了一趟,处理了一些重大的决策问题,然后回到方家坳,跟方家人待了半天时间。现在李毅官做大了,回方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方家人倒也知足,知道方家能有今天的富足,全靠了李毅在外面打拼,对他十分热情,有时甚至热情得有些过分,令李毅觉得自己是个客人似的。

        回省城乘坐飞机的路上,路经涟水县,李毅忽然对钱多说道:“拐个弯,到柳林去逛上一圈。”

        钱多应了一声,笑道:“毅少,你这是故土情深吧?柳林是你的参加工作的第一个根据地呢!”

        李毅道:“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什么根据地不根据地啊,我可不搞什么圈子,也不搞什么派系。”

        钱多道:“就算不搞派系,多几个经常联系的手下,万一有用得着的时候,还可以拿出来用呗!像我这样的老司机,用起来不顺手一些?”

        李毅嗯了一声,淡淡说道:“说起来,我跟柳林还有临沂的同志们,有很久未曾见面了。”

        钱多道:“毅少,怎么不调几个忠心一点的手下到江州去呢?你单枪匹马的去到江州,工作起来总没有那么顺心吧?”

        这话还真说到李毅心坎里去了,沉思着说道:“你说得不错啊!哎,钱多,你怎么忽然又想回我身边了?”

        钱多笑道:“我一直就没想过离开啊,毅少,若不是中了这一枪,我能离开你吗?我中了这一枪,我更不能离开你了,我都让你中枪了,这后半辈子,我还不赖上你了?”

        李毅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在面前说了什么话,你才回来跟我的呢!”

        钱多顿了顿,说道:“林小姐跟我说过你在江州的事情,说那边治安环境很不好,你几次三番陷入危险境地。我听了她的话后,觉得我必须回到你身边去,正好桑榆也怀了孩子,我就跟她商量,干脆两个人一起,搬到江州去生活。”

        李毅心想,桑榆是个极有主见的女人,比起郭小玲来,不遑多让,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留在西川老家发展,现在忽然变改主意,肯跟钱多一起来江州,其中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是林馨从中做了什么,起到了作用吧?

        想起林馨对自己的好,李毅心里便有些愧疚,心想自己有这么好的未婚妻了,对别的女人,该了断的就应该了断,该忘记的,就应该忘记了!一个人的青春可以任意和挥霍,但一个人的婚姻生活,却不能儿戏!

        思索着,小车来到了熟悉的柳林镇上。

        柳林镇的变化是巨大的!街道还是那几条街道,但街道两边明显新起了许多红砖瓦房,城镇附近的农民,手里有钱之后,都喜欢新房子盖到镇上来。

        望着这片曾经工作过的热土,李毅感慨万千,那腔热血和激情还在啊!当初离开柳林太过匆忙,若不然,一定可以将柳林镇建设成一个美丽的小镇!此时,他还能清楚的记起,自己为柳林镇设计的三步规划……

        经过镇政府门口时,李毅看着那扇大门,轻轻一叹。还没到上班时候,镇政府里静寂无人。

        前面忽然传来一阵热闹的锣鼓声和鞭炮声,钱多说道:“毅少,好像是送葬队伍。”

        李毅道:“死者为大,将车子靠边停下,我们下车致礼。”

        钱多应了一声,将车子在马路牙子边停下,下车来帮李毅开了车门。

        送葬队伍从前面缓缓走了过来,两边围观的群众挤了个水泄不通。

        李毅看到前面孝子端着的遗像,微微讶道:“这不是周厚健同志吗?难道是他仙去了?”

        钱多也看到了那遗像,说道:“毅少,我去打听一下。”

        钱多去而复返,对李毅说道:“毅少,死的人真是周厚健呢!听说是得了心肌梗塞,猝死的。”

        这时,送葬队伍里的人也看到了李毅,胡继昌第一个认出李毅来,小跑着跑过来,高兴的笑道:“李书记,你回来了!”